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97章 班子人齐了(上)

陈太忠的苦笑,只维持了不长的时间,很快地,他就做出了决定,“老邓,我时间比较紧,定不下来什么时候去涂阳,这样吧……干脆一点,涂阳那边有什么值得投资的项目,你跟刘市长说一声,给我拉个单子,要有可行性分析报告。”

“你就……就这么定了?”邓局长这下可是吃惊了,他来的时候就算计过了,陈主任不可能一点面子都不给,所以他就将目的锁在了“邀请此人去涂阳一趟”上——我不漫天要价,太忠你也别就地还钱。

而刚才陈主任的为难,他也都看到了眼里,心说还好,我也没提多过分的要求,就是请你去一趟——这点你要是都不答应,我就纠缠你。

可是眨眼之间,对方的态度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这也是他想不到的。

“我没定啊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一抬手清掉杯中酒,“我只是说,你们拿项目过来,真有值得投资的项目,我会考虑帮着你们介绍投资商。”

“这个倒是,打铁首先要自身硬,”邓局长笑着点点头,有了陈太忠这个承诺,他今天就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了,至于说人家是不是敷衍自己,那都无关紧要了——事实上,陈主任在这方面的口碑一直不错,说话算话!

要是涂阳拿不出来像样的项目,那被人拒绝也是正常的,投资切切实实有利可图的项目,那才叫投资商,瞎投一气的,那是败家子。

倒是一边冷眼旁观的郭建阳看得明白,等出来的时候,他悄悄地问一声自家领导,“老板你这是……千金买马骨的意思吧?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笑吟吟地点点头,在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他在震惊之余,真是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,但是他很快就意识到了一点,他可以利用这件事,做出点文章来的。

现在文明办的各项活动都已经渐次展开,该成立的机构也在酝酿中,宣传的声势也算浩大,看起来是一片兴旺。

但是真正明白的人,就看得出来,文明办这些活动,多少有点雷声大雨点小的意思,不止是杜毅不表态,省里的重量级领导,态度也都很暧昧。

常委里旗帜鲜明表态的,不过是潘剑屏一人,蒋省长都算半遮半掩,至于说邓健东和许绍辉都派了人到稽查办——那只不过是为了抢功,或者保证传统地盘不丢失。

这样的局面,就导致下面地市的党委和政府的班子,产生了极重的观望心态,下一步搞得好还好说,要是迟迟打不开局面,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

所以他登时就拿定了主意,为了大力推动精神文明建设的发展,涂阳的要求,他打算答应——事实上,他对那项目的可操作性的要求都不高,只要大致不会让投资商亏了,这钱我就去想办法帮你搞。

郭建阳是有心人,虽然来文明办时间不长,但是对陈主任的处境也有清晰的认识,他的感受,未必有自家老板那么强烈,但是他很明白——陈主任现在只有一意孤行地向前走,再没有退路了。

别看现在文明办风风光光,这根弦一旦放松,万一有人牵头出来反对,文明办即将遭遇的反弹,绝对是强烈甚至可能是毁灭性的,所以说,搞个榜样出来,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而涂阳的做法,正对了陈主任的心思,人家甚至为此调整了一个县长,对精神文明建设,能有这种支持力度,陈主任不表示一下,也说不过去。

邓局长没想到这一点,却并不是他的见识不如郭科长,以邓某人一把年纪,肯定也能想得到样板的重要性,但是他身不在局中,并不能切身地体会到文明办的微妙处境,那么,对他来说,今天的素波之行,这就是意外的收获了。

“我也隐约想到了这一层,不过,不敢确定,”郭建阳笑着回答,他虽然血性尚存,可是拍马屁也有一定的水准,“直到您做出了决定,我才反应过来……不过说良心话,也就是您有这样的手笔,搁给别人,真的没这胆子。”

“行了,你少跟我来这一套,”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,马屁人人爱,他也不能免俗,虽然知道建阳是在奉承自己,他心里也很受用。

但是,他更想得到,若是涂阳那边弄个不尴不尬的项目来,自己怕是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——不支持吧,榜样没了;支持吧,将来没准会成为别人的笑柄。

这并不是他联想力太过丰富,实在是在他从政的这四年里,见到太多太多类似的事情了,好端端的事情,偏偏能被下面人办得啼笑皆非。

所以,他对下面人的办事能力,真的不敢寄予太多的信心,“唉,希望他们拿出的项目,多少能有两个说得过去的吧。”

“我觉得,刘市长还是想做好一些事情的,”郭建阳保持谨慎的乐观,“没准儿明天,您就能收到好消息呢。”

果不其然,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就收到了好消息,然而,这好消息不是来自于涂阳。

他跟素波的一帮女人鏖战半宿,起得不是很早,七点半的时候,他正要出门,接到了赵明博的电话,“陈主任,有重大收获,李忠和开口了,杨姗收了他五万现金,还有价值约为两万的礼物。”

这就是赵所长这老干警的老道之处,他知道李忠和跟《新华北报》有猫腻,但死活就是不追究不打听,直到昨天见到了杨姗,他才迅猛地出手——按道理说,被关押的嫌疑犯,我们警察想让你见,你就能见;但若是不想让你见,有上万个理由阻止你们见面。

等李忠和见到杨姗,其中对话时的表情,大家也都看到了眼里——这俩人没猫腻才怪呢,于是,赵所长继续不让李总睡觉,借机盘问其中端详,“你跟杨姗,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李忠和肯定不想说,这是他的一根救命稻草,无奈的是,他现在被关在派出所,人身自由受到了限制,并不能获得外界的消息——是的,他处于严重的信息不对称的状态下。

而广大干警们,则是充分利用了自己在信息层面的优势,“你爱说不说,不过,那个杨姗也被弄起来了,你俩谁先说,谁就先立功……你要是想把机会让给她,也行,唉,就是不知道她领情不领情。”

李忠和真的不想出卖自己的护身符,然而,在信息极其不对称的情况下,他也别无选择,更别说他被疲劳审讯这么些天,脑子都有点迷糊了,“我跟她真的不熟啊……”

总之,由于赵明博将出手的时机把握得极好,所以这收获,也就是杠杠的——专业的就是专业的,不服气不行。

一收到这个好消息,他就忙不迭地打电话跟陈太忠汇报,陈主任略略沉吟一下,“嗯,按你的意思,现在该怎么办,拿下杨姗吗?”

“这个线索还在落实中,等从其他方面确定之后,再动她比较合适,”赵明博性格虽暴躁,做事还是比较谨慎的,“好歹是大报记者,又是北京来的……”

“老赵你这做事,越来越靠谱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又吩咐他,“再见杨姗的时候,阴阳怪气地刁难她一下,最好让她丧失理智……”

“哎呀,这个我可不会,”赵明博听得就在那边笑。

“你少跟我扯吧,”陈太忠笑着答一句,就压了电话,对于自己身边的人都是些什么德性,他非常清楚,论起阴人算计人,老赵或者要比那帕里和张智慧差一点,但绝对是跟张爱国、郭建阳和小董不相上下。

哥们儿身边,怎么都是一帮这样的人呢?某人猛地发现了不妥,难道真的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?嗯,好像也不是……像李云彤这些,似乎就是很阳光的嘛。

事实证明,李云彤不但很阳光,也很八卦,陈太忠才来到办公室不久,她就溜了进来,眼见陈主任正在擦桌子,赶紧上前搭手,“我来吧,怎么不见小郭?”

“你坐你的,郭建阳昨天是我送回去的,自行车就落在单位了,早晨他得坐公交车来,”陈太忠笑一笑,又摆一摆手,“你好歹是稽查办的副主任了,拍领导马屁,也要注意分寸。”

“这怎么是拍马屁呢?”李云彤不答应,上前就去抢他的抹布,“竭诚为您服务,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就在这时候,华安推门而入,猛地看到两人的手握在一起,又听到了后半句话,呆得一呆之后,没命地咳嗽一声——他已经来不及退出了,“陈主任,主任要我通知您,下午组织部和纪检委会来人,送驻稽查办的副主任上任,请您合理安排一下时间。”

“嗯,知道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松开手,任由李云彤抢去了抹布,“老华你这……最近嗓子不太舒服?”

“没有没有,”华安笑着摇摇头,又看李云彤一眼,“您要是没别的事儿,我就走了啊。”

“去吧,”陈太忠一摆手,心说老华你小子,这思想真龌龊,不过,等华主任离开之后,他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,“咦,忘记问他,要派来的人都是谁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