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96章 两个文明的关系(下)

“凤凰的治安不差,但是你们的来意,很令我们恶心,”那位微笑着回答,语言却是颇为恶毒,“你们的意图一旦传出去,那人身安全就是问题了,凤凰人是有血性的,要不然……也不会出现黄老这种老革命家了。”

“我们不怕!”杨姗高声叫了起来。

“你确定不需要人保护吗?”那位却是理都不带理她,转头看一眼郭德鹏,“你只需要告诉我,是,或者不是。”

郭德鹏沉吟良久之后,终于点点头,“这个保护,我们是需要的。”

“德鹏哥,你……”杨姗无法忍受,自己作为倚仗的郭德鹏,居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。

“你还年轻,不懂,”郭德鹏看着她,叹口气摇摇头,也不做过多的解释,心里却是非常懊悔自己跟这么一个疯女人来撒泼。

人家做警察的,都明显地表示出喜恶来了,这就说明,陈太忠或者说凤凰科委在凤凰,影响力不是一般地强大——咱们是猫舔虎鼻梁,找死来了。

你敢说不要警察的保护,那么很可能在眨眼之后,受到“不明真相的群众”的围攻,第一次,群众未必会将你怎样,但是两人就不得不转身离开了,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的,真敢不离开,能引发的后果不可预料。

到时候,那真的是把事情闹大了,郭德鹏非常明白,并不是只有《新华北报》才有空口白牙的权力,真要比起话语权来,说话最大声的是谁,那根本就不用怀疑。

说得极端一点,他俩就算被来历不明的人干掉,怕是都引不起多大的风浪——人家警方要提供保护,你自己不珍惜。

这跟凤凰科委去陆海省湖州市打假时的待遇,有点类似,遍地都是对手,年轻的石毅一个不查,就被人挑了手筋脚筋丢进了臭水沟,而就算以陈太忠的折腾能力,也只能选择恶心一下人,最后无奈地大规模使用仙力。

更别说陈太忠是打假去了,而杨姗张罗的这事儿,根本经不起追究——郭记者见多识广,用屁股猜,都猜得出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。

他们倚仗的,不过就是《新华北报》的名头罢了,地方上真要不买账,那还确实没意思——杨姗你真觉得李忠和委屈,敢不敢跟凤凰市委,跟天南省委掰开了说?

人家不过是懒得跟你叫真,真要叫起真来,谁能抵挡得住认真起来的某党?

所以,在北京发一发稿子,那是无所谓的,到地方上之后,连派来保护的警察,都表现出了强烈的厌恶感,再在这个地方呆着,怕是也不会有多大收获——正经是考虑一下人身安全才是真的,连陈太忠在湖州,也不好撵开当地的警察陪伴。

这个事实,郭德鹏看得明明白白的,但是既然有警察在场,他是不会去解释的。

其实他更想做的是,拉着杨姗直接从凤凰走人,去了素波之后,再买上火车票离开,因为他知道,接下来的努力,十有八九都是徒劳的——而且这案例就算没有偏颇,也算不上多典型,要是护邦公司那种案子,倒是能再咬牙撑一撑。

“他们一直跟着,咱们还怎么采访人?”杨姗听到这话,心里还满是不服气,说不得悻悻地抱怨一句……

陈太忠并不知道,令他有些头疼的两个记者,竟然被王宏伟轻描淡写一句话,就困得死死的,要不说这干什么的就是干什么的,而他统筹安排的能力,确实有待提高。

同一时刻,陈某人正在跟涂阳水利局的邓局长喝酒,这是他今天晚上的第二顿酒了,第一顿是祖宝玉和文化局局长请客,推不掉。

而建福公司在涂阳有小水电项目,邓局长一开始不知情还想自己拿下,现在也给了建福公司,人家想请他坐一坐,他能不给面子吗?

这就是身为主要干部的悲哀了,陈太忠心里不无感慨,他原本是想着,第一天回来,去湖滨生态小区好好地活动一下,不成想推不掉的饭局,接二连三地过来了。

邓局长也是个痛快人,起码喝起酒来是很痛快,说话也很直,据说此人在涂阳有一定的背景,那么,有这样的做派,倒也是不足为奇。

才半个小时,五个人就喝了三瓶白酒,其中邓局长的司机不喝酒,喝酒的就是陈太忠、郭建阳、吕鹏和老邓。

眼看时间不早,陈主任正琢磨着是不是该借口赶赴另一桌酒,结束这次接触的时候,邓局长开口了,“太忠主任,这个……啥时候再去涂阳?刘市长托我代为邀请您去指导工作。”

这刘市长叫刘东来,是涂阳市的大市长,陈太忠一听有点好奇,“你们那儿,是刘市长亲自抓精神文明建设吗?”

“差不多吧,”邓局长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两人其实才是第二次见面,不过,由于有建福公司这个纽带,这就不算外人,他倒也不怕把话说得明白一点,“上次蒙岭的事情,刘市长就高度重视,这不是……县长王振华很快就调离了吗?”

差不多主抓……那就不是主抓!陈太忠听得很明白,于是他看一眼对方,微微一笑,“其实吧,我对王振华的要求是,停建李桧故里就行,可没有别的想法。”

“总之,那就是不文明现象了,刘市长很重视啊,”邓局长笑一笑,见对方还是没什么反应,说不得叹口气,“太忠主任,我是领了军令状来的,必须把您请到涂阳去。”

“我这就奇了怪了,”陈太忠眉头先是微微一皱,接着端起酒来,静静地注视着酒杯,好半天才笑一笑,“老邓,有什么话你直说,又都不是外人。”

“这个……其实这是你自己说过的话,”邓局长咳嗽一声,“听说你跟梁美贵和王振华在一起的时候,说过一句,你要是愿意,能给蒙岭弄个几千万的投资?”

“啪”地一声,陈太忠轻拍一下桌子,接着就摇头苦笑了起来,合着这王振华……还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下的台?

明白人说话,不需要讲太多,他在瞬间就想明白了,那天自己跟王振华关上门吵架,不成想这话还是泄露出去了,于是涂阳市那边果断地将王振华调离,不但是因为修建李桧故里是不文明行为,更是要卖他陈某人一个人情。

有了这个人情,涂阳这边就好张嘴要投资了,那个啥……陈主任啊,我们对您的指示,那是相当重视啊,对精神文明建设也是大力支持,那么,啧……蒙岭这边的落后情况,您……您想必也看到了吧?

“这个梁美贵,嘴边就没个把门的!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,那天在场的,除了他和王振华,也就只有县委书记梁美贵了,那么这个消息是谁传出来的,还用得着问吗?

“梁书记也是对蒙岭的落后局面痛心疾首嘛,”邓局长笑一笑,心说梁美贵是知道你的破坏力,不敢不向上面汇报啊,谁知道你是轻轻放过王振华了,还是打算回头再下手呢?

梁书记从包处长那里,了解到了一些陈太忠的能力,于是当天他就将情况汇报了上去,由于要强调在套间里的剑拔弩张,他将记得的对话重复了一遍。

尤其要命的是,蒙岭县确实是拖了涂阳的后腿,不光是县长王振华头疼,市里也挺头疼的,一听说陈太忠夸口能搞来几千万,这立刻就引起了主要领导的高度关注。

邓局长是刘市长提拔起来的人,所以他对这个因果,也是相当地清楚,尤其是刘东来调查一下陈太忠的履历,发现那厮居然还干过凤凰市招商办的副主任,不但成功地引入了甯家工业园这种超级大的项目,而且几千万的项目比比皆是。

市里领导一碰头,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派工作组下去调查,接着就将王县长调离,算是先给陈主任一份人情——其实,就蒙岭那糟糕的现状,再加上省文明办在省党报上点名,啥都不说,拿下王振华都是可以的。

王县长被调离了,但是这个陈太忠……不好接触啊,刘东来挺头疼此事,邓局长听说领导有难处,就自告奋勇来帮着劝说——我跟陈主任,多少有一点交情。

“老邓,你这让我……有点为难,”陈太忠的眉头皱得紧紧的,他不能说自己弄不到钱,那样的话就太没面子了——事实上他也搞得到钱。

但是投资蒙岭……那地方有什么可投资的?然而偏偏地,人家涂阳为了讨好他,或者说为了大力支持精神文明建设,刷地就撸了一个县长下去,他没点表示的话,那些大力支持精神文明建设工作的干部们,没准也会有点寒心。

“为难不为难的,你就去见一面嘛,”邓局长笑眯眯地看着他,“成不成的,我就不管了,太忠你给我一个面子,让我把军令状交了就行了!”

面儿都没见呢,就挤兑上我了,这见了面,能有好的吗?陈太忠只能苦笑了,这两个文明果然要一起抓啊——为了物质文明建设,人家主动先抓精神文明建设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