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95章 两个文明的关系(上)

赵明博这两天,一直在受到李忠和请来的律师的骚扰,而且周一的时候,《新华北报》的记者杨姗和郭德鹏,居然出现在了西城分局。

这郭德鹏是二级记者,比李逸风略有不如,不过,上次杨姗的糟糕表现,让李大记者恼怒不已,就不肯跟她来素波——事实上,护邦公司那样的报道,才会引起他的兴趣。

郭记者也不想来,不过杨姗表示了,我就是为朋友争口气,人家有什么谢意的话,我绝对不要,同时也是为咱报社争口气——都上升到维护报社品牌的高度了,他还能拒绝吗?

然而,他也没兴趣抢小杨的风头,于是杨记者冲锋在前,这很正常,最开始报道天讯公司案子的就是她,那么她现在要做追踪报道,到现场获取第一手资料,谁也不能说不对。

赵所长经手的事情,肯定会得到冯局长的支持,他很郑重地表示媒体的监督,我们是欢迎的,但那是要在不影响办案的前提下,所以恕不接待。

“但他可能是无辜的,”杨姗面对一个小小的分局副局长,并没有什么压力,毕竟这里是素波,是省会城市,她相信对方拎得清楚轻重。

当然,若是对方敢对她来一点小小的迫害,那就更好了——必须指出的是,这迫害必须是“小小的”,太大的话,成本超出收获,那未免就有点划不来了。

“他无辜不无辜,我们都还不知道呢,你倒是写出来了,”冯局长不耐烦地挥手,“走走走,一边去,再呆着小心我不客气啊,什么玩意儿嘛。”

“冯局长您讲点素质好吗?”关键时刻,还是得男人出面,郭德鹏郭大记者挺身而出,“我们履行舆论监督的权力,错了吗?”

“那你监督就完了,不用指手画脚地教我们怎么做警察,”冯局长的底气还是比较足的,你就算在北京报道了,在天南你玩得过陈太忠,玩得过黄老吗?“都没定的事儿,你们舆论先有主见了……想指导政府工作吗?”

这就算在西城分局碰钉子了,不过这种事儿,不是一个区区的警察分局能搞定的,警察分局不买账,还可以找区法院和检察院不是?

遗憾的是,检察院和法院也不接待他们,田书记虽然不在了,但是虎死不倒威,更别说人家只是异地高升,而不是说就此失势了。

一天的奔波下来,杨姗和郭德鹏的收获,是可想而知的,不过越是如此,杨姗的心里越不平衡,她甚至堵住了区检察院的副检察长文素颜,“你们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”

文检察长可也不是个吃素的,同样作为女人,她说话绝对不会客气了,于是冷哼一声,“舆论监督是可以的,但是你们想干扰司法公正的话,信不信我把你也起诉了?你只是记者,不是律师!”

这话实在是苦口的良药,记者和律师职责之间的统属,差得不是一点半点,而杨姗此刻的行为,确实……是有点过界了。

但是杨记者不这么认为,我堂堂的新华北报的记者,来了你们天南,没遇到该有的尊重,反而遇到这样那样的刁难——果然是黑幕重重啊。

今天上午的时候,杨姗带着李忠和的小舅子狄克,来派出所见李忠和——按说李忠和已经被刑事拘留了,留在派出所不是很合适。

不过这年头,讲究个事在人为,派出所也不想拘留他,不过一般而言,派出所只能羁押人二十四小时,特殊情况可以酌情加到四十八小时,现在七十二小时都过了,没个刑事拘留的手续,容易被人歪嘴。

反正,总算这边的人还算还算客气,给了双方交流的时间——当然,警察必须在场,以防串供,事实上,这个场合警察看管的严密程度,跟嫌疑人这边“意思一下”的质量和数量,有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“我很想睡觉,”这就是李忠和最想表达出的意思,他满眼血丝哈欠连天,“狄克,你就当是在跟我说话,我先睡一会,对了……记得把我的情况宣传出去,啊哈~~~~~”

杨姗眼见他这个状态,就觉得自己又掌握了一些黑幕,说不得打个电话给赵明博,“赵所长,不是不让对嫌疑人刑讯逼供的吗?怎么我觉得我的当事人,受了不公正的待遇?”

“你不用跟我说这些,”赵所长心里明白得很,他已经隐隐猜到,陈太忠跟《新华北报》不对付,“你们媒体只有监督权,无权干涉我们的行动。”

“当事人的遭遇,我会写进后续报道中的,”杨姗只能这样威胁了,“而且,今天我会向社里传一篇稿子。”

“传稿子……随便你,不过稿子要经过我们审查,”赵明博不吃这一套,他待理不待理地回一句,“如果过不了我们的审查,你还要发的话,后果自负啊。”

后果自负这四个字,是尺度无法判断的模糊词,但是最起码,杨姗写的稿子不经素波这边审查就发表的话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素波政法系统可以明确地拒绝《新华北报》的任何采访要求。

杨记者也清楚这一点,所以她没向报社传稿子,而是身子一转租了一辆车,直奔凤凰去了,至于她去的目的,那显然是路人皆知。

赵明博接到这个消息,赶紧给陈太忠打电话,“那个杨姗不知道收了多少好处,没命地上蹿下跳,我,我有点担心她去凤凰。”

“她去凤凰,什么都得不到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别的地方不敢说,对于凤凰这大本营,他还是有相当的自信的。

“我……”赵明博又“我”了一下,才终于一横心,“陈主任,咱也不是外人,我就直说了吧,大叔那边……不是还给疾风车供电机呢?”

“哎呀,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也是有点咬牙,他一直没想到这一点,毕竟疾风车是疾风车,无线模块是无线模块,两者不搭界的。

但是《新华北报》的无耻,他是见识过了,若是人家执意拿这个做文章,他也是有点不好辩解——陈某某的家人,在凤凰科委下属的疾风车厂的生产流程中,有既得利益。

甚至不排除,新华北报会将事实含糊描述为——“为什么挂职文明办的某人高度重视李忠和案?因为他的家人在凤凰为某产业提供必要的配件,并从中获取高额利润”。

写的人知道,某产业是疾风车,但是读者必然会联想到无线模块的生产,从而引发必要的感慨:唉,也就是新华北报,敢于揭露这样的丑恶了。

会有这么无耻吗?真的可能,新华北报堕落得实在太狠了,而且人家报道的也是事实,只不过是误导一下读者罢了,这是他们一向惯用的技巧——而且如此报道,真要有人追究,他们也不怕。

不管怎么说,姓陈的你老爹在科委有既得利益,那你维护科委其他利益的目的,也就值得琢磨了,人家这么报道,并不是特别离谱。

“操,那是我老爸自己搞出来的技术,不卖给疾风厂,落宁人还过来买呢,我都不让卖,”陈太忠恨得直咬牙,不过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——他老爹确实是把产品卖给科委了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抬手给王宏伟各打一个电话,将情况说明一下,“……宏伟书记,这个杨姗真的很操蛋,我希望您能高度重视一下。”

“你打的电话,我能不重视吗?”王书记苦笑一声,他很清楚,自己若是没有足够的重视,没准过一阵,他又不得不“心脏病”了,“我安排人,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她……对了,你跟老田说这事儿了吗?”

王宏伟跟田立平的关系尚可,两人以前就认识,都是政法系统的嘛,王书记被蔡书记领导过,而田立平原本就是蔡莉的人,所以田市长主政凤凰之后,两人合作得尚算愉快——倒是章书记对此很有点忿忿。

“没呢,我觉得没必要吧?”陈太忠在素波用的就是田立平的关系,心说老田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,“你这么一说,我倒想起来了,得跟我们许主任说一声。”

“嗯……也是,”王宏伟也知道,陈太忠跟许纯良关系好,“一个小破记者,多大点儿事?”

王书记这可不是夸口,搁给别人,就会觉得这大记者来凤凰了,咱不好遮着掩着,又不好……动粗,啧,煞是难办啊。

可王宏伟是什么人?一步一步从基层爬上来的老干警,于是,当杨姗六点半来到素波,并且办理了住宿手续之后的二十分钟内,四个警察出现在她的房间,两男两女。

“局里才收到消息,有《新华北报》的记者来凤凰采访,”对于杨姗和郭德鹏的不解,一个男警察表示出了自己的来意,“我们是为了保护二位而来的。”

“凤凰的治安很差吗?”郭德鹏语中带刺地反问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