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93章 帮凶可恶(上)

看到赵晨暴跳如雷,陈太忠笑得越发地灿烂了。

不过,疯狗见到这副笑容,居然慢慢地冷静了下来——他在巴黎丽兹酒店见过这样的笑容,一天之后,跟他同床共枕的两个模特离奇地跳楼自杀了。

“真的不关我的事,”他深吸一口气,强自压着心头的怒火,“你能来这儿玩,我也能来玩吧?没看见我就要走了吗?”

“你这不是欺负我的智商吗?”陈太忠笑吟吟地看着他,却是半步不肯退让,“给我个理由,让我相信,不是你背后使坏……这可是我的合作伙伴,被你认识的人欺负了。”

事实上,他也相信,赵晨的朋友做这件事,不是针对他来的,否则这疯狗大可以躲在背后看热闹,而不是走过来碰一鼻子灰之后,仓皇离开——以姓赵的骄傲,绝对丢不起这样的人。

然而,他还就是要纠缠下去,这不是他欺负人上瘾,而是说这一次是他适逢其会救了葛瑞丝和贝拉,那么……下一次呢?

陈太忠很确定,以赵晨的蛮横,绝对敢将几个外国女模特霸王硬上弓——在巴黎的话,丫挺的或者没这胆子,但是在京城……他怕得谁来?

而他陈某人护得了葛瑞丝和贝拉一时,却护不了她俩一世,若是赵疯子就此怀恨在心,没准将来还会唆使别人为难她俩——是唆使,他确定赵晨绝对不敢亲自出面。

既然都被人认出来了,那也就无所谓了,所幸的是,他是让伊丽莎白来接人的,所以,就算被人盯上,他也不至于太过被动。

“我要是不给你理由呢?”赵晨梗着脖子斜着眼睛看着他,赵疯子心里在打鼓,嘴上却是不肯服输,他们这帮人在京城混,分外讲的是一个面子,正是所谓的输人不输阵。

“我时间有限,不跟你闲扯那么多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听说你明天要去香山看红叶?注意点安全,最好还是别去了!”

“你才……”赵晨嘴里蹦出两个字之后,戛然而止,就像被人生生捏住了脖颈一般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找个清净地方谈一谈?”

他本来想说“你才会去香山看红叶,九月中旬去香山,那是看红叶还是看绿叶”?然而话说了一半,他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。

衙内们之间较劲,一般而言,总是对方越不让自己干什么,自己越要干什么,那才叫不怯场才叫腰板硬,你要我干啥我就干啥,那不是太没面子了?

但是赵晨知道,自己就没有去香山的打算,那么,对方这话,就是相当地有问题了——如果明天在香山发现了我的尸体,那岂不是说我自找的?

他为人做事,真的是缺根弦儿,但这并不是说他的智商低,他只是喜欢意气用事,分外注重面子而已,由这句话,他又想到了巴黎那两个女模特的死。

那俩看起来全都是跳楼自杀的,可就算某个被叫做疯子的家伙也明白,那叫“被跳楼”,那么,这话警告的意思就很明显了——哥们儿,你小心被跳了香山啊。

说来说去,他还是有点不了解,这个被跳楼的关窍到底在哪里,具备不具备普遍适用性,而面前的这厮看起来笑眯眯的,下手却是绝对地狠毒,两个花季少女说没就没了——而且,他甚至没搞明白,那天那厮是怎么进入丽兹酒店的。

赵晨只是脾气偏执,却不是真正的疯子,意识到这种现状,就算他再想要面子,也不得不忍了这口气,当然,他要求找个清净地方说一说——其实,他平日里横行,不过是仗恃着一股蛮横之气,遇到比他更不讲理的,那他也只有认倒霉了。

“行,我这人,最愿意以德服人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你愿意跟我讲理,我就跟你讲理。”

赵晨侧头看一眼容老板,又看一眼罗勇,这时,他的眼中已经满是血色,“你们俩,都跟着过来。”

罗勇登时就吓了一跳,这个赵晨,可是连他的老板都不敢招惹的,老板还亲口叮嘱过,说赵公子天生异相,一旦血气上头,两眼就会发红,人也会跟着暴走,他艰涩地咽一口唾沫,“晨哥,我……我只是给王总跑腿的。”

“嗯?”赵晨鼻子里发出一声响,他身边的两个伴当就走了过来,吓得罗勇赶紧一举双手,“好,我去还不行吗?”

几个人走进一间豪华套,桌上还摆着茶水香烟什么的,显然就是刚才赵晨呆着的地方,走进来之后,他也不招呼人坐,一抱两个膀子,直勾勾地看着陈太忠,“我知道你不打算跟我讲理,说吧,要我怎么做?”

容老板和罗勇听得又是一哆嗦,这年轻人居然是一个不跟疯狗讲道理的主儿,也就是说比赵疯子还疯,这是……什么人啊?

“老赵你这么说就不对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摇摇头,“我一直打算跟大家讲理来的,就是你这些朋友不跟我讲理……真的不是你授意的?”

“你别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,很扯淡,”赵晨一摆手,他终是有几分狂态的,“你就说吧,怎么做,这件事就过去了?先跟你声明……我没有杀人执照。”

他这话其实是有所指的,意思就是说,你在巴黎干的那些事儿,我做不了!陈太忠听得就是微微一笑,不再理他,而是转头看向容老板,“我这人一向讲道理。”

“嗯,我……我看得出来,”容老板哆里哆嗦地点点头,往日里在北京,他也算得上个人物,不过比起赵晨真是什么都不是,更别说对上这种赵晨都眼红了,还不敢翻脸的主儿了。

“那你跟我实话实说,要是我不出现,你打算怎么对付那三个外国女人?”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又强调一遍,“我要听实话,而且我保证……说实话对你最有利。”

“就是……那样啦,外国的模特嘛,”容老板沉吟一下,终于决定实话实说,他有比赵晨强的地方,这就是所谓的各有所长,但是能把赵疯子逼到这步田地的人,那绝对是他招惹不起的,这一点毋庸置疑,那么,乖乖地说实话,或者会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“没人看管的美女,我就生出点非分之想来,我知道错了,”他苦笑一声,兀自不忘记强调一点,“不过,我真是打算给钱的……天公地道,说句良心话,您看我这胆儿,也不像是敢杀外国女人灭口的吧?”

“没人看护的美女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微微颔首,小子你还真是会说话,说实话他真的认可这个理由,尤其是在官场里呆久了,他对这种逻辑的认识,尤其深刻!

没后台的人你占据了肥美位置,那简直是原罪啊,别人整你都不需要第二个理由了,所以他虽然鄙视此人,但是他也不能拿这样的实话做文章,于是就点点头,“行,小子你算个真小人,你的事儿一会儿再说……”

说着话,他就转头看向了那罗勇,笑眯眯地发问,“我也问你一个问题,一样的,实话实说……保证你受到的伤害最小,明白不?”

“嗯嗯,”罗勇连连点头,他已经知道,自己招惹到了不能招惹的人,而容老板说了实话之后,对方也没怎么生气,证明这年轻人虽然强势,却也不是油盐不进——起码是讲究人,那么他当然要选择配合了,“您请问,我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
“你刚才是哪一只手拦人的?”年轻的面容上,笑靥如花。

“……”罗勇登时语塞,他太明白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了,对方一直在计较这个,那答案就很明显了——答哪一只手,哪一只手怕是就不保了。

北京城里权贵多,规矩多,看起来大家都是规规矩矩的,但是真正了解这个城市的人,才会知道,在那些犄角旮旯别人关注不到的地方,都会有什么样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。

所以他一直避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,但是眼下,他不说又不行,于是犹豫一下,苦笑着解释,“我拦住他们,其实就是想问一问,他们要去哪儿?”

“这个人的两只手,我都要了,”陈太忠看一眼赵晨,笑眯眯地发话,“太不给我面子了,你看我问的是啥,他回答的是啥……这个事儿,你能办好吧?”

“砍掉?”赵晨淡淡地反问。

“粉碎性的那种……接不好就行了,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摇一摇头,“血淋淋的那玩意儿,我也不喜欢,你又没有杀人执照,你敢杀了他吗?”

容老板听到这样的对话,只觉得浑身冰凉,谈杀人并不是特别大不了的事儿,关键是两个不怎么对眼的家伙在谈,又是在天子脚下,这种轻描淡写的话,只能让他下意识地想到一个成语——草菅人命!

“嗯?”赵晨听得也眼睛微微一张,年轻的赞助商正说人间自有公道在,不成想那厮看一眼罗勇,点点头,“就是两只手啊……麻痹的,你给我跑?有种的你出了这间屋子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