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92章 劫个色(下)

赵明博其实知道,张馨最在意的,应该是这李忠和跟《新华北报》的交易,不过做警察的最清楚,什么时候该问什么话,欲速则不达。

他在这边折腾的时候,陈太忠却是迎来了另外两个情人,葛瑞丝和贝拉,她俩最近忙碌得很,奔走在纽约、伦敦和之间,这次来中国串一串场子,却是还要紧锣密鼓地准备参加巴黎的春夏时装周。

他跟这俩,可是有日子没见了,足足隔了三个多月小四个月,不过她们下飞机的时候,就是下午五点多了,跟着团里住进宾馆,随便洗漱一下,就接近七点了。

按说,她俩接下来就该随便吃上点,顺便再倒一下时差,明天开始排练和演出,不过她俩知道陈太忠难得地在北京,自然要偷跑出来。

两人来中国不是一次两次了,还去过上海,不过她们总是跟团出来,来去匆匆不是很方便单独行动,更别说她们也知道,去天南找情人的话,那边也不是很方便。

陈太忠不方便进去接人,就叫伊丽莎白进去,他自己则是坐在车里,充当司机的角色,不多时,就见到伊莎领着两女匆匆前来。

那二位的头发还带一点湿意,很随意地披在双肩,一看就是才洗过澡,一段时间不见,小贝拉变得成熟了些许,她的身材还是那么苗条高挑,但是眉眼间明显地少了几分青涩。

而葛瑞丝却是变得越发地瘦了一点——模特们最在意的,就是她们的体型了。

然而,就在三人要走出旋转的大厅门的时候,旁边过来三个男人拦住她们絮絮叨叨,其中有一个明显是翻译,另两个男人衣着得体,神情傲慢,应该是有点地位的。

伊丽莎白哇啦哇啦地跟他们说了起来,争执了几句,似乎是没谈拢,然后她就带着葛瑞丝和贝拉试图从三人旁绕过去。

不成想旁边又过来几个男人,开始跟伊丽莎白拉拉扯扯,更有人伸手去拉扯葛瑞丝和贝拉,陈太忠一见大怒,打着车子,一脚油门就冲到了门口。

他开的是马小雅的本田车,马主播自己开的是新买的宝马——她这种人钱财来得快去得也不慢,而且需要撑场面的时候也多。

不过,陈太忠现在的技术,早就不同往日了,别看开了辆日本车,短短的一个冲刺就将速度提了起来,到了门口又是一个急刹。

“吱”地一声,刺耳的刹车声惊动了大厅里的人群,他们扭头一看,发现一个男人从车里走下来,推着旋转门就走了进来。

“怎么回事?”陈太忠的脸色不是很好,任是谁看到自己的女人被人拉拉扯扯,也不会很高兴,更别说他原本是不想露面的,心里这份邪火不问可知——伊莎身手是不错,不过这边的男人太多了点,他不露面,难保小伊莎要吃亏。

“他们……不让我们走,”伊莎指着面前的男人,结结巴巴地用汉语回答。

被她指着的,正是一开始的两个男人里年纪略大的一个,此人三十多岁接近四十,他侧头看一眼陈太忠,不屑地哼一声,“不关你的事儿,给我一边呆着去。”

此人就是这次活动联系方的负责人罗勇,他见模特们才住下就要出去,一时有点纳闷,正好他旁边还跟了一个赞助商,就上前拦住问一问。

伊丽莎白告诉他,自己不是模特,而是模特的朋友,接她俩出去玩的,说了两句之后,一边年轻的赞助商看到三个活力四射的女人,有点心动了,“问问她们愿意不愿意跟我去玩?”

赞助商姓容,在京城也算有一份字号,他不是特别喜欢惹事的那种人,京城水深得很——尤其是漂亮女人,不摸底的话,尽量收敛一点为佳。

但是对上外国模特,他就没这份压力了,尤其是模特们的领队不在,那就更不怕了,至于伊丽莎白说她不是模特……要怪,就只能怪她的身材好了一点,虽然略略比贝拉和葛瑞丝丰满一点,但是做模特还是没问题的。

伊丽莎白自然是断然拒绝,这一下,不止是罗勇恼了,容老板也恼了,事实上,他答应这个赞助,就是老罗应承他了,说是你要是有看得上眼的模特,跟我说一声,我去跟领队商量。

所以他就要拦着不让走,面对这种没什么背景的美女,不欺负一下,简直对不起这样的机会,至于说事后领队发难,大不了出点钱打发掉——你们从法国巴巴地跑过来,可不就是挣钱来了?

说白了,还是三个女人容貌太出众了,并不是所有的模特都那么漂亮的,做模特首先要强调的是身材,容貌什么的,还真是可以往后放一放。

而且他一个朋友也在宾馆里,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红三代,在北京城叫得响字号的主儿,所以容老板更是有恃无恐。

见陈太忠走进来,他只是不屑地看了一眼,而那罗勇就更不客气了——原因很简单,这个年轻人是开了一辆本田车来的。

罗勇不是很牛,但是他的老板牛,他当然有权力看不上这开日本车的主儿,事实上,陈太忠哪怕是走路进来,也不会让他更鄙视——没车的可能是藏拙呢,但是开本田车的……那真的是很扯淡。

“你很牛逼嘛,”陈太忠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,他笑眯眯地走上前,抬手就去戳罗勇的胸脯,身后两个年轻人伸手去拽他,被他反手打得飞了起来。

“呀,敢在这儿撒野?”罗勇一见,紧着退两步,“保安呢?把他给我弄起来!”

陈太忠见他这副样子,不屑地笑一声,转头问伊丽莎白,这次用的却是法语了,“他们这是要干什么?”

旁边的保安正要过来拿人,猛地一听,这高大的年轻人也会说鸟语,登时就退了回去——很显然,这个男人跟这几个女人是有关系的,不管是什么样的关系,咱先看一看再说。

对伊丽莎白来说,用法语陈述事情经过,就太简单了,短短半分钟,她就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。

陈太忠听得就是眉头一皱,他当然想得出,这两人邀请伊莎三人去玩意味着什么,不过这可是北京城,是天子脚下,你们也敢强抢民女?

然而,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,京城从来不缺少纨绔子弟和花花大少,大家平日的收敛,只是对未知的事物保持一份警戒之心。

一旦能确定,自己的猎物其实没什么反抗能力,那他们并不介意化身为大鳄,一口将猎物吞下——区区的外国模特,旁边又有联络人帮着掩饰,谁还能把事情捅到天上去?

反应过来之后,他就不能容忍罗勇拦人的行为了,于是他走到罗勇的面前,轻哼一声,“刚才你是用那只手拦人的?”

“你要干什么?”罗勇听到这个年轻人也会说法语,知道自己这次是惹麻烦了,十有八九,那个说法语的女人,真的不是模特。

那女人若不是模特,背景就可怕了,能在京城立足的外国美女……简单得了吗?反应到这个因果,冷汗登时就从他的头上冒了出来,“朋友,有话好好说。”

事实上,直到现在,他依旧不是很忌惮这年轻人——最多忌惮一下此人的身手,但是这年轻人既然跟那不是模特的女人认识,那么这两人身后,必然还隐藏着庞然大物。

不说别的,只说这年轻人不但会法语,身手还好得出奇,那肯定是为某个大人物服务的……这这这,这可怎么是好?

“凭你,也配做我的朋友?”陈太忠又往前走两步,笑吟吟地抬手去轻轻拍打对方的脸蛋,“小子,我问你呢,哪只手拦的人?”

容老板也被此人的气势吓到了,静静地呆在一边,居然不敢说话,就在这时,拐弯处又稀里哗啦走出四五个人来,他的眼睛登时就是一亮,“晨哥,您可算来了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侧头一看,先是微微一怔,接着就笑了起来,合着来的人他还认识,正是人称疯狗的赵晨。

赵晨是接了别人报信,才过来看看的,不成想一眼就看出,闹事的居然是陈太忠,顿时也是一怔,好半天之后,他二话不说,转身向门外走去。

“赵晨,你给我站住!”陈太忠哼一声,笑吟吟地发话,“今天这事儿,你是有预谋的吧?”

“姓陈的,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了,”赵晨听到这话,再也忍不住了,转头冷冷地看着他,别人把他叫做疯狗,非是无因,要不是想着巴黎那俩模特死得太古怪,他心里忌惮,那现在他就要动手了,“你折腾你的,关我屁事!”

容老板和罗勇一听,却是浑身一凉,能让大名鼎鼎的疯狗扭头就走的主儿,这得是什么样的来头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