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89章 下套(上)

“那么,你二位找我来,是想了解点什么情况呢?”陈太忠强忍着怒火,笑吟吟地发问,“确认一下,我是凤凰科委副主任……这个身份?”

“其实,我们对天南文明办最近一系列的举措,还是高度赞赏的,”杨姗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也愿意配合你们,做出适度的宣传。”

“那我应该做点什么?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知道戏肉来了,他笑眯眯一抬手,“咔吧”一声,录音机的录音键弹起,“你们直说好了。”

李逸风和杨姗见状,相互交换个眼神,紧接着,李逸风就站起了身子,“我今天是陪小杨过来的,接下来的话,你俩谈吧。”

一边说,他就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,又双手递过来一张名片,陈太忠赶紧站起身,双手接过来,笑着点点头,“原来是‘新华北报业集团一级记者’啊。”

新华北报业集团里记者众多,不过能在名片上印“一级记者”的,还真没多少人——这是报业集团内部的划分,根据业务、成绩和影响力评定的,属于竞争激励机制范畴的,对于不了解这个等级的人来说,没有任何意义。

但是,陈太忠既然恨上这样的报纸了,自然多多少少要打听一下其内幕,所以他对这个级别,并不陌生。

“小杨说,跟您有点误会,硬拉着我来的,”李逸风笑着点点头,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,颇有点一代名妓的气度和做派。

看着他转身离开,陈太忠又将头扭转过来,好奇地看着杨姗,“他是一级的,你是几级的?”

“我是二级的,”杨记者不动声色地回答,信手递过一张名片,陈太忠接过来,仔细翻看一下,却是没找到任何二级记者的字样,“二级……倒也是,二级就没必要印上来了。”

这话说得杨姗有点脸红,报业集团内部的评定,很严格的,一级记者是整个集团认证的,不管身处哪个报纸或者杂志,稿件在二十多个媒体上可以通行,而二级记者,却是各家自己认证的。

而杨记者本人,其实连二级的资格都不够,反正她的名片上没印,那就不怕吹牛,只不过,听到这话,她多少有点挂不住,于是一伸手,也关掉了自己的录音机。

“我也没别的意思,”她看着眼前年轻的处级干部,微微一笑,“首先,我想就护邦公司的一些问题,请教一下你。”

“既然有首先,那么,想来也有其次了?”陈太忠对这个要求不置可否,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。

“其次就是李忠和这个人,已经被你们非法羁押过了,”杨姗冲着他又是一笑,这次这个笑容里,就没有多少怪味了,她想要谈成此事,眼前这个年轻人能起的作用,非同一般,她不得不客气一点。

“那么……我们能做点什么?”陈主任的态度,看起来挺端正的,通常一个小官僚愿意大事化小时,便是如此神情。

“你不需要做什么啊,事情嘛……过去了就过去了,”杨姗很淡然地看着对方,这个处长的年纪,实在太小了,不过她相信,在官场里打拼的人,有他们自己的觉悟,这点东西都看不清楚——配做处长吗?

果不其然,陈主任的举动,也没辜负了她的期盼,他笑一笑之后,从包里又摸出个手机来——陈太忠现在,有四个手机,亏得他是有须弥戒的,再多带几个也无所谓。

其中一个,是官方通讯录上的手机,打的人不算多,另一个就是公众比较熟悉的号码,打的人相当多,剩下两个,都是他向外面打电话的手机——基本上,这俩手机都是在须弥戒里闲置着的,有需要的时候,才拿出来用一下。

至于手机卡,他更是有七八个之多。

当着杨姗的面,陈太忠拨通了张馨的手机——他之所以不避开,就是想告诉对方,我是就事论事,“你好,我是陈太忠,天讯公司那个合同纠纷,怎么样了?”

张馨却是识得这个手机号——这卡原本就是她帮着办的,她也知道,他不常用这个手机,听到这话之后,就谨慎地回答,“天讯的人没来,是派人过来了……”

敢情这李总被放了之后,打死都不肯回天南了,但是他还惦记压在天南的那五百台模块,就委托了律师过来交涉。

这五百台模块,按照卖给移动的成交价来算,那是值一百五十万的,而它真正的成本,大约是价值六十万左右,当然,六十万也是钱不是?这是压占了公司资金。

张馨当然不肯这么将东西还回去,她跟天讯的仇结得大发了,现在想卖好不但晚了,也很没必要,都已经把聂启明得罪死了,这世界哪里有后悔药吃?

而且此事折腾得动静这么大,盯着的人多了去啦,她也没有别的选择,否则的话,难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,于是她表示——违约金呢?不给违约金别想提货!

来交涉的是律师,于是就拿着合同说事,五百台模块价值一百五十万,你要百分之二十的违约金,那么就是三十万,是一百台模块的价格,剩下四百台,你就可以还我了吧?

你做梦吧!张馨也懒得理这人,直接派了手下去交涉,她只是就几点底线,做出了指示——合同金额是六百万,你必须支付一百二十万的违约金,而不是一百五十万的百分之二十。

这只是第一点,第二点就是,别指望拿那些假冒伪劣的模块充数,素波移动不认那些模块,我们只认钱,什么时候一百二十万到账,什么时候退还你模块。

当然,最关键的一点是,新扎的张副总强调了,模块我不要你的,而违约金你必须支付,你要敢不给钱,等着收法院的传票吧——以移动公司的强势,签合同时注明的仲裁机构,必然会是本地法院而不是外地。

目前,那律师正在跟下面的人纠缠,张馨说起此事来,也是很闹心,不过,她猜到了太忠那面说话不方便,于是解释得也比较客观,“……这件事情如果不照章办理,会形成一个不好的开头,我们必须表示出维护自己企业权益的强烈信心,以及相应的能力。”

其实,她的语言表达能力并不是很强,这套话水平也是慢慢地培养出来的,不过,由于她这是天生如此,一时半会儿也不能彻底改进。

所以她的措辞尚算精确,却是说得很慢,一通电话讲完,足足用了六、七分钟,陈太忠不说话,一直在静静地听着,到最后不动声色地答一句,“哦,那我知道了。”

放下电话之后,杨姗看着他,也不说话,但是她眼中隐藏的期待,说明她很在意这个电话的内容。

这女人也不知道收了李忠和多少钱!陈太忠看着她那欲盖弥彰的贪婪,沉吟一下,方始微微一笑,“下面反应上来的情况,不是很好,不过你放心,我会找相关领导,处理掉此事,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……大局感,是我们宣教部门一直强调的。”

不就是怕事情闹大了,影响到你的官位吗?杨姗强压着心里的鄙夷,笑着点点头,“没错,其实移动是收支两条线,有些事情说开了就好了,没必要太过叫真,您说是吗?”

“那是,”陈太忠也笑着点头,“而且移动是公家的摊子,为国企的事情,结下私人的恩怨,真的太不划算了。”

如果说杨姗的暗示已经很赤裸的话,那陈某人这番回答,更是将下面地市小官吏的粗鄙展现得一览无遗——你说的收支两条线我懂,不就是说追究天讯责任的人,花不上那些钱吗?我索性告诉你,我认为,为了公家的事情得罪私人,毫无意义!

这家伙真不像个处长!杨姗心里暗暗地评论一句,脸上却是依旧带着开心的微笑——这份喜悦是发自内心的,“那我就静待陈主任的好信儿了,等货退出来之后,我要李忠和好好地向您表示谢意。”

这就是开出条件了,天讯不但不想被起诉,还惦记着退货呢,陈太忠心里冷笑,脸却绷了起来,他淡淡地摇摇头,“抱歉了,杨记者,我不认识这个人,也不想跟他有任何的接触。”

“那就算了,”杨姗笑着摇摇头,心里对这个小处长的胆量,评价就更低了,这个话题不但有点尴尬,也是到了该结束的时候,“可以谈一谈护邦公司的事儿吗?”

一边问,她一边就随手按开了录音机,她做这个动作的时候,并没有做出任何的请示,这让某个自居为“领导”的家伙越发地怒火中烧。

“这件事,那还真的抱歉了,”陈太忠冲着她笑着一摊手,“上级领导有指示,此事移交有关部门,我们要严格遵守保密条例。”

“又是‘有关部门’,哼,”杨姗不屑地哼一声,她今天来找陈太忠,一是为钱一是为名,为钱的事情说得七七八八了,为名的事情却是被对方一口顶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