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88章 颠倒黑白(下)

两个多月不见,天才美少女出落得越发地漂亮了,不过同时,她身上多出了一点淡淡的雍容,虽然清纯依旧,但是隐隐地透出一种不容人侵犯的傲气。

“看什么?”荆紫菱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,笑吟吟地发话,“专心开车。”

“你这模样,让我想不看都难啊,”陈太忠一边开车,右手却是放在她的大腿上轻轻地摩挲,小紫菱是从天南飞过来的,穿着及膝的鹅黄色暗花筒裙,腿上却是没套丝袜,光滑细腻、弹性十足的肌肤,让他爱不释手。

荆紫菱笑吟吟地白他一眼,也没阻止他的意思,不过,她的腿长了一点,坐在副驾驶位子上,陈某人的手摸着摸着,就向更上方探去。

“好了,”小紫菱按住他的手,不让他得寸进尺,热恋中的男女,本来就是这样,一旦达到某个分寸,下次再达到类似尺度,那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,她可不想太轻易地让他得手。

“你别按着,我不动了还不行吗?”陈太忠笑嘻嘻地回答,接着又恨恨地叹口气,“年纪轻轻的,穿什么筒裙,网球裙就不错嘛。”

“喂喂,我可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哎,穿网球裙工作,那算怎么回事?”小紫菱不无自豪地回答他,接着又悻悻地叹口气,“唉,其实我也不喜欢这么古板的装束……不过,没办法啊。”

“这还古板?”陈太忠笑着指一指她脚下的白色小棉袜,“职业女性哪里有你这么穿的?全是穿丝袜的。”

“没办法,我的皮肤晒不黑,”荆紫菱得意洋洋地回答,“再说了,这点自由都没有的话,我还做什么老板?”

从机场回来,就十二点了,吃完饭后,她是雷打不动地午休去了,陈太忠呆在易网公司,无所事事地边喝茶边看报纸。

下午两点半,荆紫菱才睡起来,陈太忠跟她聊一阵,才说了适度亲热一下,就接到了省文明办华安的电话,“陈主任,省驻京办让你过去一趟,信息联络处的牟建国找你。”

“他没说什么事儿吗?”陈太忠一想到天南驻京办,兴致就不是很高,上次接曼内斯曼的工程师时,他将驻京办齐主任顶得哑口无言,两边关系实在不能说好,“还非得我过去?”

“我这么问了,他说是想了解点情况,”华主任在那边无可奈何地回答,“也不跟我说。”

那就去吧,陈太忠不得不放弃跟小紫菱的厮缠,驾车来到天南驻京办,信息联络处在“天南大厦”办公——这天南大厦是一栋十二层的楼,建了不到十年,但是已经有点跟不上形势了,现在旁边不远处,又开始挖地基了,据说是要建一栋二十多层的楼。

陈太忠停好车,一路打问着走到三楼,终于找到了信息联络处,牟建军四十开外,略略有点发胖,却基本上还能归到壮硕那一类。

见他推门进来,牟处长下意识地皱一下眉头,“请问你找谁?”

“我文明办陈太忠,”陈太忠见他坐在那里不动,就径自走到沙发处坐下,“你是牟建军牟处长吗?”

“哦,原来是陈主任,”牟建军点点头,却是站了起来,“请跟我来一下,《新华北报》来了两个人,想跟你了解点事情。”

《新华北报》?陈太忠听得脸上笑意大盛,不过下一刻,他硬生生地压下了心中的不满,跟着站起身,“他们为什么不找凤凰驻京办?”

“这个我也不知道,”牟建军其实知道,新华北报去了凤凰驻京办,但是那边根本不搭理,说是陈主任去省里挂职了,你要有什么事情,去省驻京办联系吧。

这原本是踢皮球的意思,不成想人家报纸还真找到了天南大厦来,齐主任一听说是联系陈太忠的,头就有两个大,专门告诉牟建军,你不要掺乎,把话传到就行。

《新华北报》来的是一男一女,男人年纪大一点,不过怕是也没到三十五岁,女人更年轻,看起来三十不到,两人都戴着眼镜,衣着得体,一看就是素质较高的白领。

这两位看来是来了一阵了,面前茶杯里的水都喝了一半,牟处长简单介绍一下,“这是文明办陈主任,这位是《新华北报》的记者李逸风,你们谈,我还有事。”

“幸会,陈主任,”李逸风不卑不亢地伸出一只手,陈太忠则是笑吟吟回握,同样不卑不亢,却是隐隐地带了点官威,“《新华北报》,办得很不错嘛。”

“自我介绍一下,杨姗,”女人出声了,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对面年轻的处长,“这个名字,不知道您还有什么印象没有?”

“哦,”陈太忠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,接着又笑着点点头,“原来你是从这里打听到我的手机号码的,怎么不告诉我一声?”

他这一番做作,是存了将事情搞大的心思,不过杨姗只当他是受了天南省驻京办领导的吩咐,不敢再嚣张了。

“您当时的火气很大嘛,”杨记者微微一笑,笑容里却是不乏凉意,见到这个处级干部的转变,她心里不无鄙薄,又有些许的得意。

事实上,她也到下面的地市去过,知道那些偏远地方的处级干部,权力会是如何地滔天,行事会如何地嚣张,然而,现在是在北京,区区的一个处级干部,她还真不放在眼里。

“呵呵,我们有保密制度的嘛,”陈太忠的笑容,越发地灿烂了,他伸出手同那杨姗握一握,“误会,一场误会。”

“你看,我都准备了录音机,”他笑眯眯地从手包里摸出个小录音机,正在这个时候,一个小姑娘将茶水端了过来,他将录音机放在茶杯旁,“这也是制度,我要对我说的话负责。”

李逸风和杨姗交换个眼神,杨姗拉开她的大手包,也摸出一个录音机,“那么,我们做录音,想必您也不会介意吧?”

别人说“您”,一般都是敬称,偏偏是杨记者说这个字,语音里总带了那么一点点的不屑和得意,陈太忠听得真有点不耐烦。

“嗯,好吧,”他笑着点点头,你先得意着,看哥们儿慢慢地收拾你。

“李忠和这个人,您还有印象吧?”李逸风沉声发问了。

“李忠和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一皱,他沉吟一下,又奇怪地看一眼杨姗,缓缓地摇头,“抱歉,这个人是干什么的?”

“我们了解的是另一件事,”杨姗见他看自己,知道对方会错意了,于是微微一笑,“李忠和是天讯公司的总经理,前一段时间,他因为跟素波移动的一起单子发生了纠纷,您好像后来去了现场,还做出了指示。”

“哦,是有这么回事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他只隐隐记得,天讯的老总姓李,却不知道那厮叫什么名字——陈某人心里,不记小人物的姓名。

接着,他狐疑地看着李逸风,“这种事儿,你们应该去找移动公司,找我来……是想了解什么情况?”

“李忠和认为,他跟移动公司属于合同纠纷,但是接下来,他被非法羁押了,所以找到我们,要我们做出客观的报道,”李逸风不动声色地发话,原本,他可以将话说得赤裸一点的,但是对方也端个录音机出来,他就不能不谨慎地考虑措辞了。

“那你们就报道好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舆论监督是很有必要的,能让我们少走弯路,不过在我的印象中,这个天讯公司,涉及合同欺诈了。”

“如果他没有支付违约金的话,那确实是欺诈,”李逸风眯着眼睛看他,“但是,他有意支付违约金,所以,这个欺诈是不成立的,当然,我们都不是法官,现在我只是作为一个普通人,表示出自己的看法。”

“嗯,理解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脑子却是急速地转动着,莫非这家报纸知道了哥们儿跟张馨有点……不清不楚?

这可就是大问题了!他有点庆幸,自己一开始表现得还算不错,到了他这个地步,女人问题确实不是问题,但是被《新华北报》这种报纸盯上,那还……真有点头大。

所以,他就要试探一下,“可是,这件事是我们文明办马主任高度重视的,我当时,只是在场而已。”

“但是……陈主任,您同时还是凤凰科委的副主任,”杨姗插话了,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陈太忠,头顶的灯管放射着惨白的光线,打在她的镜片上又反射出来,显得冰凉异常,“我们有理由怀疑,这是一起不正当竞争所导致的典型案例。”

“我怎么可能做得了马老大的主?”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,心里却是在暗暗地发狠,行啊,你这做媒体的,扣帽子的水平,比我们国家干部还高,“你们要是执意这么认为,那我也没办法,我得强调一下……他是正职,我是副职。”

“如果有必要,我们会去找马部长了解情况的,”李逸风推一推他的眼镜,这不是威胁,《新华北报》又不是没让省级宣教部的副部长被动过。

真是欺人太甚!陈太忠今天总算是见识了什么叫颠倒黑白了,以次充好抢我们的单子,居然敢说我们不正当竞争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