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85章 前途规划(上)

其实对陈太忠来说,见不见黄老,意思并不是很大,就像当初他在凤凰科委干副主任,蒙艺倒是愿意支持他,但是实在是够不着。

直到他胼手胝足筚路蓝缕地带着科委杀出一条路来,蒙书记才勉强够得着,再微微一扶持,凤凰科委就一飞冲天了。

若没有陈某人前期大量的准备工作,单单等蒙书记出手扶持,那科委想崛起,还真不知道该等到什么年月了。

眼下黄家的支持,也是类似,比如说吧,黄汉祥说了,那个动员大会,就可以考虑请个宣教部的副部长下去——黄家邀请个副部长,估计不会太困难,但是现在,天南文明办还没有拿得出手的业绩,多少也有点够不着的感觉。

没错,陈太忠并不是特别稀罕这个副部长下去,那给人的感觉有点勉强,会让他的成绩戴上“因人成事”的帽子——虽然事实上,他能有现在的这点成绩,也托庇于别人对黄家人的忌惮。

所以他并没有一门心思见黄老的意思,等万事俱备了,再请黄老出手搭一把,那才能将这个资源的威力最大化,效果也会好上很多——说实话,他已经习惯了万事靠自己,倒是马勉的事儿……不妨跟黄老提一提。

但是猛地听说,自己不能去拜访了,他多少也会有点不适应——他已经在路上了,这倒是小事,现在才八点二十,他提前上路的。

关键是,他有点搞不清楚这个变动出于什么缘故,“阴总,这怎么回事?老首长的日程安排,不可能总变动吧?”

他想的是,黄老是不是身体有点不适,毕竟一把年纪了,就算有他的丸药顶着,但是那药也不过是增强生机、延缓衰老的,老人家真要磕碰一下,那就属于药效之外的事情了。

“今天上午,一号要过来,”阴京华很仗义地点出了其中缘故,不过他还是不忘记叮嘱一句,“这话你可千万不敢乱传。”

“啧,这性质我还不清楚吗?”陈太忠笑一笑,心说要是这种变数,那就很容易理解了。

他才要挂电话,猛地又意识到一点不妥,说不得又迟疑地问一句,“不过我说阴大哥,一号要来看黄老,也不可能是临时通知吧?”

若说黄老的日程安排是早就定下的,那一号的安排更应该如此了,出行的时候,沿途安保问题,早早都要按程序执行的。

好吧,就说一号有临时变更日程表的权力,安保和接待的问题也能突击解决,但是你要临时起意拜访别人倒可以,这么仓促地拜望黄老,那感觉对老人家就有点不够尊重了。

“咳咳,是早通知过了,”阴京华干咳两声,接着压低了声音,“不过黄二叔……算,你还是回头问黄二叔吧。”

陈太忠马上就给黄汉祥打电话,然而那边倒是干脆,直接关机转手机秘书台了,“我回家了,有急事儿明天再给我打电话……没急事儿就留言。”

当然,正经有急事儿又有办法的,电话就直接就打到黄老那儿了,所以这手机秘书台真的很扯淡,无非是黄老二被人骚扰得太多了。

按说……黄老叫我今天过去,没准是想让我见一见一号呢,陈太忠实在无法遏制自己的想象力,嗯,X办表彰天南精神文明建设抓得好,一号再见我一下……这岂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?

但是,为什么好端端的,临时通知我不去呢?而老阴这家伙说话吞吞吐吐的,分明是有些不宜电话上说的事情。

算了,想那么多也没用,陈太忠撇开了这个念头,不就是个一号吗?不见也就不见了,回头见了黄二伯,想办法掏点话出来吧。

想是这么想的,但是他心里多少有点郁闷,不过紧接着,他的注意力,就被郭建阳和李云彤传来的消息转移了——今天上午的争创文明县区动员大会的会场上,蒋省长居然中途来转了一圈。

这可是意外之喜,蒋世方从来没表态说,要参加这个大会,而郭建阳身为陈主任的通讯员,自然要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传出来,反正他一个区区的正科,还是借调来的,也只能在礼堂的角落混个位子,连桌上摆个牌子的资格都欠奉。

李云彤则是周一的时候,被马勉叫去谈话了,这就不止是纳入热门人选的问题了,基本上是定下来了——当然,还是那句话,不到揭开盖子的时候,谁也不能确定自己就是最后的赢家。

可饶是如此,她也很激动,李主任的性子虽然有点大大咧咧,但是突然蒋世方驾临会场,这事情实在是太突兀了,所以她也抽个空子,悄悄溜出去给陈太忠打个电话。

而蒋省长做的,不仅仅是亲临现场,他还表态了,精神文明建设,已经到了非抓不可的地步,为了对文明办搞的这个活动表示支持,他现场做出了承诺,精神文明搞得好的县区,地区考核的时候,会得到加分的——就算别人未必认可,他蒋某人是要帮着积极争取的。

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个承诺,现在地市的考核,无一不是以招商引资金额、税收数量为指标的,什么鸡的屁这些,都要差一点——大家都知道,统计局出来的数据,不是很可靠。

至于说精神文明建设,说句不客气的,这指标不但排在计划生育工作的执行能力之后,甚至还排在“电力、电视、电话”三电的村村通工程后面,做不得数的。

但是偏偏地,蒋世方就站出来表态了,听起来很有点恨铁不成钢,一定要把精神文明建设搞上去的意思,但是,事情会那么简单吗?

郭建阳品不出味道来,李云彤也品不出味道来,他俩只是觉得,蒋省长今天的出现,有点古怪,陈太忠一听,登时就定下了基调,“这是蒋省长对精神文明建设的支持,你们不要想那么多,北京这边,领导们也都很重视。”

放下电话之后,他才开始呲牙咧嘴地琢磨……蒋世方这么搞,到底是什么意思?

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呢,那帕里的电话又到了,“太忠,最近松峰这儿,招商引资的情况不太妙,巴黎和布鲁塞尔那边,有两个展示会,老板的意思是……你帮着安排一下吧?”

“行行,安排,我这边头都要炸了,”陈太忠真的有泪流满面的冲动了——有这辛苦劲儿,我搞信访也搞出名堂来了,“不过我那儿地方太小,住不了几个人啊。”

“吃住倒是小事儿,有组织呢,”那帕里听得就笑,“你帮着联系一下相关的公司和企业,让你的人帮着吆喝一下,捧个场。”

巴黎这里,除了驻法大使馆,还真没有地方政府派驻这里的机构,所以遇到地方政府去巴黎公干,想找人帮忙,除了各自的关系不提,凤凰驻欧办就是个不错的选择了。

“关键是……能不能让凯瑟琳出去一下?”合着那主任这话也是有所指的,“我瞅着老板有那个意思,你现在走不开,她就比较合适一点。”

“这你怕是想错了,”陈太忠正说要在北京呆一阵,哪里舍得放凯瑟琳走?而且他也有充足的理由,“凯瑟琳现在可是很活跃的,人气也很高,你确定老板想让她去?”

“嗯?”那帕里听得就是一愣,他本是心思机敏之辈,立马就听出陈太忠这话里有话,不过,他是在机关坐得太久了,对外面的一些事情,并没有太多直观的感觉。

沉吟一下,他谨慎着发问了,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”

“我都生怕别人叫成买办呢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老那,你接触这种事情不多,不知道我们当事人心里,会有什么样的压力。”

“哦哦,明白了,”那帕里长出一口气,“啧,亏得你提醒,猜测错老板的意思,那可是天大的麻烦,还好你有经验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沉吟一下,又给田立平拨个电话——松峰能去的展示会,咱凤凰为啥不能去呢?

田立平正在参加一个会议,等了一阵才接起电话,听他说完之后也很高兴,“行,我让他们等晚些时候联系驻欧办……你跟段卫华说这事儿了没有?”

“呀……”陈太忠有点挠头,其实,他刚打通电话的时候,就想到了这个问题,不过田市长的秘书已经接起电话了,他当然不能再挂了,“嗯,还没联系呢,这是凤凰驻欧办嘛,通知不通知素波,市里拿主意吧?”

“你的觉悟倒还满高的,”田立平听得就在那边笑,“好了,我先了解一下,这是什么展示会,合适素波去的话,我跟段卫华推荐,不管怎么说,驻欧办是他搞起来的,我这也是吃水不忘挖井人了。”

其实这并不是说,田市长有多大度,国际上类似的展示会真的很多,如果是有心人的话,能收集到相关展示会的资料,并且选择其中自己中意的会场,做展示也好,是考察也罢。

不过想做展示的话,就要提前预约了,而且类似牵线的事情,大多是通过大使馆来协调的,这并不是找上门组委会就不认了,而是说大家都习惯依靠组织的力量办事,再说了,有驻外国办事处的地方政府,也真的是寥寥无几。

而凤凰有自己的驻欧办,如果想参加类似的展示会,选择很多也容易很多,田立平又知道陈太忠跟段卫华的关系,顺水人情做也就做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