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81章 亢奋过度(上)

凯瑟琳一直在接待来访者,陈太忠在普林斯公司待到四点,她才抽出一点时间,来到他所在的办公室,“怎么样,找出合适的人选没有?”

“没有,看来你得跟那边说一声,注意一下通讯部门,有什么人,是人心不稳的,”陈太忠叮嘱她,“沃达丰不可能留下所有的人才,那些人才也未必愿意全都留在沃达丰。”

“你说得没错,可惜是你想找他们,要是美国的公司想要他们,那倒是比较容易,”凯瑟琳遗憾地耸一耸肩膀,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。

这话有点伤人,不过还好,陈太忠并没有注意这个,他将注意力更多地放到了她的胸前——随着肩膀的耸动,她胸前的那两团丰硕,也跟着微微地颤了一颤。

“不过,我有个建议,”见到他的失神,凯瑟琳开心地挺一挺她的胸脯,以便让那里显得更加地饱涨,“曼内斯曼的通讯部,主要优势是在运营上,而不是德国人传统的制造业,所以我建议,你可以把眼光放在别的公司身上。”

“比如说?”陈太忠认可这个建议,运营商和设备制造商的概念,他还是比较清楚的。

“你跟阿尔卡特的缪加先生,不是很熟吗?”凯瑟琳笑吟吟地看着他,“你找他要两个人……要一个团队,也不是很难吧?”

“嗯……这个建议不错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笑着点点头,接着又斜着眼瞟她,饶有兴致地发话了,“但是,阿尔卡特可能……提出一些我不太愿意接受的条件,唉,很矛盾啊。”

“你又不是信产部的,能答应他们什么?”凯瑟琳随口答他一句,不过下一刻,她就愣在了那里,接着勃然大怒,“陈太忠,你居然……怀疑我?”

怀疑她什么?怀疑她帮阿尔卡特关说!她一开始没反应过来,但是肯尼迪家族出来的,多少都要带一点政治天赋——没有也要锻炼出来一点。

所以,她当然要生气了,我好心好意给你提个建议,你反倒怀疑我受了别人蛊惑,要拖你下水,有你这么对情人的吗?

正经是,你真的喜欢我的话,那就应该是——哪怕我是受了法国人的委托,你也要充分地照顾我的想法和情绪,积极地从中斡旋,这才是最体贴的情人。

少女情怀总是梦,虽然凯瑟琳已经不再是少女,也是出身于反复无常的政客世家,但是这不代表她没有自己的梦想——爱德华八世和辛普森夫人的恋情,感动了整整两代美国人,不爱江山爱美人,那是一段实实在在的传奇。

“我不是怀疑你,这是一个国家官员正常的警惕性,我想……你能了解的,不是吗?”陈太忠冲她微微一笑,“我不希望我跟你纯洁的爱情中,掺杂了什么功利因素。”

我们的交合,本来就是功利因素占主导地位的!凯瑟琳很想这么大声喊一句,你有那么多女人,又怎么能跟我有什么“纯洁的爱情”?那仅仅是荷尔蒙的相互吸引罢了!

但是,话到嘴边,她又有点说不出来,只得淡淡地一笑,“看来我提了一个很糟糕的建议,那么,你继续你的民族情结吧。”

“你也不想被人称为美奸的,不是吗?”陈太忠笑一笑,站起了身子,他打算走了,“同样的,我不想被人称为买办……我要去找缪加,他同意是必然的,但是那代价,恐怕也是我不愿意付出的。”

“晚上纽约的商团有个酒会,跟我一起去吧,”凯瑟琳听到他这话,心里多少舒坦了一点,“有几个讨厌的家伙,偏偏还有点背景。”

“不去,”陈太忠对她知之甚祥,知道她最爱撩拨人,偏偏总是在点了火之后撒腿跑路,不遇到那种试图霸王硬上弓的粗俗家伙,脱身总是没问题的。

所以,他就不想做这出头鸟,凯瑟琳这绝色美女,不管搁在东方还是西方,必然有人厮缠,若是能那么容易地被人打动,还会为他守了二十四年吗?

好吧,说句实话,陈某人是个不能容忍绿帽的家伙,他无法容忍任何出轨的可能,但是在凯瑟琳身边,还埋有他一个钉子,那就是——伊丽莎白。

他早跟伊莎交待过了,你是我的女人,所以呢,我在最后会给你一个交待,可凯瑟琳、贝拉和葛瑞丝,也都是我的女人,她们若是遇到了什么困惑或者麻烦,你一定要……悄悄地告诉我。

相对这三个女人来说,伊莎没有葛瑞丝和贝拉那么交游广阔,也不像凯瑟琳一般艳光四射,而且说句良心话,她简直可以用“傻乎乎”三个字来形容,她的表哥居伊还在靠驻欧办讨生活,陈太忠很放心把事情交待给她。

既然伊丽莎白没有提及这些,陈太忠自然就不会在意,而且他拒绝得也很有道理,他要谢一谢今天帮助了马小雅的人,“……你知道,人情债总是最难还的。”

今天早晨,凯瑟琳跟马小雅睡在一起的,所以,发生了什么事情,她也相当清楚,原本,她还想着自己要不要过去,外国人在中国,还是有些便利之处的——一等洋人二等官这话,不是白说的,比如说上次肖天遵被杀的案子,陈太忠就将她叫过去,以确保将保马小雅出来。

然而,这次涉及的是官场运作的一些事情,陈太忠虽然是很恼怒了,但却不愿意被外人看了中国官场的笑话去,于是就告诉她,你不用过来,我这边搞得定。

“举办酒会的,是曼雷兄弟财团的接班人,”凯瑟琳见他这副模样,禁不住悻悻地哼一声,“上次咱们在欧洲股市狙击曼内斯曼的钱,很多都是从这里拆借出来的。”

“咱欠他们钱不是还了吗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要说别的公司,他或者还会犹豫一下,但是这个曼雷兄弟财团,可是黄汉祥点名建议他不要接触的。

这点轻重都拎不清的话,他只有重新穿越一回,再进官场历练一番了——但是就算再升级为罗天上仙,那场时空乱流会不会适时出现,这也是一个……很严重的问题。

陈太忠从普林斯公司出来的时候,天上居然下起了小雨,他的心情也因此变得清爽了起来,坐在马小雅的本田车里,他给孙姐打个电话——这年头,人情债确实是最难还的。

孙姐在似乎跟什么人在一起,说话含含糊糊的,他一时就不管那么多了,“孙姐,我是给你道谢来了,你要是有事在忙,那咱们回头再说。”

这话说得再中正平和不过了,感谢人,可也不就是这一套手续吗?意思表达到了,对方领情不领情,那就是另一说了。

“别介,正好有事问你呢,”孙姐终于反应过来了,“小陈,你那个驻法办……嗯,是驻欧办,现在还要不要人了?”

“人才我啥时候都缺,不过,不养闲人的啊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这话听起来有点不客气,其实正是出钱者的底气——想来我这儿挣钱,得凭真本事!

“那就这么说了啊,”孙姐在那边笑一笑,“好了,我现在有点事儿,等晚一点儿了,我再联系你。”

接下来他自然是联系黄汉祥,然而,这下午的时候,黄总不接电话似乎已经成了惯例,他想一想,似乎是还欠了张煜峰一点人情,又联系一下张处长。

张处长倒是痛快,定下了时间地点,不过等两人见面的时候,不但陈太忠带了马小雅来,张煜峰也带了一个人来,“这是磐石省科技厅科技发展处处长张建明,来这儿办事的。”

一听说“磐石省”三个字,陈太忠就猜出张煜峰带此人来的意思了,不过,他要看此人如何表示,于是笑着点一点头,“幸会。”

果不其然,张建明对陈太忠就热情得不得了,三个正处级干部,数他的年纪大,也数他没有架子,甚至连马小雅的酒杯空了,他都殷勤地去倒,大家谈一谈部里最近的政策,再谈一些逸闻趣事,时间过得飞快。

就在七点出头的时候,陈太忠接到了一个电话,“太忠,来北京了?咋也不知道打个招呼呢?”

这是谁呀?他这个电话接得莫名其妙,那边似乎也反应了过来,“哦,拿错手机了,我齐晋生齐老二啊。”

“哦,原来是齐总,好久不见,没听出声音来,”陈太忠对这家伙能主动打电话给自己,表示出一定的怀疑,“你跟邵总在一块儿呢?”

“没有,我是听他说你来了,这不是想着好久不见了吗?”齐老二在那边听得就笑,“过来喝酒吧?”

“跟两个朋友在一起呢,”陈太忠有种直觉,这家伙找自己肯定有事,老齐这人倒还算痛快,但是大家都是邵国立的朋友,彼此之间还真没直接联系的交情,“换个日子吧,咱们叫上国立?”

“那你在哪儿呢?我过去混一顿,”齐晋生倒是真不见外,不过,当他打听明白放了电话之后,扭头冲身边的邵国立苦笑,“合着人家还就认你,走吧,一起过去?”

“不去,”邵国立摇摇头,专心地把玩着手里的红酒酒杯,“要去你去,别扯上我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