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80章 如何曝光(下)

这时候,又是一辆警车赶到,却是分局技术处来人了,忙着现场拍照取证,到最后,马小凤不得不找个房间,在女警察的指导下,将身上的衣物全部换掉。

不过,来的警察还是有点不明就里,发现那个黑大汉双腿骨折之后,谨慎地向郑支队请示,“郑队,这人得先往医院送吧?”

“保护好现场很重要,”郑支队眉头一皱,那意思就很明白了,人和物你都不要随便移动。

紧接着,接手的人就出现了,一辆盖着篷布的军用卡车打头,后面是两辆军绿色大轿子车,里面一水儿的短寸头迷彩服。

卡车上跳下来的,就更吓人了,居然是荷枪实弹,头戴钢盔的全副武装的士兵,陈太忠看得有点皱眉头,“北京城里搞这个,这得经过什么部门批准啊?”

“正常,你不见只有一车带枪的?”孙姐在旁边接话了,她家就是部队上的,自然知道这些,“这些兵是堵外媒的,不带枪没有威慑力……带枪就意味着临时军事管制。”

“外媒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个可能他还真没想到,不过想一想也正常了,这是一国的首都,跟天南那小地方没法比,而且今天这事儿,被外媒抓住的话,又能大做文章了。

他还想再问一下,这算哪一部分的,孙姐却是迈腿走开了,“不行,得跟他们打个招呼去,别把我的两车人算进去。”

正如她所说的那样,那些持枪的士兵对外不对内,眨眼之间就控制了院门,而大轿子车上下来一个三十开外的军人,走到一群警察面前,“谁是负责的?”

众警察齐齐将头扭向了郑支队,现场就属他级别高了,他走上前,“我是警务督察支队副支队长。”

“这个案子,我们接管了,”军人掏出一个证件,递给他,“安排你的人做好配合,做好保密工作。”

“这是什么部门的?”陈太忠实在忍不住了,拽住阴京华悄声发问,“我瞅着不像是武警。”

“这就是有关部门嘛,”阴京华阴沉的脸上,泛起一丝微笑,“也是武警,内卫部队嘛,反正到了地方,随便你折腾。”

这次事件,还真的不小,两栋楼内,一共解救出一百二十多个被非法羁押的外地人,其中居然有三个人是被误抓的,前后抓获的护邦公司保安,也有五十多人。

其中还有不少人见势不妙,想要偷偷溜走,都被堵了正着,经调查,这些都是下面省市或者县级单位派驻到北京的“相关工作人员”。

遗憾的是,护邦的老总和法人代表逃了,他们不在这里住,侥幸躲过了一劫,不过被抓获也是早晚的事情,与此同时,对京城警察局的某些干部的调查,也展开了。

护邦公司的盈利方式,至此也就浮现出水面,他们拦截指定的上访人员,然后就关押起来,等相关地方的人达到一定的数量之后,通知对方来领人,同时按人头和天数,收取行动费、住宿费和伙食费。

有些小地方,一时半会儿凑不齐一车人,那就先在这里关着,而相关的工作人员也不在乎那点住宿费和伙食费——多关你们两天,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随便往北京跑?

羁押时间最长的,已经超过三个月了,相关的工作人员都不见了,不过护邦公司不怕对方不认账,他们连催都不带催的——你们要是真敢不认账,我们就敢把人送到他想去的地方,我们损失得起这点伙食费,但你们损失得起吗?

行动费,护邦就能赚一笔,伙食费和住宿费又是细水长流,但是他们在京城地面儿熟,人头熟,又有关押人的场地,很多地方也愿意将事情委托给他们办理——凑够人就拉一车回去,不用一趟一趟地往北京跑,不用担心被人发现,这个选择省心也省力。

其实,大家最看重的,还是护邦公司爱国主义教育的能力——在北京的小黑屋住上一个月,吃得比猪差,每天还要接受看管人员的殴打和蹂躏,看你下一次敢不敢再给祖国添麻烦!

护邦的伙食和住宿费并不高,一天一人一百块,一般来说十来个人挤一个屋子,住宿环境不是很好,但是伙食还是有保障的,早上馒头稀饭,中午稀饭馒头,晚上伙食改善——有咸菜了!

不过,这个量不是很足,每人每顿饭就一个馒头,稀饭的清澈,跟玉泉山的泉水也是相差仿佛,没办法——吃饱了你就有劲儿跑了。

一顿饭一个馒头,绝对饿不死人,但是想不饿也很难,没油水嘛,没油水的饭菜,一天两天撑得下去,十来天半个月之后,六十岁的老太太,一顿都吃得下两个馒头去。

至于说体罚打骂,那更是常事了,这一百二十多个人里,二十到四十岁的女性,有十五六个,受到过不同程度的性侵犯。

“身为国家干部,就要学会考虑大局,”陈太忠跟着几个人,施施然地走出某个戒备森严的大院,看到马小雅依旧不是很开心,他就来做政治思想工作,“即将国庆了,咱们要为国家着想。”

“小雅,他为你出气,已经很彻底了,”阴京华看马小雅依旧不是很开心,就出声劝解,“你没看到,郭大鹏的屁股上还插着一根电棒吗?”

这郭大鹏就是那黑大汉,双腿骨折却是没送到医院救治,中午被送到这里之后,陈太忠去找老郭“谈心”,不久之后,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声,响彻云霄。

没人敢进去看,到底发生了什么,只是在陈太忠出来之后,才有人进去,结果,就抬出了郭大鹏,黑大汉下身赤裸,整个人颤抖不已,嘴唇发青翻着白眼,谷道中,赫然插着一根电棒。

“不是我干的,”当时,面对大家质疑的目光,陈太忠很坦然地一摊手,“他这家伙,就喜欢拿个棍子插来插去的,现在他自己插自己,这应该是……他的偏执性格所导致的。”

“嘿,”马小凤听得笑一声,现在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,她折腾了许久,已经是很疲惫了,只是心中一口不平气憋着,才坚持到现在。

那黑大汉的下场,她并没有去看,不过,听别人说一说就挺过瘾了,她可没有觉得什么残忍之类的,经过早晨经受的无辜上海,她觉得只有这样做,才最解气,她没去看,只不过是觉得恶心罢了。

所以,听到陈太忠如此说,她禁不住就笑了,还眼带异彩地瞟他一眼,心说自己的妹子在社会上打拼这么多年,终于遇到了一个值得依靠的强力男人,一个非常优秀的情人。

可惜的是,他有点太花心啊,要不然……下一刻,她摇一摇头,我这是想什么呢,操这么多的闲心,“这样的事情,真的能上内参吗?”

“事情,是小了点,但是很有代表性,”阴京华很简单地回答,他原本就不是一个多话的人,一个女人差一点被强奸,这不值得上内参,但是这个护邦公司的业务,实在是太广了。

护邦公司的业务广泛,别人想要对付起来,也是有利有弊,一来这是他们的保护伞,谁遇到都要头疼,就算陈太忠这种狠人,想到涉及的不止一个省,都要难免头疼。

然而同时,真的有人铁下心来收拾护邦,这又是一个值得大做文章的地方——没错,只是一起强奸未遂引发的案件,但是涉及多个地方政府,这个性质……实在太严重了。

“这才是调查的开始,”马小雅也出声安慰自己的姐姐,“没准事情会越查越多呢。”

“太忠他……下手这么狠,不会有事吧?”不知道为什么,马小凤总是想多提陈太忠几句,虽然这个男人来接站的时候,她甚至想不起他的名字了。

这句话问出来,三个人都没有回答,阴京华是不屑回答,马小雅在琢磨姐姐似乎有点……那啥,于是,直到上车之后,马主播才淡淡地回答一句,“这就是特权。”

午饭定在了南宫的宾馆——事实上这是他们吃早餐的时候,几人过去时,于总和苏文馨都已经来了,她们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,不过因为有部队介入了,她们也不好再过去,反正陈太忠和阴京华都去了,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

看着几个女人叽叽喳喳说话,南宫毛毛低声跟陈太忠说一句,“太忠,孙姐对你可算是仗义,啥时候跟人家意思一下?”

陈太忠侧头看他半天,方始微微一笑,“回头我给你拿条项链,你帮我送过去吧,我在北京还有点别的事儿要办。”

“你自己送吧,”南宫毛毛抬起手,笑眯眯地拍一拍他的肩膀,“有这句话,老哥就知足了,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个?说实话……你跟我们不一样,找的不是一个饭辙。”

“我主要是怕叫不醒你,”陈太忠也微微一笑,心说你应该知道,我只是给她发了一个短信,没撬你墙角的意思。

饭后,马小雅姐妹直接在宾馆里补觉了,陈太忠则是跑到普林斯公司,看一下猎头公司发来的资料,人才引进这种事,他已经好久不关心了,但是这次,他想抓俩精通通讯产品的人才——纯良搞的手机生产线,他终是不能不闻不问。

然而很遗憾,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出相关的人才,这个很正常,曼内斯曼被沃达丰并购,剔除掉的是工业部分,通讯部分的人才,沃达丰才不会舍得放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