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79章 如何曝光(上)

“小雅,你冷静,你姐姐没事,”阴京华见马小雅披头散发状若疯狂,赶紧上前拦住她,“你阴大哥在,总要帮你把这口气出了。”

“小雅,”马小凤见状,丢了行李走上前,姐妹俩紧紧地抱在一起,做姐姐的泪流满面,“今天多亏了小陈,要是你去接我……真的是想都不敢想……”

“几位,几位,稍微等一等哈,”郑队长见那几位已经扛上机器开拍了,忙不迭走上前,他干警务督察的,查的就是警风警纪,但是他查可以,媒体曝光那可不行!

不过,他也不敢硬来,阴京华是什么人,他很清楚,那可是黄老都认识的主儿,而且黄汉祥这家伙,也是特别能折腾,更别说那个特别能打,还受到X办关注的陈太忠了。

——就是丑女人的妹妹,眨眼之间能叫来这么多的媒体,那也含糊不了!

所以他说得很客气,一边说,还一边扭头看阴京华,“阴总,跟你朋友说一说,这马上就国庆了,搞这么一出出来……对维护稳定不利,给领导们添堵呢。”

不愧是干警察的,着眼点都是在维护稳定之类的上面,阴京华一听也迟疑了,他看一看那帮记者,发现不少熟面孔——那都是于总和苏总的关系,马小雅叫得动,也不足为奇。

他只是知道这些人面熟,可这些人却都知道阴总是干什么的,于是就纷纷地望向他。

“小雅,媒体的朋友,先等一等,行吗?”他问马小雅一声,其实,马小雅能来,还是他通知的,马小凤没命地给妹妹打电话,可是马主播酣战了一夜,睡得极沉,根本听不到电话。

阴京华接到电话后,也给马小雅打电话,发现她不接,直接就将电话打到了陈太忠别墅的座机上——小陈喜欢多人齐飞,在圈子里已经不是秘密了。

伊丽莎白觉轻,就被惊醒了,而且她也清楚,知道这个电话的,绝对都不是外人,接起来一听之后,她活生生地将马小雅从沉睡中推醒。

马小雅睡觉的功夫很高,以前有点轻微的神经衰弱,但是跟陈太忠好上之后,这点小毛病也不治而愈,不过,她听说自己的姐姐受了欺负,登时就赤着身子蹦了起来……

有这份关系,阴京华相信,自己这么开口,小马会考虑一下的。

“不行!”不成想,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,一个是马小雅,一个却是陈太忠,两人对视一眼,陈某人冲马小雅摆一下手,意思是你不要说话,看我的。

“老阴,我一向挺尊重你的,今天也是你来给我解围了,”他一边说,一边看一眼旁边的孙姐,那意思很明白——你不来还有她呢。

“但是呢,就是小雅刚才那句话,”陈太忠一指马小雅姐妹,“如果今天接马小凤的不是我,而是小雅,那么,请你告诉我……会发生些什么!”

这还用问吗?阴京华苦笑一声,可能小雅机智地拿出两人的身份证,大家解除误会,然而更可能的是,作为比姐姐漂亮许多的妹妹,会遭遇池鱼之灾,被很多的人“开了小缝”——这些人根本就没打算跟人讲理啊。

“那这样,你等我先跟二叔打个电话,行不?”阴总只能退而求其次了,“私底下,咱想咋搞咋搞,但是上媒体……唉,等我一下行不?”

陈太忠点点头,这个面子他还是要卖的,不给老阴面子,冲着那俩字,他也得迟疑一下,于是他看一眼马小雅,“小雅,给二伯个面子?”

“……”马主播沉默片刻,终于是默默地点点头,她可以尝试着顶一下阴京华,但是黄汉祥却不是她能忽视的——这也就是到了现在,她基本上算是离开于总单飞了,搁在以前,她一个拎包的,阴总的话她都不敢不听。

反正,她的姐姐就是太忠出手搭救的,太忠出声,她也只有点头的份儿。

“嘿,这是你的妞儿吗?”一个豪迈的声音,在陈太忠耳边低声地响起,却是一直冷眼旁观的孙姐发话了,“比赵朴初的孙女儿差多了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哆嗦,他愕然地扭头,却发现那张血盆大口就在自己面前四十厘米处,不过这时候,他可没觉得她有多难看,人家一大早能带着人来帮忙,这起码是心灵美——要不说,这相貌美丑,带有相当程度的主观性呢?

然而,他还是有点不能接受她的栽赃,“你说……谁的孙女儿?”

“赵……哦,错了,是荆以远,”孙姐说话,是相当直率的,“我把他俩搞混了,嗯,你有了荆以远的孙女,为什么还要勾搭这个女人?”

“啧……这个问题,唉,有点不便回答,”陈太忠笑着一摊手,“从生理构造上讲,男人就是掠夺性的动物……还是说点别的吧,喜欢那条钻石项链吗?”

“去年的事儿了吧,你还记在心上?”孙姐奇怪地看他一眼,这不是收了礼物不认账,而是有意挤兑他,“以前没觉得你这么小气嘛。”

“我是说,喜欢的话再给你弄两条,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“我当然不会那么小气啦。”

“逗你玩呢,”孙姐笑一笑,那笑容看在别人眼里,或者很难看,但是陈某人却觉得挺亲切,然而,下一刻她就提出一个尴尬的问题,“男人的生理构造,怎么就是掠夺性的?”

陈太忠本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可是见她一脸的认真,于是犹豫一下发问,“看过《动物世界》吗?”

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

“那你就该知道,食草动物……就是被猎食的,眼睛都长在比较靠两侧,或者靠近头顶的位置,这样视野开阔,能比较早地发现可能的捕杀者。”

“而肉食动物,尤其是那种擅长捕食的,眼睛都长得相当靠前,视野虽然不够开阔,却是方便锁定目标,以便做出攻击和追击。”

“这个没错,”孙姐沉吟一下,点点头,“老虎的脸,正面就比马脸宽,但是……男人的结构,那又是怎么回事?”

“男人长着一根矛,是进攻者啊,女人……只能被动地承受了,”陈太忠双手一摊,“当然,女人的包容性,就比男人强多了。”

“你这家伙,”孙姐被他说得两颊飞红,情不自禁地抬手给他一拳,啼笑皆非地发话了,“你们男人,怎么都是满脑袋的垃圾玩意儿?”

我再垃圾,也伤不到大姐你啊,您明明……长得很安全的!陈太忠一时就觉得有点委屈了,他才要跟她拌一拌嘴,却猛地觉得什么地方传来了杀气,抬头一看,那两辆商务车,已经被拉开了一个小缝儿——杀气就是从那里传来的。

孙姐的反应也很快,见他讶异地看向那里,就傲然地笑一笑,“没事,他们就是戒备一下,除非我授意,或者我遇到危险……”

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,而马小雅在安慰自己的姐姐,警察们在跟护邦公司的人了解情况,记者们在一边站着等消息,现场的人虽然多,却是各忙各的,也没了刚才的慌乱。

阴京华终于拿着手机走了过来,“太忠,二叔跟你有话说,来,接一下……”

“这个事情,不要上媒体,”黄汉祥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,“我保证能上了内参,但是不能上媒体,至于那些人……随便你搞。”

这种事情,普通媒体报道出来,就无法控制了,不过黄总说得没错,上内参是一点问题都没有,内参存在的目的之一,就是帮助广大基层干部了解现在社会中存在的种种矛盾,具有相当强的现实指导意义。

当然,不能说具有典型代表性的事件,就一定能上了内参,这跟往报社投稿的性质差不多,上面有人的话,稿件能第一时间发表,要是没人——那就等着通过程序甄选吧。

陈太忠叹口气,悻悻地压了电话,其实,当他听到那个郑支队长说“国庆前夕”四个字儿的时候,就知道事情必然会这样发展了——他在官场里打滚也有时间了,不但帮着干过维稳,现在更是在宣教口上挂职。

“……”他无声地冲马小雅摇一摇头,看到她失望的表情,他又侧头看一眼阴京华,“我不把这帮孙子整出尿来,我决不罢休……这么大两栋楼呢,谁来接手?”

“你别问了,马上就来了,”阴京华阴沉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,又走向马小雅,轻拍她的肩头,“小雅,不就是想出口气吗?容易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