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77章 护邦公司(上)

“你们认错人了!”马小凤一听黑大汉的话,这可是真的明白了,不过这一脚就吃人实实在在地踹上了,她只疼得尖叫一声,“啊~”

这种情况下,她最正确的反应,应该是大喊一声,我有身份证什么的,不过她也昏了头了,想到自己还跟着一个男人,说不得侧过头,泪眼汪汪地看向陈太忠——小雅可是说过,你很能打的。

不成想,陈太忠皱着眉头站在那里一声不吭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黑大汉拽住她的头发,不管不顾往桌子边拖过去,拿警棍的小伙子虎视眈眈地看着陈太忠,不过,看到他呆滞的样子,两人都以为,这年轻人被吓傻了。

“小壮你看着干啥,过来帮我按着,”黑大汉见马小凤没命地挣扎,头也不回地吩咐,“我爽完了,让你也爽一下……”

“去你妈的,”陈太忠终于动了,他抬腿一脚,就将面前的小子踹飞,又冲上前手一挥,直接将黑大汉扔出了门外。

他听出来对方的来头了,这是截访的人员,但是他实在不能相信,堂堂的国家工作人员,居然会想起来看上访者的“小缝”?更别说,马小凤其实并不好看。

其实说白了,被拽着头发的是马小凤,而不是马小雅,他就不想过于冲动,毕竟一个是他的女人,而另一个不是。

可是,等听到对方当着自己的面,说出了“我爽完了你再爽”的话,那他就没必要再等下去了,总不能等到对方插进去再捉现行吧?

饶是如此,马小凤的长裙也被掀到了腰际,裤袜也被扯破了,倒是里面的白色小内裤,还坚守着最后一道防线。

“你没事吧?”陈太忠将她的裙子放下,她甚至连皮肤都不如马小雅,勾不起他一丝一毫的绮念,“刚才我腿抽筋了。”

被他踹倒的小伙子,已经爬了起来,飞快地向外跑去,那个黑大汉则是趴在地上大声喊,“有人越狱了……弟兄们,抄家伙上啊。”

他刚才想那啥马小凤的时候,连房门都没关,可想而知,这里四周会是怎样的戒备森严,陈太忠轻拍两下马小凤的后背,示意她息怒,“你在这儿呆着,别出去。”

越狱?这狗屁地方,居然也成监狱了,还有越狱一说——你以为你是谁啊?

就在这时候,四周已经响起密集的“踏踏”的脚步声,十几个汉子手持钢筋、警棍之类的家伙,虎视眈眈地堵在了门口。

黑大汉狞笑一声,居然扶着墙慢慢地站了起来,恶狠狠地瞪着陈太忠,手一指,“咝……就是这孙子,敢跟老子动手?给我把他两条腿打断,让他以后爬着走路!”

众人齐齐一声喊,就冲着小门冲了进去,只听得噼里啪啦一阵乱响,其间还夹杂着“哦”“啊”之类的惨叫,一分钟后,在黑大汉的目瞪口呆中,一个高大的身影慢慢地走了过来,身影的两侧,躺满了刚才冲上去的汉子。

有人见势不妙,拔脚转身就跑,黑大汉腿部受伤,却是想跑都跑不动,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一步步地逼近,禁不住哆嗦着喊一声,“你要干什么……救命啊~”

“干什么,你不是要打断我的两条腿吗?”陈太忠脸上的笑容,那是要多灿烂有多灿烂了,他走到对方面前,伸脚轻轻地一勾,“噗通”一声,那黑大汉再次重重地摔倒在地。

“啊~”大汉又是一声大喊,只不过,他的喊声还没结束,那年轻人脸上带笑,重重地一脚踩下,只听得“咔吧”一声响,却是他的大腿骨硬生生地被踩折。

“呜啊~”他的喊声在一瞬间,就变得凄怆而悠长,有若月夜狼嚎一般,整个人痛得抱着大腿就没命地翻滚了起来,活生生地被人踩断腿骨,断茬扎进了肉里,其间痛楚,非亲身体会者真的是感受不到,“好小子,你给我等着……啊呜……我哥哥是……啊呜~”

就在翻滚之际,猛地又是咔吧一声响,原来是陈太忠瞅准空子,一脚又踩断了这厮另一条大腿,这下可好,这位没命地长嘶一声,就晕了过去。

马小凤本来还在那里哭呢,眼见不多时,就血淋淋地躺了一地人,登时这一系列变化惊呆了,她也顾不得许多,上前拉住陈太忠,“那谁……咱们快跑吧。”

“跑……晚了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眼前这一幕,跟他在深圳时的那一幕,是何其地相似,不过,当时在深圳的时候,没人能确定他的来历,眼下嘛……那真是不一样。

马小凤的名字已经被对方听到了——这个还不太要紧,大不了把知情的全部干掉,问题是,这里作为截访的据点,可能有些隐蔽的摄像头,找出这些摄像头,并且摧毁相关记录,那就需要一点时间,很难保证不被外人发现。

更要命的是,这件事不可能完全保密,天知地知陈太忠知,之外……还有马小凤知——他可能将她灭口吗?不灭口的话,谁又能保证这女人一直能守口如瓶呢?

“那怎么办?”马小凤真的着急了,她一点都没想到,自己还有面临被灭口的可能,她只想尽快地离开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,两人侧头一看,却是火车站带人来的那个矮胖子——这厮可是有警官证的。

矮胖子是被下面的惨呼声惊动的,不过这种声音在这里时常响起,他也不以为然,反正也传不到外面去,不过,随着这响动越来越大,他就有点不满意了。

所以,他打着官腔从二楼走下来,从楼梯拐角处一拐弯,好悬没把眼珠子瞪出眼眶,“你……你们这是……操,谁干的?”

“你想操谁呢?”陈太忠笑眯眯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一步一步地向矮胖子走去。

“你……你不要过来,不要,你要干什么?”矮胖语无伦次地发言,人却不由自主地向后退着,看着一地东倒西歪的精壮汉子,给谁也要吓一跳,他一边向外退,一边解释,“我……我是警察,你敢袭警?”

“我今天还就袭警了……你咬我啊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身子前蹿,伸手就将矮胖的脖子拎起,亏得他的手够大,一般人还真拎不起这么粗壮的脖子——至于说拎脖领,拜托,现在是初秋,大家还穿着单衣呢,怎么拎?

一边拎起那警察,他一边就七八个耳光扇了过去,伴随着清脆的“啪啪”声的,是他不屑的嘲讽,“你还知道自己是警察,假冒的吧……看看你在的地方,是怎样的藏污纳垢。”

直将人扇得头晕眼花之后,他随手一掷,只听得“嗵”的一声大响,此人的身子重重地撞到了墙上,也晕了过去。

“太……那个谁,咱们赶紧走吧,”马小凤眼见他又摔晕一个,心里越发地害怕了,主动地拽起自己的行李箱,“都七点半了,大家开始上班了。”

“还走什么走啊,保护住你的裤袜那些……我说你别乱摸,那都是证据,”陈太忠禁不住出声指点,“好了,我跟你到院子里打电话,别先报警!”

一边说,他一边走到矮胖的身边,从其口袋里掏摸一下,摸出一个警官证来,翻开看一看,果不其然,是马小雅老家浮云省的警察证。

走廊里就有信号了,两人到了院子里,信号更强,陈太忠琢磨一下,给阴京华拨个电话,老阴是南宫圈子里唯一一个能早起的主儿——早些年,黄家的早饭就是他管送的,现在他定点服侍黄汉祥,却也不能怠慢。

阴京华果然已经起来了,听了他的话之后打个哈欠,“嗯,我知道了,要我跟二叔说一声,还是我去就行了?”

“怎么方便怎么来吧,”陈太忠笑一笑,挂了电话,截访这种事情,是做得说不得的,只要相关的环节招呼打到,打残一两个人算什么?

那么,被打残一两个人,那也是正常的,哑子吃黄连,想告状都难,所以他不怕这件事闹大,事实上,有人会更怕的。

挂了电话之后,他又给孙姐的手机发个短信,邵国立和韦明河都是夜生活过于丰富的主儿,他现在联系也不合适,而孙姐收过他的松露和钻石项链——哥们儿得给人家一个回报的机会不是?

由于短信要说清楚事情始末,所以就占了他不少的时间——码字终究是个技术活,等他写清楚之后,再一抬头,周围已经又围上了十七八个汉子。

不过,他们应当是已经知道,眼前的男人很能打了,所以一个个跃跃欲试,却是又不敢冲上前来,倒是马小凤吓得紧紧背靠着他,将旅行包挡在前面,同时还在哆里哆嗦地打电话。

陈太忠一跺脚,就吓得几个人往后一退,他却是一弯腰,不慌不忙地从地上捡起几块被跺碎的砖头,在手里一抛一抛的。

看他一脚有这样的威力,那三个手持电警棍的家伙,下意识地按动了开关,白蓝相见的电弧发出吱吱的响声,可是其中两个却是向后退了半步,看到另一个没退,这俩才又向前一步,却是打死也不敢再向前了。

“瞧这点出息,”陈太忠不屑地冷哼一声,同时又傲然地四下看看。

“去拿喷子,干挺这逼玩意儿,”有人看到他不屑的目光,登时就恼了,不过旁边又有人说话,“你想死啊,这是在北京,你以为是在哪儿?呃……”

就他说话的当口,陈太忠的手一摆,一小块砖头就砸在了那骂人的家伙的嘴上,这砖头来势奇快避无可避,啪的一声轻响,那家伙登时口鼻鲜血直流。

“让一让,”就在这时候,有人大声嚷嚷着,大家扭头一看,却是有人抱着一支枪管很粗的枪冲了过来——是那种发射橡皮子弹的防暴枪,也能发射瓦斯弹。

“让你个头!”陈太忠摆手又是一块砖头飞出去,正正地打中那人的额头,那位双手一张仰面摔倒,直接晕了过去。

就在这时候,外面有警笛响起,两辆警车旋即冲进了大院,车还没挺稳,上面的人就开始往车下跳,噼里啪啦七八个警察就出现在大家面前。

“谁是护邦保安公司的,怎么回事?”一个警察扫视一眼现场,不动声色地发问了,当然,事实上,他已经看清了现场的情况,十几个人围着一男一女,地上还掉着一枝97防暴枪。

“警察大哥,他们闯进来乱打人,”有人走上前,抬手一指陈太忠,“打伤我们四五个工作人员,还有浮云省的一个工作人员,被打得双腿骨折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