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76章 名为查案(下)

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,最近还真的挺红,临铝之后,她又拿了两个单子,其中青江省的单子小一点,才六千万,松峰的单子就不小了,蒙艺念她不断地往碧空送人才,直接将松峰钢铁厂改造、扩容两个项目给了她。

这两个项目,凯瑟琳能做的有五、六个亿,虽然比之临铝二十多个亿颇有不及,但也不算太小的单子了,当然,蒙书记做事一向公道——这点钱,ABB先垫着吧,我们慢慢还。

这一下,凯瑟琳手上的闲散资金就有了用处,而对蒙书记这个决定有异议的人,也只能悻悻闭嘴。

别家不是垫不起这个钱,但既然是垫资,那就必然存在一定的风险,要不大家都满世界地垫资拉项目去了,而这诸多风险中,政治风险是第一位的——刚投资一个厂子,那边发生战争了,咋办?

反正大家都是为了赚钱来的,别家就算想再插手,也要考虑碧空的老大蒙艺的立场,松钢虽是副省级的,却是碧空的省属企业,就算找个重量级的领导打招呼,蒙书记不用说别的,来一句“想垫资可以,价格必须比前一家低”,那大家做得就没意思了。

一年多时间,接连拿下三个单子,凯瑟琳在圈子里的名声,登时大振,认识不认识的人,纷纷都找上门来了,其中不乏二、三十个亿的单子。

比如说,某省想搞一个装机容量一百来万千瓦,投资达到接近百亿的电厂,但是发改委不批——就算这钱是你省里自筹,但是我不批的话,你启动了将来也不好并网。

你只要帮我活动着批下来,相关设备我就采购你的了,当然,你的设备价格得差不多一点——这个要求真的不算高。

这是国内企业的反应,国外的几家也注意到了这个小小的普林斯,比如说在中国迟迟打不开局面的霍尼韦尔,就说你凯瑟琳好歹是美国人,怎么光知道帮德国人和瑞士人卖东西呢?这样不好。

凯瑟琳是接近八点的时候才过来的,她神情疲惫,“这帮该死的家伙,卖不了设备,他们应该去找国会,既要禁运还要卖设备……这是希望我上黑名单吗?”

“我说,你能说一点愉快的吗?”陈太忠有日子不见她了,发现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越发地丰润了,隔着老远,那股熟透了的女人气息就扑面而来,不过还是那句话,该大的地方大,该小的地方小。

“来,坐我腿上,让我看看,是不是重了,”他笑眯眯地一拍大腿,“胸前每天挂俩排球,累不累呀你?”

“我可没胖,还是四十九公斤,我有保持身材的秘诀,”凯瑟琳白他一眼,很骄傲地报出自己的体重,以她一米七二的身高,这体重真不算重,“唉,再这么下去,我会被人叫成汉奸……美奸了。”

哥们儿还怕被人叫成买办呢,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白眼,“没办法,谁让你赚得多呢?好了,你这四十九公斤,也一百多磅了。”

马小雅在一边看得眼热,轻声嘀咕一句,“等他塞进去以后,你就过一百斤了。”

她说话的时候,凯瑟琳正好走过来,施施然地坐到他的腿上,听到这话,她笑吟吟探手一捞,“这会有一公斤重吗……”

于是,晚饭不得不推迟,当三个久旷的女人被满足之后,就是十点半了,不过还好,几个人都是过惯夜生活的主儿,坐在二楼的小客厅里边吃饭。

由于刚才的剧烈活动,四个人消耗了不少的体力,都是吃得津津有味,吃了一阵之后,大家边喝边聊,凯瑟琳一杯啤酒下去,习惯地看一看,才发现一个问题,“张馨怎么没来?”

往日在这里,张馨总是眼明手快地招呼别人,同是陈太忠的女人,她总是习惯低调地照顾人,所以她一不在,凯瑟琳还真有点不习惯。

“她升副总了,没时间来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却是由此又想到了移动那点破事儿,说不得跟大家说一气儿,分别了这么久,大家都有不少话要说。

直聊到十二点,马小雅才一拍大腿,“呀,不行,要赶紧睡了,明天我姐来,六点的火车,我得去接车,太忠,你记得到时候叫一下我。”

“那个……马小凤是吧?”陈太忠一拍脑门,“你那睡觉的水平,算了,咱们接着活动,到时候我去帮你接,反正我见过她……”

九月的北京,真的有点冷了,起码早晨五点五十的时候,陈太忠站在火车站门口,觉得小风一吹,穿个短袖居然有点凉。

六点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了,随着涌出的人群,他一眼就看到了拖个行李箱,正在往外走的马小凤,她外面还披了一件夹克,可见也是有点受不了这初秋的凉气。

看到一个年轻男人拦住自己,她看着愣了一愣,才反应过来,“哦,是你啊,小雅呢?”

“小雅睡着呢,那家伙睡觉可沉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伸手接过她的行李箱提在手上,他跟马小雅的关系,这女人一清二楚,他也就不怕说。

“在你那儿睡着吧?”马小凤也冲他一笑,不过,她实在长得不怎么样,勾不起别人半点的兴趣。

两人正施施然往存车处走,前面呼啦围过来四五个人,一个矮胖子皱着眉头发话了,“你们是才下的火车?”

陈太忠上下打量对方两眼,沉声发问,“你是什么人,凭什么我就要回答你?”

“天南口音?”几个人不回答他,而是相互看一看,不知道在传递什么信息,马小凤忍不住了,“认错人,你们就让一让,行不?”

她的相貌本来就不怎么样,穿得衣服虽然档次不低,但是样式很普通,再加上她临时不伦不类地加上了一件外套,看起来也就是个普通家庭妇女。

“没错,就是你了,”马小凤不说话还好,一说话两个男人走上前,一左一右地夹住她,矮胖子拿出一张证件一晃,“警察,你涉嫌跟一起谋杀案有关,请配合一下,回去接受我们的调查。”

“你有没有搞错,我也能杀人?”马小凤气得破口大骂,扭头去看陈太忠,“他们冤枉人,你站着干什么啊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也愣了,对方是听到马小凤的口音才抓人的——起码跟天南口音无关,说不得他走上前,“我说,你们是不是搞错了,她叫马小凤。”

“没错,我们找的就是马小凤,”这边点一点头,又看他一眼,“你不放心吗?跟我们一起走,这样总可以吧?”

陈太忠犹豫好半天,才点点头,他觉得今天这事儿有点怪,甚至他有点怀疑,这马小凤到底是不是做了什么,反正他来北京是散心来了,倒也无所谓,“那行,走吧。”

这帮人开了一辆小金龙来,七拐八拐的,差不多四十分钟之后,驶进了一个大院子,院子里面是两栋六层小楼——陈太忠觉得,北京这种结构的大院似乎很多很多。

“好了,到地方了,下车,”一行人拥着两人走了进去,陈某人注意看了一下,发现这楼也没什么牌子。

两人被带进一间小房间,大概就是五六个平米的模样,屋角放着一张桌子一把椅子,然后哐当一声,门被带上。

陈太忠一听那声音,就知道门上不但包着铁皮,还包着橡胶,再看看离地老高带栅栏的小窗户,“咦,这是小黑屋?”

“这才奇怪,”马小凤摸出自己的手机,看来是打算打电话,不过紧接着她就失望了,“这什么鬼地方,连信号都没有?”

“哪个小黑屋会有信号?”陈太忠反驳她一句,“我说,你真的跟什么谋杀案有关?”

“没有啊,”马小凤绷着脸摇摇头,她沉吟一下,“要有……也是跟小雅有关啊,那个肖天遵,我根本就不认识!”

“肖天遵那个案子,还没破?”陈太忠倒是还记得那个龅牙制片,对同性恋很执着,最后似乎就是死在同性的恋人手上了。

“我怎么知道?”马小凤有气无力地叹口气,“这都是什么事儿嘛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屋里的灯亮了,铁门被打开,两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,前面是一个粗壮的黑脸膛汉子,后面也是个精壮小伙,拎着警棍。

黑脸汉子手里拿着一张照片,走到马小凤面前,厉喝一声,“把头抬起来。”

马小凤迟疑一下,还是抬起了头,黑脸汉子对比半天,终于冷哼一声,抬手就是一掌扇了过去,“就是你,装什么装?”

马小凤一缩头,这一掌就没打实,不过还是被人扇到了额头,陈太忠一见不干了,“我说,你凭什么打人?”

“你算什么东西?”黑大汉不屑地看他一眼,又冲马小凤冷哼一声,手冲桌子一指,“趴桌子上,把裙子脱了,还叫马小凤……老子今天倒是要看一看,你是不是长了一个小缝。”

“你敢!”马小凤登时就火了。

“老子不敢,你敢!”黑大汉上前又是狠狠地一脚踹了过去,“骂了隔壁的,你倒挺会装啊,让你再上访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