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74章 马勉的无奈(下)

“哎呀,这个嘛,”马勉只是一说,是吹风的意思,小陈你欠着我的人情呢,他也没想着,自己能这么轻松地靠上黄老,不成想,这小子马上就要敲定,所以他有短暂的犹豫,“这个……这个周秘书是谁?”

“黄老的贴身秘书……这个,您知道就行了,”陈太忠知道,他说的这些是普通干部接触不到的信息,所以没怎么小看老马。

“嗯……”马勉又沉吟一下——对厅级以上的干部而言,沉吟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,他要考虑一下利害得失,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门被推开了。

最近马主任的办公室房门,经常被人随便推开,他也习惯了,不过这次他就有点恼怒了,于是他很不满地看去,却愕然地发现,推开房门的是……商翠兰!

这个女人,马勉是相当头疼的,他就算再不满,可伍海滨的面子,他必须得顾忌一二,所以他就换了一种讶异的目光。

商翠兰一推开门,就发现陈太忠坐在里面,一时间,她也有一刻极其短暂的犹豫。

不过她虽然是非领导岗位的,但怎么也是个副厅,更别说她老公又是省委常委了,而陈太忠再红火,再是领导岗位,也不过是个正处,是的,以她的身份,不可能再退出去。

“陈主任也在啊?”商翠兰看到马勉眼中一掠而过的恼怒了,但是她不会在意,她只是淡淡地点点头,走到沙发边坐下,“你们先说。”

大姐,你坐在这儿,我们怎么说啊?马勉心里这个懊恼,就别提了,可他偏偏还不能说什么,只得微笑着冲陈太忠点点头,“嗯,我考虑一下,你早去早回……别放了羊。”

见他离开,马主任才转头看一眼商翠兰,心里这个火气,真是没办法说了,他早有通过陈太忠结识黄家之意,不过怎么说呢?他大小也是小陈的直接领导,这嘴巴还不是很好张得开。

我没求小陈引见黄家的时候,这小子已经折腾得不亦乐乎了,我这嘴巴一张,接下来就说不清是谁领导谁了——最起码那家伙行事会更放肆的。

所以,今天好不容易他能卖点人情给小陈,顺便提一下引见黄家做交换,不成想被人活生生地打断,就像小便到一半,被人硬生生地攥住了家伙一样,酣畅感在瞬间就变得郁闷难耐,给谁谁不难受?

然而,事情发生在自己的文明办,他还是一把手,居然不能发火,这才叫……

“这都周末了啊,”商翠兰信口问一句,“小陈这居然是又要出去?”

“嗯,他去北京活动一下媒体,”马勉笑一笑,“这次他走的时间,可能会比较长,我叮嘱他一下,商大姐找我,有事?”

“稽查办马上要成立了,副主任的人选,主任你考虑过了吗?”得,商翠兰一张嘴,可也是这个话题。

“……”马勉呆呆地看她好一阵,才苦笑一声,“唉,刚答应了小陈,要把李云彤调过去——他分管稽查办不是?你要早跟我说就好了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马主任心里还真有一点庆幸,说实话,他不愿意得罪商翠兰,但是更不愿意让她在人事上插手,心说还好还好,我刚刚弄了一个挡箭牌。

“哦?”商翠兰听得就是一愣,她可没想到,陈太忠在马勉跟前,连人事上都敢建言——这小子就不怕马勉生气吗?

按说,两个副主任的位子,陈太忠推荐了一个,还剩下一个,但是就连她这不怎么管事的人也知道,这个位子她是不用想了。

这个位子,绝对是马勉的钦点——开什么玩笑,文明办新成立一个部门,一正四副五个领导,马主任作为一把手,要是连仅剩的一个副职都做不了主,这个鸟主任还有什么当头?

商翠兰也知道,李云彤跟刘爱兰关系好,最近又跟陈太忠走得近,马主任这话应当属实——小马跟小李的关系,一直就是那么回事,马勉的爱人张璘盯得很紧的。

但是她既然很罕见地争取一个位子,那就不能白来,要不然她的面子是小,她老公的面子可不能丢,于是她淡淡地点点头,“是小李啊,那她一走,办公室就少人了。”

“那是,我也正琢磨这个人选呢,商大姐心里有什么合适的吗?”马勉一听商翠兰退而求其次,他就不介意了,办公室的副主任,总是不如稽查办的副主任,一个是正科,一个是副处待遇,而且办公室有华安在,谁还能翻了天不成?

陈太忠从马勉办公室出来之后,给郭建阳打个电话,要他帮自己订一张去北京的机票,然后又给李云彤打电话,“嗯,我跟马主任说了,你让刘主任通过正常渠道再推荐一下,可能性很大……别跟别人说啊。”

“那我现在就去找她,”李云彤的声音很小,但是听得出,她的情绪顿时高涨了起来。

“你省省吧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建议,“大姐,你来我这办公室转一圈,不到十分钟马主任就知道了……下班,下班之后,你俩想怎么说怎么说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他悻悻地想,哥们儿这妇女之友的名头,看来……越来越扎实了啊……

当天晚上,陈太忠回到了凤凰,算起来他是有一个多月没回来了,先去父母家吃顿饭,给家里留下点好烟好酒,又给老妈一块手表。

陈家现在已经不差这点钱了,但这是儿子的孝心,是两回事,不过令做儿子郁闷的是,老爸居然说起了科委的手机——老陈也有点头疼这个手机生产线的前途,他现在跟科委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,当然就要关心这事儿了。

闹心之下,陈太忠也顾不得许多,呆到八点半,眼见屋里又有人来,站起身就走了,“我得回宿舍去,再不回去,那里都该长草了。”

见到黑色的素波牌照的奥迪,门房秦大爷将人和车放进去之后,拎起办公室的电话,就开始拨号,连拨好几个号,说的都是一句话,“陈主任回来了!”

陈太忠的行情,在横山区干部的眼中,已经不是秘密了,在热点访谈追着薛时风采访后不久,张汇病休——这是扳倒了杜毅的红人,正厅的省委副秘书长啊!

一开始,大家都以为陈主任去文明办挂职,就算不是被边缘化,也是要低调地熬一会儿资历,所以有人不太看好,但是现在,各大报纸上连篇累牍地宣传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,陈主任的大名屡屡被提及,大家就知道,人家在省里也打开局面了。

这种潜力股,目前在横山区还有宿舍,所以,不止一个人跟门房打了招呼,见到陈太忠回来,记得给我打个电话。

至于吴市长曾经的警告,大家都不怎么顾得上了,陈主任一个多月没回来,我们看一看,您也不能说我们什么不是?

所以,陈太忠前脚进门,后脚就有人跟进来,来的不是别人,是前清渠乡乡长,现区武装部部长姜世杰,他笑嘻嘻地发问了,“太忠你这是……终于舍得回来一趟了?”

“老姜,你这怎么跟领导说话呢?”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这不是陈某人摆架子,他前两次回来的时候,姜世杰没上门——谁来过,陈某人忘了,但是谁没来,他记得很清楚。

你不来我家看我也就罢了,连个电话也没有,也不知道去素波看我一趟,这摆明是看我失势了嘛——这可能是误解,但是你自己做得不好,不能怪我误解。

“前一阵,忙着跟军分区搞联谊呢,”姜世杰见这家伙有翻脸的架势,说不得赶紧笑着解释,他很清楚对方不满意自己什么,“陈主任,陈领导……你消一消气儿好不好?”

“我有什么气可生的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弯腰去换拖鞋,“时间不早了,赶了一天路,我要休息了,老姜你早点回去吧,有事儿明天再说……关门快一点,别把蚊子放进来。”

姜世杰愣在那里,足足停了十秒钟,才叹口气,黯然离开,不过,他还是没机会关门快一点,因为陈太忠对面的于主任家门开了,于主任穿着背心大裤衩走了出来,“咦,小姜你这是……要走?”

“于主任啊,进来吧,”陈太忠的声音在门内响起,而且声音还很大,因为他要将部分声音定向,传到隔壁的吴言耳朵里,“你那儿有灭害灵没有……算了,小张给我买了,我看见了。”

“没灭害灵就不能去你那儿坐一坐了?”于主任听得就笑,同样的副处,同样半开玩笑的语气,陈主任却是不在意,“呵呵,哪儿啊,老三怎么样,在下面还习惯吗?”

姜世杰悄悄地离开,下楼时又撞到了前来的杨新刚夫妇,真是恨不得掩面而走——其实,他不来看陈太忠,也有他的理由,他现在跟上吴言了,吴市长是章书记的人,章书记跟你陈太忠不是一路啊。

这么想着,他就快步走回家,回家之后,某个时刻不经意地向窗外看一眼,却愕然发现,吴言正在按那个单元的对讲门铃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