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72章 千头万绪待开张(下)

“人选呢?”陈太忠这话,问得有点冒昧了,但是以现在他跟马勉的关系,倒也不算突兀,“我希望来个不怕事的。”

“正职是谁,这是部长考虑的,他有分寸,”马勉确实不介意陈太忠这么问,“副职的话,组织部和纪检委都要派驻一个,剩下两个,咱文明办自己推荐。”

这就是一正四副的结构,当然,见识过一正八副的主儿,不会太惊讶这结构,但是凭良心说,若不是组织部和纪检委要派人过来,那一开始的班子,一正三副也就够了。

这班子的来源,真的有点乱,不过新生事物总是如此,要在不断的试探中前行,反正省文明办本来就是接受宣教部和省委的双重领导的,而且,有了组织部和纪检委的保驾护航,稽查办可以走得更远,这是好事,也证明大家都很用心。

我觉得他们这是解决编制问题来了,陈太忠心里很不厚道地嘀咕一句,反正,该争的他是要争的,“主任,我想分管这个稽查办。”

“兼任不行,分管总是没问题,”马勉听得就笑,他这人性子偏于软弱,但正是由于他的性格,才能更好地使用陈太忠,章尧东跟陈太忠搞不到一起,那是因为他太强势了,而陈太忠绝对是那种领导充分放权,才能用得更好的主儿。

这是第二起了,陈某人从马主任的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,心情越发地不痛快了,一天遭遇两起不太顺的消息,让他的心情不是那么太好。

紧接着,就是第三个不是很顺的消息,走回办公室之后,他接到了那帕里的电话,“太忠,你们搞的那个文明县区,和稽查办的资料,伊妹儿给我一份。”

“你不自己过来取经吗?”陈太忠听说碧空注意到了这里,于是笑着反问,“要是省文明工作领导小组的过来,那我就更有面子了。”

碧空的省文明工作领导小组,是分管意识形态的省委副书记孟杰任组长的,成员就是文化厅、广电口、出版口什么的一二把手,也有省委文明办却是以政府部门为主,论级别的话,高出天南文明办整整两个级别。

“这个怕是有点……够呛,得过一段时间,”那帕里苦笑一声,他沉吟一下,方始吞吞吐吐地解释,“老板愿意支持你,但是现在……有点山头的问题需要解决。”

“哦,明白了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心里却是有点隐隐的无奈,“呵呵,老板们总是身不由己的,这个我能理解。”

“扯淡吧,咱们这种小人物,才更是身不由己,”那帕里听得就在电话那边笑,“我说,知道我的邮箱吧?”

“给我短信过来,稽查办的先给你吧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不管怎么说,蒙老板还是关注我这边的,“下周二召开精神文明建设县区评选动员大会,等会议完了之后,我打包给你好了。”

才搁了电话,郭建阳推门走了进来,“老板,省委门口,张二妞的爱人举个‘为民做主’的锦旗过来了,您看……您要不要出去一下?”

“搞什么嘛,”陈太忠听得颇有点挠头,搁在他在横山区的时候,巴不得天天有人在门口送锦旗呢,但是现在,他是在省委啊,这么搞就太扎眼了,“你让华主任……算了,我自己去找华安吧……”

郭建阳去找华安,真有点不拿主任当干部的意思,不过华主任现在也习惯一些了,不要紧的事儿,陈主任就通过小郭来传达。

但是今天这事儿,还真是挺要紧的,想一想就知道,在省委门口举个锦旗,能吸引多少眼球,关键是,警卫还不能把人放进来。

陈太忠紧赶紧地走到办公室,还好,华安正刚刚坐下,端起茶杯要喝茶,陈主任一招手,“来,老华,帮个忙。”

“我这忙得连水都顾不上喝,”华主任苦笑一声站起来,“领导有什么指示?”

“快走快走,”陈主任上前拉住他就往外走,“大门口有人给我送锦旗呢,你赶紧帮着收了,安慰他几句,就说是咱们应该做的啥的。”

“原来是这事儿啊,”华安一听,倒是不着急了,端起茶杯来喝两口,“没事儿,送锦旗的我见得多了,不要紧……代表公家还是个人?”

“个人,”陈太忠见这厮老神在在的样子,就猜到自己又外行了,于是也不急了,“在省委门口搞这个,不是有搞个人崇拜的嫌疑吗?”

“没事儿,送锦旗的真的多了,”华安放下茶杯,跟着往外走,嘴里还解释两句。

敢情,天南省委门口送锦旗的人,还真的不少——省委的人不比普通老百姓,他们具备做好事的能力。

蒙艺刚来的时候,管过一段时间,但是有一次,警卫正好言相送拿锦旗的那位,被中央下来散心的一个老首长撞见。

老首长把人叫过来问了两句,知道确实是有人办好事了,就说小蒙你的人确实不错啊,不过……人家表示感谢,你撵人也不好,你这才是个省委嘛,又不是中央。

于是后来,蒙艺也就不怎么管了,大家就知道,送锦旗的人在门口逗留个把小时,是没问题的,只要被感谢的人所在的部门尽快把人打发走了就行,当然,按惯例,被感谢的那位你最好不要出来,除非你是省委书记,否则还是有个人崇拜的嫌疑。

其实说实话,被感谢的人未必就愿意出来,有的人感谢,是因为确实感激对方,有的人却是还抱着别的目的,华安淡淡地点一下,“……这不是咱们有意要脱离群众,关键是,有些人听说帮忙的人是省委的领导,动机就不单纯了。”

陈太忠听他这么说,二话不说转头就回去了,反正他也没打算见张二妞的爱人,不过他倒是还算关心那边事态的发展。

半个小时之后,郭建阳将最新情况汇报了回来,陈太忠走后,王兴华还有点不依不饶的意思,他说我儿子打人了,我赔钱嘛,但是这狗是无辜的,你们也得赔偿不是?

这也是他看张二妞的伤势不重,才敢这么说,尤其是他知道动手的人是省文明办的一个主任科员——省里来的人是大,但是他们不是走了吗?而且……不过是个主任科员。

警方也不跟他废话,直接告诉他,秦连成市长指示了,性质非常严重,影响非常恶劣,赔狗你是不用想了,连你儿子一时半会儿都不用想出去了。

一听说关注此事的,除了杜和平,还有秦连成,王兴华的头登时就大了,最后还是通过正林宾馆的老刘,赔给张二妞五千块营养费,又交了两万的保证金,才把孩子领出去——加上这人情费,加上那条狗,王健闹市纵狗,付出了四万多的代价。

“切,给脸不要,”陈太忠一听,没觉得王健可怜,反倒是有点生气,这父子俩没意识到错误的严重性嘛,“建阳,回头你了解一下,这王兴华在素波,做的是什么买卖!”

第二天上午,刘爱兰、陈太忠等文明办领导,跟着陈洁一行人,慰问了部分学校的领导,教师节在周日,所以这个活动就提前了。

下午的时候,陈太忠正在准备回凤凰的事宜,李云彤悄悄推门进来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“有话你就说嘛,”陈主任奇怪地看她一眼,“这是什么样子嘛。”

“我……想晚上请你吃饭,”李云彤的脸,微微有些发红,“不知道领导你……有没有时间?”

“咦?”陈太忠听得更奇怪了,说不得盯着她发呆,他可是很少见她脸红的样子,心里就有点纳闷,没错,你这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,但是哥们儿……真的不吃窝边草的吖~

“有什么事儿,你现在说吧,”他终于横下心来,“晚上我要回凤凰呢。”

“我是……我是听说……听说,”李云彤“听说”了半天,才一横心,“听说稽查办的副主任,咱们文明办可以推荐两个人?”

“咦?”陈太忠听懂了,可是他更纳闷了,“我印象里你挺淡泊的嘛,也想起来争这个了?稽查办可是带执行职能的,你方便经常下去吗?”

“我淡泊是淡泊,可是……这不是跟你关系好吗?”李云彤的脸又是一红,“有升副处的机会,我当然还是要争取的。”

“是副处待遇,”陈太忠纠正一下她的说法,顺便又加重语气问一句,“那么,你家孩子怎么办?”

“他都初中了,又是住校,没事,”李云彤摇一摇头。

“那行,我支持你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不过,想一想自己已经够能折腾了,这人事上的事情,他觉得不宜自己张嘴,“嗯,你不是跟刘爱兰关系好吗?让她提你的名,我附议就行了。”

“我跟爱兰说了,她让我找你啊,”李云彤很单纯地表示不解,“你说话比她说话管用。”

“亏你也在省委呆了这么久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马主任的权威,我是必须尊重的,正因为我说话管用,才不能在人事权上发言……你就跟刘主任这么说,她会明白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