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70章 终遭报(下)

王振华是十一点五十来到县委宾馆的,他一进房间,就笑着解释,“让两位领导久等了,下雨,路不好走。”

“我和美贵书记交换了一下意见,”寒暄过后,陈太忠直接发话了,“李桧故里的建设,必须停,已有的建筑,要拆除。”

“咱们先吃饭,桌上说好吧?”王县长瞥一眼梁美贵,笑着发话了,在回来的路上,他也了解了一下陈太忠的背景,虽然不如梁书记那么清楚,却也不敢怠慢,尤其是他知道,陈主任已经去过李桧故里了。

但是,他不知道陈太忠已经了解到了李桧故里的资金情况,龚自鲜是县委的人,目前知道陈主任掌握了资金状况的,就是三个人,龚自鲜、梁美贵和……狄猛。

“不用了,就在这儿说吧,”陈太忠摇摇头,断然拒绝,“我需要你表个态,这个建筑,你到底拆,还是不拆?”

“这个……”王振华觉得这年轻人说话实在太冲了,但是他也知道,人家有说话冲的底蕴,“但是,我们的前期投入,也很……”

“不要扯你那些前期投入了,没意思,”梁美贵打断了他的话,王振华就你这消息能力,让我怎么不鄙视你?“现在谈的是修建李桧故居的性质,方向错了,努力再多也没用,更容易适得其反。”

“我怎么就是方向错了?”王振华怒视龚自鲜——没错,他没看错人,龚经理见状,吓得赶紧退了出去,还带上了房门,很显然,即将爆发战争了。

不过,龚经理想得也有点夸张了,将他撵出去之后,王县长深吸一口气,看着陈太忠沉声发话,“陈主任,精神文明建设很重要,但是要有丰富的物质文明才能谈这个,蒙岭县还有个别群众在吃野菜!”

“……”陈太忠默然地看着他,心说你真是给脸不要,我跟你谈什么,你在跟我谈什么?“李桧治下,吃草根树皮的多了去啦,你为他树碑立传,是鼓励大家吃野菜吗?”

你还讲不讲理了?王县长听得也颇为无语,我制造人文景观,是带动旅游产业,带领大家致富奔小康,你这是什么逻辑?不过,碍于对方的强势,他只能悻悻地回答一句,“我只是修他的故里。”

“但是,你的方向错了,”梁美贵见这家伙死活不晓事,说不得又插嘴,眼角以不引人注意的幅度微微挤一下,你别扛着啦,要不麻烦要大。

王振华看到了这个小动作,他真不记得上一次梁美贵冲自己做类似暗示,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,前年,或者大前年?

总之,他不明就里,却知道有了大问题,于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好吧,就算方向错误了,但是县里资金本来就紧张,这又花去四十万……”

“关于这个资金的问题,太忠主任听到了一些置疑的声音,”梁美贵见这家伙不开窍,索性点了出来,当然,他不能让对方认为,是自己打了小报告,“我对这个不太清楚,无法回答。”

“……”王振华登时默然,他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,心里却是掀起了滔天的巨浪,合着自己这点小算盘被发现了,老梁才会一开始就指责自己方向错误,而且罕见地使眼色。

这是被人抓了小辫了啊,王县长这气儿,登时就泄了一多半,下面的单位胡来不要紧,但是胡来被领导发现,那就要紧了。

不过,就算是这样,就事论事的话,他也不怕陈太忠做出多大文章,没错,县里在这个资金来源上是打埋伏了,但这是县里拉来的钱,又被投资者指定了用途,要说错也真没犯多大的错。

当然,真要撕下脸皮,指出县政府的真正目的,揭开王某人皮袍下的小来,这就有点麻烦了,然而必须指出的是,这是个很唯心的猜测,没谁有真正的证据,没谁敢说蒙岭的班子是在有目的地挤兑涂阳市。

一个成熟的官员,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,这有胡乱揣测下面同志的嫌疑,会影响同志们的工作积极性,你陈太忠再厉害,终归不是我的直接上级,这一点是必须要考虑的。

“蒙岭的党政班子,很团结啊,”陈太忠见他半天不说话,于是微微一笑,“美贵书记说,可能是王县长这财政一支笔被蒙蔽了,你要是查不出来,省文明办可以帮着联系有关部门。”

“这一点上,我是有点私心,”王振华知道,自己没办法再坚持了,于是痛痛快快地认栽,文明办联系有关部门……这话听起来太瘆人了。

没错,他刚才就知道,自己必须改变方向了,“说白了,还是县里太穷,上面一个劲儿地说不能等靠要,要自力更生,但是我们尽力了,从无到有是个很艰难的过程,蒙岭有什么?只有旅游资源,但是开发这个旅游资源……我们没钱!”

“你说的这些,就属于物质文明建设了,”陈太忠不为所动,他一向崇尚沉下心做事,只知道抱怨的干部,不值得同情。

当然,他也知道,现在的干部为了拉动GDP的增长,做出了太多的努力,甚至弄出了很多笑话,令人啼笑皆非的短期行为比比皆是,不过还是那句话——能者上,不能者下,你做不出成绩,那么,请让出你的位子。

做不出成绩,偏偏要恋栈屁股下的位子,这样的干部,是他看不起的,“我们文明办,抓的是精神文明建设。”

“你不能把两个文明割裂来看,”王振华不耐烦地一挥手,这李桧故里建不成了,接下来他的考评也就危险了,更别说他还得给李家人一个交待,所以他的情绪不是很好。

“你现在就知道,两个文明不能割裂开了?早干什么去了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咦,抓了你的小辫,你脾气还挺大?“我不怕告诉你,几千万的投资,我随随便便就能给你拉得过来,但是以你的思想境界,不配得到我支持!”

“我以前怎么可能认识你,去找你要投资?我又怎么能知道,你能弄到投资?”王振华更火了,反正关着门,三个正处吵架,谁也不会宣传出去,索性就撕开面皮吧。

“所以说,你工作没做到位嘛,”见他发火,陈太忠反倒是笑了,他骨子里就最喜欢这种场面,把人气到肝儿颤,偏偏还是束手无策,“好了,这个通知,我想你是接受了吧?”

王振华黯然地叹口气,不做回答——小子,你快走吧。

陈太忠还真就站起来了,不成想梁美贵跟着站起来,“太忠主任,都这个点钟了,一起坐下吃顿饭吧……身体是革命的本钱。”

“谢了,下午单位还有事,我得马上回去,”陈太忠笑一笑,就要转身,让我跟这个为汉奸树碑立传的家伙吃饭——那不是恶心我吗?

梁美贵又留客,眼见对方执意要走,说不得叹口气,“那这样,工作分歧是工作分歧,既然已经统一了认识,这件事,就到此为止吧?”

“知错就改,那当然就是好同志,”陈太忠点点头,转身向门外走去,我说,都是为了工作,哥们儿不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主儿。

梁美贵将陈太忠送到大院儿里之后,再次回转,发现王振华还坐在沙发上发呆,禁不住一皱眉,又叹口气,“王县长,一起吃点吧。”

“其实这个李桧故里,本身就是个噱头,”王振华没头没脑地答一句。

“得了,你就算答应拆房子,我还怕他找你后账呢,”梁美贵气得哼一声,转身向门外走去,老子尽力了,你爱咋地就咋地吧。

梁书记在这一点上,做得还是很有人情味的,但是该来的事情,总是要来的。

三天后,天南日报记者孙朋朋在报纸上发表一篇稿子,《省文明办叫停蒙岭县“李桧故里”项目——发展经济不能以牺牲道德为代价》。

这是马主任确认了蒙岭那边停工之后,给自己的情人悄悄地递个话,要她写这么个稿子,一来是要让文明办的旗号打得更响,二来也是宽慰她。

上次民政厅列出的清单,被雷蕾抢去了,孙朋朋气得哭闹了半天,最后还是马勉厉声喝止了她,所以,他这次也不跟陈太忠商量了,直接悄悄地把消息通知她——这跟点名不一样,只是一篇普通的新闻报道。

陈太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,禁不住苦笑摇头,只冲着孙朋朋三个字,他就知道马主任为什么不跟自己说了,当然,这是马主任应有的权力,他不能计较。

他只是心里暗暗感叹:这文章一发,王振华倒是又可以跟涂阳喊穷了——老马这算是帮了姓王的一把,这种尸位素餐的领导,就不值得帮嘛。

不成想,就在第二天晚上,张晓文带着第四监狱常政委,为四监的事情请陈太忠吃饭,酒桌上说起李桧故里,常政委曝出一个消息来,“今天涂阳的工作组下蒙岭了,王振华要倒霉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