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69章 终遭报(上)

县里的党政一把手,一起会见一个正处级干部,那么这干部的重要性,就不问可知了。

赵二科所长将领导们送出门,目送着两辆车消失在远处的雨雾中,才魂不守舍地转头往回走,嘴里轻声嘀咕,“文明办……文明办什么时候这么吃香了?”

“赵所,那个司机……怎么处理?”恭送县委书记,那肯定不可能是他一个人,于是旁边就有人请示,“数额太小,要不,多关他几天?”

“先让他把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交待清楚,”赵二科手一摆,冷笑一声,又露出了一口的黄牙,“扣他的车半年,不想被扣,就是写三万字的检查,两天写好,认识要深刻,写不完每天加更六千字……”

下面基层的警察,整人的手段真的太多了,尤其在这县城里,有车一族,谁敢让警察扣半年车?崭新的车扣进去,半年以后开出来尾气不冒黑烟,就算不错了,外观根本就不用指望——甚至有的车,根本只能靠车拖出来。

至于写检查,那也是变相的惩罚,做惯笔录的警察们,并不认为两天三万字有多难写——虽然三百字的稿纸要用一百页,不过那只是单纯的记录。

对那些大老粗们来说,这个惩罚才是真正的要命,两天时间没命地写,能凑够一万字,那也算文化高的了——日更六千?那是做着文学青年梦的码字民工!

“头儿的主意好啊,”他的话才一说完,旁边就有人凑热闹,“写检查这个好,最能体现精神文明建设的成果……要不每天让他加更九千?”

“咱是为了惩前毖后、治病救人,不是要搞体罚,”赵二科淡淡地摇摇头,脑子里却是在琢磨:以后县文明办,我该不该多关注一下呢?

他在思考,梁美贵也在思考,梁书记已经通过熟人,搞明白了陈太忠的来头——换在以前,他是断断不肯相信,现行的体制内,居然还会有二十二岁的正处级干部,但是明白了之后,才觉得更加地可怕。

他打听消息所找的老包,是省宣教部的一个副处长,级别虽然不高可好歹是在省委,而包处长的家是在蒙岭,梁书记一直照顾有加——每当包处长回家看父母,梁书记方便的话也会去看一看,顺便了解一下省里的精神和动向。

省委里,梁美贵认识的干部中,老包不是级别最高的,但绝对是比较能坦诚相处的,然而,正是由于能坦诚相处,包处长不怕告诉梁书记一点内幕。

梁书记听完之后,好久都没回过神来,这个年轻人居然是背靠黄家,不怕跟杜毅打对台,前番弄出了凤凰科委,现在又折腾着把精神文明建设提高到同物质文明建设比肩的地步?

怪不得我听这个名字耳熟!梁美贵总算明白,自家地头上来了一尊什么样的大神,那他现在首先要做的,就是积极摘出来自己。

原本这个蒙岭旅游区,就是王振华一手折腾起来的,而李桧故里,梁某人内心也是持一些抵触态度的,但就是那句话,涉及鸡的屁的大事,他否定起来不容易也就算了,更难的是……他拿不出替代的方案来!

而今天,他就必须明确自己的态度了,政治上的事情,本来就是这样,不叫真则已,一旦叫真,那就是雷霆霹雳,梁书记不想遭了池鱼之祸,他确实是无辜的,但是这种时候,不是讲道理的时候——最少不是完全讲道理的时候。

正思考着,就到了县委了,他和陈太忠都有自己的车,就算他再忌惮陈主任,也不能钻到对方的车里,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儿,他多少要讲个形象——关键是,他不是特别心虚,李桧故里的事儿,确实跟他无关,真要扯破脸皮的话,他摘得出自己来。

由于是周六,县委基本没人,所以大家索性就到了前面的县委宾馆,这次倒好,龚自鲜自作主张将陈太忠的房间移到了北楼的二层上,而不是南楼的一层,县委宾馆是三栋二层小楼相连,南楼中楼对外营业,北楼对外营业的,只有一层。

两人也没去小会议室,而是直接来到了陈主任的套间,一进屋,就有服务员送来了水果瓜子之类的东西,服务确实周到得很。

“李桧故里这件事,我一开始就是不赞成的,”梁书记还没来得及坐下,就表态了,他的语气果断而坚决,“但这是政府事务,我不好影响了王县长工作的积极性。”

“但是他的资金来源有问题,”陈太忠寸步不让,他直接抛出了自己掌握的底牌——之一,“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你说话不这么横不行吗?梁美贵感觉有点无奈了,你给我一个台阶下行不行,非要问我知道不知道——县里科级以上干部中,不知道此事的人真的不多了。

可是,陈太忠这么说也不是有意不讲理,他是代表省里下来的——我软那就是省里软,是的,这才是省里干部气粗的原因,我丢得起人,省里丢不起人!

所幸的是,梁书记也不是个不知道轻重的人,于是笑一笑,轻飘飘地一记还了回去,“王县长为蒙岭旅游区殚精竭虑,很多事情我不是很了解,但是我觉得……他的出发点都应该是好的。”

梁美贵很不愿意这么说,县委书记和县长,那基本上等同于天敌,但是既然是生物圈,有人想破坏生态平衡,他还是要维护一下的,不说兔死狐悲了,只说为了避免引火烧身,他也不能让王振华输得太难看。

看看,这就是你也知道有问题了,陈太忠直面这种官场老油子的时候,也没有太好的办法,而且这梁美贵极力在强调——这事儿不跟他沾边。

“好心办了糊涂事儿的,多了去啦,”他叹口气,“党政要分开,这个是没错的,但是党委对政府工作具有指导和监督的职能,这个也是要强调的。”

“嗯,”梁美贵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心说姓陈的这么说是什么意思,难道还要硬生生把我扯进去不成——估计是想借此暗示我选择支持他吧?

但是我态度已经表明了啊,他正暗自琢磨呢,就听得那厮猛地又来了一句,“修了李桧故里,还要搞李桧文化节,难道这也是好心吗?”

“这不可能嘛,”梁书记有点憋不住了,现在的年轻干部就是喜欢乱搞,一张嘴就胡说八道,唉,稳重一点会死吗?“这是两个性质!”

“梁书记你确定不可能?”陈太忠沉声发问。

“我当然能……”梁美贵话说到一半,心说坏了,十有八九我是被这家伙绕进来了,不过话已至此,他也无法回避了,“能肯定,如果要这么搞,过不了党委这一关,我说过了,这纯粹就是两个性质。”

“原来美贵书记,对这些还是有所了解的?”陈太忠嘴角泛起一丝微笑,那笑容多少有点嘲弄的意思,接着他面色一整,“我认为,这是一样的性质,防微杜渐……面对不好的苗头,必须狠狠还击回去!”

狠狠还击?梁书记只觉得眼皮子微微一跳,要是别人这么说,他或者还会怀疑一二,但是他太清楚陈太忠的破坏力了,“这个,还是……先跟王县长谈一谈吧,也许他也是被蒙在鼓里,政府工作千头万绪,他有个疏漏也是难免的。”

还是那句话,梁美贵并没有积极搭救王振华的兴趣,但是眼下这事儿,说大可大说小可小,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坐视,而导致最后自身被殃及。

多少人自作聪明,觉得遇到事情,脱身出来坐山观虎斗是明智的,甚至还妄想着从权力的更迭中获得好处,这个想法不能说不对,但是该怎么应用,还是要视具体情况而定。

官场里处理事情的手段,绝对不是一成不变的,用瞬息万变来形容倒比较贴切,要强调实事求是——不变的只有原则。

首先,对梁美贵来说,王振华这个县长不是很好,却也不是很糟糕,大家相处几年,也都明白了彼此的底线,该有的配合还是有的,贸贸然再换个县长,又得重新磨合——要是来个不明情况的愣头青,那也是麻烦。

其次就是,蒙岭的GDP实在有点够呛,全市排名倒数第一,连着三年了,有王振华在,板子打不到他梁某人身上,可王振华一旦走了,他就危险了。

王县长原本就是政府一把手,后台也不如梁书记硬气,这是一个很好的挡箭牌,再来一个县长,那可就难说了,而且,新县长上任,总得熟悉一下环境。

到时候第四年也垫底的话,大家找的,多半就是县委书记的麻烦了——你说王振华不称职,现在县长换了啊,业绩还是不行,这恐怕……就不是单纯的政府问题了吧?

所以,为了不被殃及,为了保住这个挡箭牌,梁书记不得不帮王县长缓颊两句——当然,只是适度的两句,这样一来,反倒还能体现出蒙岭县党政班子的和谐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