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68章 权力魅力(下)

省文明办,这应该是个边缘部门吧?赵所长听得暗自嘀咕,他不知道省文明办是怎么回事,但是县文明办他是知道的,那……纯粹是个摆设。

不过,人家好歹是省委领导,而且又有龚自鲜的提示,他是断断不敢怠慢的,他心里琢磨,这县文明办副主任是副科,那这省文明办副主任,岂不是副厅了?

我操,这家伙看起来怎么也不到三十啊,赵二科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,于是笑着回答,“龚总你确定,这是省文明办副主任?不到三十的副厅……你别吓唬我啊。”

这话看似是置疑,实则是拍马,而且,就算这个陈太忠他三十四、五了,我这也是夸他长得面嫩不是?

“陈主任是正处,今年二十二岁,”龚自珍一挺小胸脯,一副“与有荣焉”的模样,不过他身材有点胖,这么一挺,胸脯没挺起来多少,肚子倒是起来了,“你要不信,打个电话去省委问一问嘛。”

“我是真的不想相信,”赵二科一边叹气摇头,一边却是笑着伸出了双手,“陈主任你好,有点失礼了……有什么指示,您只管吩咐。”

我就是想让你把你那一嘴黄牙闭上!陈太忠伸出手同对方握一握,皮笑肉不笑地发话了,“其实也没啥,就是我今天遭遇到一起诈骗案,我早上去了一趟蒙岭的山门,看一看李桧故里,因为不认识路,所以打了一辆车……”

一听陈主任去了“李桧故里”,龚自鲜的头就是嗡地一震,心说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,人家都到现场看过了,王振华这遭真是有难了。

赵所长听陈主任说完,愣了一愣之后才笑着点头,“没错,这个性质太恶劣了,往轻里说,那叫不诚信经营,往重里说,那就叫欺诈顾客……您记住他车号了没有?”

看他们说得热闹,龚经理借口上厕所,出来之后就找个没人的地方,拨个电话给梁美贵,往日里没要紧事,他是不敢直接拨梁书记的电话的,但是现在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大事。

梁美贵一开始还有点不耐烦,可是听着听着,就沉默了,最后沉声发问,“你是说,他问你修李桧故里的钱是哪儿来的了?”

“是啊,我不清楚他为什么这么问,”龚自鲜赶紧往外摘自己,“不过他好像听说了什么。”

又问几句之后,梁书记沉着脸挂了电话,思索了起来,他身后伸过两只白皙的手,轻轻地揉着他的额头,“梁书记,您这是,中午不能在这儿吃饭了?”

“王申下午就回来了吧?”梁美贵叹口气,沉吟一下站起身,“啧,还说好不容易周末了,好好活动一下呢。”

“您要是真想,晚上我让他住他姑姑家,”说话的女人年约三十,长得倒是挺标致,就是身子微微有些丰腴,“反正他也能猜出来。”

“晚上都未必有空啊,”梁美贵苦笑一声,抬手在她脸蛋上捏一下,这女人他才上手不久,却是惊讶地发现,果然有天生媚骨的女人,于是就迷恋得很,而书记家的母老虎本来就看得紧,今天中午能来偷吃一顿,已经是很难得了。

所以,他非常痛恨打扰自己好事的龚自鲜,但是小龚提供的情况,却由不得他不重视,昨天是文明办的副处长来,今天又是副主任来,这个李桧故里……是要出问题了。

凭良心说,此事跟他一点都不沾边,梁书记和王县长之间也斗法,但是大多时候,都是各行其是,梁书记插手的政府事务,王县长基本上不闻不问,而王县长建议提拔的干部,若是理由充足,梁书记也很少为难。

像这个蒙岭旅游区,就是王振华一手搞的,连旅游区筹委会的常务副主任,都是王县长的人,梁书记纯粹就是大撒手——他有这个气度,而且到时候旅游区真好了,县委自然跟着受益,要是那管委会主任不识趣,他不介意让对方挪个位置。

但是省文明办现在盯得太紧了,梁美贵直觉地认为,这儿可能要出事,于是他打个电话给自己的司机,要他将车开出来,接着又拨一个电话,“老包,请教个事儿,你听说过省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吗……”

龚自鲜打完电话,沉吟片刻,转身向派出所里面走去,不成想迎面两个人过来,擦肩而过,其中一个低声抱怨,“为了十块钱……切,这种省委领导啊?”

“嘿,”另一位拿胳膊撞他一下,冲龚自鲜努一努嘴,“当着龚经理,你胡说八道什么呢?”

“你们都认为宰客是正常现象了?这样可不好,”龚经理笑着摇摇头,心里却是暗暗感叹:也是啊,这陈主任有点……入戏太深了。

他走进赵所长办公室的时候,赵二科正在跟陈领导促膝长谈,热情到一塌糊涂,龚自珍也赶忙凑过去,殷勤地招呼。

闲聊了大约半个小时,陈太忠看看手表,赵所长倒已经站起来抓电话去了,“这帮小子,找个人都这么难?”

电话还没拿起来,外面就走进四五个人来,那司机赫然在其中,他冲着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真出息啊,为了十块钱兴师动众的,这么大的老爷们儿了。”

“你要是只占过我十块钱便宜,我现在就让他们放你走,你敢说吗?”陈太忠不屑地一摆手,“自己做错了,还好意思怪别人,我看啊,得从严处理……”

“就是你小子了?”赵所长见状,大手一挥,“带下去仔细问一问,这些年他到底欺诈了多少顾客。”

这就是权力的魅力所在,陈太忠甚至不需要跟此人叫真,摆出身份来自然有人收拾对方,甚至,在警察将人带走之后,赵二科所长还请示一下,“陈主任,接下来该怎么处理?”

“那是你们的事儿了,我就是反应一下情况,”陈主任笑着摇头,接着又补充一句,“总得让他以后都不敢随便宰客,这才算达到了效果。”

“得让他吃点苦头,被戳穿了还敢骂人,”赵所长笑一笑,才要走过来,不成想桌上的电话响了。

他接起电话来,嗯嗯两声之后,斩钉截铁地回答,“这个没商量,他宰客宰到省里领导头上了,被戳穿了不但骂人,还差点动手,我说你们运管组也该好好整顿一下了……”

“啪”地一声,他压了电话,才笑着坐过来坐下,“运管组的人求情……”

合着这蒙岭的黑车,也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跑的,多半还是要跟运管组的人打一打招呼,这县城的交通局没有客运办,运管组就兼了一些客运办的职能。

而且这黑车趴车,也多在长途汽车站门口,刚才警察抓人,就是去长途站抓的,有人托了人来说情,说到这里,赵所长叹口气,“……长途汽车站,确实该整顿一下了。”

“没错,精神文明建设,一刻不能放松,”一个威严的声音在门口响起,大家回头一看,赵所长和龚经理刷地就站了起来,腿上就跟安了弹簧一般,“梁书记!”

陈太忠微微一愣,才缓缓地站起来,走了过去,面带微笑地伸出了手,“是美贵书记?”

“这就是太忠主任了吧?”梁美贵微笑着伸出双手,似乎没看到对方只伸出了一只手一般,“欢迎来蒙岭视察指导工作。”

陈太忠见人家伸出了双手,自己也不好意思只伸一只手,说不得另一手也伸了出去,四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。

赵所长情不自禁地瞥一眼龚经理:我操,这陈主任牛逼啊,梁书记是堂堂的县委书记、市委委员,正处级干部里顶天的人物,都主动伸两只手去握一只手。

龚自鲜却是面带笑容,假装没发现他看自己,当然,他心里怎么想的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这就十一点了,你还住在县委宾馆,”梁书记笑容满面地发出了邀请,“去我那儿坐一坐吧?”

陈太忠才略一沉吟,梁美贵似乎就想到了什么,他看一眼站在那里的赵二科,“小赵,记得把处理结果汇报给县委办。”

“请书记放心,保证完成县委布置的任务,”赵所长双腿一闭,又抬手敬一个礼。

“嗯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方始缓缓发话,“我对王振华县长,发起了紧急约谈。”

“王县长……好像不在县里,”梁美贵笑着回答,心里却是一凉,这个年轻人下手,真的很快啊。

“他正在往回赶,大约十二点左右能到,”陈太忠沉声回答,“省文明办决意要中止某些不文明现象,这是没有商量的。”

“哦?”梁美贵微微一愣,接着笑着点头,“那是,不文明现象必须中止……去我那儿吧,等他回来了,大家一起坐一坐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