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67章 权力魅力(上)

这世界上,从不缺少有心人。

陈太忠听到有人客客气气地发问,于是转头一看,发现是个略微矮胖的中年人,身高不到一米七,体重看起来倒有一百四五十斤,这位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。

这个人给人的印象……怎么说呢?因为穿着有点不讲究,给人感觉有点猥琐,不过毫无疑问,人家的态度挺热情,他也不能太不近人情了,于是沉声发问,“请问你是?”

“我姓龚,是宾馆的经理,”矮胖的家伙笑眯眯地一指身后的小楼,“不知道我们的服务,哪里令您不满意了?”

原来是担心这个,陈太忠微笑着摇头,“跟你们无关,我是遇到了别的事情,要去报警。”

“那我陪您去吧,”矮胖利索地从车头绕过去,嘴里还解释,“既然是住在宾馆的客人,遇到事儿了,我们就该提供服务……可以吗?”

你都拉开门了,还问我可以不可以?陈太忠心里暗叹一声,他有点明白了,估计是自己的身份暴露了,所以这位这么热情。

他想的,不完全正确,龚经理是一大早来了之后,听下面人汇报,院子里停了一辆奥迪,还是素波牌照的。

陈太忠昨天停车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没人注意到这辆车,但是今天早晨注意到这辆奥迪的人,就不少了。

蒙岭穷,开得起奥迪的真的没几个,就算县委县政府,也没谁有资格坐奥迪配车,梁书记有一辆奥迪,但只是奥迪100,不像院子里这辆,是奥迪A6,相当于奥迪200。

尤其是这奥迪车,从某个角度上讲,豪华而且低调,是很多政府中人的最爱,张扬的人能买得起奥迪的话,还不如加点钱买个水货奔驰、宝马啥的,岂不是更绷场面?

再加上,这车还是素波的牌子,前面还贴了省委和省政府的通行证,别人想忽略这辆车都很难,这里可是县委宾馆,蒙岭是落后了点,但这里的人,还是有眼光的。

龚经理一听这话,就亲自去奥迪车前转了一圈,总算是这车牌不是特权的“O”牌之类的,要不然他绝对会在车前一直等着的……什么,天上在下雨?没事,下得越大越好,大不了打一把伞嘛。

饶是如此,他也去前台问了,这车是谁开来的,不过大家只知道这是昨天黑夜来的人开的车,查一查却是没有来自素波的客人——陈太忠的身份证是凤凰的。

但是,龚经理并没有忽视这个人——在体制里想爬得快,不但要谨慎心细跟好领导,更是要关注一切可能出现的机会,有杀错没放过。

天上就算有馅饼掉下来,也不会直接砸到任何人头上的,机会,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。

所以,他要人关注这辆车,这个人,不过往日里龚经理类似的命令太多了点,大家也就执行得吊儿郎当,直到陈太忠嘀地一声打开车门,才有人发现,一个年轻人居然就那么坐了进去。

按说,这个时候汇报就有点晚了,可是陈太忠坐在车里又打了两个电话,所以龚经理接到消息赶出来的时候,陈主任正好将车打着要出去。

奥迪车驶出大门的时候,龚经理开口发问,“请问你贵姓,咱这儿的警察,还是比较认咱县委宾馆的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心说你倒装得真像,“免贵……我姓陈。”

“你是陈太忠?”龚经理已经将几个嫌疑人的名字牢牢地记在了脑中,这个年纪,这个身材的人并不多,于是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。

陈太忠微微一笑,继续驱车前行,不过在县城里他不能开快,路上积水真的很多,他淡淡地回答一句,“你不是现在才知道的吧?”

牛人,这绝对是个牛人!龚经理心里有数啊,人家这话就透着不含糊呢,对自己身份这么这么有信心,绝对不会是简单人。

于是,他脸上的笑容越发地热情了,“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,不过,你这车在我们这小地方太扎眼了,又是素波牌照,我查了一下,昨天天黑之后入住的,也就二十多个……你这名字上口,住的又是豪华套,我就记住了。”

“嘿,你这人说话倒实在,”陈太忠被逗乐了,心说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上口,你这马屁拍得实在有点赤裸,不过,他现在有点理解那些卖身无门的小官僚了。

——其实,那跟老百姓恨自己卖国无门,是一个道理,不过,现在奉承他的人,实在太多了,他也不怎么当回事,“你这宾馆经理,是……正科?”

他这就是随口一问,龚经理听得却是连连点头,“嗯,没错,是正科,陈老板你……家里是正处了吧?”

这话问得真的是有点粗鄙,不过,小地方的人就是这样,其实严格来讲,他这话不算太冒昧,也是抓住了一个机会——你能问我级别,我自然也能问你级别不是?

当然,他不会认为陈太忠在官场上能有什么造诣,这人太年轻了嘛,所以就想到,此人家里应该是有点办法的,甚至,他这话问得都相当地客气,他问对方家里是否正处了——正儿八经的正处,哪里开得起奥迪200?那起码得是副厅,还得是那种比较热门的单位。

“我家里都是工人,”陈太忠的话,就像一瓢凉水一般,劈面就浇了过来,然而下一刻,他的话又给了龚某人一个更加强烈的刺激,“不过,我是才升了正处。”

“啊?”龚经理实在有点受不了这个刺激,借着这个机会,他很夸张地感叹了一下,“陈……陈领导你看着很年轻啊。”

“22岁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这个时候,遮着掩着也没必要了,王振华都知道他来了,他该了解的情况,也都了解得不多了,最多……就是确认一下,这修建李桧故里的资金出处。

“22岁?”龚经理听得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,他在县委宾馆迎来送往多年,三十以下的正处,倒也见过,可是22岁的正处,那真是闻所未闻啊,县委老大梁美贵,也不过仅仅是个正处罢了,“太年轻了,您在凤凰……哪个局啊?”

“我在省文明办,副主任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回答,他觉得这厮有点聒噪了,于是他将车缓缓地停在路边,侧头过来看着对方,“龚经理,问你个事儿,李桧故里的资金……知道是哪儿出的吗?”

求证这个资金出处,是应该的,狄猛虽然说得有鼻子有眼,但是兼听则明偏听则暗,陈某人不想因为自家的漏洞,送给任何人翻盘的机会。

至于这个家伙敢不敢直说,那并不重要,要是不敢直说,那这番巴结的心思就算白费,敢直说的话——反正你也坐到我车上了。

“这个……”龚经理登时就犹豫了起来,好半天才苦笑着叹口气,“我这是县委宾馆,王县长他们吃住,一般都是在政府小招。”

“我问的你,好像不是这个,”陈太忠的眼睛,一眨不眨地看着对方。

突突突,龚经理的心脏,情不自禁地猛跳了起来,眼前这张年轻得出奇的面孔,带给他太大的压力了,那是上位者的威压,是他内心深处对权力的觳觫。

他努力地咽一口唾沫,艰涩地回答,“您问的问题,您都有答案了,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经理,有些事……我真的不方便说。”

“那就算了,”陈太忠将身子转过来,又缓缓地发动汽车,果不其然,所谓的瞒上不瞒下,下面人都知道了,却是没胆子说。

龚经理暗暗地出一口气,他的消息是一等一的灵通,他甚至知道,昨天省文明办下来一个处长,县里这边是董副县长和文明办主任接待的,据说是省文明办已经盯上了李桧故里的事儿。

所以他一听说陈太忠是省文明办副主任,心里就猜出了一些东西,不成想人家直接问出了这样的问题,搞得他真的是坐卧不安。

那么,接下来他就要好好地表现了,奥迪车驶进城关派出所院里之后,他率先跳下了车,“我是县委宾馆龚自鲜,把赵老二叫出来,有领导要报警!”

赵老二就是城关派出所所长,大名赵二科,院里本来正有人探头出来,看这辆挂了省城牌照的奥迪,猛地见到县委宾馆的龚经理居然这么矫捷地跳出车,半点不见往昔那种慢吞吞的做派,就是一愣。

待大家听清楚,是有“领导要报警”,那真的是不敢怠慢,龚经理在蒙岭,多少就算得上一号人物了,像赵二科这种红得发紫的派出所所长,都要客客气气的——城关镇是县治所在,城关派出所是分局里一等一的肥差,起码顶别处三个派出所,甚至是四个!

于是,在下一刻,赵所长就出现在了陈太忠的面前,此人中等身材,肤色黑得跟非洲爷们儿有一比了,两排牙齿黑黄黑黄的,偏偏他还不自知,要笑着发话,“龚经理,麻烦你给介绍一下行不?”

“陈太忠,省委文明办副主任,”龚自鲜很认真地介绍,“二科,这可是省里的领导,来你这儿报警,是对你的高度信任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