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65章 有内幕(上)

宾馆里请陌生人进门,那是大忌,哪怕是县委宾馆也是如此,不过陈某人不是一般人,倒也不怕发生什么意外。

进来的这位已经喝了不少,又是本地人,当然也不怕进来,可饶是如此,他坐下之后,还是很诚恳地发话了,“兄弟你是痛快人,不过出门在外,小心一点好,这年头不三不四的人,真的太多了。”

其实,他自己就是个不三不四的主儿,两人随便聊几句,他就将自己的身份介绍了出来,合着他是一个小业主,没事了就来县委宾馆瞎玩。

玩什么?赌博!县委宾馆里赌博是很安全的,来玩的人相互都认识,有干部也有小业主,小赌怡情,至于说大赌,那也有,不过出现惨烈的局面也不多。

要不说这喝酒误事儿呢?两罐嘉士伯下去,这个叫狄猛的家伙越发地亢奋了,“八月初被他们连着干了我一万多,打得我半个多月没缓过劲儿来,现在总算有点钱了,这帮小子倒换地方了……小陈,我真不是故意打扰你。”

两人已经相互自我介绍了,陈太忠说自己是凤凰招商办的,来蒙岭办事,还把他自己做的“业务二科科长”的塑封卡片拿给对方看,所以这位很不见外地叫他小陈。

其实狄猛酒醉心明,知道这些东西做不得数的,宾馆里龙蛇混杂——指不定这陈科长还是骗子呢,不过对方请自己喝酒了,那就无所谓了,反正是瞎聊天嘛,科长在蒙岭就算不小的官了,但是既然是外地的,他也无心对这个比自己小很多的家伙太恭敬。

“一万多啊,那可是我半年的工资加奖金呢,不过我一般吃的用的都能报,福利多得自己都用不了,”陈太忠向对方展现一下体制中人的优越感,以示自己也不含糊,“跟你玩的,都有哪些干部?”

“嘿,这个可是不能跟你说,”狄猛笑着摇摇头,“你自己就是混官场的,这点顾忌……就不用我跟你解释了吧?”

“那你是干什么的,一个月能挣一万多?”陈太忠退而求其次,他狐疑地看着对方,“光说是开个小厂,是什么厂子?”

“这个……”狄猛其实不想说,他对这个年轻人还是有点防备的,谁知道这人真实身份是什么呢?不过看到对方一脸狐疑的神色,他就忍不住了,反正一问服务员,就能打听出来我的身份,“是个石膏厂,呵呵,小本买卖,一个月赚不了一万,就是刚跟人结了一笔钱。”

赚不了一万,那是扯淡,一年他怎么也赚二十万,不过,他虽然愿意标榜自己有钱,却也不会傻到和盘托出。

在陈太忠有意的诱导下,两人就是越说越热闹了,狄厂长是有提防之心,但是也不无卖弄之意,说起来县里的头头脑脑的,那都是张嘴就来,遇到比较要紧的事情,就含含糊糊——反正不说跟什么人玩钱,这是他的底线。

嘿,今天不算特别不顺,想打听点情况,老天就送过来这么一个蒙岭通,关键是话还不少,陈主任觉得自己开始转运了,“其实你们县委县政府,也都是一帮操蛋玩意儿,居然想起给李桧修故里……这种事儿,是人干的吗?”

“嘿嘿,不懂了吧?”那狄猛嘿嘿一笑,瞥他一眼之后,就不再说了,到现在为止,他这个表情不多却也不少,那就是说——我知道,但是我不方便告诉你。

“不就是为那点鸡的屁吗?”陈太忠的表现,正正匹配他的年纪,体现出了一个年轻干部该有的血性,他冷哼一声,“这有什么不好懂的?怕考核呗,我们招商办也有任务呢。”

“你说的没错,但是……”狄猛先是点点头,随即拉一个长音,斜睥着看他,接着又灌一口酒才发话,“但是不全对,知道修这个李桧故里的钱,哪儿来吗?”

原本,陈太忠还是有点后招,不成想这个狄老板实在有点沉不住气,这么快就松口了,那么他自然顺水推舟地问一句,“不是县里出的吗?”

“多稀罕呢,现在是共产党掌权,又不是李桧掌权,”狄猛冒出这么一句话来,听很有点莫名其妙,然后这厮就抬起手来灌酒。

咕咚咕咚猛灌几口之后,又长长地打了一个酒嗝,直等得某人恨不得站起来打人的时候,他才施施然发话,“所以,出钱修李桧故里的,不会是共产党……是李桧的第二十七代孙。”

合着这钱根本就不是县里出的,而是李家子孙想要为自己的先人裱金,这李桧的二十七代孙生于蒙岭长于地北,不知道怎么挣了点钱,就回家来修祖宗祠堂。

按狄猛的话来说,此人是不是李桧的二十七代孙,都有得商榷的,毕竟著名奸臣之后,能不能流传下来就很值得怀疑,就算能流传下来,还不得隐姓埋名?

但是人一旦成名,就要琢磨找一个比较显赫的祖宗,以示自己血统高贵,前一阵李家人回来,打算搞点什么买卖,但是前提是县里得让他把李桧的故里建起来。

反正,狄老板是不相信这李家是李桧的后人,他祖祖辈辈长在蒙岭,对这种事情发言权很大,“李桧是不是蒙岭人,这还是两说呢。”

“那让这个李老板自己建就行了,县里默认嘛,”陈太忠表示不能理解,“县里非要出这个头,不是等着让人歪嘴吗?”

“你还是不懂啊,”狄猛又摇头笑一笑,身子晃一晃,看样子快要醉倒的模样,手里却兀自攥着嘉士伯啤酒罐不放,“让……让他自己修,那算什么,祖……祖产吗?”

“慢慢喝,不着急,”陈太忠又拿起一罐啤酒,塞到他手上,顺便输过去一阵仙灵之气,老狄啊,你可不能说到一半就醉了。

“咦,这罐啤酒怎么这么凉?”狄猛登时一哆嗦,人也清醒了好多。

“你这说得不对,就算他自己修,也是国家的财产,”陈太忠不跟他说啤酒凉热的问题,而是摇摇头,“爱新觉罗家的人,能把颐和园收回去吗?”

“这就不能跟你多说了,”狄猛又笑着摇摇头,不过,略略沉吟一下,他终是按不住卖弄的心思,反正眼前这家伙,不过是个外地人,说一说又何妨?“市里绩效考评,县里多年垫底了,老王这也是拼了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,”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。

见到自己终于驳倒了这个年轻的科长,狄老板一时心怀大畅,“小陈,这话你知道就行了,不敢跟外面说啊,现在市里根本不知道,这钱是私人出的,我是觉得你这人实在,才跟你闲唠。”

“你都知道了,市里可能不知道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再次体现他体制中人的优越感,“知道‘体制森严’四个字儿怎么写吗?”

“你知道‘瞒上不瞒下’五个字儿怎么写吗?”敢情这狄老板,也是个嘴皮子很溜的主儿,他已经清醒了不少,所以也不屑地哼一声,“而且李家人以后每年还要祭祖呢……县里答应了,只要低调点不引起上面关注,就让他们搞。”

两人坐着聊了足足有两个半小时,陈太忠手边整整一件嘉士伯,二十四罐全喝完,狄猛才站起身走人,令人惊讶的是,这家伙走的时候,跟来的时候差不多,明明喝了不少了,居然还能晃晃悠悠地走路。

“真是无耻啊,”陈太忠关上房门,从须弥戒里又弄几罐啤酒出来,坐在那里边喝边感叹,他已经确定了,这个叫王振华的县长,是有意拿李桧故里,挤兑上面呢。

如果没有这个目的,县里绝对不会去承揽这个烂摊子——这种丢人事儿,你们李家想修自己修,修好了那也是国家财产,县里能用就用,要是上面让扒,那就直接扒了。

现在县里主动挑上这个担子,还要遮掩资金的出处,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暗示了:各位领导,王某人为了发展蒙岭的经济,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,连李桧故里都要硬着头皮修了……蒙岭的日子,难过啊。

不得不说,这一招是很见效的,最起码,那名义上是县里出的四十万,让堂堂的省文明办大主任马勉都挠头,而且,就算有人知道了其中奥秘,也没有太好的应对手段——一切的一切,都是为了鸡的屁啊。

“不过柳青云这家伙,有点掉链子,”接下来,陈太忠想到了另一个问题,我让你来蒙岭调研,你小子就稀里马虎地这样应付我?我陈主任一来,就查出了不少真相,“沉不下心来做事,人浮于事啊……”

其实,他这也是冤枉柳青云了,柳处长大摇大摆、摆明车马地过来调查,这边肯定是死命掖着真相,就是狄猛说的那五个字儿——“瞒上不瞒下”。

而且,柳处长也没有陈主任逆天的运气,随便住个房间,都能被一个醉汉闯入,而且这醉汉混的还是蒙岭比较上层的圈子——当然,换了柳处长的话,敢不敢开门放对方进来,那也是个问题。

反正不管怎么说,陈主任认定柳处长沉不下心来做事,作为领导,他就要做个样板出来,让大家看一看——事情,应该是这么做滴!

他决定明天亲自去李桧故里看一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