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63章 不太顺(上)

陈太忠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说句良心话,今天他的戾气大得很,原本是想着将那女孩儿好好蹂躏一番的。

不过看到这些都是孩子,他就猛地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,刘爱兰分管的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,还正缺少一些典型案例——哥们儿真不错,心里啥时候都装着工作呢。

是的,这才是他转变态度的根本原因,至于说什么良心发现……上来就要见血的家伙,值得良心发现吗?

既然要报警,那自然是找自己人了,于是他拨通了赵明博的电话,“双龙区这边,我抓了几个抢劫犯,你安排人过来接收一下。”

“双龙?你倒是跑得不近,”赵所长笑着抱怨一句,他在的西城区和双龙区,中间足足隔了两个区,“是不是下手太重,不合适联系当地派出所?”

“话多!是惯犯……你说来不来吧,”陈主任摆出了处长的做派,这话真不是虚张声势,他绝对能确定,这帮小子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儿了,第一次干这种事儿的,下手就不会这么重——考虑也不会这么周全。

赵明博一听,问明白位置,放下电话就往外跑,所长大人心里明白,惯犯往往就意味着有积案,破了一个案子,捎带着又解决好几起案子,这种事儿谁不喜欢?

不过饶是如此,他赶到地方,也是四十分钟之后的事儿了,市里交通拥堵,加上雨天路滑视线又不好,用这么长时间,很正常。

赵所长赶到的时候,现场已经围了七八十号人,雨本来就不大,而围观者多半还携带了雨伞——双龙这地方,有点类似于凤凰的湖西区,经济不景气,闲人就多。

“这是一帮孩子啊,”赵明博下得警车来,皱一皱眉头,“陈老板,你说是惯犯来的嘛。”

这就是下面人为什么管领导叫老板的缘故了,一个是表示饮水思源,我端的饭碗就是您给的,您就是我老板;另一个就是要低调的缘故,比如像眼下,这人多眼杂的,叫个主任书记啥的,不合适——尤其是遭遇群体事件或者去娱乐场所的时候,不叫老板叫什么?

“你当我这点都看不出来?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当着这么多人,他也不好多说,刚才他差一点,就像遇到第一次遇到张梅一般兽性大发,自然就不想提细节。

那一次张梅是想录音以要挟,属于自找麻烦的——起码是受了庞忠则的连累,但是陈某人自己做得也不像是个领导,自是有点羞于提起,“告诉你是惯犯,就是惯犯!”

就在这个时候,警笛声响起,却是片区派出所的人到了,这里是郊区人迹罕至,但是几个少年倒在地上哀嚎,最终总是要有看不过眼的人报警。

“这个案子,是我们先接了,”赵明博虽然跟陈主任唧唧歪歪的,但那是兄弟之间的夹缠,一致对外却是必然的,更别说,他还真的很信任陈太忠——这跟陈太忠做过政法委书记关系不大,事实上在大多数人眼里,地位的高低,对话语的可信度,具有极高的影响。

为此,赵所长不介意随口撒一段小谎,“我们的人跟踪了很久,才抓住了四个嫌犯,我是王庄的所长赵明博……如果你们怀疑,可以派人跟车。”

按惯例,同一个系统内,敢跟对方报我是“X长”的,那就必然是正职了,副职要是敢去掉副字,系统内……风传可是很快的。

听说来的是一所之长,这边自然就退让了,不过,“110那边登记了……我们接警了,就要有处警报告,小王,跟着过去看一看。”

“这是未成年人劫车案,”那唤作小王的主儿,高声喊了一句,他正在跟路人了解情况。

“呀,那不能让你们弄走,”带队的这位眼睛一亮,“赵所,这不是你们王庄的地儿。”

“我还就要弄走了,你咬我啊?”赵明博听得也是一个激灵,他真不明白这边的事情,也不敢跟陈太忠细问,一听这话,就顾不得许多,伸手就拍一拍配枪——被陈主任召唤的时候,他习惯带枪了,因为陈老板的事儿总是小不了,“最多,你派个人去旁听了解情况。”

一番折腾过后,终于是赵所长官大,将案子抢到手了,不过其间又有些许误会,他看到那女孩儿貌美,就顺口邀请一句,“弟妹你也见到情况了,过去给我们做个证吧?”

“这是嫌犯的团伙成员之一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解释一句,这女孩儿比较配合,他就没收拾她,“老赵你这啥眼神啊,你弟妹是谁你不知道吗?”

我弟妹老多了!你有多乱,自己不清楚吗?赵明博听得翻个白眼,伸一伸脖子,干咳一声,“来……把她也给我铐上,麻痹的,跟弟妹长得真像。”

其实,赵所长有这么个误会,固然跟某人行事不检点有关,也有点别的因素在其中……

不多时,人就带到了王庄派出所,陈太忠在路上,好奇地问一下赵明博,这才知道,这两家警察为什么会抢这个案子。

敢情这未成年劫车犯,在素波真的是掀起了一阵波澜,最近频频有少年人抢劫出租车司机,如有反抗,棍棒相加是必然的,还有两人被捅伤——目前素波的出租车司机人心惶惶,见了半大不小的少年,很都人都不肯拉。

这一拨四男一女的五个小孩子,一开始不承认那些事是自己所为,尤其是那些案子里不涉及女孩儿,今天却是有一个女孩儿加入了。

“嘴硬不要紧,马上有出租车司机来认人了,”得,就这一句话,这边该说什么说什么了。

陈太忠没兴趣看他们审案,而是在赵明博的办公室里悠然地喝茶,顺便还看一看窗外的雨丝,“老赵,这个案子的性质,可以跟我们文明办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挂钩。”

“《今日素波》吗?那没问题啊,”赵所长笑着点点头,不得不说,他理解得有点问题。

“不是今日素波,而是以这个案子为起点,做一个系列专题,”陈太忠摇摇头,轻啜一口茶水,“既然是我遇上了,就要表示关注。”

“呀,这些题材,现在挺敏感的,真的,”赵所长眉头一皱,他也明白分寸,今日素波报道一下倒是不要紧,素波的时事嘛,但是连篇累牍地出系列,就有点难度了。

“原则上讲,记者采访罪犯,都不能带摄像机,省政法委去年有过相关精神……别的省出过问题,不过,没形成文件。”

政法委的敏感程度就在这里了,有些决定,大家可以形成统一认识,却是不方便以文件形式传达——这是做得说不得的事情。

“我就不知道你这脑袋怎么长的,是我遇到了这种事儿……明白不?”陈太忠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对方,精神是死的人是活的,上级的精神也是因人而异的。

在他眼里,老赵这家伙性格有点粗疏,做朋友固然不错,但是官场的经验委实要差一点,可是正因为如此,他反倒是想起了自己初入官场时的蒙昧,所以就愿意指点他一下。

“那陈主任你指示就完了嘛,”赵明博嘿嘿一笑,也没多不好意思的样子。

“咚咚”,陈太忠气得拿手直敲桌子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老赵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,要指示我早指示了,现在我是让你打报告……不是我下命令,是你打报告,你要认为,这跟文明办的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有关。”

这区别很大吗?赵明博其实也是个精明人,不过他的精明大多时候用在跟市井之徒打交道的地方了,他沉吟一下方始点点头,“原来你是想扩大文明办的影响力。”

“我就没见过再比你不着调的了,”陈太忠气得叹口气,其实老赵的话说得不错,别人做事能主动想到文明办,就是对文明办影响力的一种认可,尤其还是警察系统这种暴力机关——不客气地说一句,这种事情搁在以前,马勉都没心思指望。

但是陈某人做事,一向是最愿意替自己人考虑的,所以他也觉得有点冤枉,“我是想让你表现出……高于别人的思想境界。”

“可是,我怎么觉得,你是让我违反上级精神呢?”赵明博眉头一皱,不是很肯定地发话了,其实他已经信了陈主任的话,不过,这不是还想知道更多吗?

“要不是看在王处和张馨的面子上,我真的懒得理你了,”陈太忠气得撇一撇嘴,“你放心往上报,省里的精神……切,夏大力还欠我人情呢。”

“啊?”赵明博目瞪口呆地看着他,夏大力那可是省政法委书记来的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