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61章 前进和阻力(上)

正林这边在跑步,其他地市也在跑步,尤其是素波市,在市长段卫华的高度关注下,竟然聚起了两千人,还分成了三个组——少年组、青年组和中老年组。

这么一来,素波这儿三十万就不够用了,还好,少年组不需要花多少钱,都是在校学生组织的,所以再拨个五十万也就够了,不过段市长很大气,直接划了七十万过去,凑够了一百万——这既是支持申奥,也是全民健身运动的体现,一百万不算多。

当然,有那心怀龌龊之辈,说这么搞是劳民伤财的,是形式主义,但是大多数老百姓,还是希望北京能申奥成功的——虽然这个形式,可能不是很有效。

凤凰那边也不错,虽然文明办去的是正处的副主任刘爱兰,但是出面接待的可是大市长田立平,什么叫人脉?这就叫人脉!在章尧东的强势之下,田市长不介意告诉大家:陈太忠跟我就是一回事儿。

这里倒是没有分三个组,却也是分了两个组——男子组和女子组,章书记虽然不想搭理田市长张罗的事情,但是许纯良站出来了。

省文明办举办的这个活动很好,支持申奥从我做起,凤凰科委赞助这个活动一百辆电动助力车,用在表彰优秀选手身上——若是按市场价算,这可也是三十多万呢。

凤凰这边最终就是集合了一千三百多人,其中男子组一千一,女子组也就堪堪地超过了两百人而已,毕竟是一万米呢,敢报名的女人就没多少。

可是偏偏地,踊跃报名赞助的就不老少,撇开凤凰科委不说,凡尔登水泥厂、碧涛煤焦油、合力汽修、阴平盛世精细氧化铝厂这些非公企业,都是大把大把的票子甩了出来。

唯一不方便出面的,就是建福公司了,没办法,公司还有水利厅三百多个股东呢,这些股东虽然无法公开举手表决,但是他们的意志不容忽视,陈太忠听说了之后也是表示,吕鹏你不用张罗了,原本我就不想让建福跟我扯得太近,你就当不知道好了。

建福这儿头疼,水利局何局长听说了,主动赞助五万出来,交通局牛冬生听说不但科委冒头了,连水利局出钱了,少不得也拿出十万来意思一下——他总不能比科委多了吧?

至于电机厂装配分厂那边,也赞助十万,“这是太忠老爸的钱啊,”景静砾坚决地回绝了……

类似这些赞助,就实在太多了,数不胜数,不过大户还是要说甯家工业园,甯瑞远一听说,很直接地表示,“北京申奥,是华人的盛事,我们赞助一百万。”

要说甯家的行情,赞助一百万还真是有点小气,可是这又不是全国长跑申奥,只是小小的天南,而这万人长跑也不过是支持申奥的活动之一,一百万也真的不少了。

所以,凤凰的规模,虽然比不上素波,但是资金就比素波强太多了,素波两千人才一百万,凤凰一千多人,反倒是筹到了三百万出头的赞助,平均一人两千还有多。

其他地区也是各有各的门道,总之,这个全省万人长跑迎奥运的效果,还真的不错,甚至中视在接到消息后,都表示说虽然不能保证上得了明天的新闻,但是最近台里在制作申奥专题,你们这个活动,是铁铁地跑不了的。

这话已经是很客气了,中视一般来说,报道的就是中央的事情,部委就要靠后一点了。省级电视台选送的新闻,真的意思不是很大,也就是天南文明办最近比较出名,精神文明建设抓得比较好,才能有这么个话。

对这个新闻,省里的老干部评价也很高,“全民健身运动”,细算起来都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事儿了,那时候一到冬天,大家就一起长跑啦、冬泳啦什么的,想报名的都能去,跑完之后,胡吃海塞一通,等着明年继续。

现在的天南省,类似的也就只剩下省直机关运动会了,而且也都是退了役的这样那样的选手,比赛成了少数人的乐趣,非专业的,就不好掺乎了,至于说老百姓,那就没有了。

——其实说穿了,还是个心态问题,时代不一样了,不能拿老眼光看人,现在就都讲究个人才专业化,早以前的“全民健身运动”,现在就变成了一个乐呵。

有了这些老人的赞扬,再加上中视的重视,两天之后蒋世方表示,文明办这个活动搞得不错,以后要年年搞,省政府这边可以出面组织,文明办协办。

蒋省长一直想在任期内,搞出来一个第几届“XX节”的东西,眼下并没有好的题材,搞这么个东西,倒也是聊胜于无了。

他唯一有微词的,是觉得这个日期定在夏天就有点热了,清明前后最好。当然,这次还有支持申奥的性质,权宜地变通一下也正常,明年可就是要规范了。

蒋省长都动了,可是偏偏地,省委书记杜毅却是不肯掺乎,有心人一眼看出,这并不是简单的党政分开,或者党政不合的问题。

要知道宣教部可是归省委管的,姓蒋的把手伸进宣教部了,杜书记绝对没有坐视的道理,而他就偏偏地坐视了,这不合逻辑。

有人很单纯地认为,不管怎么说,宣教口都是省委系列的,杜毅坐视不理,照样也能享受文明办带给他的声誉,这话不能说全无道理,但是党政一把手之间关于地盘的斗争,从来都是激烈无比,无缘无故的退让,会导致上面失分、下面离心,后果真的太严重了。

这是杜书记被陈太忠的乱棍打晕了?有人如此猜测,但是正经明白的人都知道,杜老板现在的做派,必有其深意。

然而,严格一点来说,说杜书记不闻不问也不对,他对文明办提出的相关方案,都是默认放行,也就是说他并没有人为地去制造障碍。

陈太忠从正林回来之后,第一件要做的事情,就是卡下了关于自己的录像带,不让往中视送,马勉为此还打趣他,“咱省文明办副主任跑个地级市第一,为什么不行呢?说明精神文明建设工作搞得好嘛。”

说是这么说,大家也都知道这东西传出去,影响还真的不是很好,尤其是,陈主任从来就没有显示出长跑的天赋来,猛然拿个第一,指不定外面传成什么样了——这不是省内随随便便的什么活动,是支持北京申奥的,异议越少越好,最好是没有异议。

接下来,文明办近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了,稽查办的程序在走,潘剑屏对这个处室异常关注,甚至提出了要高配为正处级别的处室,只比上级主管部门文明办低半级。

由此可见,潘部长在支持精神文明建设上,也是不遗余力,还有一年他就五十八了,而明年换届,过了这个坎差不多能干到六十三,要不然就是政协或者人大去了。

虽然跟着宣教部总是犯错误,但多少还算一线,去二线还真不甘心,而且,他愿意在任期内留下一点东西——说实话,是个人就知道,精神文明建设已经到了非抓不可的时候了,就算只能干一年了,留下点口碑不好吗?

有意思的是,杜毅对这个方案,依旧是放行,正处编制都放行,那么最后一关就是省政府了,编委会主席是省长蒋世方,想来通过也不难,毕竟推动此事的,是天南黄系骨干陈太忠。

那么,陈太忠现在能做的,也就是等了,等程序上的完善,潘部长说了,督查办的第一任主任,他建议由他来兼任,小陈冲劲十足,合适在这个处室担当一把手,而且,副主任兼任处室主任,能奠定这个处室在未来精神文明建设工作中的重要性。

哥们儿是第一次任正职啊——正的主任,想到这个,陈太忠就禁不住有泪流满面的冲动,他在官场闯荡了这么久,从来都是副主任,干个村委会主任都是副的。

当然,驻欧办他是正职,这是他官场生涯中唯一的正职,但是这驻欧办——算个什么玩意儿啊,听到这个机构名称,能不笑的,那就算厚道的啦。

可是就驻欧办这么一个正职,就让他感觉到了扬眉吐气,在巴黎驻欧办,他真的是无所忌惮,想干什么干什么。

总之,陈太忠对兼任这个督查办的主任,是非常感兴趣,他也确定自己能干好,当然,他现在能做的,也就只有等待了。

过两天,去参加教师节庆祝活动吧,陈太忠翻了翻郭建阳汇总的各项申请,选出这么一项来,刘爱兰一直挺在意这个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,而这教师节就是重中之重了。

尤其是,分管科教文卫的副省长陈洁,也对这种活动异常重视,陈某人发现参加几项活动,能同时卖两个人的面子,这买卖还是划得来的。

他正琢磨着呢,郭建阳敲门走了进来,“老板,蒙岭县那边有点事情,我觉得……比较典型,想跟您汇报一下。”

“嗯,说,”陈太忠点点头,回答得很干脆。

自打正林的白狗事件之后,他就知道,自己这个通讯员不仅做得一手好文章,关键时候操蛋起来,也很有一套,跟青旺临铝的司机徐师傅有得一比,觉得自己还真是选对人了。

而郭科长也有自己的认识,我跟的领导,跟别人不一样,别人是生恐事多只求平安,我的领导却是从不怕事,就怕没事。

所以,他得了一些消息,就不怕告诉领导,反正这消息他是落实过了,确实属实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