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60章 摔跤科长(下)

三个小时之后,素波的王兴华匆匆地赶了回来——他不回来不行,儿子打人了,打人不要紧,但是被市长抓住现行,那就是大问题了,而且据说,有可能追究刑事责任。

不过他深夜回来,也没啥用了,够交情的,路上早就都打了电话,都说这是杜市长关注的案子,谁敢乱伸手?不够交情的那些,也只能等到天亮之后上门求人了。

王总倒是见了自己的儿子一面,儿子神智恍惚,精神几近于崩溃,却不是因为打人,而是因为那狗闹的。

唤作白龙的萨摩耶犬被人打了一个半死,一只眼睛也瞎了,口腔里不住地向外冒血沫子,雪白的皮毛早就变得污秽不堪,身上的毛发东一绺西一绺,被鲜血板结着,让人看了是要多心疼有多心疼。

“儿子,老爸回来了……这事儿咱们跟他们没完,”王兴华和爱人看着憔悴的儿子,也心疼啊,于是出声安慰,“省里来的就怎么啦,咱家的狗,是随便一个人就能打的吗?”

“那卖鞋垫的老太太,就该随便打?”旁边的小警察听不过去了,插一句嘴,“别琢磨帮他出气了,先想一想怎么捞人吧。”

“这个小同志,你这是怎么说话呢?”王兴华眉头一皱,也是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七点二十的时候,人们就来齐了,约莫有六百多号人,有个别县区的同志,甚至是凌晨三点起来赶路,花了三个多小时赶山路过来的——山路不好走,提前出发也是有必要的。

这么算下来,全省十四个地市,差不多还真能凑齐一万人,这么大规模的活动,出面的只是正林的宣教部长和常务副市长,不得不说,这个重视程度略略有点不够。

然而,这就是精神文明建设的现状,党政一把手可以出现在一个不大的小厂的奠基仪式上,但是文明办的号召力,还是弱了一点。

不过这次好的一点是,省里拨下钱来了,六百多人三十万,那真是绰绰有余了,平均一个人小五百,刨去食宿路费和一百的补助,大概还能发百十来块的纪念品,纪念这个有意义的日子。

在这个有意义的日子,宣教部长当然要讲话了,然后他又请文明办的陈主任发言,倒是秦市长痛快,摇摇头表示自己就是参与一下,不肯讲话。

这么一折腾,发令枪响的时候,就接近八点了,陈主任作为该项目的倡导者,又是省里下来的年轻干部,参与一下跑步,也是必然的了——支持申奥,从我做起。

正林这儿,跑进前十是有奖励的,前五十都有奖励,于是大家也不管“领导先跑”了,不多时,几个看起来跑步姿势很标准的年轻人,就慢慢地领先了。

万人长跑,长度也是一万米,秦连成也穿了旅游鞋,跟陈太忠边跑边聊,不过慢悠悠地跑了五六百米之后,他就没劲儿了,“你跑吧,我走两步。”

这一万米,是环正林市跑的,选手们路过的地方,也做了短时间的封路——虽然大家都是企事业单位的职工,但是其中也有个把处级干部,科级那就多了,还是要注意一下安全的。

郭建阳的身体也不错,跑了两千多米,看到领导若无其事一般,自己喘得已经跟牛一样了,说不得招呼一声,“老板你上吧,争取跑进前十,让他们也看一看咱文明办的实力。”

“前十?说得没有了,我跑第二,”陈太忠对上一帮机关干部,还是很有自信的,跑冒了都不怕,一边说,他一边就撒腿追了上去。

不多时,他就超过了最前面的四五个年轻人,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,心说哥们儿先领你们跑一阵,到了最后,慢下来混个第二就行了。

可后面那几位却是不服气了,能来参加跑步的,多少都是有点经验的,毕竟一万米呢,尤其是三千米之后还能跑在前面的,基本上都是曾经有级别的运动员了。

于是,前面的竞争骤然变得激烈了起来,陈太忠光是从电视上知道,长跑领跑很重要,却不知道该怎么领跑,心说我跑得快一点,你们跟得快一点,这就是领跑了。

眼瞅着前面就是红绸子拦着的终点了,他有意放慢了速度,心说有一个超过去就行了,不成想身边蹭蹭蹿过去两个人,还咬得挺紧。

这可不行,哥们儿说了是第二,做领导说话得算数,陈太忠拔脚又追了上去,终于在距离终点十米左右的地方,追上了去。

眼瞅着前面那位就要撞线了,结果脚下一拌蒜,啪地摔在那儿了,陈主任这下可就……那啥了——我说,你是真摔还是假摔?

再看看第三名,那位拼得太狠,已经停下脚步慢慢走过来了——反正他第三是稳的,后面的第四差老远了。

啧,太不给人家正林人面子了啊,面对前面的摄像机和欢呼的人群,陈主任很不情愿地撞到了红绸子上——唉,这个风头,真是不该出的。

“三十分十五秒,”旁边有人报时间,接着就尖叫了起来,“这是国家一级运动员的标准了,好家伙,真厉害,再快三十秒就是运动健将了。”

“重在参与,别算我,别算我,”陈太忠有意大声喘气,不过众人怎么肯干休?尤其是知道他是文明办副主任之后,更是纷纷涌来夸奖。

脚下拌蒜的那位,是第二,也走了过来,“陈主任真厉害,我这运动健将,才退役了一年,就比不上您了。”

运动健将?陈太忠听得暗暗咋舌,正林这小地方,还有退役的运动健将?啧啧,跑得有点快了啊。

没过多久,秦连成也到了——他是坐着车来的,听说陈太忠居然拿了个第一,笑眯眯地走上前捶他两拳,“行啊太忠,你要是不跟我说那会儿话,估计能跑出运动健将的水平来。”

“肯定可以,”那位运动健将笑眯眯地插话了,他端了一瓶矿泉水,一边往头上洒,一边气喘吁吁地发话,“陈主任后半程是领跑,还没用全力,您看他现在,都不怎么喘气儿了。”

我怎么就不喘气了?你小子这话说得——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。

这时候,有人过来在秦连成跟前咬一咬耳朵,秦市长点点头,他再抬头时,看那运动健将的眼神,就有点怪异了,“小伙子你也不错,很不错……回头去我办公室找我。”

说完这话,他跟陈太忠走了,这位就站在这里发愣了,跑了第三的那位走过来,笑着拍一拍他的肩膀,“小磊,恭喜了啊,你那一跤摔得……佩服!”

这俩都是文体局的,那位能跟他跑个并肩,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,话里真是充满了羡慕——还夹杂着点懊恼,这小磊愣了一愣之后,苦笑着摇摇头,却是没再说什么。

再后来,小磊被人称作“摔跤科长”,出处便是在这里了,当然,一般的时候,有人敢这么叫,他是要动手的。

跑完步之后,又是颁奖什么的,陈太忠再三推辞,但实在却不过市里的热情,说不得站在领奖台上领个奖——摄像机都拍了,不上来领奖也不合适啊。

这一通折腾完,差不多就十一点半了,接下来就是会餐了,郭建阳竭尽全力跑完了全程,差点没累死,成绩倒也不是垫底的,他这时候才缓过来点劲儿,凑到领导身边悄悄嘀咕,“头儿,你这身体真棒。”

“不小心跑冒了,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他不想再提此事了,“对了,还有一会儿才吃饭,你去医院看看那个张二妞。”

“我也去看一看,”秦连成走了过来,他对此事了解得也非常清楚——杜和平现在跟他走得很近,两人不合适一块儿出现,但是关注同一起案件,还是没问题的,“反正市医院也不远。”

张二妞的伤势,说严重也不严重,都是些皮肉伤,身上青紫、眼角和嘴唇被打破,这都是小伤,最严重的,也就是鼻梁骨折——当然,对一个无辜的老人来说,这伤势不算轻,但是想构成轻伤害罪,还是有点勉强。

“无证的大型犬,闹市里遛狗,连绳子都不拴。”

“性质非常严重,影响非常恶劣,”常务副市长果然厉害,两个非常,就将此事定性了,权力在手,果然不一样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