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58章 狗恶少(下)

“那怎么样,你也要我给你的狗磕头吗?”彭苗苗只觉得不尽的愤怒在胸腔中翻滚着,她怒视着对方,“还是说,想打我一顿?”

“你少多事,我懒得理你,”小健看得出来,这两个年轻女人是标准的城里人——要不然不会那么怕狗,她们的穿着也是中规中矩,不像那老太太,一看就是穷苦人家。

所以,他不想招惹这俩,但是他也不怕这俩,于是他傲然地一哼,“再这么多事,你得负责给我的狗看病,听明白没有?”

“你会后悔的,”彭苗苗其实不是一个喜欢发怒的女人,她的胆子一点都不比别的女人大,但是她已经出离愤怒了,自然就不怕了。

“后悔?哼,”小健很不屑地哼一声,“就凭你俩?”

“再加上我呢?”一个声音响起,大家扭头一看,却是一个高大的年轻人走了过来,他的身后跟着一个人,再后面,还有几个人在刷刷地往这边跑。

陈太忠来得很快,一来这两个地方距离确实不远,二来就是,彭苗苗和郭芳都是年轻女人——虽然相较陈某人的情人,她俩还差得挺远,但在文明办里也算名列前茅的美女了。

所以,陈主任不能让这俩出事儿,一听说她俩“被人欺负”了,而且彭处长听起来都快哭了,他站起身就往外走,郭建阳紧紧跟随,宾馆的刘总赶紧张罗保安,却还是落在了他俩后面。

“陈主任,”彭苗苗先是被狗吓,然后是愤怒地指责对方,神经一直在高度地紧张,眼见得领导来了,只觉得身子一软,无限的委屈也涌上心头,抱着他就哭了起来。

“咳咳,建阳,帮我扶一下她,”陈太忠咳嗽一声,心说哥们儿再是妇女之友,这窝边草却是不能动的,“小彭的情绪,有点不稳定。”

不过,这彭处长挺丰满的……他胡思乱想一下,眼见郭建阳将彭苗苗拽走,才走上前沉声问郭芳,“怎么回事?”

“怎么回事?”那小健冷哼一声,眼见对方也跟来了人,后面还有人往这边跑,他有点庆幸,自己没有对这俩年轻女人动粗,“我的狗……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陈太忠扭头一指他,眼中满是怒火,“你算个什么东西,我说话,有你插嘴的份儿吗?”

“你!”小健气得脸刷白,才抬手一指对方,不成想对面的男人眉头一皱,“真的找揍?”

郭芳的胆子也小,但是她的神经相对坚强一点,而且她的口才真的很好,三言两语就将事情原委说清楚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刘总带着七、八个保安也过来了,这些保安在附近也是没什么人敢惹的,张智慧的保安不怕警察,正林宾馆的保安也差不了多少。

他们一过来,就有不少人认出来他们了,毕竟这两个地方离得太近,而保安们最起码都是合同工,有根有底的熟面孔——没根底的,市委接待宾馆也不敢要啊。

甚至,那些跟小健打招呼的年轻人,也有人认识保安,地方小就是这样,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保安们不少时候也来夜市转悠的。

陈太忠扭头看一眼满脸是血的张二妞,心里没地一抽,这女人比我妈大多了,又是热心地帮着小彭撵狗,不该是这种下场。

“人家连你的狗都没打着,就被你打了一顿?”他看一眼小健,淡淡地发问,“然后你要她磕头道歉,是不是这么回事?”

“这狗是我花一万买来的,”小健也看出来了,这年轻人说话挺不含糊,不但是个什么主任,关键是……随身还带着正林宾馆的保安呢,于是他就要认真地解释一下。

一万买来的狗啊,兄弟,你自己掂量一下,“你要是养狗就知道,这东西通人性……我都舍不得碰一下……”

“我问你是不是这么回事!”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,陈主任面带微笑,嘴里说的话却是刻薄无情,“你小学没上过语文课吗?”

“是这么回事,”小健也火了,于是点一点头,他能一万块钱买狗,肯定也不是怕事的主儿,“她打它,就是打我的家人,我肯定不答应!”

这几句话的功夫,杜市长也到了,不过他是公众人物,这个时候不合适出来,于是就站在一边看,倒是有保安把情况反应到了刘总那儿,“这是王健,他老爸王兴华以前是地区行署的,下海了,现在在素波发展……家里也上百万了。”

“王兴华的小子啊,”刘总点点头,他有点踌躇了,王兴华不可怕,但是这家伙下海之后,还跟地区的不少领导有点瓜葛,是他不得不忌惮的。

他们这边说着,陈太忠这边也在说,他听说对方拿狗来比自己家人,于是冷哼一声点点头,“我说嘛,你这脸长得像犬科,不像灵长目的,敢情一家子都是这玩意儿啊。”

“这个领导,你说话客气点,死不了人吧?”小健那是相当不含糊的,知道这是领导了,但是他在正林的场面上混,也要绷场面的,“不过就是个误会吗?”

要死也是死你家的人!陈太忠真是有点暴走的意思了,不过,既然对方拿那白狗当家人,他自然有更恶心人的办法,于是冷哼一声,手向前一伸,“养狗证,拿过来我看看……跟你家户口本差不多的,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拿养狗证跟户口本比,那就太欺负人了,王健别说没有养狗证了,有也不能就这么交出去,他脸一沉,“兄弟,你这是故意为难我了?”

“我不是你兄弟,你的兄弟是四条腿的,在那儿趴着呢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比讲难听话,他怕得谁来?“拿不出来狗证,是这意思吧?”

“在家放着呢,”这时候,王健也觉得有点不对了,他的狗确实没养狗证,开什么玩笑,正林这屁大的地方,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谁还去弄什么狗证?

“没带,你赶紧回家拿啊,”一个保安跳了出来,这就是相识的人偏帮了,没办法,小地方就是这样,拐个弯谁和谁都搭得上关系。

陈太忠侧头,淡淡地扫保安一眼,又看向宾馆刘总,“无主野狗,捕杀了吧?”

“哦,啊?”刘总有一个短暂的失神,很明显,他有点犹豫,事实上,他都认识王健的父亲王兴华,一个是接待宾馆的,一个是行署的,只不过两人打交道不多罢了。

“我看谁敢!”王健听到这话,却是登时眼红了,“我的狗还有血统证书,谁敢动一下试试?”

“我已经知道跟你的血统有关了,”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,心说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嘛,弄血统证挺上心,养狗证就是可办可不办的。

“老刘你知道我是哪个办公室的吧?”他没心思跟那狗主人叫真,而是淡淡地看一眼刘总,“这符合精神文明建设吗?”

“给我抓住那条狗,”刘总听到这话,也没退路了,他侧头看一眼跟着的杜和平,心里暗暗叹气,王兴华啊王兴华,不是我要为难你,杜和平、秦连成,随便一个副市长我还勉强能扛得住,这是俩啊。

几个保安呼啦就围了过去,认识王健的那位不好意思动手,见王健要回护,只能扯住他了,“喂喂,你听不到刘总的话吗?”

“放开我!”王健没命地挣动两下,却是甩不脱对方,“好,我今天算认识你了……白龙,快跑!”

这狗确实通人性,眼见几个人拎着皮带气势汹汹走过来,就知道不好了,而主人跟人撕扯起来了,它又犹豫该不该冲上去,耳听到主人发话,“呼噜”一声龇开牙,趁众保安一怔的工夫,转身就夹着尾巴往外跑。

它的速度还没起来,一块砖头带着风声,狠狠地砸到了它的腰部,打得它一声哀鸣,在地上连滚两圈,才待直起身子再跑,脖子就被人按住了,紧接着七八只手就按了上去。

“好好,你们给我等着,”王健气得眼睛都红了,他的狗被人拿竹竿扫一下,他都要心疼一下,更别说被砖头砸,被人压了。

他一转头,冲着自己的伴当大叫,“看什么看,报警啊,叫人啊……我一万块钱的狗,被人抢了……”

“不用报警了,我已经报警了,”杜和平沉着脸走了出来,他用手一指还坐在地上的张二妞,“为了一只狗,你把一个老人打成这样,我不怕告诉你一声,别人饶得过你,我杜和平饶不过你!”

“你又算哪根葱?”王健已经气得狂性大发了,不成想他的伴当愣一愣神,正在拨手机的手就停在了空中,“这个名字……杜市长?”

“副的,敢情你们眼里还有市长,还知道这是共产党的天下?”杜和平的性子,本来就很拗,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因为工业园的事情惹人了,而且,张二妞也被打得太惨了一点,是个人就看不下去,更别说,他有掺乎此事的能力。

“大姐,起来吧,我给你做主,”杜市长走上前弯下腰,扶起了地上的张二妞,柔声发话,“先去医院看一看,好吧?”

围观的人群一片寂静,不知道什么时候,有人带头鼓起掌来,不旋踵,掌声就响成了一片,公道,果然是自在人心,老百姓真的是很容易满足的。

张二妞愣了好一阵,居然挣动了起来,手指着旁边的摊子,含糊不清地回答,“鞋垫……我的鞋垫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