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57章 狗恶少(上)

正林是个小县城升级起来的地级市,整个市区的面积不是特别大,而正林宾馆正坐落在闹市区,离商业区并不远。

去年的时候,有市领导去素波,逛了逛夜市,就觉得咱们正林也该搞这么个夜市,一来能拉动鸡的屁的增长,二来就是大家晚上消夏,也有个去处,好歹也是市委市政府所在地了,太冷清的话也不好看。

这个夜市还没有素波的三分之一大,但是这规模在正林,就算很了不起了,各种小吃、小饰品之类的,都能在这里摆摊,不管你有手续没有,反正每天的市场管理费是一块钱。

张二妞也在这里摆摊,她没有工商、税务之类的手续,在其他地方摆不了摊,但是在这里却是可以的。

她的名字叫二妞,但是年纪不小了,五十出头了,其实严格来说,她就没有名字,正林是山区又是落后地方,人们重男轻女的思想很重,生个女孩儿连名字都懒得起,老一辈人里,叫“大女”“二妞”“三妹”之类的,比比皆是。

她是个家庭妇女,自打八年前她在的小集体企业倒闭之后,一直在靠替人打零工度日,而她老公是市建公司的,却也是普通工人,现在在素波干项目。

她有三个孩子,大儿子去南方闯荡打工了,临走时为了筹措路费和生活费,借了一屁股债,大女儿嫁人了,就剩下一个老幺,在素波上大专,今年要专升本了。

张二妞家里的压力,挺大的,所幸是她发现了这么个夜市,就来这里贩卖一些鞋垫,这鞋垫有些是她爱人从素波批发回来让她卖的,也有一些,是她亲手缝制的——纯粹的手工制品,识货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,这两块五一双的鞋垫和一块一双的鞋垫,根本不一样。

今天她在这里摆摊,半天都没开张,她正考虑这一块钱的管理费该怎么交呢,摊前就来了两个女人。

两个女人年纪都不大,穿着都很一般,不过看那气度,张二妞就知道,这是有钱人,她分辨不出来名牌什么的,但是有些东西,大家靠着直觉就能感受出来的。

这就是彭苗苗和郭芳了,两人离席之后,见天色还大亮着呢,就说咱们在附近走一走吧,然后随便一打问,知道不远处有个夜市。

既然来正林了,那就捎点特产回去吧,反正女人总是喜欢逛街的,两人一样的心思,就相偕着过来了,走着走着,发现一个卖鞋垫的地方。

看到有草编的鞋垫,彭苗苗就想起来,自己老公那双脚,实在臭得可以,可郭芳一眼就发现,那绣得不甚规整的鞋垫,才是正经的真材实料。

两块五一双?果然,难看的鞋垫反而卖得贵,一问就知道,合着人家是自己绣的,不过,女人买东西,讨价还价也是一个习惯,彭苗苗和郭芳就要两块一双买这手工鞋垫。

张二妞肯定不乐意,说你们知道我绣这一双鞋垫得多长时间吗?而且我用的不是棉线是麻线,三人正说着呢,只觉得人群纷纷避让,却是一只大狗摇头晃脑地走了过来。

这狗浑身雪白,肩高接近五十厘米,看上去虽然可爱,但是体型太大,又是东扑一下,西嗅一下的,众人不得不避让。

彭苗苗和郭芳自小就是在素波市区长大,哪里见过这种架势,看了一眼之后,吓得赶紧回头,浑身不住地微微抖动,只盼着这狗赶快过去。

可是,怕什么就来什么,这狗跑到她俩腿边,挨挨擦擦地嗅来嗅去,偏偏这是夏天,大家穿得又少,彭处长觉得,隔着薄薄的裤子,那狗的鼻息喷到了自己的腿上。

猛然间她想起来,自己今天还来着那个呢,不会是……血腥味儿把它引来了吧?想到这个可能,她情不自禁地一声尖叫,“啊~”

张二妞可不会怕这种玩意儿,虽然她也是女人,但她是从农村出来的,这种半大不小的狗,她见得多了,说不得操起手边的竹竿向狗抽去,“滚开!”

那狗甚是机敏,而她的目的也不过是吓唬一下,所以白狗就躲开了,但是吃了这么一吓,那狗不干了,冲着张二妞就呜呜地咆哮了起来,蜷着身子后腿紧绷,大有一冲而上的架势。

“老太婆你找死啊?”就在这时候,人群中传来一声怒吼,两个二十七八的小伙子排开众人走了过来,其中一个挥拳便向张二妞打去,另一个却是伸手去抚摸那白狗,“白龙乖,咱不怕,看我帮你出气。”

“遛狗不拴着,你有理啦?”张二妞见这人来势汹汹,禁不住喊一声,不过她还没喊完,大拳头就狠狠地砸到了她的脸上,三拳两脚之下,她就被打翻在地,口鼻中鲜血直流。

打倒了她,年轻人兀自不肯干休,操起刚才她撵狗的竹竿,狠狠地抽了下去,“我让你打我的狗,我让你再打……”

“喂,差不多点啊,”彭苗苗看不过眼了,虽然她觉得两块五一双的鞋垫有点贵了,但是摊主为了保护她,被人暴打,她是绝对看不下去的,“她又没打着你的狗。”

“彭姐,咱们走吧,”郭芳的胆子,其实更小,眼见着两个男人拳打脚踢对付那老妇,就觉得腿肚子发软。

彭苗苗也不是个胆大的,她也知道,这两个年轻人不是善碴,但是要让她这么走了,她真的良心不安。

换个别人来的话,就算良心不安,可终抵不过对一些人和事的恐惧,但是,彭苗苗是省里来的干部,她有属于自己的骄傲。

而且,以前的文明办,可能不算什么,但现在的文明办,有一个非常了不得的副主任,撇开身后的背景不说,陈主任本人,就是高大威猛,据说打起架来,也是相当不含糊。

所以,她给陈太忠打个电话,由于刚才被狗惊吓了,又为狗主人的蛮横所震撼,所以她在电话里的声音,有点颤抖。

张二妞也没想到,自己赶了一下狗,就被人毒打一顿,感觉着身上的拳脚变轻,她颤巍巍地坐起了身子,却猛地发现,自己不大的小摊子,已经被人砸了!

她摊子上的货,本来就没几样,但是,看到自己辛辛苦苦纳出的鞋垫,被人狠狠地踩到脚下,更有几副鞋垫,散落到了不远处的污水里,她真的心痛到只想哭:你这叫我怎么卖啊?

然而,她的苦痛还没有终结,一个年轻人见她坐起了身,走上前不管不顾地一把薅住了她的头发,又是连着几个巴掌,“跪下,给我的狗磕头!”

“我操,差不多就算了,”一边有人看不过眼,大声嚷嚷了起来,这年头,有正义感的人实在不多了,但是这俩年轻人做得也实在太过分了。

“麻痹的,谁说的,给老子站出来!”当先动手的年轻人不满意了,他眼睛一瞪,扫视着四周,又抖动一下手里的竹竿,竹竿虽不算粗,但是那“呜呜”的风声告诉大家,挨上一下绝对好受不了。

“老子这是萨摩耶狗,花一万买的,”看到众人噤若寒蝉,他得意地哼一声,正林可是个穷地方,肯花一万块钱买狗,牛逼吧?“它被这老太太吓到了,回去万一得个病,他妈的是你老糟货赔得起的吗?”

说着说着,他又火了,抬腿一脚把坐在地上的张二妞踹倒,“老不死的,快磕头。”

张二妞正嚎啕大哭呢,冷不防又吃了这一脚,吓得连哭都不敢哭了,她睁开泪眼一看,发现两个年轻人身边又多了几个年轻人,正气势汹汹地相互打招呼,“小健,怎么回事,要帮忙不?”

正林这地方确实不大,打招呼的几个年轻人看起来也不像什么乱七八糟的人,不过就这样,七八个年轻人一凑,谁也不敢再胡乱主持正义了。

到了现在,现场已经围了有几百号人了,可是这么多人,却是死一般的寂静,只有圈子中间这几个年轻人高声打招呼的声音。

张二妞再次缓缓地坐了起来,她满头满脸全是血,她用漠然的眼光扫视一下四周,当她看到彭苗苗和郭芳时,有一个细微到不能再细微的停顿,下一刻她又将茫然的目光移开了——一万的狗呢,何必连累了这两个女娃娃?

她颤巍巍地站起身子,接着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,看着那满头的白发向地面碰去,彭苗苗再也无法忍受了。

那是怎样空洞的一双眼神啊,眼中毫无生机,有的只是漠然,那是看破了世情的悲伤,和无法用语言表述的绝望。

“慢着,”彭处长大喊一声,此事本就起于她,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,她真的无法坐视,“你们也太欺负人了吧?”

“我还没找你算账呢,你倒往外跳?”那唤作小健的年轻人冷哼一声,手持竹竿,轻抽着另一只手的手心,懒洋洋地走过来,“你刚才那一嗓子吓到白龙了,它的胆子可是很小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