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56章 自告奋勇去正林(下)

聂启明见他没有松嘴,那也只能悻悻然反转,至于天讯的李总,他根本没兴趣过问,上面都把基调定下来了,证人证词什么的,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基调已经定下来了。

至于李总说了什么,谁又会在乎呢?他咬出大天来都没用,聂启明的级别在那里放着,陈太忠在天南更是一手遮天……起码也是半边天。

他说个一,记录上都变成二,社会就是这么无情,犯错不可怕,可怕的是惹错人。

不过还好,就在第二天下午,李总反应过来了,你们不是觉得我是诈骗吗?我提供了假冒伪劣产品,我认赔了行不行?违约金不过是百分之二十而已,又不是假一罚十那种。

还是诈骗!赵明博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,这是发现你用假货了,所以你认赔了,没发现你的时候,你就得逞了啊,先给我呆着吧。

赵所长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人走了,既然张馨认了他这个干哥哥,他当然是要替妹子出气的——姓李的你当时不是牛逼哄哄的,逼着我妹子签合同吗?

所以,他就向上面申请拘留了,分局这边冯局长也痛快,立马就批了。

事实上,赵明博不管怎么说,都要拖到聂启明给张馨一个交待之后,才会考虑放走这两位——他已经知道,姓聂的答应了,给她一个副处,这个时候他要是把人放了,万一姓聂的那儿再搞什么幺蛾子,就没意思了。

聂启明倒是把邢主任领回去了,但是他一听说,派出所那边不放天讯的人,也怕夜长梦多,于是几天之内就将公司干部调整了一批,邢主任的下场是不用说的,张馨直接升任素波市移动副总,兼数据部经理。

至于说移动内部纷纷说聂总这次栽了,栽在了素波市移动一个小经理手上,聂启明根本就不在乎——人要是横下一条心不要脸了,也是无所谓畏惧,怎么,你们觉得我斗不过张馨,很可笑是不是?带种的,你们再上来碰一碰我,看我这个老总是不是泥捏的!

几天后,天讯的人没命打点,在写了赔偿保证书之后,终于将李总保了出去,一行人头都不回就离开了素波,百分之二十的违约金,张馨也不怕他们不给,不管怎么说,库房里还压着五百台模块呢。

这是移动这边的事情,陈太忠则是在第二天就奔赴正林了,他要代表省文明办,视察这个万人迎奥运的长跑活动。

这个活动,就是文明办成立以来,鲜见的大手笔,花钱多少倒是在其次,正经是这是十四个地市同时启动——这影响就太深远了,文明办是高度重视的。

初开始的时候,华安是计划将这个万人长跑放在素波的,人多嘛,声势大视觉效果也好,但是陈太忠提出要各个地市同时进行,而不是集中在省城。

这个建议好!马主任第一时间就品出了味道,如此一来,省文明办的影响,在瞬间就能渗透到各个地市,视觉效果可能不是很冲击,但是意义……真的深远。

唯一可虑的是,下面地市会跟文明办张嘴要钱,甚至,不排除有的地市狮子大张嘴的嫌疑,所以,马主任找到潘部长请示。

“这是个好主意,”潘剑屏一眼就看出来其中的奥秘了,于是大力支持,“你们报的计划是四百万,我再多支持你二十万,十四个地市一视同仁,每个地方拨三十万,嫌少的自己补……强调一下专款专用,谁敢胡来,精神文明建设直接从他们头上抓起。”

堂堂的省委常委,居然对四百二十万计较,没命强调专款专用,这固然跟宣教部是清水衙门有关,也说明对下面这么拨款,确实是很少见的——由此可见,潘剑屏对此事的重视,并不是仅仅体现在嘴上。

而且这事到临近了,潘部长表示,宣教部里可以支援一部分干部下地市——文明办已经是没命地在高配了,但是正处以上的干部真的没几个。

一正四副五个主任,再加俩巡视员——其实只能算一个半,商翠兰不太好用不说,张勇敢那腰……啧啧,也是没法说,最后,就是华安这个正处待遇了。

至于说副处,文明办就多了,但是副处就不一定够资格下去了——按照对等原则,下面地市也出副处接待的话,能派出些什么人来?

地市级文明办的主任,按例也是副处编制,但这是一个提高级别的好地方,绝大多数地市,文明办都是有正处级的宣教部副部长兼任的,至于说县区,基本上就找不出副科级的文明办主任了。

所以说,这个活动是如此之大,出名高配的文明办,领导都不敷使用了,潘部长这边愿意支持十来八个正处或者副厅过来——能对分管副市长或者副书记,总是要好过对文明办主任。

那么,这份大名单也是学问,哪个地方必须是副厅去,哪个地方可以酌情派正处,里面门道多了——官场无小事,万一下面觉得,省里对我们重视不够,虽然大家嘴上不敢说啥,将来办事拖拖拉拉甚至掉链子,那就没意思了。

这真的挺考校文明办的协调能力,不过陈太忠倒是挺厉害,一个人就搞定了两个正处指标——凤凰那边去个正处就行了,我保证王伟新或者姜勇出来接待,他们要是不给面子,我直接把吴言拽出来。

还有一处是正林,陈某人打算亲自去,心说别人不给面子的话,那我找秦连成和杜和平都方便,他俩总不能跟我讲对等接待吧?

而且这次文明办不光领导不够,连车都不够了,撇开素波不谈,十三个地市就得十三辆车,文明办倒是有这么多车,但是桑塔纳以下的根本拿不出手——你好歹是省委的单位呢,开辆小面包车下去,合适吗?

不过,潘剑屏依旧表示会支持,反正这个活动是文明办发起的,宣教部愿意支持,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?

陈太忠也依旧没给领导添麻烦,他自己有车,一行四人坐的就是他的奥迪,同行的除了郭建阳这主任科员之外,还有调研处的副主任科员郭芳,总算还好,最后一个是有职位的,协调处的副处长彭苗苗。

文明办原本就是男女差不多对半,他这一行也是两男两女,陈主任隐隐听说了,似乎有人起了一个外号叫什么妇女之友的,所以对这样的人员结构安排,有点抵触。

不过再了解一下其他小组,他也就只有苦笑的份儿了,他这一组算不错的了,起码还都是文明办的人,其他组里,大多还掺着宣教部的人呢。

虽然八月底了,但是天还有点热,全省的长跑就定于明天上午七点半开始,原本是定于本周末的,不过据气象部门预报,周四之后可能有连阴雨,于是提前到了周三。

陈太忠一行人是周二下午三点半出发的,也没搞什么警车开道之类的,就是一辆奥迪车,通过素正高速路,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正林。

正林这边,是由文明办主任张正生出面接待的,这张主任也是个正处的宣教部副部长,早早地在正林宾馆订好了房间,两个豪华套间。

到了吃饭的时候,副市长杜和平来了,他跟陈太忠是驻欧办时就结下的交情,属于私谊,倒是让张主任看得有点眼晕,这陈主任在正林,还真是有几分面子。

杜市长说了,明天的活动,除了正林的宣教部长要参加之外,还有常务副市长秦连成,倒是他自己不克分身,所以今天提前来接个风。

杜和平的酒量,那是一等一的,想当年在巴黎,他和陈太忠两个人喝三瓶茅台,都一点事儿没有,而陈主任的通讯员郭建阳也是个酒缸,所以这一桌还没吃了半个小时,文明办张主任就先出溜到桌子底下了。

“小张不错,起码实诚,”杜和平赞许地点点头,要人将张主任扶走了,正林这边是革命老区,人们说话都比较直接,做事也彪悍,所以这市级的官场做派,跟凤凰的县级差不多。

又吃一阵,彭苗苗和郭芳就有点无聊了,她们虽然是女士级别都不算高,可怎么说也是省里下来的,正林人也没胆子使劲儿灌她们酒——杜和平倒是有这个资格,但是他怎么可能欺负陈太忠的人?

陈主任喝得兴起,见她俩连筷子都不动了,于是就发话了,“你们呆着也没意思,回房间早点休息吧,明天还要早起。”

这三人这通喝,直喝得旁边陪酒的正林文明办副主任、正林宾馆老总等人睁大了双眼,六点半上的菜,这新闻联播还没演完呢,一件五十二度的汾酒空了——六斤酒没了。

“孩子们,上酒,”宾馆刘总的做派,跟张智慧有点像,他正嚷嚷呢,旁边有人拉他一把,“刘总你小声点,天气预报了,看看明天天气。”

“再来两瓶就行了,早点休息,”陈太忠很矜持地表示,自己是一个“有尺度”的领导,就在这时,他的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彭苗苗,她哆里哆嗦地发话,还带着点哭腔,“陈主任,有人欺负我们……”

“什么?”陈主任登时就不干了,“你们在哪儿呢?把欺负你们的人带过来,我倒是要看看,他们长了几个脑袋!”

“谁呢谁呢?”刘总一听,也嚷嚷了起来,他其实喝了也不少,“在我的宾馆里,还有人敢欺负省里的人?这不是打我的脸吗?”

“我们不在宾馆,在宾馆旁边不远的市场里,”彭苗苗的话才说完,刘总就跳了起来,“是那儿啊……保安呢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