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55章 自告奋勇去正林(上)

聂启明当然是得了别人的保证,知道自己没事了,才敢来的,不过,令陈太忠感到惊讶的是,这家伙居然不是来劝人顶缸的。

“陈主任,幸会,”走到派出所院里,聂启明转身过来,冲身后的陈太忠伸出了手,堂堂的厅级干部冲处级干部主动伸手,态度算是很诚恳。

“有话直说,”陈太忠双手向后一背,就那么淡淡地看着对方,无缘无故招惹我,招惹我的女人,伸个手就算完了?看把你美得,“说实话,这次我真没打算放过你的。”

他俩有话说,别人自然不敢跟上来,只能远远地看着,看到陈主任居然拒绝同聂总握手,赵明博笑着点点头,“牛逼,这才是陈老板的底气。”

旁边站着的那几个省移动的人,却是鸦雀无声,老板的尊重被人无视了,他们脸上……也无光呐。

“事先我并不知道你跟黄家有关,”聂启明人虽胆小,说话倒也算痛快——当然,也可以说他是势利得一塌糊涂,“我认栽了,不过这个小邢……能不能交给我们移动,内部处理?”

“我能得到什么?”陈太忠很干脆地发问,对方这个要求,有点出乎他的意料,因为他没想到聂启明来,居然不是来劝人顶缸的,而是捞人的。

但是该怎么敲诈聂启明,他却是想好了的,想到黄和祥可能卖人情,马勉更是赤裸裸地表示要卖人情,他心里多少有点不平衡,我得罪人你们卖人情,切,好像我不会卖人情?

是的,他早就想到了,那个邢主任,移动内部处理,跟双规之后提起公诉的结果,对他而言真的差不了多少——当然,可以肯定的是,邢主任绝对不会这么认为。

“一个长期合同,排他性的,”聂启明并不奇怪对方的态度,在他的眼里,天底下就没有不可以商量的事,关键是看人家有没有兴趣跟你商量,肯商量的就好说,“全省所有无线模块,你们是指定产品,我跟你签两年的合同!”

“还是不招标,不怕犯错误吗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论起糟蹋人来,他的水平真的不是盖的,话头子专往痛处戳,下一刻,他的笑容微微一滞,“这本来就是科委的合同,你拿我的东西送给我做人情,算盘打得不错……你确定自己,不是在故意侮辱我的智商?”

“下面地市的分公司,也有部分自主采购权的,”聂启明沉声回答,他说的是实情,省公司可以强势,可以有指导权,但是下面一点权力没有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

自己吃肉,多少得给下面一点汤喝,就算没汤也得有两根骨头——这年头的人现实无比,没好处谁跟你?聂某人虽然强势,但是好歹管理过厅级的厂子,这个道理还是明白的。

“天南的分公司,谁敢跟凤凰呲牙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他不认可这个逻辑,“不是我吹牛,在别的上面,他们可以有自主权,至于无线模块,不客气地说一句,我看他们谁敢!”

聂启明承认,陈太忠有资格说这个话,自己堂堂省移动的老总,都被逼到这个地步了,哪个市移动的老总,还扛得住凤凰科委?

于是,他竖起一根手指,“我再买一万辆疾风车,”他已经打听清楚了,小恩小惠笼络不住陈某人,正经是大家都知道,陈主任有强烈的山头主义情绪。

一万辆疾风车,那可是价值三千多万,搁给改制前的落自厂,得卖三个月,聂总这诚意真的不算小,而且,他不忘记补充一句,“整个天南移动,在编的就是四千人,其中自己有车的有三百人左右……我是连家属和合同工都考虑上了。”

“嗯,我跟许主任说一声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是一点收获,但是他不打算领情,“我们许老大的老爹是许绍辉,你有这个诚意,我再做一做工作,他估计就不会很生气了……嗯,其实他觉得你是对他去的。”

“我没有针对你俩任何人的意思,”聂启明艰涩地咽一口唾沫,姓陈的,我这三千多万又出去了——我感动天感动地,怎么感动不了你?

当然,就在这一个下午,他对凤凰科委的认识,那是突飞猛进,许绍辉的儿子在那里做正主任,而且跟陈太忠的关系极好,在确定了这个消息之后,他再次为自己的轻率懊恼不已。

“你不要光想着凤凰,”陈太忠见这厮死活弄不明白状况,说不得哼一声,“老聂,你觉得天底下,最难打交道的是什么人?”

那肯定是你啦,聂启明愣一愣之后,笑着摇头,“这个我还真不知道。”

“是女人,”陈太忠神色一整,异常郑重地吐出三个字。

“女人……哦,”聂启明沉吟一下,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接着又眉头一皱,“可是这件事里,她没有任何损失啊。”

“那你随便吧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知道这家伙胆小,犹豫一下,说不得又加上一句,“许主任也认识张馨……这话你知道就行了,我不希望听到别人嚼谷。”

许纯良确实认识张馨,不但认识张馨,他还去湖滨别墅呆过,陈太忠的很多女人,他都认识,不过显然,某人现在这么说,就是要起到一个误导作用。

“啧,”聂启明听得登时就是一呲牙,心说我还以为张馨跟你有什么不清不楚呢,合着她是跟许纯良关系暧昧啊,于是他试探着发问,“那么,回头我跟许主任说一声,把张馨提成副处?”

“你想提她就提,跟谁说……有什么意思呢?”陈太忠听到对方被误导了,心里暗自得意,不过想一想,自己的女人成了别人的女人,心中又生出了点不忿,“你说了什么并不重要,大家都有眼睛的,重要的是你做了什么,有些话……烂在肚子里更好。”

“那是,”聂启明点点头,陈主任已经两次提醒他不要乱说话了,他就算再愚笨也明白了,“她识破了一起诈骗案,紧绷着精神文明建设这根弦不放松……这样的优秀干部,我是会给她们加担子的。”

“看看,老聂,你觉悟这么高,应该早点表示出来嘛,”陈太忠满意地点点头,“那个邢主任,是要处理的,内部处理,你也必须处理,不要有侥幸的心里,舆论的力量,我们必须考虑,你明白吧?”

有些人是必须牺牲的,聂启明非常明白这一点,其实他现在过来,虽然是捞人更多的还是自救,他真的是天性凉薄,不会舍不得牺牲别人,他只是想,小邢搁给外人处理,难免还会波及到移动,不如公司内部处理。

“先让他去老干部处,”得,他连安排都说出来了,要不说有些干部就是人捧出来的,自身的能力真的太欠缺了,而且,他生怕陈太忠不知道性质,还要解释一二,“这老干部处就是个架子,老干部基本上都留在电信局了,我们省公司本部这边,就是四五十个。”

“这是你的事儿,不要跟我说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心说这样的领导也有人追随,真是不知道那些人脑子里装的是什么。

其实,这也是他想得偏颇了,像马勉、陈洁、杜毅这种愿意护短的领导固然有,但是聂启明这样的领导也绝对不少,而且聂总也有好处,起码他不吃独食,能给上面供点,能给下面漏点——毕竟他还有上进的想法,有些事就不肯做绝。

这一点上,他比一些领导还是强不少的。

“太忠主任……果然痛快,”出乎意料的,聂启明居然一伸手,笑眯眯地拍一拍他的肩膀,一指院子角落,“太忠……再跟你说两句?”

两人现在的状态,已经是生人勿近的那种隔绝状态了,其他人都不敢走近他俩身边,聂总居然还要拉陈主任去墙角说话,就是表示他还有更隐私的话要说。

搁给别的正处,接到一个正厅的如此邀请,多半是要踌躇一下,不过陈太忠怕得什么来?而且他翻脸的速度,绝对比翻书快多了——根本不存在什么不好意思的问题。

于是,他就大喇喇地跟了过去。

然而,入耳聂启明的话之后,陈某人不得不再震惊了,他真的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你是说,还想继续在天南呆下去?”

“是的,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,”聂启明郑重地点点头,显然,他的嗓门再洪亮,说这些话的时候,也必须压低声音,“以后的工作,希望能得到陈主任的大力支持……我这人,其实特别喜欢交朋友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嗫嚅着回答,“可是你这三把火没放起来,对接下来的工作,必然有重大的影响……其实这件事,我也有责任。”

他是个胆子大的主儿,但是对方一次再一次地刷新智商下限,那么,他就不得不考虑另一种可能——这可能……是个陷阱。

“没什么,慢慢来嘛,今天这也算好事儿,大家都看到了,我有整顿旧有秩序的决心,”聂总一脸的刚毅之色,“一开始没找准方向,但是,我有改正错误的勇气。”

“可是,咳咳,我没打算给你这个机会,”陈太忠听说这厮只是想赖着不走,就没兴趣玩弄对方了,说不得咳嗽一声,面皮一翻,“老聂,不瞒你说,刚才说的这些,就是你全身而退的条件,我给你一段时间,让你走人。”

“刚才那些条件,是让我全身而退?”聂启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在他想来,两年排他性的采购合同,就足以弥补自己今天的过失了。

剩下的一万辆电动助力车的采购合同,他是用来收买许主任高抬贵手的——这三千万的金额,在十年后,甚至在五年后,会显得很可笑,但是在2000年,这就是不小的诚意了。

至于说张馨的副处,那是搭头,企业的副处对他这个有背景的正厅来说,那是多大点事儿?别说副处了,正处照样给你安排了——所以,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那是,你以为还要怎么样呢?”陈太忠点点头,与此同时,不尽的鄙薄,绵绵地涌上心头,聂启明啊聂启明,你怎么能让我不小看你?见过无耻的,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!

“你是一定要赶我走了?”聂启明的脸色也变得铁青了起来,他为了今天的事情,已经动用了平常太多舍不得动用的关系,眼下听得是如此结果,真是有点控制不住情绪。

他是有点关系,但是关系再硬,这体制内的位置,终究是有数的,能活动来天南移动老总这个位子,已经是太难太难了——虽然在别人眼里,他这算是“得来全不费功夫”,但是其间酸楚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

“有本事你别走,”陈太忠一翻眼皮,不屑地哼一声转头就走,他现在身上的事情,是一桩赶一桩,哪里有闲心跟这厮废话——放过你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,怎么,你还敢不知足?

这已经是他的底线了,再多说,就算拉来黄和祥也没用——无端惹我的人,必然要付出代价,更别说你赶上了精神文明建设的风头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