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54章 聂总出现(下)

“他能让黄家随便来个人张嘴,我就原谅他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我也喜欢钱和权,但是我要不帮黄二伯绷起这个面子来,将来我还有脸去北京吗?”

几百万的单子,你至于扯这么大的虎皮吗?黄汉祥要是只有这点眼皮子,还不够人笑话的呢,张煜峰心知肚明,就是小陈不肯放过人家。

他能理解这种心情,但是托他传话的主儿,实在是他推却不过的,“咱兄弟不扯那么多了,这么说吧,你给我交个底儿,打算把他弄到什么样,你就满意了?”

“六百万的单子不招标,严重违反制度,这是他自己亲口说的,”陈太忠轻哼一声,陈某人号称睚眦必报,自然是要讲个以牙还牙,“他?停职反省吧……不瞒你说,凤凰科委大主任,那是我兄弟,他老爹是省纪检委书记,你看我不弄出他的尿来。”

这话就很明白了,姓聂的引咎辞职,那就算了,你小子要是还敢惦记呆在这个位子上,哼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

“我说……这逼玩意儿怎么这么傻呢?”张煜峰听得也倒吸一口凉气,纪检委谁不怕,“谁都敢惹?”

按说,聂启明是央企的,不用太顾忌省级的纪检委,但是现在被人抓现行了,天讯那俩掉链子了,既然有证据,对付他都不用省纪检委出面,省反贪局就够用了——到最后提起公诉的,也许只是西城区检察院这么个小单位。

张处长也知道这一点,一时间就觉得,这逼玩意儿也太冒傻气了,“这样吧,太忠,咱好歹兄弟一场,给我个面子,等一等再下手,让我把话传回去……成不成?”

“我是真咽不下这口气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不过你都这么说了,那就尽快吧,我们这边走程序呢,让他争取抢在程序前面吧……小雅那儿,还得你多照顾点。”

这话,算是给面子了,但是也没给多少,可张煜峰还得领情,“我怎么这么倒霉,摊上这种糊糊事儿了,小马那儿你放心,咱哥俩不见外的……我得赶紧回个话,就这啊。”

有些人的行径,不需要经过法院,就能留给别人分明的印象,道德的审判,何尝不是审判?虽然这审判结果,只是藏在众人心中——这很正常,坚守道德是好事,说出来的就有冒傻气的嫌疑了。

聂启明这临阵脱逃,在天南很多人心里,都留下了丑陋的印象——虽然,他是央企的负责人,并不需要在乎天南人的印象。

让这件事情尘埃落定的,是黄家人的电话,不过,打电话的不是黄汉祥,而是磐石省委书记黄和祥,他将电话打到了陈太忠的手机上,“小陈吧?我黄和祥。”

“黄……黄三伯你好,”陈太忠可是没想到,黄和祥能主动地打电话给自己,好悬没把黄二伯三个字叫出口,“欧洲一别,好久不见了啊。”

“去年我老爸生日的时候,咱们还见过,”黄和祥也是一省大员,说话不是很客气,直接指出了他的谬误之处,“你这年纪轻轻,记性可是不怎么样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心说我怎么能想到好端端的,你给我打电话呢?用的也不是磐石的号码,而是北京的,这不是一下没想起来吗?

事实上,他对黄和祥印象最深的,还是驻欧办开张——这也正常了,老黄那时候是专门撑场面去的,至于黄老做寿那次,大人物太多了,他是个不起眼的,身边的段卫华、田立平和章尧东三个厅级干部就吃死他了,又碰到了赵晨那疯狗,“黄三伯你又回北京了?”

“嗯,就要走了,”黄和祥说话挺干脆的,却也不跟他见外,“天南省移动那儿,差不多就算了,那边不会再犯错误了。”

“咦,看把他美得,”陈太忠知道黄老三给自己打电话就没好事,一听说这么干脆利落地放过人去,还是不肯答应,“好端端地咬我一口,然后不再犯错误……就完了?”

啧,就知道你小子是个刺头,黄和祥从小到大,受的都是正规教育,非常讲究官场里循规蹈矩那一套,这种人,也就是他二十多岁在县里挂职的时候遇到过,以后再都没有了。

所以,他虽然有点不满意对方对自己不够尊重,却也多少能理解,不过,堂堂的中央委员被个小处长顶了,还是挺没面子的,“那你要怎么样?”

哥们儿好像跟张煜峰说的是,有个黄家人来说话就行!陈太忠猛地想起自己才说完的话,“好吧,黄三伯你都说话了,这次就算了,回头我慢慢收拾他。”

“回什么头,他在天南呆不了多久了,”黄和祥听他松口,就点他一下,“你这么折腾一下,他都颜面扫地了,还怎么再呆下去?”

这是大实话,聂启明新官上任三把火,没烧了别人,反倒引火烧身,动手的还只是一个小科长,想扳回这个影响,没有三五个月根本不可能。

“现在走了不是挺好吗?”陈太忠听得也明白了,合着这是黄和祥跟别人又做了什么交易了——起码是卖了一个人情,心说我在这儿拼命,你坐着享受劳动成果?

“移动公司还在纽约上市呢,连着换老总,合适吗?”黄和祥听他这么认死理,就有点不高兴了,“你也在欧洲干过,我记得你挺注意国际影响的嘛。”

“好吧,我这就安排,”陈太忠挺反感大家说的“大局感”,但是一说“国际影响”他就蔫了,他确实不喜欢被外人看了笑话去,“黄三伯您还有什么指示吗?”

“没有了,”黄和祥心说这家伙果然是这样,骨子里都是民族主义者,怪不得能跟二哥搞到一块儿去,“以后有空的话,来磐石玩。”

黄书记没问小陈打算怎么安排,陈太忠也没解释要怎么安排,不过这都是不用说的,聂启明没事了,那么,就要揪个处长出来垫背了——这是必然的。

陈太忠叹口气挂了电话,又给马勉打个电话,将情况含糊地汇报一下,说是我这边有点压力,要不先弄掉个中干……就算了?

“我的压力一点不比你小,”马主任苦笑着回答,旁人都道他是文明办主任,能管了陈太忠,于是纷纷关说,也就是他一开始就答应了小陈,不能退缩。

听到小陈打算收手,他表示理解,“部长刚才还说呢,能办成刑事案是最好的,省移动怎么也是央企……你先等上十来分钟,我顺便卖个人情……”

十来分钟后,陈太忠到了派出所,找到了冯局长,如此这般地安排一下,安排完不忘记感慨一声,“……精神文明建设,任重而道远啊。”

“我看那办公室邢主任,挺不顺眼,”冯局长也是聪明人,知道有人发力了,索性请示一下陈主任,“那就是他吧?”

天讯公司的话单里有两个处级干部,其中一个就是省移动公司办公室主任的号码,邢主任是最早到市移动现场协调的,刚才也被警察们盘问了,不过……就是马主任安排的那样,把握好尺度。

邢主任解释说,这是天讯的人打的骚扰电话,“我倒是见过他们,不过我这办公室主任,就是服务领导的,采购点日常用品什么的,设备这些东西……我哪儿懂?”

警察们问完就没事了,邢主任也以为没事了,不成想一个来小时之后,就在市移动门口,他正严肃地研究那手机版模块,铐子直接铐到手上了,他登时傻眼,“我说……你们是不是搞错了?”

这变化大得,看得别人都傻眼了,邓亮远远地看到,禁不住叹口气摇摇头,“啧,真是大开眼界啊。”

六点多的时候,陈太忠请到场的记者、警察之类的吃饭,两桌才放下这么多人,马勉又从文明办赶来,坐在媒体那一桌,他说起今天的事儿,就要求先把这个现象报道了,至于说案子性质,你们不着急提。

这个要求很正常,新闻抓的是时效性,不可能一开始就给出结果,一顿饭吃完,陈太忠又赶到派出所,慰问在审讯室工作的干警们。

结果,更好笑的事情发生了,聂总居然出现了,这是一个高高壮壮的中年人,他背着双手,施施然走了进来,身边还簇拥着三、四个人,看上去很是威严。

他的声音也是有若洪钟,响亮无比,“我是省移动聂启明,听说办公室小邢出了点情况,作为他的直接领导,我能先给他做一些思想工作吗?”

陈太忠和赵明博登时面面相觑:见过无耻的,还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。

“有什么话,你先跟陈主任说吧,”赵所长一指陈太忠,他也是直脾气,姓聂的你他妈的这是劝人顶缸来了,但是人进了我这儿,可由不得你摆老总架子。

“那行,”聂总点点头,“有空房间吗?算了……陈主任,咱们还是院子里说吧。”

瞧你这点出息,陈太忠真的被他弄得哭笑不得,这家伙显然是怕老赵在房间里动手脚,弄个窃听器什么的。

一时间他都有点后悔,早知道你丫就这么点胆量,直接丢一条蛇进你房间就搞定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