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53章 聂总出现(上)

聂启明认为,他不得不躲出去,因为他手下的科长,和凤凰科委的人联合夹击他,他初来天南,人生地不熟的,先躲出去,就不怕吃了哑巴亏。

祖宝玉的出现,证明事态已经开始向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,尤其恶心的是,张馨把话单交给了警察——而且还交出了两份。

聂总的屁股,本来就不怎么干净,就算撇开以前的账不算,哪怕他可以跟警察辩解说,没错,我认识天讯的人,但是从没支持他们搞手机模块,我也是被蒙蔽的——这是实情,但是别人也得相信不是?

尤其是,这警察明显是张馨的关系,聂启明就琢磨,万一我遭遇刑讯逼供,甚至栽赃嫁祸怎么办呢?

搁给旁人看,他这个担心有点天方夜谭,好歹是正厅级的一把手,一个派出所或者分局的警察,哪里敢跟你这么动手?这不符合官场常识。

但是聂总有他自己的理由——张馨这个女人太逆天了,一个小小的科长,才受一点点的委屈,就敢明目张胆、针锋相对地跟我这个正厅掐,这样的现象,难道符合官场常识吗?

以聂启明看来,姓张的实在是太嚣张了,就算是我不知道你厉害,让你受了点小委屈,但是你难道不能通过其他途径,先婉转地通知我一下吗?我知道你厉害了,自然会给你台阶。

我堂堂的一个正厅老总,处理你一个小正科是应该的——我没时间去彻底了解你的背景,你觉得冤枉了,可以通过你的靠山来反应问题嘛,都像你这么乱搞,体制的威严要不要了?

聂启明这么想,倒也不能说完全不对,但是张馨真要托人来说情,以他的性子,其实未必会卖面子,他有斩将立威的刚性需求,既然要立威,肯定要捡大个儿的下手,斩杀几只草鸡能有什么用——这又不是在拜把子。

他从来就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性子,就算到了黄河,也要抓个部下出来,毒打一顿之后下令——你先给我抓条黄河大鲤鱼来,证明这是黄河。

反正聂总就忘了,他自己下手的时候,也是雷霆万钧,毫不客气地让对方为他的错误买单——你不把别人当人看,别人自然不会把你当领导看。

错误都是张馨的,委屈都是他聂某人的,所以他躲出去的时候,还是一肚子火气,当然,有必要强调的是,他是躲出去了,而不是跑路了。

躲出去干什么?自然是求救了,他来天南省移动才一个多星期,跟地方上不怎么熟惯,所以他换了电话卡之后,直接打往北京。

其实,经过这么一段时间,他已经弄明白张馨的背景了,挫折最能令人迅速成长,不过弄明白的背景,颇令聂启明瞠目结舌,只张经理一个人,就够他喝两壶的——那是能搭上井部长,让安全生产司的宋嘉祥道歉的主儿啊。

陈太忠的底细,他也打听清楚了,一开始他只以为,此人是前省委书记蒙艺捧起来的典型,蒙艺走了,这人的行情也就该到点了,不成想人家还有黄家背景,这个消息,更是令他跌破了眼镜——蒙艺……可不就是被黄家赶走的吗?

这就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悲哀了,而更令他感到悲哀的是,陈太忠都已经到文明办挂职了,还会为科委的事情出头,否则的话,文明办来一个主任就够了。

于是,他给北京的靠山打了电话,言辞中不住地抱怨——我初来没打听清楚消息就动手,这固然不对,但是你凤凰科委是跟省移动找饭辙呢,知道这里换老板了,都不来拜一拜码头……这就做得对啦?

你犯错在先,我收拾你在后,大家评个理,这是谁的错?是你跟我找饭辙,我是你的米饭班主,谁该先跟谁打招呼?

“狗屁不通的逻辑,”那边对他这话嗤之以鼻,“没错,你是顾客,是凤凰科委的上帝,但是店大欺客客大欺店,人家店主比你这客人大,你花钱住宿就了不起啦?还是你自己没打听清楚,你也好意思抱怨!”

说白了,还是个实力问题,拳头大的有理,而且科委也不光是占移动的便宜,全市出租车的GPS定位系统,是他们帮着拿下来的,这么说一句吧,数遍全国,在出租车定位系统的订单上,联通跟移动是不相上下的,不像手机用户那么差距悬殊。

不过,那边骂归骂,也不能不管——要是遇到点这种小事就不管,聂启明也养不出这么大的脾气来。

不多时,那边就将消息落实了,“井部长也是跟着黄家走的,嘿,小聂你说你自己瞎成什么样了,小科长是黄家的人,陈太忠是黄家的人,黄家的人你一下得罪俩……你还是不要在天南干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我怎么知道,一个小科长,能牵扯上黄家呢?”聂启明有点不服气,他觉得自己很冤枉,“按道理,她能涉及厅级干部,就是顶头了,再大也没用……她够不着,别人也管不着。”

这话很有道理,所谓的处级干部,靠山顶天了是省级,陈太忠是副处的时候,正省部级的蒙艺想帮他说话,都够不着。

但是这个道理不适用于张馨,一来,张馨的情人确实也不过是正处,二来就是她得陈太忠的关照,时间并不长,等日子久了……怎么可能还是正科?

当然,陈太忠的能力,并不是一个正处那么简单——最少可以媲美一个正厅,而且他能用得动的副省级干部,也不止一个两个,他不是够不着张馨,而是这两人之间的关系,是见不得光的。

所以,才会有这种悲剧发生。

聂启明的辩解是不错的,但是,北京那位不认可这种辩解,“小聂,还是你在小企业呆多了,不了解移动的行情,移动的人,里面背景深厚的太多了,有点地位的,身后可能就站着离退的省领导,你当还是你那个厅级小厂吗……你这还是准备不足,才吃的亏!”

聂总在这里四处求爷爷告奶奶地求助,而诈骗案的调查,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扯出聂启明了,找不到?那无所谓……李总的手机通话记录上,找的也不是聂启明一个人!

天讯是想通过聂启明拿单子的,但是其他的各路神仙,不打点也不现实,于是没多久,又是两个处级干部的手机号被找到了。

“需要继续请示马主任,”冯局长非常冷静,他并没有因为吓跑了一个正厅而沾沾自喜,事实上他心里在呲牙咧嘴——事情越搞越大,隐隐有点驾驭不住的趋势了。

马勉作为一个副厅,多少是有点担当的,事实上省委跟移动公司根本不搭界,他自然敢点头,当然,他也有必要指出,“调查是必要的,但是……也要把握好尺度。”

与此同时,陈太忠接到了第一个求情电话,打电话的人有点突兀,但想一想又在情理之中,科技部的综合处处长张煜峰,聂启明的关系在部委里,而陈主任是科技部树起来的典型,大家随便一打问,就能知道张处长接触陈主任的次数比较多。

“不知者不怪?他说得倒是轻松,”陈太忠听得冷笑,他跟张煜峰关系是不错,但是姓聂的这种野蛮作风,也是彻底惹火他了,“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断了凤凰科委的货,这是打部里的脸呢,还是欺负黄老活不了几天了?”

“喂喂,太忠,我就是转述一下这个意思,你明白啦,”张处长被他最后一句话吓得不轻,而且姓聂的这么做,确实也有一点点不给科技部面子的嫌疑,“我只管传递消息,推不过去的人和事儿,你答应不答应我都无所谓,不影响咱俩的友谊。”

“你就不该帮他打这个电话,”陈太忠在这边也叹口气,马小雅最近还要靠着张煜峰揽买卖呢,他也不能跟老张计较,“煜峰老哥,你问问小雅就知道了,他要停职的那个张馨是什么人,黄二伯和信产部井部长,都认识她。”

“我操,”张煜峰听得低声咒骂一句,信产部井部长他不太熟,但是他还跟着陈太忠蹭过黄汉祥和安国超的饭局,“这家伙胆子太大了。”

“不是他胆子大,是张馨低调,不想让别人注意到她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闲言碎语,”陈太忠赶紧借机暗示一下,老张你可不要乱说啊。

至于说某人胆子大,那真是天大的笑话,“聂启明要胆子大,世界就没个胆小的了,堂堂的厅级干部,听说事情大了,居然躲起来了……随便来个副科,也比他有担当吧?”

“嘿,这种玩意儿我见多了,惹祸的时候,一个比一个猛,可是随便一个风吹草动,就能吓得尿了裤子,”张煜峰叹口气,听起来也是颇有感触,“我当年要不是跟了那么个烂领导,现在也不是这局面。”

牢骚归牢骚,正事还要说,“太忠,人家让你开条件呢,放过他这一次,你想要点什么?呵呵……大好机会,不宰白不宰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