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52章 聂总跑了(下)

“是个副厅,不过架子老大了,而且……”在电话那边,办公室主任欲言又止。

“嗯?”聂总不满意地哼一声,我说,你有话就说,没事儿就挂电话,搞什么幺蛾子?

“而且还来了一个副主任,叫陈太忠,是凤凰科委在省文明办挂职锻炼的,”办公室主任在现场看半天了,已经猜到,今天的水很深了。

“凤凰科委?”聂启明搁在桌面上的手,狠狠地一拽头发,他既然介绍了天讯,自然知道顶了什么人,事实上,他对陈太忠也有耳闻——不打听清楚就乱下手,那是对自己的政治生命不负责任。

然而,这耳闻也仅仅是耳闻,在聂总几十年的官场生涯中,见识到了太多的所谓牛逼人物,在一夜之间烟消云散灰飞烟灭的场景,不过他真的没想到,挂职走了的这家伙,所在的文明办能插手到这件事里,“陈太忠说什么了?”

“他什么也没说,基本上就是马勉在折腾,”公道自在人心,大家都长着眼睛,“就是市移动的老总邓亮,在陪着陈太忠。”

“哼,邓亮敢陪着他,那也是有恃无恐了,”聂启明哼一声,他的性子可能冲动了一点,但是论起眼光,肯定还是比一般人强一点,“他们现在在做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就是拍照摄像之类的,”办公室主任的胆子,其实比较小,但是这正是他体现价值的时候,所以他也不怕抵近观察,“那些模块真的太糟糕了,我离着这么远,都能看见主板上面的划痕,绝对是二手货。”

“这个混蛋天讯,”聂总气得狠狠一摔电话,站起身来,在房间里不住地走来走去,这次他是真的恨上天讯了,麻痹的你们做事小心点,不要那么贪婪,会死吗?

世界上有这么一种人,遇到问题从不肯反思是不是自己的原因,他们总是习惯将原因推给别人,尽管他们心里,也明白问题的真正症结所在,但是他们就是不愿意承认。

聂启明就是这么一个人,有人说这样胸襟、这样行事的人,怎么可能做到正厅级干部?原因也无他,就是那四个字:上面有人!事实上能这样行事的,多半都是上面有人,毛病都是惯出来的。

不行,我要制怒,要冷静,走了几圈之后,聂总强行令自己冷静下来,慢慢地踱回办公桌处,缓缓地坐下,抽出一杆笔,在纸上写写划划——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,但越是这个时候,我就越要冷静……

镜头扯回市移动,马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?

原因很简单,陈太忠接张馨电话的时候,就在马主任的办公室,正跟马主任对名单——后天就是万人长跑迎奥运活动,各个地市都要派人下去的。

听说市移动那边出了影响精神文明建设的案例,提供消息的还是陈太忠的朋友,马主任自然要多问两句。

当他最后了解到,这件事还影响了凤凰科委的模块销售,一时间就狠狠一拍桌子,“无法无天,我跟你一起去,太忠你稍微回避一下,毕竟你是从科委挂职过来的,容易落人口实,你放心,主任一定处理得让你满意。”

他有这个反应,实在是很正常,陈太忠是他的干将,一番乱闯,将文明办闯出好大的名头,他不撑腰谁撑腰?

事实上,虽然陈太忠是副手,马勉才是一把手,但是马主任太清楚自己这个副手的份量了,而且小陈的运气,也可以比肩于他的人脉——替小陈遮风挡雨,那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。

那他还不着急着上去出头?

听说张馨那边不但叫了警察,还招呼了很多媒体过去,马主任略略推迟了片刻,才跟陈太忠一起到场,这就是领导的风范。

他们到场的时候,邓亮正组织人手,在假巴意思地阻拦记者们,“那个啥,诸位诸位,请稍安勿躁,这个案子性质很恶劣,提前曝光可能影响案情调查……我们也愿意配合宣传工作,不过,怎么也得等省委或者市委领导发话才行。”

省公司办公室主任正好赶到,听到这话就有点冒火,悄悄将他扯到一边,“我说邓总,你这话是怎么说的,后面那句完全没必要加嘛。”

“你要觉得我不行,那你来,”邓亮看他一眼,又一摊双手,“其实我拦都不想拦的,人家报道的是国有资产流失事件,你以为我不怕人找后账?”

这最多也就算诈骗吧——还是未遂的这种,这位听得翻一翻白眼,国有资产流失这罪名,未必能比诈骗严重,但是姓邓的套上这个性质,就连他都不敢再说什么了。

邓总阴也就阴在这里了,他不说我不帮忙,他只是强调,领导认为这是国有资产流失的性质,这么一来,不但他可以出工不出力,别人想伸手阻拦,也得掂量一下后果。

至于这罪名到底是什么,没过法院呢,谁能确定?反正他说的这个性质,也不是完全不存在,最可恨的是他点出来了——这就是陈太忠为什么要搞明白,邓总的屁股坐在哪一边,有了立场,就有了相关方向的变数。

其实,邓总虽然是同情张馨的,可也没想着要这么跳出来,但是聂启明那个电话,隐隐有要牺牲他的意思,他不如此说也不行了——姓聂的,不是我落井下石,是你太不是玩意儿,逼得我不得不自保。

不过,随着马勉的到来,这些就都变得无关紧要了,马主任一声令下,查,该调查的调查,该曝光的曝光,媒体就是舆论监督的阵地,作为媒体人,你们要勇敢地捍卫党和人民赋予你们的神圣权力啊。

于是,媒体记者们就是一阵乱拍,还有人抓住一边的移动员工进行采访,在一片混乱之中,张馨从机房回来了,她将手里的磁盘拷了好几份,给赵明博一盘,给冯局长一盘。

一边的雷蕾看得眼红,上前去拿她手里的磁盘,“什么好东西?给我一份。”

“蕾姐,这个可不能给你,涉及到案情的,”张馨笑着摇摇头,这一点上,她还是知道轻重的,“我多备份几份,可不是给媒体准备的。”

省公司来的那几位一听这话,又是暗暗一咬牙,这女人貌美如花,却是心如蛇蝎,太狠了一点吧?这摆明了就是要以此要挟聂总嘛。

这手段比较老辣,马勉也看得直点头,当然,对他来说,这是小儿科的东西,但是张馨一看就是比较单纯的良家妇女,能想到这一招也不容易——他可不知道,这是人家的干哥哥赵明博建议的。

总之,就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了,马主任正感慨呢,外面又开进几辆车来,却是素波市的副市长祖宝玉驾到了。

祖市长纯粹是不请自来的,没办法,他分管着文化这个口儿,最近大市长段卫华又在没命地抓精神文明建设,素波台一听说梁靓要出去抓素材,还有省文明办的高度重视,立马向上面汇报,祖市长一听,那我去看看吧,为此他还从一个会场中途退席。

祖宝玉眼里可是没有素波移动,省移动对他来说也就那么回事,地方上的领导就是这样,在意国企的,那是特别在意,不在意国企的,就是非常不当回事。

“马主任也来了?”当然,他得在意马勉,于是笑嘻嘻打个招呼,又看着被一堆人围着的张馨,“我们市里也高度重视此事,卫华市长指示了,对各种不文明现象,发现一例查处一例,绝不姑息手软。”

又折腾了一个来小时,李总和申工看到自己的通话清单,那是再也没有侥幸心理了——人家都告他诈骗了,一开始两人还想一口咬住,但是眼见聂启明也被拖进来了,还能指望谁搭救呢?老老实实坦白吧。

“省移动老总聂启明的手机?”马勉接到了冯局长的汇报,那是厅级干部,冯局长抓个副处就抓得胆战心惊的,这个正厅该怎么办,那是必须请示领导的。

马主任听得也有点头大,不过他扭头看一看,发现小陈正在跟邓亮谈笑风生,于是心一横,“先派几个警察,找聂总了解一下情况,小冯,最好你亲自带队。”

那是正厅啊……冯局长只觉得腿肚子有点发软,但是下一刻他就定一定心,有陈太忠支持,怕个什么,“好的,我现在就去。”

事实证明,他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,十五分钟后,他对着聂启明办公室门口的接待员发呆,“你是说聂总不在?”

聂总不止是不在,连手机都“不在服务区”了,冯局长琢磨半天,看一眼跟着自己的两个警员,不屑地哼一声,“看他这点胆子,还厅级干部呢!”

他说得一点都没错,聂启明躲起来了,强势的人,未必胆子都大,聂总划拉来划拉去,发现找不见垫背的,听说又去了个副市长,他更没胆子去现场了,就只能躲起来——他那点强势,真就是别人惯出来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