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51章 聂总跑了(上)

省移动是条管企业,直属中国移动集团管理的,但若是有人认为央企不用理会地方,那可就大错特错了。

聂启明当然知道这一点,作为曾经的一厂之长,他非常清楚“省委”两个字的威力——其实,就算省政府出面,也是他招惹不起的。

所以,听邓亮说出这话来的时候,不管聂总愿意不愿意,都必须安排人去素波市移动走一趟了,于是他打个电话给张复生,“复生,在哪儿呢?”

同样是张沛林的人,但张复生是副总,聂启明再强势,同其说话也得客气一二,更何况他是打算指派张复生去救火,怎么能态度生硬?

“医院输液呢,”张总的声音,从听筒里传来,“前两天那场雨,搞得有点热伤风,今天严重了……聂总有什么指示?”

“哦,那算了,”聂启明听人家这么说,也只能罢休了,最近他还抻着张副总呢,收了人家两项签字的权力,现在总不能让人家拔了针头帮他去和稀泥——就算他说得出口,张复生也铁铁地不会去,那么,他又何必丢这人?

更别说那家伙的声音洪亮得很,根本听不出来伤风的味道,这是摆明了,要看他的笑话!

聂启明想得一点都没错,张复生不但清楚陈太忠跟张馨的关系,陈主任还找他打听无线模块的事儿来着,他怎么会不明白姓聂的遇到了什么麻烦?

不过,张馨也知道,最近张副总夹在中间难做人,这件事并没有同他商量,倒是刚才张复生听说,门口有警察抓人,一了解是天讯公司的,二话不说站起身就走人了。

他猜得到聂启明不会轻易认输,那么他就很有可能成为一个棋子——张副总和张馨全是张沛林的人,他若是被抓了壮丁去劝说,会有很强的暗示效果。

而且走出去之后,他还给张馨打个电话,不过这时候,张馨的手机已经很热闹了,他孜孜不倦地拨了十分钟,才终于打通。

打通之后,他略略了解一下情况,听说她是告了天讯的人诈骗,说不得又出个馊点子,“小张,我记得你以前是机房的……会不会调通话记录啊?”

“我正在往机房赶,谢谢张总提示,”张馨笑一声,她自己就能想到这一招,万一天讯那边,一时半会儿打不开口子,那李总的手机通讯记录,可以成为一个佐证。

你要告我违规操作?对不起了,看一看这天讯的老板,都是在跟谁联系吧,姓聂的你既然不考虑别人的死活,那我就弄你个半死不活!

她想得到,陈太忠也想得到——论起算计人的能力来,他是一等一的强悍,他甚至不忘记提示张馨:要去就是你自己去,还得紧赶紧地去,千万不要指望别人,聂启明一个电话,就能让机房阻止别人调单子,甚至不排除抹去一些通话记录的可能。

记录可以抹吗?对此,张馨可以负责地回答:理论上绝对没有问题,只是走流程要麻烦一点罢了。

她本就是机房的老人,虽然不是专业出身,但是调个话单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,走进机房的时候,她二话不说就输入了自己的通行证和密码,别人还没反应过来她要干什么呢,单子已经刷拉刷拉地往外出了。

机房的这个管理,是个漏洞,她人都走了,通行证依然管用,不过这也难怪了,都是系统里的自己人,谁还防着谁?

一般而言,机房管理人员的通行证,都是级别最高的,张馨的级别,也就是比能做局数据的技术人员差一级,这种核心通行证,三年都未必有人整理一次。

其他人不明就里,还凑过来开玩笑呢,说张经理宝刀不老啊,您今天倒是有空,不过……想调话单的话,您打个电话不就完了,还用得着亲自跑一趟?

正说着呢,机房总工走了进来,见到她就是脸色一变,“张馨……你怎么进来了?你这手上拿的是什么?”

“调了点话单,”张馨不动声色地回答,这机房虽然是素波机房,但事实上也算省公司的机房,是两家共管的,像这机房的总工,就是省公司的人。

“啧,你怎么这样?”机房总工的脸,登时就苦了起来,他才接了省公司的电话,要他屏蔽几个数据,还说数据屏蔽之前,禁止素波分公司的人调话单。

他一见张馨来了,还调了话单,心里登时就明白,省公司为什么对自己下这个命令了,“我说,你都不是机房的人了,这个……程序不对啊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就苦笑着伸出手,“给个面子,把话单给我,省公司办公室发话了,不让你们市公司的调单子,张馨……你别为难我好不好?”

“警察!”这个时候,跟着张馨进来的男人发话了,他的手一动,摸出一张塑封卡片来,“我是西城分局的,该话单涉及到一桩省委高度关注的刑事案件,如果你坚持收回的话,先跟我去分局谈一谈,可以吗?”

跟着张馨来的,就是西城分局的冯副局长,他为人沉稳,跟进来的时候也不摆架子,就是静静地看张馨操作了。

说实话,看了张经理的操作,他觉得自己也没白来一趟,机房的话单,跟外面营业厅的话单还是不一样,还要分基站啦、扇区啦,还有哪个两兆、哪个模块的出口,一系列的东西,果然,专业的就是专业的。

不过,既然有人出头阻拦,他就要出面了,冯局长早已经跟赵所长谈妥了,以后文明办的活儿,咱们一块儿参与!

上次抓高乐天,市纪检委一开始挺牛逼,后来都跑来表示嘉奖了,副局长很满足,麻痹的,这辈子我是第二次抓副处,以前不小心误抓了个副处嫖娼,结果被局长卢刚骂得狗血淋头——跟着陈主任走,这次副处抓了,还要被市纪检委表彰,这就是有前途嘛。

更何况小赵说了,张馨是他干妹子,冯局长有意低调,但是有人挑衅,他这个护花使者肯定就不干了。

“副……局长?”那总工一看,张馨有分局副局长护身,也有点头大,这人级别虽然不算太高,但是……这是警察啊,而且,一个副局长,居然贴身护卫张馨。

麻痹的,我这是卷进了一场什么样的漩涡啊?总工只觉得嘴巴有点干涩,这时候他就不敢阻拦了,这明显是他掺乎不起的——是省委“高度关注”的案子啊。

可是他不想管了,冯局长却是不肯放过他,“来,这个同志,把你的工作证和身份证给我,将来可能还要找你落实一些情况。”

“冯局,算了,”张馨终究是心软,面对曾经的同事,她不好太让人家难堪,而且她也有阻止的理由,“这个人我认识,你将来想了解情况,我帮你找,好吗?”

冯局长面无表情地上下打量那位,足足打量了半分钟,才哼一声,“行,小张你这么说了,我给你这个面子。”

“还有西城分局副局长?”聂启明听到这个消息,真有点抓耳挠腮了,他已经弄清楚了,帮张馨出面的,是个派出所所长。

一个警察分局的副局长,最多最多也就是个副处,虽然是暴力机关的,聂总作为个厅级干部,倒也不是特别有压力,但是这人不吭不哈的,贴身护卫张馨……这张馨到底是省里哪个大佬的关系啊?

这个时候,他已经顾不上计较张馨拿走的数据了,他只是想知道,自己到底是招惹到了什么样的人物,这一刻,他甚至有给张沛林打电话的冲动。

说句实话,他是认识张沛林的,而且张沛林也认识他,只不过大家没啥交情——信产部的厅级干部说多绝对挺多,可实实在在的一把手的话,也就是那么些人。

但是,就算认识张沛林,该冲张系人下手的时候,他绝对不会含糊,这是工作需要,镇不住场子就没有进步——他是这么认为的,而且,他相信张沛林也是这么认为的,都已经是离开的地方了,谁还会傻不啦叽地在乎那点香火情?

不过这个电话一打,那可就是认栽了,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他就要矮张沛林半截了,他正犹豫呢,办公室主任打来了电话——张复生不肯去市移动,而他又不合适亲自去,那就只能改派一个人去了。

办公室主任是新扎的,是他的自己人,不过,该主任在电话里的声音,有点惶恐,“老板,省文明办的主任……马勉来了。”

“省文明办主任……这是个正厅还是副厅?”聂启明一听是省委来的是省文明办,心里多少踏实了一点,文明办不怎么管事的,不过既然是主任,基本上是宣教部副部长兼任的。

严格来说,各省的文明办,档次不尽相同,但是一般来说,宣教部是厅级部门,下辖的文明办,多半就是副厅,而这文明办主任可能高配,宣教部的位置也很重要,那么,有个正厅的宣教部副部长,高配了任文明办主任,是很正常的。

不过既然是宣教部,那就好说了,聂启明不是特别在乎,要是组织部的副部长,那可真就是个惨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