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49章 强势聂总(上)

福祸无门,唯人自招。

周一,天讯公司的人护送五百台模块到达市移动公司,张馨开完例会就是十点半了,走过来看一眼,发现还是那种手机核心模块的设备,不由得暗叹一声。

她已经做出了暗示,原本是指望对方换了工业模块,自己就好挑一下刺,说跟样品不符,就此合同作废,那么聂总也就不能说什么了,这其实,就是不着痕迹的拒绝——信不信着了急我告你天讯违约?

不成想对方根本毫无顾忌,那她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,可饶是如此,她还是希望对方能及时收手,“这些模块都没问题吧?”

“没问题,”来送货的不是李总,申工也不在——他其实应该来的,李总是有点担心这家伙掉链子,所以不让他来,负责搬运的那位,倒是敢大包大揽,“都是标准规格的。”

“现在入库吗?”一边的库管发话了,其实这些设备出入库的管理,不是很严,这是由移动的业务性质决定的。

比如说,某个基站或者机房出了故障,影响了相当数量的用户群,那么,维护人员首先想的是怎么保障通信,怎么尽快修复,迅速联系设备厂家,谁还顾得上考虑买点元器件,需要办理出入库?

然而,不办出入库,那就说明移动没收到这些东西,就是那些临时处理故障的人买了东西,用都用上了,也得补办出入库的手续——没这手续,拿不上设备款啊。

送货的人知道这规矩,所以,在等张馨开会的时候,就联系上库管了,这库管不是移动的核心业务,平常也没啥油水,什么东西对不上的话,责任还挺重。

库管眼见人家挺尊重自己,手上又有合同,收了两盒烟就跟过来了——其实他也明白,走了自己这道程序,人家就好要钱了,不过……他倒是想作梗呢,敢吗?

“入库?”张馨一时有点慌了,这一入库,程序就停不下来啦——起码是她这个级别搞不定的了,“这才五百台,跟合同不符,怎么入库?”

“我们的产品俏得很,实行的又是零库存管理,这是第一批货,”送货者笑眯眯地解释,“您知道零库存吧?就是说生产多少卖多少……”

“你确定要办入库?”泥人也有个火气呢,张馨见这帮人这么不识抬举,真的就恼了,零库存这词儿是时髦,但是我能不知道吗?“入了库,就是合同开始执行了。”

“合同越早执行越好啊,”这位笑着回答,他觉得这个美貌的经理说的话,有点古怪,但是也没以为然,所谓美女,大多都是胸大无脑的,“我们先到的这五百台,先入库就能先结算吧?”

脑子里进水了吧你?张馨真是有点无话可说了,是按到货批次结算,还是按两千台一并到货时间结算,这主动权在我手里,你倒是能耐了,做得了我的主?

当然,她知道对方在有意挤兑自己,或者说是个半开玩笑半当真的恳求——但是,我跟你有那交情吗?真是给脸不要,“入库单呢?拿过来,我签字。”

她签字是第一顺序,接着要采购部门审核(这个可以酌情绕过),接着是办公室审核,最后库管审核之后,大老板邓总签字——按说,这些个序列都是她该跑的,毕竟是她业务口上的设备,而且有什么需要解释的情况,她也有义务说明。

但是她既然不爽了,那就不跑了,任由对方自己折腾去,其中,跟她关系不错的办公室主任,甚至很奇怪地打过来电话,“张馨你的入库单,怎么不自己来呢?是不是……不想给他批?”

“这是聂老板的关系,你不见他们都顶了凤凰科委了?”张馨哼一声,“我才不会帮他们跑,也没谁规定我该帮他们跑。”

“那你说怎么办吧,要不要我拖他几天?”办公室主任是邓总的人,小家伙比她还小一岁,只认邓总,家里有点关系,做事也挺无法无天。

不过,他特别佩服张经理收拾宋司长时的豪气,也知道她背景厉害,平日里总是讨好她,反正企业里的做事,不像机关里顾忌多,“张姐你给句话。”

“聂老板的关系,你就不用硬顶了,”张馨不是江湖中人,性子也柔弱,但是家居妇女里,也不乏恩怨分明之辈,更何况她有底牌?“给脸不要,看我收拾他。”

不多时,库管审核的一关都完成了——最后邓总那一关,就不是很要紧了,除非他有意刁难,否则的话,下面这么多关都批了,他要是无理由硬卡,也有点伤害同志们的积极性不是?

就在这个时候,李总带着申工来了——合同开始执行了,按规矩,中午他得请客,当然,别人去不去那是另一说,可他的礼数得走到。

不成想,来了之后,他找半天找不到张馨,最后才在地下室一个角落找到了张经理,她正指挥着四五个人拆无线模块呢。

旁边已经有十来台拆开的模块了,令李总肝胆俱裂的是,人家不但拆了外壳,里面一层的铁壳也拆了,手机的主板裸露在空气中,白生生的塑胶板,在阴暗的地下室煞是碍眼,就有若死鱼的眼白一般。

“张经理你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恼羞成怒之下,他顾不得自己说话的语气了——换个别人被抓了现行未必敢这么说,但是他还靠着聂启明呢,不需要忌惮太多。

“都不是工业模块,”张馨冷哼一声,瞥他一眼之后回过头,“继续拆,我看能不能找到一台是工业模块的机子。”

麻痹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!李总的心,登时就拔凉拔凉的了,这一刻,他真的有点后悔趟入天南这趟浑水了,“你先停下,给个面子,咱们慢慢商量行不行?”

外壳的标,坏了不值几分钱,但是里面的金属壳,那都是实打实的加工,想完完全全恢复原状,一台怎么也得花个三五十。

“你那是胡说,站着说话不腰疼!”张馨尖叫了起来,她性子柔弱,但是不代表她有乌龟肚量,更何况她背后也有人?

她一指在场的几个人,情绪真的是非常激动,“你当我这个数据部经理干得容易?能进移动来的,谁没点背景?我给你面子了……谁给我面子?啥话也不说了,你的货不合格,等着退货吧你!”

她敢敞开了谈,李总自然也不会忌惮——这证明现场都是明白人,他冷笑一声,索性耍开了无赖,“我提供的从来就是这种货,你不认不要紧,但是聂总认……你也别拆了,我明白告诉你,全是手机模块,但是质量绝对没问题。”

“我操,你这麻子不叫麻子,叫坑人,”极其难得的,张馨蹦出粗口来了——这可是家居妇女来的,“拆,统统给我拆开,我要的是工业模块,你当合同是假的?”

“不需要拆了,全是这种货,”李总心疼啊,拆一台他得花五十,五百台就是两万五,加上来回运费和人工,就五万去了,“张馨,我早晚给你个交待,行不行?”

“哼,”张馨哼一声,带着人离开了,临走之前,将邓总的前司机小张丢下了,“库房里咱数据部的,就这点东西,要是不见了……小张你是明白人,我就不多说了。”

接下来,愤怒的她直接找到了邓总,邓总一听,也是头大无比,“这个手机模块,效果很不好吗?”

“它不是效果好不好的问题,”张馨真的明白了,陈太忠为什么不介意它的效果,“问题是,它是旧手机上拆下来的,这个性质太恶劣了。”

能将就用的话,你又何必呢?邓总心里暗暗叹气,不过对上她,他这话也说不出口,聂总固然不好惹,小张又何尝是个软柿子?

自己这劝说的话一旦开了口,将来万一她因为这批货受到什么攻轩,恼怒之下,她会把账算到谁头上?

别的不说,想一想市电信局的李局长被堵在家里抓赌,才出派出所,又在门口被人抢劫并毒打,邓总就不寒而栗——这件事当时没几个人品出味来,但是时间一久,这因果慢慢地就有人扒出来了,而移动和电信原本就是一个系统的,谁还瞒得住谁?

小张不但背景深厚,关键是身后还有黑道撑腰,这种女人谁愿意招惹?更何况,她这次是实实在在地占理了。

“这个事儿,你先放一放吧,”邓总做出了决定,“等一两个月以后,悄悄地把他的货退了,也就完了,到时候我帮你做主。”

“为什么现在不退?”张馨才问出来这话,就觉得有点后悔了,忙不迭地转移话题,“可是库存的模块不多了,再过一个月肯定断货了。”

“傻丫头,你要我怎么说你才好?”邓总苦笑着摇头,小张是奔三张的主儿了,可是他是奔五张了,所以这么称呼的话,反而是透着亲热。

“你先看看聂总的反应嘛,”他压低了声音劝她,“而且,凤凰科委的陈太忠,那也不是什么善碴,虽然现在到了文明办了,可是他想收拾聂启明,还真能斗两下……你坐山观虎斗,不比什么强?”

邓总也听说过陈太忠的大名,知道此人跟张沛林交好,又帮移动拿下了全市出租车的GPS定位系统,不过他哪里想得到,眼前这娇滴滴的小张,背后靠着的人就是陈太忠?

正经是,因为陈太忠只跟张沛林打交道,移动的很多人对陈主任的关注不是很够,只知道张总挺买凤凰科委面子,而关注了他的人,却是只知道张总认陈主任,基本上,没人注意到凤凰科委的大主任是什么来头。

堂堂的许家公子,在移动真的没什么人注意,而且说良心话,张沛林跟许纯良也就见过那么一面——不是一个阵营的,能有什么话说?所以聂启明这外来户,根本就不知道凤凰科委腰板有多硬!

“没模块了,IP超市就停一阵嘛,”邓总不以为然地摆摆手,“我不追究你,谁还敢追究你?说破大天来,小心为上……你端的饭碗,是聂老板给的。”

这话说得在理,但是聂老板能给人饭碗,也就能砸人饭碗,中午的时候,李总没命地联系张经理,但是她不理他,于是,就在下午上班后不久,省移动的老总聂启明,一个电话打到了邓总的桌上。

邓总放下电话之后,叹口气,又将张馨叫到了办公室,这次,他出奇地客气,亲手将房门掩住之后,又主动帮她泡杯茶,张经理想抢着动手来的,但是他坚决不允许。

做完这一切,他才坐到张馨的面前,“小张,你得赶快自救了……聂启明刚才给我打电话了,六百万的合同没有招标,合同中止,相关责任人必须停职反省,不排除追究刑事责任的可能性,省里会高度关注的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