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48章 撑死胆大的(下)

“这是肯定的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他见识过太多的这种因果了,“聂启明的靠儿很硬,不找你顶缸,难不成还找邓总顶缸?”

“那我直接拒绝了他们,不行就现场打开,”张馨真的有点手足无措了,然而下一刻,她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,“可是那样就把聂总得罪惨了,啧……还有其他省的移动,唉……聂总怎么就是这么一个人呢?”

“聂总更可能做的,是捂盖子,”陈太忠的分析很客观——张馨是他的女人嘛,不过下一句他的话,就不好听了,“但是将来关键时候,谁出于什么目的捅破了这事儿,对你也是个打击……这是个定时炸弹,起码三年内很危险。”

为什么他说三年呢?最多三年,之后这些设备也就该被淘汰了——一年就能收回投资的设备,第二年干赚,第三年……也就是三年了。

“我暗示他们一下好了,”张馨的智商,倒也起码在普通人的水准之上,在官场没多久,就知道吹风的重要了,“就说他们是手机模块,他们就没胆子再纠缠我了,也算给留了一点聂总面子。”

“你这才是胡说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不屑地摇摇头,“你觉得是留面子了,老聂没准觉得是扫他面子了……好歹是两个省用着都没事,他又是个强势的,你说他要是记恨上你怎么办?”

其实说良心话,两个人说得都没错,很多事情在没发生之前,谁也不敢断定事态到底会怎样发展,人这种生物是很难琢磨的,不过由于位置和视线不同,张馨想的是自保,陈太忠想的则是进攻——他有这个底气,最起码,也得以攻代守吧?

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张馨是真的慌了,不过还好,她靠着陈太忠,意识到这一点,她心里真的踏实无比,不管是在床上床下,这都是一个异常强大的男人,说实话,她真的很庆幸能遇到这么个男人。

别的婚后空虚的女人,不过是偷偷情,找找刺激罢了,我认识的男人,不但将我送上了领导岗位,还不遗余力地愿意为我保持荣耀,保证我不受到什么委屈——人这一辈子,活的可不也就是这点东西吗?

而且,他足够强大,足够为我挡风遮雨,他也愿意为我挡风遮雨!有情郎若斯,人生,夫复何求?

“手莫伸,伸手必被捉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是有心给聂启明一点颜色看看了,我凤凰科委的货,是那么好下的吗?“最近不是要从科委采购几千台的吗?他们要分多少台?”

“邓总说了,聂总的意思,是这两千台都从他们这儿走,”张馨叹口气,“避免供应垄断,这也是我们移动的原则。”

这个避免供应垄断,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理由,而且它的初衷也确实是好的,垄断的供应,不但会造成成本居高不下,被人牵着鼻子走,也容易滋生太多的弊端,像中国移动这么大的公司,不可能不注意到这个。

虽然很多时候,这个政策都流于形式了,但是它确实是存在的,比如凤凰科委,已经向省移动供应了五千台的无线模块,但是也有其他公司供应了大约三百多台的模块。

凤凰科委占到百分之九十强了,又是本省名牌有保障的,但是,其他的厂家也能卖一点出去,哪怕是没保障的,采购者都不怕犯错——制度就是这样,没有错误,怎么能体现出正确?没有试探,又怎么能知道供应商的底线?

凤凰科委的模块,也因此从五千多掉到了眼下的三千五——这制度真的不错。

“这两千台让了,接下来的五六千台,也得让给他们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有姓聂的,他们比别人更知道我们的底价。”

“我绝对不会让给他们的,大不了这个数据部经理不当了,”张馨冷笑一声,不过,她平日里与人为善习惯了,就是这冷笑,看起来也有点像撒娇,“不过其他地市,我就管不了啦。”

“聂启明这么搞,有点不明智,”陈太忠已经拿定了主意,他甚至有心情同情自己的对手了,“刚来就惹我和许纯良,这样可不好。”

“有什么惹不惹的?他就是想证明,他自己现在说话算数,”张馨又是一声冷笑,也是近似于撒娇的那种,不过她对移动的认识,还是强于陈太忠这个外行的,“大不了买进来的设备不用嘛。”

“不是吧,这样也行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傻眼。

“有什么不行的?崭新的设备放几年,没开封就被拉去卖废品的,多了去啦,”张馨继续撒娇一般地冷笑,但是说这话的时候,她脸上多少带出了一点痛心,“移动有钱,不怕折腾……联通的人比我们更狠呢。”

“算了,不说这个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跟他们签合同吧,对了,你记得购买模块的时候,前面加一个定语,‘工业模块’,这个不会很难吧?”

“那没问题,我自己加上就行了,”张馨笑一笑,“要是这个定语他们都不答应,总是要单独点出来的吧?那我就好推掉他们了……这是他们不争气嘛,老聂也不能说我啥。”

“你不要亲自做,让别人去做,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“这不光是推责任的问题,你可以保下面人,邓总可是未必会保你。”

说着话,两人就到了小区,陈太忠将车停在外面的停车场,取出一把雨伞,两人挎着胳膊款款地走了进去,才一进家,张馨的手机就响了。

“又是这家伙,无聊,”她看一眼手机,叹口气接了起来,“嗯,你好……我知道了,明天你带上合同,还要有电子版……现在我没空,晚上有安排了。”

“这女人还真吊,”李总在那边压了手机,跟身边的瘦高伴当哼一声,“一点面子都不给,连顿饭都不吃……比聂总都牛逼。”

“这种花瓶一样的女人,能当了经理,肯定背后有人,”伴当的神色倒是很郑重,“李总,我觉得咱们还是应该客气点。”

“小申,这个你就不懂了,她背后的人再大,大得过聂总?”李总不屑地笑一笑,“咱们这也是在为老聂打牌子,知道吧,对老聂来说,这种小单子算什么?”

“你没看她今天就叫了凤凰科委的人来了?”叫小申的还是皱着眉头,“凤凰科委那帮人是体制里的,也不好惹呢。”

“切,他们靠的不就是张沛林吗?张沛林走了,”李总不屑地哼一声,看到对方还要说话,于是不耐烦地哼一声,“好了,她都说了,明天带上合同……还要电子版的。”

“签合同?”小申这下还真是无语了,他知道自家的老板跟聂总,关系其实也就那么回事,不过以前靠着聂启明的引见,在聂总所在的省份,做了几个地市的模块——毕竟通地的企业,跟电信部门的关系很近。

“一省的老总,这整个天南比他厉害的,还能有几个?”李总微微一笑,又感慨一下,“这张经理真不愧是素波移动一枝花……嗯,她要识相的话,返点可以适当多一点……”

他这话里,明显地夹杂了一点绮念,不过这一丝绮念,在第二天上午,就变成了怒火,“凭什么我们就是货到一周才付百分之五十?张经理你这么搞,就没意思了……凤凰的模块,可都是提前全款支付的。”

“对第一次使用的设备,我们一向是这样,”张馨淡淡地回答,“这就是规矩,你要觉得不公平,可以向邓总反应。”

李总听到这话,瞥一眼身边的小申,他知道这话确实在理——小申,你快想办法,小申见状,笑着回答,“我们在外省有大规模使用的先例,我们可以安排您去考察。”

“不同省份,那就是使用环境不同,”张馨现在找理由打官腔,也有点经验了,“而且,我不认为外省的移动,对我们素波移动有指导职能。”

“两千台,这是六百万呢,”李总听得也是苦笑,他这人傲气的时候很傲气,装起穷酸来也有一套,“给我们的资金压力太大了。”

“那我们可以先订二十台,通过实践检验,”张馨不为所动,“规矩就是规矩……你要是能让聂总直接给我打个电话,要我提前全款支付,那我就全款支付。”

这话,她的底气说得很足,事实上,移动公司的财务管理是极其严格的,流程之严谨,不是一般企业能想像的,说句难听话,以前张沛林对凤凰大开绿灯,先钱后货,那都是用了变通手段的。

这就是所谓的“县官不如现管”了,这两位肯定不想先订二十台——这么搞还是挤不掉凤凰科委,而且这实践检验的时间,也不好掌握不是?

于是付款条件就这么定了下来,接着张馨又吩咐人拿了磁盘过来,拷贝走了电子版文档,不多时,就有人拿着打好的合同过来了。

小申接过合同细细看了起来,在某个瞬间,他的目光停留了一下,看完之后,他拿起合同给李总,“基本上没什么改动。”

合同被他拿了起来,而他的手指,在某个位置似有意似无意地滑动了一下,这个小动作,张经理是看不到的。

“哦,”李总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接着又微微一笑,抬头看向张馨,“现在就可以签合同了吧?”

“你先填好你该填的,”张馨垂下眼皮,开始挪动鼠标,上班玩电脑,也是她的工作之一——保持对网络通信质量的监测,“你填好了,我们走程序,不过你可以发货了。”

按说,六百万的合同,是不该这么草率签订的,不过移动订这样的设备不是一次两次了,变通处理一下不难,这就不解释了——反正省公司也没指示说要招标。

填完合同之后,李总两人走出移动公司,却是都没有说话的兴趣,并没有多少合同签订的喜悦,好半天小申才叹口气,“人家要的是工业模块。”

“那又怎么样,刚才我合适点出来吗?”李总不满意地看他一眼,接着又哼一声,“这素波移动……倒是毛病多。”

“工业模块,只能从天海调货了,”小申的眉头紧紧地皱着,“他们家的价钱可是不低。”

“毛病,我都走通聂启明的关系了,谁敢说我是手机模块?”李总听得恼怒了起来,“天海的货跟咱家的外观、尺寸和包装都不一样……咱把样品放在张馨那儿了,申工你能给我换回来吗?”

说到这儿,他又想到一个可能,“操,他们不是开机看过了吧?可是……里面还有个壳子,他们敢拆吗?”

“拆肯定敢拆,人家是移动嘛,还需要怕供货商?”小申摇摇头,不过他的心还算细,“你填合同的时候,我看了看咱们的样品,外表有点脏,不过接缝处的标是完好的。”

“我就知道,他们没那胆子,”李总笑着点点头,“咱这信号,比大多数工业模块的还好呢,也不知道这素波移动什么毛病……一群外行。”

“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儿,”申工还是皱着眉头,“百分之二十的违约金,一百二十万……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李总听得就火了,他一向挺讲究口彩的,说不得就摆出了老板的架子,“这就是我是老板,你是工程师的缘故,有钱都不知道拿,这年头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。”

“咱们带了二百台来,先供二百台试试他们的反应,行不?”申工果然是木头脑袋。

“啧,你就这点胆子,”李总哼一声,他可不想听自己合作伙伴的话,不过这个建议……似乎也有点道理,只是,他为了绷场面,还是略略改动了一下,“再发三百台,凑五百台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