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47章 撑死胆大的(上)

前文说过,由于基站和终端匹配的缘故,诺基亚手机的通话效果,要远强于大多数手机,所以单水的话,说得还是相当客观的。

可是陈太忠听得还是不太确定,事实上,他是对单水的评价有点不满意,回收的旧机子,怎么能强过我们的新的工业模块机?

而IP超市,那可不就是玩语音通话的?谁也不可能拿它来搞什么卫星定位,至于说数据传输那就更不用提了。

所以,他很不甘心地发问了,“就算全是诺基亚,不同的手机,改造起来难度也不同,这成本怎么控制……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说法?”

“呵呵,你还是不了解深圳,”单水在那边听得就笑,“根本就是同一个型号,分门别类的事情,有人操心呢……前两天我朋友刚做了一单,二十万台一模一样的旧手机,出口的单子。”

这个答案,让陈太忠真的很沮丧,尤其是单水还强调了,由于诺基亚的产品相对都比较成熟,又结实经造,所以那些旧手机改造的无线模块,故障率也不是很高。

“但是,这是不诚信行为!”陈某人悻悻地压了电话,低声嘀咕一句。

他的手机刚挂,张馨的电话就打了进来,她在那边惶惑地低声解释,“太忠你听我说,我不是怕担责任,主要是在单位里,怕那个姓李的看出点什么来……会影响你的前途。”

这个理由,陈太忠在出了大楼的时候,就想到了,尤其是那壮实男人,似乎对张馨很有兴趣,男人对上自己感兴趣的女人,当然会仔细观察一下可能的对手——或者是找出这女人是荡妇的证据。

“我又没生气,”他笑一笑,她及时打电话过来解释,态度很端正,他自然不能计较,“对了,你晚上回来的时候,把那个模块带回来,我看一看。”

“带回去可以,不过打不开,”张馨叹口气,“接口处打着标呢,一撕就烂了……哦,对了,我倒是忘了,我可以说是我移动的人打开的。”

“看你这紧张样,”陈太忠笑一笑,打着了车,“不跟你说了,外面下着雨呢,好不容易闲得没事,我回咱们家赏雨去了。”

“啊?真的开始下了吗?”张馨惊讶地咦了一声,写字楼里冷气充足,隔音效果也好,她后知后觉也是正常的,“你既然要回去,那再回来接我一下吧,我也走……我的车让小张开走了,去勘测现场。”

这小张便是邓总的原司机,既然是司机,那肯定是会开车的,而张馨现在驾驶的富康是移动公司配的,小张去现场勘测,她也不好不借——反正能在下班前还回来就行。

“这会儿就偷跑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不过他抬手看一下表,也是五点十分了,“你不怕那个什么姓李的看见?”

“我就告诉他我去邓总的办公室,有种他跟进来,”张馨不屑地一哼,她虽然接触社会不多,人情世故要差一点,但是作为一个常被人骚扰的美女,放人鸽子也是轻车熟路了,“你把车开到我们单位对面的超市门口,得多长时间?”

我就在你们单位院儿里呢,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语,不过大家都在体制里混,倒也都知道轻重,五分钟后,张馨上了他的奥迪车,额头和双肩上,都有些微微的湿意了。

“快不用开单位的车了,给你也买辆车吧?”陈太忠本来就觉得,自己刚才贸然走了,导致她心里惴惴不安,有点太小气,又见她白色的坡跟凉鞋上,有几点淡淡的泥渍,心里就越发地不忍了,“跟这车一样,奥迪A6,怎么样?”

“不用……了吧?”张馨拒绝得不是很坚决,不舍之意很明显,不过下一刻,她就变得坚决了起来,“这车五六十万,我开到单位怕人歪嘴,最多,买辆广本算了。”

她虽然性子柔弱,却也不无跟其他女人叫真的想法,刘望男的捷豹和丁小宁的奔驰,她是没心思比了,李凯琳的宝马也是没法比的——毕竟她不比这三人,她是体制内的,但是田甜和雷蕾开的都是捷达,能比那俩强,她就很满意了。

“我这人一向抵制日货,广本有啥意思?弄个帕萨特算了,都差不多的,还够低调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对了,听张复生说,新来的聂启明挺沉不住气?”

“不是沉不住气,是强势,”张馨苦笑一声,从她的语气就可以听出来,这个人给她造成了一些困惑,“以前通地集团一个厅级厂的厂长,直接过来做老总,才四十三岁……通地集团,你听说过吧?电子企业的老大。”

“通地我自然知道……副部级的嘛,可能是正部级待遇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在北京海扁的杜大卫,老爹可不就是通地的副总?“不过这家伙有点年轻吧?”

“上面有人嘛,”张馨很自然地回一句,“所以他一来天南,就特别强势,其实我这一块儿才多大的单子?可是他就要插手。”

这话一点都不假,张复生都觉得小的单子,聂启明怎么会看上眼?虽然,是上千万的采购单子,但是身为省移动的老总,他的眼光应该在“亿”的这个级数上。

按说,上亿的单子,就不是聂启明能琢磨的了,但是行业不同,规则就不同,而且他琢磨一下,未必要得手,但是发出声音,就是体现存在的一种方式。

再说了,上亿的单子,随便搞一搞,也不会收获小了,而千数来万的单子……就算全给了你,能有几个?基数大,那才是王道。

“嘿,怪不得这么牛呢,”陈太忠一直就在琢磨,无线模块这一块,是天南移动本土采购的,这是地方优势,要是肯细打听的人,就该知道凤凰科委不但有他陈某人,还有许绍辉的儿子,谁敢这么放肆?

不过,既然是外来的强龙,那就不用说了,移动公司自成系统,人家聂总要是信产部有人,不买天南的账倒也不是说不过去。

“模块我带过来了,”张馨拍一拍手边的纸袋,犹豫一下,又怯生生地发话,“不过测试的效果,好像还可以。”

你不会说话,可以不说嘛,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她一眼,测试效果,这个很重要吗……

模块的包装,估计是被张馨扔在办公室了,她提的移动通信的小纸袋里,只有一个小小的模块和一盘天线,好笑的是,模块的铁壳上,还有几滴水珠在滚动,那是被雨水淋了的缘故——要不说这别人家的东西,糟蹋起来就是不心疼呢?

陈太忠将车开远一点,才停了下来,接过模块细细地扫两眼,然后他就很愤怒地发现,密封在盒子里的,岂止是手机模块?根本就是手机主板都上去了——一瞅就是个手机模样。

不过,这家做的也不是特别地肆无忌惮,除了外面有一层铁盒标准外壳之外,里面的手机位置,也加了一层方方正正的铁壳,看起来有点工业模块的样子。

但是,陈太忠虽然不搞技术,可是自家生产了那么多无线模块,哪里还不知道正经的工业模块该是什么样子?这玩意儿也就只能糊弄了外行——对生产厂家来说,连运营商也算不上内行。

“这是手机模块版的,”陈太忠笑一笑,将模块递了回去,看到里面的那层铁壳,他的心情登时好了不少——合着你们也知道,用旧手机改造的东西,拿不出手啊?

他最头疼的,是行事肆无忌惮的,比如说,人家直接就说,我这是旧手机改造的,但还真是好用,敢这么说话的主儿,那底气就太足了,对付起来会有点麻烦。

像这种有点底气,却还有点顾忌的主儿,对付起来不是很难——虽然不管对方好不好对付,陈太忠都是铁下心思要动手了,但是谁会喜欢麻烦呢?

“什么是手机模块版?”果然,张经理非常不明真相地提问了,“听起来,好像有点先天不足的意思?”

“就是以次充好的意思,”陈太忠笑一笑,说不得将他了解的东西说一遍,对了自己的女人,他是没什么不能说的,甚至他指出,这种模块不但通话效果不错,故障率也不会很高——当然,他不能说自己是用天眼看到的。

“啊?”张馨初听这种爆炸性的消息,登时就石化了,她现在的思维,已经带上了一些官场定式,好半天她才叹口气,“这万一被别人捅出来,这就是我采购的问题啊。”

要说一开始,她只是不忿上面乱伸手,同时情郎单位的利益受损的话,那么现在,她就多了一个为自己的位子担心的理由。

原本,她只是一个无拘无束、无欲无求,在机房里混日子的家居女人,但是人一旦尝到了权力的甜头,想要再回头,真的很难了,谁不喜欢被人前呼后拥的感觉?

更别说她虽然只是个正科,可有陈太忠罩着,就连市移动的邓总跟她说话,也是客客气气的,天南数据部又是受集团公司表扬过的,财务部的经理见了别的副总都鼻孔朝天,可是她批的条子,从来都是第一时间就拨出钱来了。

她已经无法回头了,权力的诱惑,就是这么大;改变一个人,就是这么快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