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46章 一朝天子一朝臣(下)

“谁这么不长眼呢?”陈太忠一听,就知道里面出问题了,别的不说,只说张馨对他的称呼,那就很有问题,没有外人在跟前的话,她怎么可能说出“陈主任”三个字?

而且,这个模块的报价,也有问题,十个月前,凤凰科委跟移动的成交价是五千出头,科委的毛利差不多有三千,最近一年来,由于开发类似产品的商家越来越多,这东西的行情也在掉——掉得还相当快,目前无线模块的行情,也就是三千五一台左右。

凤凰科委的模块,成本也在下降——这是竞争导致的,而且凤凰人的需求量是很大的,眼下他们的成本,也就是一千四左右。

但是陈太忠心里很清楚,凤凰科委搞这个太早了,不但技术上有先发优势,也有口碑上的优势,在目前的市场行情上,绝对是高端的,再加上扶持本省企业这个噱头,才能坚持在三千这个位置。

省外有几家搞这个上规模的企业,也试图过公关天南移动,虽然他们没有得逞,但是报价都是两千七、八一台——也正是因为这个报价,搞得凤凰科委的模块掉到了三千五,总算是科委那边成本也在下降,移动要的量又大,所以利润减少得不是特别多。

来了一个报三千一台的,张馨看起来还推不掉?陈太忠琢磨一下,这里面肯定有说道的嘛,“我现在没事,要我过去吗?”

“那你……过来吧,”张馨在那边,有个明显的迟疑,他基本上不在人前跟她接触,“嗯,顺便帮我们……鉴定一下这设备。”

嗯,她这话说得吞吞吐吐的,似乎……有什么情况?陈太忠挂了电话,想一想反手就拨个电话给省移动张复生,“张总你好,我陈太忠,听说你们有引入别的无线模块的计划?”

“呀,这个我还真不知道,”张总的回答很客气,堂堂的天南省移动,千把万的单子可不算大单子,而且这项目他不对口,“不过新来的聂总四处抓权,啧……我帮你了解一下吧?”

“那谢谢了,我现在去素波移动问一下,”陈太忠没有拒绝他的帮助,虽然他应该能从张馨那里得到消息,但是一个是市公司的科长,一个是省公司的副总,两个人眼界和层面,应该是不同的。

市移动搬家之后,有过一阵忙乱,不过现在都算是各就各位了,门口也就设了门岗,当然,陈太忠晃一下他省文明办的工作证,也就直接进来了。

张馨的办公室里,两个男人正坐在她对面,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年纪,个头都不低,一个壮实一点,一个略略地消瘦一点。

陈太忠推门进来之后,张馨赶紧站起身,给他从饮水机上接一杯白开水端过来,表现得异常客气,“陈主任,百忙之中还叫你过来……打扰你了。”

“不打扰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别的不说,只说他明面上的身份,就是正处级干部,当得起她这份谦恭,他甚至连细看那俩人的兴趣都没有,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。

他大喇喇地坐下了,张馨也坐回了她的办公桌后,一时间屋里没人说话,竟然很诡异地出现了一段寂静。

张经理还是不习惯应对复杂局面,她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,陈太忠看着她那份茫然,心里暗叹口气,嘴巴冲她的桌上努一努,“这就是新模块?”

桌上有一只精美的盒子,大概就是半个电脑机箱那么大,盒子已经被打开,旁边摆放了一个三十二开书本大小的铁盒,还接驳了盘起来的天线,看起来也很精美。

“嗯,这就是新模块,你帮着鉴定一下吧,”张馨其实有点不习惯他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,她定一定心神,点点头。

“张经理,你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壮实一点的男人微笑着发问了,他的态度看起来挺好——男人对上美女,态度都不会太差,但是,丫说话却很不客气,“你要让你的工作人员鉴定,我能理解,不过这位……好像也是供货商吧?”

“这是凤凰科委的陈主任,”张馨淡淡地回答他,“没错,我们一直用的,就是凤凰科委的货,但是科委本身就是一个权威的鉴定部门。”

“权威?也许吧,”男人的话,依旧不是很客气,他懒洋洋地瞥一眼陈太忠,“不过呢……这有个回避的问题吧?”

我回避不回避,关你鸟事?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有点恼火,尤其是这厮的表情,让他看得相当不顺眼,你面前坐的是一个正处,知道不?

不过,想一想刚刚倒霉的张汇,也是没注意回避原则这个问题,他就决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——陈某人做事,其实比较有原则的,那就是不能容忍别人冒犯自己。

但是他既然决定以德服人了,就不跟这俩人一般见识,他又瞥这人一眼,不管不顾地走上前,拿起模块自顾自地看了起来,“嗯,做工倒还行,可是这壳子,不是一次性冲压成型的,这个成本就要低一点……天线倒是不错,就是短了点……嗯,什么地方放卡?”

“张经理,我还是强调……回避一下的好,”那壮实男人不理他,而是冲张馨微微一笑,这家伙对上张馨,态度确实是不错,不过那份傲慢,也是遮不住的。

“我们邀请什么人鉴定,是我们内部的事情,”张馨冷着脸回答,她显然对这个男人不是很感冒,“陈主任是个公私分明的人,我相信他。”

“已经有两个省的移动公司,在大面积使用我们的模块,”这位却也不含糊,他沉声发话,“聂总对我们的设备,高度肯定。”

这话点题的意思就很明显了,我不管你是张经理也好,陈主任也罢,我就是移动新来老总聂启明的关系,你陈某人是正处副处,跟我无关,我在移动混饭吃,跟你不打交道。

张馨头疼的也正是这个,她知道自家的情人非常厉害,可是她端的终究是移动公司的饭碗,人家新来的老总介绍几个供货商,真的也无可厚非,千里做官,为的还不就是个吃穿?

总算是凤凰科委名声在外,而且模块就是科委直接供货,她才敢顶一顶,要是别的什么,她还真的也就只能认了。

陈太忠一听,也确定了心里的猜测,事实上张复生刚才讲得已经挺明白了,新来的老总要抓权——抓权通过什么体现?在采购上发话就是其中之一,告诉大家一朝天子一朝臣。

他见张馨面有为难之色,于是探手抓起那模块,“这样吧,我带回去鉴定一下,好和不好,我都给你个答复。”

“陈主任你这么搞,就没意思了,”这下,壮实男人不得不直接面对他,“我做生意这么些年,是真没听说过,供货商鉴定供货商的。”

张馨也面露难色,犹豫一下低声发话,“陈主任,要不……你就在我这儿鉴定吧?”

她这么一说,陈太忠真的有点心凉,心说我们凤凰科委靠这个赚钱,但是根据我们的制度,是有返点的——这叫市场经济,你这儿也能落好处,我想帮你扛一下,你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,这不是小看我的能力吗?

“算了,我还忙,在这儿鉴定就免了吧,”他用天眼扫一下那盒子,略略怔了一怔,将盒子往桌上一撂,转身扬长而去。

就这么一扫,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,所以也顾不得生气了,走出办公楼坐进车里,他抬手给单水拨个电话。

单水是袁望的同学,两人是在深圳认识的,后来公交一卡通技术,也是得了单总的技术支持,到了后来,连邱朝晖和梁志刚跟他也很熟惯。

此人现在已经拉出来单干了,凤凰科委终究离深圳比较远,想买一些什么电子元器件的,也经常通过他,反正跟谁买也是买,只要价钱说得过去,有熟人为什么不照顾?

这单总对电子市场真的是门儿清,陈太忠给他打电话,就是想了解一下他看到的东西,“老单,我陈太忠,跟你了解一下,现在的无线核心模块,有些什么型号?”

单总被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头大,他细细了解一下,才知道陈主任看到一个竖长条模样的核心模块,登时就是一笑,“得了,你不用说,我知道了,那不是工业模块,是手机模块。”

“手机模块……那不是工业模块的删减版吗?”陈太忠听得有些发呆,凤凰科委的手机生产线正在紧锣密鼓地上着,他对这些多少有点了解,“这个东西是要便宜一些吧?”

“岂止是便宜?你说的那些,无线模块里上的手机核心模块,根本就是用旧手机改造的,”单水就在电话那边笑,他搞的就是这行,怎么能不知道这些猫腻?“百八十块钱收了旧手机,改造一下,就能卖个两三千。”

“这也太……”陈太忠听得颇为无语,我们用的工业模块掉价了,都还是千儿八百呢,你们居然拿回收的旧手机跟我们竞争?“这个东西,使用效果怎么样?”

“光通话的话,效果还是可以的,基本上都是诺基亚手机改造的,”单总对这行情,真不是一般地清楚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