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45章 一朝天子一朝臣(上)

其实,潘剑屏找陈太忠谈话,并没有用了多长时间,也就是十分钟。

不过这十分钟里,两人倒是谈了不少事情,从文明办现在能做的,一直谈到将来可以考虑的,很多时候,宣教部长都是在听。

而且必须指出的是,两人谈的全部是工作,没有几句官场中的虚应客套话,潘部长对那些蝇营狗苟的东西不是很感兴趣,言谈非常直接。

按说,两人的级别非常不对等,但是,通过张汇这件事,陈太忠已经充分地表示出了他的做事风格——不达目的不罢休,而且,他拥有同他做事风格相匹配的强大能力。

所以部长认为,跟此人谈话,没必要摆架子,也没必要绕弯子。

陈太忠对潘部长的印象也不错,这是两人第一次单独交谈,他第一次发现,原来领导里也有只谈工作的,这个发现,让他对部长的好感上升了几个等级。

其实他这个认识虽然不错,却也不无偏颇之嫌,别的领导跟他摆架子、绕圈子,不是不明白他的实力,就是想从他这儿得到点什么私人好处,潘部长既清楚他的实力,又没有太多的私心杂念,自然会省去那些虚浮的东西,直奔主题。

他对潘部长的印象不错,潘部长对他的印象也不错,一直以来,部长大人都是戴着有色眼镜看这个年轻人的——年纪轻轻走到这一步,还不是靠着曲意逢迎上来的?

就算你出了点成绩,那也是扯别人的虎皮做幌子才做出来的,正经是做事嚣张不知进退,迟早要倒大霉的你!

但是今天一谈工作,潘剑屏才发现,这个陈太忠还真是不含糊,不但思维敏捷知识渊博,考虑问题也很大胆,很有前瞻性,这不禁让他想起这个年轻人会二十多门外语的传言——这样的人,谁会相信才是高中毕业?

直到谈话末了,他才善意地提醒了一句,想做事不能怕难,但也不能急于求成,否则很可能欲速则不达,说完之后,见那厮懵懵懂懂,只得再加一句:最近相关精神下来之前,你适当地控制一下工作节奏。

明白了!陈太忠这次可是真的明白了,精神没下来之前不是不能动,但是要适当地考虑一下杜老板的感受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

啧,怎么你们都觉得,我是那么爱惹事的人呢?他心里真的很委屈,哥们儿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,我要真想收拾张汇,两年前老蒙在的时候就动手了,那不比现在方便多了?这次——这是他找我的碴儿在先呐。

跟这些人就没啥话可说!他才走出宣教部主楼,就接到了陈洁的电话,“小陈你现在搞得有声有色的啊,就是忘了你这老省长了……不知道我是管文化的吗?”

陈省长的触角,比省委这帮人都要短一点,而且女人家,怎么说呢?有时候政治嗅觉不是那么敏感,不过,她有一点是别人比不了的,那就是——她是土生土长的天南人!

天南以外的事情,她的反应比一般的副省级干部都要慢半拍,但是天南的事情,她的信息就算得上一等一的灵通了——正林的天下凤凰的党,同为女性干部,凤凰系的她,消息甚至比正省级的蔡莉还要快。

“早就要跟您汇报一下呢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不过最近省委里有点事儿,就耽误了,我现在就过去,您有空吗?”

“张汇那家伙,我早就看不顺眼了,”得,陈洁还真不见外,当然,这也是陈太忠有了这行情,换个别的正处,就算陈省长不顾忌身份敢说,别人还得敢听呢,“我现在就有空,过来跟老省长说道说道。”

陈洁虽然只是个副省长,可却是凤凰系的领军人物,在天南的地位,跟秦小方在凤凰的地位有点类似,她在省里在很多方面的影响力,不逊于一个省委常委,所以,她能早一点知道别的消息,不足为奇,不过说来说去她终是女人,胆子不大,比较在意自己家的坛坛罐罐。

张汇当初在省政府,招惹她了?陈太忠听得有点迷糊,不过,陈省长相召,他是不能不去的,“正好,王伟新还让我给您带话呢。”

“凤凰二期的校园网,目前没计划,先让他们自己解决一部分,”陈洁一听就明白了,她其实也是个有板有眼的领导,肯坚持原则,“小陈你要跟我说这个,就没意思了,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呢?”

官场里有些话,是电话里不合适说,必须当面说的,有些话却是当面说不得,电话里可以扯下脸皮的——其实就是同一件事物,不同的观察角度。

“蒙书记的侄女儿,是凤凰校园网招标组成员,”陈太忠也是倔性子,认定的事儿还非要说个一二——这是你打电话找我嘛,“跟我私交也特别好。”

“哦……”陈洁沉吟一下,她也知道,蒙书记的老哥,是凤凰市前地委书记,甚至她对蒙晓艳也有耳闻,“她要是招标组组长,这个我能答应你一点,问题她不是嘛。”

以现在天南的行情,校园网招标组的组长,不是教委主任,就是分管副市长,青旺的招标组组长甚至是常务副市长——没办法,青旺穷啊,常务副市长出面,多少是市委常委,也好要钱不是?

像蒙晓艳一个中学的校长,又是年纪轻轻没啥资历,能进入招标组的专家评审团,已经是沾了她叔叔和陈太忠的光了,做组长……咱天朝没这制度!

那我就让她成为组长好了!陈太忠也不多说,挂了电话直奔省政府,心说陈洁你也是欺负老蒙离了天南了,要不然你敢说这话?

其实,校园网全省的资金都紧张,他非常清楚这一点,所以见了陈洁之后也就没再提此事,陈省长也没兴趣说,她倒是很有兴致地问起了文明办最近发生的事儿。

聊了一阵之后,陈省长就非常不见外地提出了问题,“听说X办出面,肯定了你的成绩,你这是怎么弄出来的?”

这就是女性干部的天然优势,只说亲和力的话,是大多数男性干部望尘莫及的,同样是领导,马勉对陈太忠的支持,比她多得多,关系也近,但是马主任就张不开嘴,而她就能很自然地问一问。

而且,陈太忠居然也没觉得不合适,于是他就很自然地解释了两句,当然,他肯定是要强调一下,自己这次就是赶巧了,无非是X办想拔高一号在南方视察时的指示。

陈洁听得很认真,事实上她的大局感是要略略差一点,眼界也就是一省之地,有些东西虽然猜到了,还是得确认一下。

“哦,那这也好事,”听完之后,她笑着点点头,这不是安慰之言,她的眼界虽然相对其他副省较小,但是对X办的厉害,她还是一清二楚的,“这个机会要抓住,回头我跟文化厅的高伟说一声,有事你尽管去找他。”

陈洁也很重视现在文明办搞的这一套,如果说在省委里对口部门是宣教部,那么省政府这边对口的就是她这个管分文化的副省长——最多再加上高胜利。

陈太忠在陈省长这儿坐了有半个小时,才起身走人,坐进车里之后,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了,最近他跟张汇掐得天昏地暗,手机也一直在关机,导致找他的人和事儿很少。

老潘让我再低调一阵,嗯,那就不回单位了,他琢磨一阵拿定了主意,待到他伸手打着火的时候,一抬头才发现,不知道什么时候,开始下雨了。

眼下是八月底,这时候天南的雨,多是时间不长的暴雨,不过连阴几天的小雨也不少,像眼下的便是了,陈太忠想起湖滨的别墅还有一个露天阳台,就说我回去得了,看一看雨天的运河公园。

可是一个人赏雨,未免有点没意思,不过他琢磨一下,能跟自己在那个小巢赏雨的人,实在是不多——大家各有各的事情,就连刘望男,最近也是跟丁小宁在一起,忙素纺的项目。

刘望男是他诸多女人的大姐大,在众女中威信也很高,不过她什么都好,就是一点不好,虚荣心太强。

当然,这么说可能有点不合适,严格地来说,她不是一个甘于呆在家里的女人,她的志向是做一个交际花——这个交际花未必是那种男女混杂的圈子,纯女人的圈子也行,她就是喜欢交际,并且很享受那种帮人撮合事情、被人瞩目的感觉。

所以,刘大堂虽然没啥事,正经是闲不住,陈太忠想来想去,也就是张馨,估计没啥事,市移动机关里的考勤卡得很松的,有点类似于凤凰招商办,大家看的是业绩,考核的指标都在那里摆着,呆在单位混时间是没用的。

不成想,他打个电话给张馨,张经理在那边苦笑,“陈主任你好,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,我这边来了个供应商,能以三千一台的价格,供应我们无线模块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