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44章 肚肠(下)

“张汇请假了!”第二天下午,这个消息在省委传开了,同时传开的是,杜书记高度评价宣教部提出的在省文明办增设稽查办的编制,认为这是大胆的尝试,值得鼓励。

这两个消息一传开,大家就纷纷猜测,说这是张副秘书长揣摩错了领导的心意,所以被杜书记打入冷宫了,搞得杜老板不得不亲自出来吹风……

但是,明白的人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,蒋省长听了这个消息之后,也顾不得幸灾乐祸,直接给女儿打个电话,“开发区那几个企业的捐款,都补交了吗?”

这件事让蒋君蓉挺恼火的,在家里念叨了不止一次,再加上穆海波还帮着求情了,所以蒋省长也是一清二楚。

“我让他们交了,”蒋主任一听这个话题就来气,“应该就是这一阵儿吧,当初我都答应他们可以不交的,现在也不好再催。”

“尽快催一下,”蒋世方哼一声,他的消息渠道要差一点,上午才听到点北京的风声,不成想下午就得知省委的异动——要命的是,张汇是昨天上午请假的,这就是差距啊。

“这我怎么催啊?”蒋君蓉先是不满意地哼一声,紧接着就是一个激灵,“不是吧,陈太忠又折腾什么了?”

“你不用问那么多,先办了再说,有什么问题,等晚上回家再问,”蒋世方不耐烦地吩咐一句,挂了电话,又叹口气皱一皱眉,按一下对讲器,“帮我接一下肖劲松……”

同一时刻,郭建阳正坐在陈太忠办公室的沙发上看报纸,手里还拿着一支笔边看边划,康楼电推门进来了,“嗯……是你?太忠不在?”

“刚才部长把他叫过去了,”郭建阳一看是领导,也不敢怠慢,赶紧放下报纸站起身子,淡淡一笑,“康主任您有什么指示?”

“哦,那我去找……嗯?部长?”康楼电听得一愣,他还只当是马部长呢,不成这部长前面没有姓氏,那就是一把手潘剑屏了,“没说什么时候回来?”

“没有,”郭建阳摇摇头,一猫腰从茶几上拿起个小本子来,“有事您请讲……”

“算了,不要那么客气,”康楼电走到沙发边,大大咧咧地一坐,“你也坐,你就是永泰借调过来的?叫什么?”

郭建阳到这儿一周多了,康主任居然还不知道他叫什么,不过这也正常了,副厅的眼里怎么会有个主任科员?也就是此人是陈太忠的通讯员,他现在才这么客气。

“郭建阳,”郭科长回答得挺利索,却是没有坐下,然后又翻一下小本,抬头看一眼康楼电,“陈主任给您留言,说热点访谈那边有意配合……具体还没有定下来。”

“嗯,这个我知道了,”康楼电点点头,今天热点访谈的人走了——这不是中视的反应,而是人家的采访也结束了,他来的关键,是想代人约陈太忠坐一坐。

中午的时候,司法厅接到了政法委的指示,要他们深挖省第四监狱的问题,尽快拿出处理建议来,而且省政法委要督办,派工作组下去。

这帮子老油条一听,就知道这次问题不大了,当然,四监的监狱长那肯定是保不住了,好歹人家热点访谈来过的,不给别人面子,也得给中视一点面子。

康楼电本来还不知道,是陈太忠使劲儿了,他对陈主任有意见了,就不怎么接触,而陈太忠也不会上杆子去求他原谅,我办了事儿就办了——姓康你迟早会知道,我专门解释一趟也没意思。

但是昨天和今天,马主任频频接触陈太忠,刚才他又听说张汇请假,稽查办的方案,调研室那边已经开始研究了,就知道这次是陈太忠大胜了。

于是他赶紧给司法厅那边打个电话,你们处理谁都无所谓,千万别动那个政委啊——四监的笑话,已经传到他耳朵里了。

司法厅这边不理解,就说老康你已经把我们害得够惨了,就不要再多事了成不成?康楼电阴阳怪气地回答一句,陈太忠回来上班了,张汇已经请假了……你们看着办吧,我这可是好心来的。

这边一听就明白了,常政委是点出张汇的人,张秘书长在跟陈太忠的斗法中输了,尤其要命的是,常政委在跟王毅单电话里吵架的时候,提过一句,“文明办陈主任很重视”。

当然,大家也知道常政委跟陈主任没关系——要不然四监不会闹得这么天翻地覆,但是有这么一句,人家老常也算是站队了,到时候找到陈太忠,陈太忠还不得念一下人家点出张汇的功劳?

那成那成,司法厅这边就反应过来了,顺便还来一句,康主任你看,咱们司法厅和文明办马上要合作搞这个访谈录,能不能叫出来陈主任,一起坐一坐啊。

直到这个时候,司法厅的人还不确定,被上面从轻发落,是陈太忠帮着说话了——夏大力倒是确定了,但是他可能说吗?

不过,康主任表示过,陈主任答应帮忙了,眼下这结果也算能接受,而且,这陈主任是苦主啊,折腾劲儿又大——把张汇都折腾下去了,那么,大家坐一坐,话说开了,不是挺好吗?

康楼电倒是隐约觉得,这该是陈主任出手了,反正不管怎么样,他得过来一趟,结果倒好,人家郭建阳直接告诉他,陈太忠正活动热点访谈那边,不要上节目呢。

以康主任的级别和眼界,他肯定能想到,这一系列的变化,应该是陈太忠和杜毅达成了什么交易——这边处理张汇,那边不上访谈……这里面确实也有维护司法厅的味道。

当然,更深层的原因,他是想不到了,可是想一想那家伙把杜毅都逼退了,他就觉得为这点小事跟陈太忠闹生分,实在没意思。

两人生分了吗?那是肯定的,就连联系中视压节目,这种卖人情的事儿,小陈都不跟自己说,而是交待了通讯员来转述——想得更深远一点,那就是我今天要不上这个门,连这个消息都得不到。

那么,他就更要跟陈太忠解释清楚了,于是,就连眼前这个通讯员,都是他拉拢的对象了,说不得坐在一起,东扯西扯几句,又关心了一下郭建阳的生活,二十分钟过去了,还是不见陈太忠回转。

“他什么时候去的部长那儿?”康楼电有点坐不住了。

“三点五十过去的,”郭建阳抬手看一看手表,“呀,这四点四十了……康主任您要是有事,我记一下行吗?”

“也没什么,咱们跟司法厅搞个活动,那边想请陈主任坐一坐,”康主任只能说出自己的目的,想到陈主任在部长办公室,他肯定是没胆子打电话的,“小郭,这件事你帮着操操心。”

“康主任的指示,我记住了,”郭建阳点点头,就在这时候,桌上电话响起,他紧走两步上前,抓起了电话,“你好,陈主任不在,我是他的通讯员……嗯,请讲……政法委夏书记,好的,嗯,知道了……再见。”

“夏书记的电话?”康楼电登时就震惊了。

“呵呵,”郭建阳笑一笑,却是不做回答,陈主任跟张汇掐的时候,几个副主任也就是你没来过,你是副厅又怎么样?我就不告诉你!

康楼电见状,也不好再问了,本来打探别人的隐私,就是官场中的大忌,小郭是陈主任的通讯员,又不是他康某人的通讯员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李云彤推门走了进来,手里抱着一个大大的纸袋,“咦,康主任也在?小郭……这是你要的资料,你姐夫帮你收集了一上午。”

“嘿,谢谢李姐了,”郭建阳赶紧上前接过来。

康楼电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转身离开了,他已经反应过来了,要说热点访谈的节目还会让一个人被动,那必然就是夏大力。

跟夏书记有关的人,都要打电话给陈太忠,那么司法厅那里的板子,为什么被高高举起、轻轻放下,这就是很明白的事儿了——必然是陈主任使劲儿了。

想到小陈为了兴风作浪,连夏大力都不怕,康主任一时觉得,自己也有点小肚鸡肠了,不过下一刻,他的注意力就放到了另一个问题上。

啧……也不能忽视了这个郭建阳啊,别看刚借调来没两天,李云彤都跟他打得火热了,当然,更关键的是,这人手里握着陈太忠不少东西呢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