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43章 肚肠(上)

陈太忠想见杜毅,必须通过人中转传话,这就跟一个科长想见市委书记一样,级别差得太远了。

按理说,他找丁小宁来转述,是最方便的,不过想一想,他还是给臧华打了一个电话——臧市长见证了杜书记的退让,那么陈某人的退让,自然也该让臧市长知道,如此一来,才能表现出他对杜老板的敬畏,维护杜老板的形象。

臧华一听是他,就有点头大,从秘书手里接过电话之后,不动声色地发问,“陈主任,你这是又想到什么了?”

这话里多少就有点不屑,你好歹也是个正处了,有个样儿成不成,办点事情都是一会儿一个电话,真当自己是居委会的大妈了?

“嗯,我想找省委主要领导,汇报一下工作,”陈太忠却是没在意他的态度,“这个想法,可能有点冒昧,臧市长您觉得合适不合适?”

“我又不是省委主要领导,怎么会知道合适不合适?”臧华先绵里藏针地顶他一句,沉吟一下才继续发话,“你想汇报点什么工作?”

“关于精神文明建设工作的一些设想,还有……还有这个热点访谈,我觉得他们的节目,很好地起到了舆论监督的作用,但是,这可能会影响咱天南的形象,”陈太忠其实并不是务求见到杜毅,他只要杜毅给个答案就行了。

你小子是想撤下这个节目啊?臧华听明白了,杜书记对司法厅不为己甚,这小家伙也知道投桃报李,猛然间,臧市长发现,陈太忠这个家伙,也不是完全不讲道理的。

不过,既然阵营有别,不该说的话,臧市长是绝对不会说的,所以他很自然地说出了他应该说的话,“那你刚才不跟我说,现在怎么突然想起来了?”

这话里,有三分的不屑,却是又有七分的警觉——不会是什么新的花样吧?

“我本来以为,这是不大的事儿,协调一下不难,”陈太忠说的确实是实情,他以为没猛料的话,撤这节目应该不难,不成想随口一问阴京华,却得到了一个令他吃惊的结果,“不过中视现在,对我们文明办反应的节目很重视。”

这是卖弄、是要挟,还是诉苦?臧华有点听不懂,不过他觉得出来,这家伙应该是有点诚心的,于是就直接问了,“你直说吧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能撤了这个节目,但是有难度,”陈太忠真的不喜欢绕来绕去地说话,臧华你敢直截了当,我难道还比你差了不成?“所以请示一下杜书记的意思,也省得白搭人情。”

臧华略略一错愕,也就明白过来了对方的意思,说不得冷哼一声,“你现在才想起来讲大局感?早像现在这样多沟通,你的工作会更顺。”

“最先不讲大局感的,也不是我!”陈太忠哪里吃他这一套?说不得冷冷一句还回去,我是给老杜面子,老臧你就不要越俎代庖了,“我就是有这么个想法,臧市长你要是觉得这想法幼稚,那你就当我这个电话没打好了。”

我说,你这是长了一张什么狗脸啊?一句话不对,就给我这正厅甩脸子,下意识地,臧华就想挂电话了——那就当你没打好了,求人都求到这么牛逼,老子惹不起,不帮忙总是可以的吧?

不过,这也是他一时的激愤罢了,对上一般人,臧市长真不怕撂挑子,且不说你有没有机会把话递到杜老板那儿,就算递过去,我还真就敢说,你压根儿没找过我——你说,老板是会信你,还是会信我这个实职正厅?

然而陈太忠不一样,跟这家伙斗气,那纯粹是给自己找不自在,而且,人家确实也有直接联系杜老板的渠道。

不说上面的那些人了,只要他敢挂了这个电话,人家立马能联系到丁小宁传话,说臧华如何如何地不配合,那么,后果也不问可知——当然,可以确定的是,这点小事,他一定不会沦落到请假的那个地步。

“啧,你这有一句没一句的……我说,还有别的事儿没有了?”臧市长没好气地回答,“没有的话,就是这么几句话了啊。”

陈太忠自然没别的事儿了,他也不习惯一件事分几次来办,只不过这次遭遇到特殊情况罢了,倒是臧华挂了电话之后,细细品味一下,莫不成杜老板还会不赞成撤掉这档节目?

相对臧市长来说,杜书记可是第一时间就明白了这里面的份量——这境界确实有点差距,他接了电话之后,细细地问一问,就是一声不屑的冷哼,“他只当我还要借这个势呢……”

没错,这就是陈太忠的想法,对杜毅来说,这节目上了电视,也未必能坏到哪里——这是天南精神文明建设初见成效的一个缩影啊。

反正,天南内部的认识已经统一了,曝一下光虽然有点丢人,可这是文明办主抓的事情,反倒能说明天南精神文明建设的成果,从某个方面讲,杜毅支持一下也不是坏事——这是积极地响应X办号召,证明天南省委很重视上面的精神,愿意跟着中央的步子走。

不过,杜书记理解归理解,他却不会贪图这飞来的便宜,“告诉他,我没时间见他……热点访谈,想尽一切办法,给我撤了。”

他断然地拒绝了陈太忠递来的橄榄枝,大家立场不同,不相与谋,X办的指示我是支持的,但是打击你黄系本土势力,也是我的使命,这点小风头就是你的了,我不参与!

见都见不到一面?陈太忠听到这个消息,多少是有点悻悻,不过转念一想,确实也是,相见争如不见?见面之后杜毅真要给我两个冷脸,我该如何自处?

反正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来,杜书记对陈某人的怨气真的不小——你折腾的时候,眼里没我这个省委书记,现在便宜占尽了,想靠这点小恩小惠,就熄了我的怒火吗?

这点事情处理完,一天基本就过去了——其实这一天的经过,已经可以用风起云涌、惊心动魄八个字来概括了。

晚上回到湖滨别墅,难得地,雷蕾也回来得不晚,陈太忠见到她,就叮嘱一下,“你跟胡主任说一下,一两天我就能弄到那些捐款不到位的名单,让她赶紧给活动版面吧。”

“版面倒是好说,你确定孙朋朋不参与吗?”雷蕾很干脆地回了一句,下一刻,她发现他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,于是就马上解释,“主任活动版面没问题,但是她跟我又不一样,孙朋朋欺负了我,那就是欺负了……但是我们主任的面子丢了,那是大事儿。”

胡主任的级别,陈太忠至今都没有弄清楚,不过怎么也得是个正科,或者还享受副处待遇的那种,按说,她的级别对陈某人来说低了点,她的面子就更低了点,但是不管怎么说,她是雷蕾的领导!

“啧,看这事儿闹的,今天才招惹了杜毅,老马挺支持我的……”他听到这个要求,也有点坐蜡了,他有把握弄到这个名单——大不了再往凌洛家里扔几条蛇而已,但是老马今天,对哥们儿的支持力度挺大的。

不过,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看到一抹失望,在雷记者的脸上一掠而过,于是就顾不了那么许多——哼,混个官场,可不就是图个生活质量吗?

于是,他二话不说,抬手就去摸电话——老马,你不能说我这个人得寸进尺,好像能让杜毅吃了瘪,就野心膨胀,眼里没你这个领导似的。

我其实……只是想让我认识的人快乐,就这么简单,我承认孙朋朋是你的人,但是眼下文明办的局面,是我打出来的,有本事你自己去凌洛家撒野嘛。

我打出来的成绩,就要让我的人受益,你抢我一条两条的新闻,那无所谓,你是我领导嘛,但是我不能每条都让你抢去了,我还有……我的生活质量。

“你干什么呢?”雷蕾见他翻手机号码,心里也猜出是怎么回事了,伸手去阻拦他,但是一股无法言语的甜蜜,登时涌上了心头,这是她那个孱弱的丈夫从来不敢争取的,“明天问一下马主任就行了。”

“我问他个茄子,”陈太忠哼一声,一把拨开她的手,“我就是通知他一声……这稿子是我的关系出,孙朋朋不要想插手,我是通知他!”

“人家是你的领导,”雷蕾的眼角眉梢,满是笑意,可她偏偏要这么说,“你不用通知他,我领情了成不?就当我没说好了……你有你的前程呢。”

“切,我的生命中有了你,要不要前程都无所谓……这辈子值啦,”陈太忠大义凛然地看她一眼,又去拨弄手机,心里却是暗暗地自得,哥们儿这情商,增长得是一塌糊涂啊,可是这么想着,他还兀自绷着脸,“不给你面子,就是不给我面子。”

“太忠你不要这么蛮横,好不好?”雷蕾嘴上这么说着,心里却是一团燥热,整个身子就像见了火的雪狮子一般,软绵绵地靠到了他的身上。

“嗯,太忠,是我,嗯……嗯嗯,我知道了,辛苦你了,就照你说的办吧,”马勉笑一笑,挂了电话之后,伸手去拿床边的衬衣,又不动声色地看一眼正躺在床上的孙朋朋。

孙主任身上斜搭一条毛巾被,露出大半个白生生的胸膛,见他回头看自己,悻悻地撇一撇嘴,“陈太忠找你什么事儿?”

“热点访谈的栏目,杜老板指示压下来,他已经去疏通了,”马主任随口答她一句,却是下午晚些时候他就了解的消息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