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42章 潮头不大(下)

前面说过,王秘书和臧市长关系不错,张汇现在请假了,这是大家迟早是要知道的,提前通报一下不为过,正经是杜毅心情不好,不可能主动告诉臧华这种事儿。

但是王毅单既要为领导分忧,又跟臧市长关系好,这个电话就是非打不可了——臧哥你去跟陈太忠说事儿的时候,不能丢领导的面子,但是也不能太执拗,关键是要把事儿办好。

臧华在来的时候,就想过了,杜老板为啥搁着素波的那么多人不用,非要万里迢迢地把自己从通德叫过来——我跟陈太忠也不是很惯啊。

事实上,就算杜书记不说,臧市长也想明白了,上次陈太忠顶了我了,我没计较那么多,这就是姓陈的欠我一点。

现在我去说话,别的不说,只冲着我这张脸,就代表了老板的一层意思——张汇是我的人,臧华也是我的人,姓陈的你一一地收拾了,得意不可再往啊。

——其实,杜毅本是想通过丁小宁传话的,不过丁小宁那句“欺负女人的,都该死”,搞得杜书记有点不好意思找这爱憎分明的女娃娃传话,再老练的政客,对上稚子之心,也总会生出点无力感来。

反正这个事实,让臧市长感觉有点无语,堂堂的一市之长,送脸上门啊,不过从这一点,也能想到杜书记的难做——做下属的维护老板,那也是责无旁贷的。

等再接到王毅单的电话,臧华就越发地明白了,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促使老板做出了如此耻辱的、巨大的让步,他只知道,自己的责任更重了——张汇都请假了。

跟王毅单不同的是,同样是因为位置原因,臧华和张汇的关系也不错,臧市长在通德那边远地方主政,肯定要在老板身边多发展几个自己人——时不时被人提起的名字,老板肯定会印象更深刻。

所以听到张秘书长的下场,臧市长心里未免有一点兔死狐悲的感觉,于是他来找陈太忠的时候,耻辱感是有一点,但也没那么多不耐烦。

陈太忠一听臧华说的话,再想一想自己在民政厅见到臧市长的情景,也就明白了,老杜这是在点我呢——小家伙,我忍你很久了啊,省委书记的脸,你不能一打再打,差不多点哦。

那么,他自然也就表现得很好说话了,张汇的错并不是杜毅的错,哥们儿是以德服人的,从不乱引申——虽然老杜你站在张汇背后,也一度带给了我很多问题。

然而,还有一个问题,他也是要必须争取的,“非常感谢各位领导对文明办的支持,接下来我们还有一系列的计划,像我们正在酝酿的贪腐干部访谈实录,嗯……”

“这个访谈,司法系统都挺配合,但还是需要省里的大力支持,精神文明建设,光靠我们这个小小的文明办,是远远不够的。”

臧华虽然对这件事的始末还不是很清楚,可是他只靠想像就知道,这件事里张汇不会是最惨的,明面上的板子,最终是要打在司法厅身上——甚至夏大力都要担一点干系。

所以一听陈太忠这话,臧市长就反应过来了,一时间他真有点吃惊这小子的胆子,不管怎么说,我的事儿和张汇的事儿上,你都没给杜老板面子,现在还想回护夏大力等人……这怎么可能,不要欺人太甚啊。

不过显然,他再有看法,这样的事情也拍不了板,别看双方差了两个级别,偏偏的是正处做得了主,正厅做不了主,然而他还不能说,我是杜书记派来的,所以得请示领导——有些话心知肚明就行了,说出来只能显得你水平太低。

那么,他就不得不将张汇的消息扯出来了,“嗯,在有些问题调查清楚之前,我不能答应你什么,省里的工作也很繁重,你要体谅,像张秘书长……就积劳成疾,可能要离开工作岗位一段时间了。”

“调查清楚吗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,他自是知道这是臧市长做不了杜毅的主——事情的真相,从来都是由领导决定的,于是他叹一口气点点头,“也好……什么事情都是需要查得清清楚楚的,才好办事。”

这小子是拿稽查办受阻说事儿呢!臧华也听得明白,这是赤裸裸的要挟——你不放过司法厅的人,我就不放过追究张汇阻挠精神文明建设的动机。

这个无赖!臧市长白皙的脸庞,越发地白皙了,张汇都要请假避风头了,你还不肯放过啊?再说了,撇开张汇那些私心不谈,人家对你稽查办的成立有看法,就不能说一说了?党内的民主……还要不要讲了?

搁在一天之前,陈太忠敢这么表态,那绝对是给脸不要脸,但是现在天南文明办的成绩都经X办认可了,天南依旧是杜毅的天南,但是在这件事情上,杜书记都无能为力。

还是那句话,换个正处来……哪怕是换个正厅来,也未必有胆子忤了杜老板的意,越级上告什么的——毕竟这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儿,这种情况下,谁要是敢发出不和谐的音符,那才叫找死,别说天南,上面的面子也未必挂得住。

可这个正处是陈太忠的话,那就不同了,这人不但是愣头青,而且折腾能力实在太强了,而黄家对他的支持简直可以说是不遗余力,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?

“会有个大家都满意的答案的,”臧华点点头,又扶一扶眼镜,站起了身子,临走之前撂下一句话,“组织原则是要坚持,但是也不该因噎废食。”

这是一句废话,但是换个正处来,都没资格听他这句废话,臧市长是宽慰陈太忠呢——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着来,你别再瞎折腾了啊。

十分钟后,杜毅接到了臧华的电话,他现在在外面视察,听臧华反应的情况之后,沉吟一下哼一声,“司法厅那边甚至惊动了中央媒体,要追究相关责任人,追查负有领导责任的干部……这是必须的,嗯,我会让政法委协助司法厅尽快拿出处理建议。”

唉,总算是搞定了!臧华撂了电话之后,长叹一口气,杜毅说得很明白了,拿建议的是司法厅,政法委是协助,那么,板子也就最多打到一个处级干部身上。

对杜书记来说,做出这个决定似乎是有点无奈,但是做大事的人,这点进退还是能舍得的,而且,政法委书记也不是他杜某人想拿下就能拿下的。

别的不说,只说这件事里,还涉及了张汇,夏大力着了急也会咬人的,陈太忠那边又表示不肯坐视,那么,也就只能这样了。

其实,这话杜毅没必要跟臧华说,他已经想好了,让丁小宁捎话,但是陈太忠那厮真的是跳蚤,你一下招呼不到,就不知道蹦跶成什么样子,杜书记现在,也真是有点头疼这家伙——臧华你愿意的话,就帮我传一下这个话。

接到臧市长电话的时候,陈太忠正在给马勉冲茶,接了电话嗯嗯两句之后,放下电话对马主任笑一笑,“楼电主任总算可以消消气儿了。”

“哦,司法厅那边没事了?”马勉也清楚康楼电在忙什么,他甚至知道康楼电因为这个,跟陈太忠搞得挺不愉快——当然,这是公对公的不愉快,跟私人恩怨无关。

“本来也没啥事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我这也是瞎担心,就怕有些别有用心的人,故意挑唆省里领导,事实上,省领导肯定比我觉悟高。”

“嗯,”马勉点点头,心说你小子啥时候买过杜毅的账?这么说话,不过是不想我把这话传出去而已,“那你回头跟楼电说吧,对了……部长说的话,你反应过来啥意思了吗?”

“殊途同归,但是有些差别?”陈太忠听得笑一笑,又摇一摇头,“其实咱被点名……确实只是因缘巧合,不能太当真了。”

“我就怕你是这么想的,”马勉抬手冲他指一指,事实上做主任的心里也很清楚,这个点名很可能只是昙花一现,完成传达信息的任务之后,就再没有后文了。

但是,没有机会咱可以创造机会不是?被点过名总比没被点过名强,“不管上面是怎么个意思,这个机会咱们一定要把握住了,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……抓紧这宝贵机会,打造个扎扎实实的样板出来,你这年轻人,冲劲儿不会还不如我这个老头子吧?”

“信心我肯定有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是不无嘀咕:问题是,哥们儿这次,可真的是把杜毅得罪惨了……就是不知道老杜的气度如何。

不过,就算杜毅的肚量再小,现在这节骨眼上也不可能跳出来,他倒是也能确定这一点,于是顺水推舟地来一句,“那咱们就抓紧时间,干活吧?”

我找你来,是想打听点内幕的啊,马勉心里暗自嘀咕,不过他也明白,小陈这是不想多说此事了——人家自己的内幕消息,不想宣诸于口,他还能怎么样?

“该谢的人,你要谢到,”马主任丢下这么一句话,站起身走人了。

其实这一句也有其用意,就是承上启下慢慢接近之意,陈太忠愣了一愣,走到桌边拿起电话,给黄汉祥拨一下,啧,确实啊,我都收到消息了,不感谢一下老黄也说不过去。

下午时分,黄总的手机一如既往地没人接,他又给阴京华拨个电话,要他代为转达谢意,阴总听得就在电话那边笑,“二叔听了你的消息,就找老爷子去了,他真的太关心你了……你可千万不敢辜负了二叔的信任。”

紧接着,他的话题又跟着一转,“不过这个事儿,影响可能没你想的那么大,跟你搞的科委那一套,性质还有点不一样……这个你不用我细说吧?”

“唉,好像是个人就看得出来,”陈太忠听得也只有苦笑了,“反正我就是狐假虎威的那只狐狸了,总算还好,X办就是X办,就算大家都知道我扯虎皮做幌子,也不敢说什么。”

“那倒是,多少人想当那只狐狸呢,都当不上,”阴京华这也就是善意的提醒,小陈既然明白,他就不肯多说了,“太忠,还有别的事儿没有?”

“请教你个事儿,我想让苏文馨帮着说一下,天南这个节目,不要上了,杜老板给了我不小的面子,”陈太忠的心里,其实也有本账,“你说,我合适不合适跟苏总说?”

“这个啊……怕是还得我帮你说,”阴京华犹豫一下,实话实说,“你的文明办,行情不一样了,这个节骨眼上,天南文明办高度重视的事情,热点访谈也要掂量一下。”

“那你等一等吧,我先去……先去请示一下杜毅吧,”陈太忠琢磨一下,终于是一横心——老杜也给我面子了,以后精神文明建设工作还要展开,哥们儿上门服个软,也认了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