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41章 潮头不大(上)

既然马勉来了,郑泽民肯定就不能呆着了,机关单位里做事,分外讲究个“王不见王”,如果不是关系很好或者有充足理由,正职和副职、副职和副职之间,很少坐在一起吃吃喝喝。

郑部长跟马部长关系一般,跟陈主任关系更扯淡,这里又是马部长的地盘,即将饭点儿了,他再是常务副,留下来也是自讨没趣。

“他也闻到味儿了?”马勉见他离开,不屑地问一声,只这一句话就显示出,他跟陈太忠的关系,又实现了一次飞跃。

搁在以往,马主任通常总是告诫小陈要尊重领导,而不是像现在一样,居然用形容狗的话,来形容领导——郑部长是正厅的常务副,自然也是马主任的领导。

“不知道,他应该不配知道吧?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原本就是个目无领导的主儿,主任既然贬低人,他自是要跟进的,“莫名其妙地跑进来,说了一堆愿意支持精神文明建设的话,真是的……一泡尿,尿了半个小时还多。”

“他的鼻子可是比一般人灵光,”马勉笑着微微点头,他跟郑泽民同事的时间很长,对此人知之甚祥,“揣摩风向的能力,在宣教部数一数二……对拿不准的人和事,他绝对不会轻易得罪。”

“算了,他是个怎么样的人,跟我有什么关系呢?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主任,这都饭点儿了,您过来有什么指示啊?”

“废话,吃饭呗,”马勉眼睛一瞪,今天上午的这个消息,对他的冲击太大了,要知道,消息一旦传开,他作为文明办的主任,那是第一顺位的受益人——别说潘剑屏什么的,就连陈太忠都要往后排,官场里不管因果如何,名正言顺是必须要讲的。

发生在北京的事儿,潘部长提点了他两句,大致意思是讲明白了,但是关于陈太忠是怎么踏进这趟混水的,连陈某人自己都不甚了了,部长又能知道多少?

这因果分说到一半,搁给谁都难免要心痒难耐,而马勉又是第一顺位受益者,他心中的瘙痒那是不用再提了,于是他就琢磨着,我来找小陈再了解一下细节,嗯……以便更好地为小陈的行动大开方便之门。

陈太忠当然知道,老马是找自己套话来了,不过这里面的很多东西,他真不合适说,于是笑一笑,“别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,您看……郑部长都已经注意到了,咱们出去吃饭,再叫上俩人吧?”

“也是,”马勉其实也知道,自己兴奋得有点过了,有点沉不住气了,但是……我是主角啊,现在连台词都看不到,是不是有点太那啥了?“找几个同志,吃一点工作餐?”

“杜毅那边,还不知道会怎么处理张汇呢,”陈太忠笑一笑,这也是提醒老马,革命尚未成功,不可得意忘形。

“管他啥反应呢?”马勉心里明白得很,自己现在已经被打进陈太忠一系里了,既然选边了,就不如早表态,等尘埃落定了,再表态也没啥意思了。

事实上,马主任心里有点后悔,早知道陈太忠你能拽出老首长来,我一开始就跟你同心协力收拾张汇了,马某人能力不如你,讲一讲程序摇旗呐喊一番总是会的——那样一来,我的业绩落实得更扎实,也省得你觉得我是坐收渔利。

所以,他现在真的不忌惮张汇了,X办都出面了,杜毅不对阻挠精神文明建设的张汇有所动作的话,那大局感就太差了——就算我去做省委书记,张汇也是必须牺牲的,老杜的大局感还能不如我?

正经是,他不想让陈太忠回想起前两天自己的不闻不问来,想到这个,他自己都觉得,有点愧对小陈,“叫什么人,你定好了,对了,部长的意思是说,咱们也不能掉以轻心……一号的那个精神,和咱们搞的精神文明建设,是殊途同归的,但是里面还有一些差别。”

这话确实是潘剑屏亲口说的,杜毅看得出来,两者的关联多少有点勉强,一直搞宣教工作的潘部长,自然更看得出来。

但是马主任这个时候说出这话,就是说这里面有点蹊跷的味道,嗯,那个啥,小陈啊……有时间的话,咱俩能私下交流一下就更好了。

“嗯,也不用叫多少人,我把建阳喊上,还有李云彤,其他人,马主任你定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接着又苦笑一声,“得叫那些不怕麻烦的。”

不怕麻烦的……马主任琢磨一下,抬手就给洪涛打个电话,又叫上了刘爱兰——刘爱兰和李云彤关系极好,这下可好,四个副主任就到了仨。

中午这顿饭没啥新意,就是随便吃一吃,不过,看到大主任红光满面,跟陈主任言谈不羁,大家心里多少有点数了,马勉在陈太忠和张汇的斗法中,看好陈太忠!

其实……除了个别有私心的人,对于这个临时挂职过来的副主任,大家还是很非常认可的,陈主任来文明办时间不长,但是着实做了一些轰动的事情。

就在这不知不觉中,文明办慢慢地在省委里,有了点名气——必须指出的是,文明办作为省委的办事机构,以前也有不少知晓,不过此名气非彼名气,大家心里都有数的。

最起码,在省委里,以前别的部门见了文明办的人,熟惯的会点一下头,不熟惯的,直接擦身而过是很正常的,但是现在,那些可点头可不点头的主儿,见了文明办的人,多半会上前打个招呼。

打招呼的同时,这些人多半又会半开玩笑半当真地问一句,说你们文明办下一步目标是什么?要是动到我这儿了,你得提前照应一声啊。

这么说话的人,未必就真的忌惮了文明办,都是在省委上班,谁也有点根底,但是——以前他们连这话都没有,现在有这话了,这就是变化!

这种变化,太底层的人不太感觉得到——小人物终归是小人物,对他们说那么多没有,而且,就算他们感觉得到,也反应不到上面来,越级反应是政治错误。

但是中层干部则不一样了,对他们来说,这种变化是实实在在的,对于气机变化,没有什么群体比党的干部更敏感的了。

没有人,愿意自己从事的是毫无疑义的工作!人活一世,草活一秋,凭良心说,如果能撇开那些得已和不得已的原因,谁都愿意脚踏实地地做一点事情——哪怕是很单纯地为了证明,自己曾经存在过。

陈主任年轻得不成体统不足以服众,陈主任口碑似乎不是很好影响单位形象,陈主任的惹祸能力太强……没错,这些话都没错,但是文明办中层以上的干部都清楚,是陈主任的出现,让我们的岗位,开始变得有意义了!

大主任看好陈主任,大家心里,就算一块石头落地了,潘剑屏的和马勉的关系,在座的都知晓,事情发展到眼下这步,陈主任本来就很大能了,加上主任的背书,就算是杜毅,想要动文明办,除非是连根拔起。

连根拔……就算是商翠兰那边无所谓,但是,潘剑屏会同意吗,老黄家会同意吗?

所以,虽然大家在酒桌上不说正事,心里却着实开心,结果这一喝,就喝到了一点半,酒都没过量,但是考虑到下午还要上班,终于散去。

临走之际,马勉低声吩咐陈太忠一句,“上班了以后,来我办公室坐一坐,咱们好好唠一唠,下一步的工作,该怎么继续。”

马主任心里,真的是瘙痒得紧,进了办公室里的小休息室之后,半天睡不着,好不容易等到三点了,他打个哈欠起来,随手拨个电话,“华安,接一下陈主任,让他来我办公室。”

“两分钟以前,臧华进去找他了,”华安在电话那边苦笑,“他们可能在说事儿。”

臧华是一方地市的大员,在省委出现得不算特别频繁,不过现在杜毅是书记,省委里不认识臧市长这杜系红人的主儿,也真的不多。

“臧华吗?”马勉沉吟一下,心说这肯定是来找小陈麻烦的嘛,我都是陈太忠阵营的人了,也不差多得罪这么一个,杜毅的红人就怎么了,老子还是黄老的红人、X办表彰的呢。

他中午喝得不算太少,又没休息好,头晕晕乎乎的,扎得难受,“你进去端个茶,送点瓜子水果,要是感觉太忠为难,就告诉我!”

天公地道,臧华此来,还真不是让陈太忠为难的,他是上午接了杜毅的电话之后,一路没停,紧赶紧从通德赶过来的。

杜老板给他的指示很简单,告诉陈太忠,我非常支持精神文明建设工作,但是……省委有些人没有大局感,那是下不为例!

说良心话,杜毅保张汇,那是保定了的,对事不对人,你再怎么能折腾,我不会把张汇留给你发落,这是不容商榷的原则,搭上X办的顺风车,那也没用。

但是,杜书记也担心,陈太忠这家伙是体制内出了名的跳蚤,各种规则对此人无用,所以他就跟臧华说,你的能力一向是我看重的,小陈的工作,也只有你做得通,再说了……小丁在你通德捐了五十万呢,有什么不好沟通的,你也可以通过她斡旋一下。

杜毅打这个电话的时候,还没想着要处理张汇,由此可知,这是深谋远虑。

陈太忠的酒量是无底洞,中午喝的那点,是根本没问题的,猛地见到臧华来访,也是一愣,紧接着就笑吟吟地招呼,“臧市长什么时候来了?你等一下……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就打电话叫郭建阳过来招呼,若是马勉、潘剑屏这样的直接领导前来,他是会自己出面的,但是臧华只是客人,他就要安排通讯员来接待。

臧华在赶到素波地界的时候,已经接到了王毅单的电话,王秘书这是个人的人情,就是通知一下张汇的最新结局——老板火气大得很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