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39章 弄潮儿(中)

快步走在路上,马主任心潮澎湃,当然,他首先要考虑的问题是:陈太忠说的这些话……靠得住靠不住?

这时候,良好的口碑就起到了效果,而陈某人这方面的口碑,一向是很好的,他连自己的下属,都从来舍不得牺牲,就别说是上级了——他之所以结怨张汇,可不就是因为下面人被欺负了?

而为这良好口碑做背书的,是他的深厚背景——正如同人借钱出去,要考虑对方的偿还能力一样,口碑好偿还能力又强大,谁还会舍不得投资?

若是单纯的偿还能力强大,或者单纯的口碑好,那就值得商榷了,至于二者中一样都不具备的——谁吃傻逼了,借给你钱?

所以,马勉极度倾向于相信这个消息,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:在帮陈太忠扛雷的同时,该怎么样才能获得最大收益?同时……又能对潘部长做出适当的提示呢?

马勉这个人,小毛病有不少,但是忠于领导,爱护下属这些正常人该具备的素质,他也是具备的,所以他为此纠结。

千头万绪还没理出个眉目,部长办公室就到了,马勉一边冲部长秘书点头,心里一边暗暗嘀咕:以前咋就没觉得,文明办跟部长办离得这么近捏?

他走进去的时候,潘部长正在低头看东西,听见响动,抬头看他一眼,眉头登时微微一皱,“嗯?小陈呢……他不在文明办?”

“好像郑泽民找他有事儿,”马勉都是副厅了,找个借口还不是轻轻松松的?“他还年轻,不懂事儿,有什么问题,您把板子打在我身上好了……反正我是您的人,真打重了,您也心疼不是?”

“嘿,”潘剑屏被他这话逗乐了,“小马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,有个厅级干部的样子成不成?不是我说你,这板子……你确定自己捱得起吗?”

这就是嫡系和非嫡系的待遇区别了,潘部长堂堂的省委常委,一向以不苟言笑著称,但是马勉是他嫡系里的嫡系,自然就不怕开个玩笑。

“我可能捱不起,不过小陈说了,他捱得起,”马勉笑着回答,这话一出口,他全身都是松快的,对上,我能报领导的知遇之恩,对下,我也尽力回护了,“不过他这两天……身体不是很好,他要我请示一下领导,缓两天成不成?”

“狗屁!”潘部长哼一声,他在瞬间就听明白马勉的意思了,小马是得了机宜,帮陈太忠拖延两天,而同时呢,小马又婉转地提醒自己——陈太忠捱得起这板子……领导,这里面文章大着呢。

可是,正是因为他听明白了,他反倒气得脸通红,脏话也跟着出口了,“他一个屁大的正处能知道的事情,我能不知道?你现在回去……把他给我叫过来!”

“可是……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,”马勉涎着脸站在那里,“那个谁……郑泽民还找他呢,可能他也有不得已的苦衷,老部长,您先指点我一下行不行啊?”

一般来说,当着潘剑屏提郑泽民,那话里的意思就是直指另一个人——杜毅。

杜毅啊~听到这话,潘部长终于从欢喜中冷静了下来,确实,不管X办那边怎么表扬,杜毅才是天南的老大,小陈有所忌惮,那也是正常的了。

陈太忠想的不错,以潘剑屏的层次,应该不会很快地接触到这样的信息,但是他少考虑了一点——人家X办点的是天南的名,天南文明办你再厉害,也是归天南省委宣教部管的!

潘剑屏作为宣教部部长,得到这个消息自然不会很慢,首先恭喜的电话就不少,事实上,他接这个电话的时候,正在卫生间酝酿便意——部长年纪大了肠胃不好,便秘。

他用不耐烦的语气拎起马桶边的面包机,不过在瞬间,他的语气就变得郑重了,在挂机之后,他两秒钟就拎起裤子走了出来。

其实,对于领导指示该不该上纲要的讨论,他隐隐有所闻,不过知道得也不是很清楚,然而,不管他知道得清楚还是不清楚,天南的精神文明建设工作,是得到X办的首肯了。

但是,潘部长也有疑惑的地方,就像马部长不能确定陈太忠所说的话的真实性一般,他不太确定,这件事是不是由陈太忠引发的——虽然看起来,再没人有这个能力了。

“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,你跟我说说清楚,”于是,部长如是吩咐。

马主任自然不敢再敷衍,就一是一二是二地讲述一番,潘剑屏听了之后,好久才哼一声,“‘屁大的正厅’?你这个下属……不太好用啊。”

“那家伙没准还敢说……屁大的副省,呵呵,”马勉听得就笑了起来,他明白老部长是眼红了,于是苦笑着回答。

“那家伙嘴里从来吐不出象牙来,年少轻狂嘛,他在我这儿,出点成绩也离不开部里的指导,搁您眼皮子底下,没准气得您肝儿颤,小马我脾气好,就帮老部长您受了这气吧。”

“唉,真是不像话,”潘剑屏撇一撇嘴,又摇一摇头,他搞宣教工作多年,其实挺见不得这种标新立异的主儿,不过天南宣教部都获得X办的表彰了,他有更多的见不得,也只能放在心里了——人家是给宣教部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了。

而且,那是连杜毅都奈何不了的人物,他还能计较个什么?正经是趁着此人在手下,划拉点业绩过来,没准能熬个六十五岁退休,那也是意外之喜了。

“他要你帮着拖延两天?”潘部长决定换个话题,事实上,眼下他能琢磨的,也就是如何配合那个小家伙了。

“嗯,可能是担心张汇反扑吧,毕竟那是杜毅的人,”马勉如是回答,“上面的精神传下来,总要有段日子的,这段时间里,他要是吃了亏,可不也就是哑巴亏?”

“我都能知道的事,杜毅可能不知道吗?”潘剑屏冷哼一声,他对马勉真的是信任有加,什么话都敢说,“对了,你们那个稽查办的文件,给我一份儿,我马上就去找杜毅。”

天公地道,这不是潘部长想趁火打劫,而是说在表彰的话传到之前,基层做得越多,落实的功劳就越大,这一点对潘部长是很重要的,对杜毅……那也是不无小补。

杜书记没有理由不配合,而借此机会,宣教部还能扩大职能,就算潘部长想在副省这个位子上终老,这个业绩也是愿意捞的……

杜毅接到潘剑屏的电话之后,微微沉吟一下,表示自己上午没时间了,下午再联系吧,你要是着急,就让人先把材料送过来。

杜书记真的不想就这么认了,但是潘部长的电话提醒他:不认都不行了,现在还好,只是潘剑屏这宣教口上的一把手得了消息,再等上一两天,其他人估计也就得到消息了,到时候,他这个省委书记,就要被人暗地耻笑了。

对潘剑屏,他还能表示出一些底气——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慌,但是对张汇,他就不能再容忍了,你这家伙……唉,看看带给我多大被动啊。

于是,略一沉吟,他就按响了手边的呼叫器。

“老板让我过去一趟?”张汇接了王毅单的电话之后,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毅单,我需要准备什么?”

“老板没说,”王秘书知道,这是张副秘书长跟自己打听上意呢,但是他刚刚才吃了老板的惊吓,哪里敢多说一个字?

当然,他已经猜出来张汇的前景不妙了——杜书记说得很明白,陈太忠是有恃无恐,所以王秘书说话时,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。

啧,不像是好事儿啊……张汇听出来了,放下电话之后,他琢磨一下,也没理出头绪来,但是时间又耽搁不得了,只得略略收拾一下,推门而出。

就这短短的十来分钟内,急匆匆走在路上思考的主儿,并不仅仅是马勉,张汇也是如此,同样地,他也恨路上时间太短。

“毅单,”走到王毅单面前,他点点头,又冲里面指一指,轻声嘀咕一句,“杜书记这是?”

“老板让你来了就进去,”王毅单面无表情地回答,他现在可不敢跟对方有任何的亲近,而且张汇你愿意动一下脑子的话,我这没态度本身就是一种态度了——你好自为之吧。

墙头草!张副秘书长心里暗暗地骂一句,老板就算这次狠狠收拾我一顿,我也未必就没机会翻身,回头一定远离你这小人。

他没想过杜毅不会原谅自己,当初陈太忠气势汹汹的时候,老板都坐得很稳,现在大局已定了,老板拎我过来是算账来了,不过不管怎么说,在这件事里我错得再多,但也是很坚定地维护了老板的形象,也没给老板添乱。

他进去的时候,杜毅正侧对着大门,手持一支香烟站在窗户旁,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,听到有人进来,却是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,偶尔轻轻地吸一口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