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38章 弄潮儿(上)

行,冲着老马你这句话,这场富贵送你了!陈太忠本就是大而化之的性子,听说自家主任还要考虑扯潘剑屏的虎皮做幌子,心里不由得点点头。

凭良心说,马勉这个态度虽然不是旗帜鲜明,也没打绝对保票,但已经是相当难得了,陈某人很领情——主任不错,有几分担当。

不过,这试探既然开头了,他就不好一下收回去,更别说某人行事的时候,骨子里是有几分恶趣味的,于是他就暗暗对自己说:老马这是嘴上的支持,而官场里,太多的人喜欢玩口惠而实不至那一套了,我再观察一下好了。

而且,哥们儿这喜欢卖弄的性子,也要改一改,那就自今日始吧!陈太忠找足了理由,于是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郑部长批评我有冒进主义的苗头,要我脚踏实地,一步一个脚印地走,嗯……当然,他也是支持精神文明建设的。”

说到最后一句,他的嘴角禁不住露出了一丝冷笑,那些对文明办的动作不以为然的领导,不管是明确地不配合也好,阳奉阴违地拖延也罢,说起话来的时候,总是不忘记强调一点——对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,我是双手支持的。

这真是莫大的讽刺——其实,大家敬畏的,不过是提出《两个文明一起抓》的那个人,没胆子直接反对那个文件罢了。

可是,马勉看到他嘴角的笑容,却是会错了意,他只当是小陈心灰意冷之下的苦笑呢,于是就出声安慰,“好了,也没多么大不了,对的就是对的,错的就是错的……再有本事的人,也不可能为轮奸案翻案,你说是不是?”

这可是扎扎实实的安慰——你现在斗不过张汇,也用不着气馁,无非是一城一地的得失罢了,你可不要为这点小事就自暴自弃。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现在有意无意地,要扮个失意者,自然就不肯多说——当然,有意诱导的事儿,他也做不出来,那就有点欺负马主任了。

“那么过两天,你跟楼电说一下,干部家属绿卡报备制度,先由协调处来负责吧?”马勉有意岔开了话题,还笑一笑,“这是让你卖人情呢,你要觉得没面子,我不介意帮你说。”

“这个事情……过两天再说吧,”陈太忠含含糊糊地回答,调戏主任可以,但是不能调戏得太狠了,那么搞太不厚道。

“嗯?”马勉品出不对味儿来了,谁也不傻不是?他来的时候,只是觉得陈太忠的输面略微大一点,却也没以为这家伙会稳输不赢,眼下这家伙状似沉闷,没准已经是胜券在握了,所以先把尾巴夹了起来。

他这个猜测,肯定是非常正确的,但是马主任琢磨一下,发现自己这个想法也未免有点荒谬——在天南,哪个处级干部还能动了杜毅的人?

“你跟张汇,这最后结果是什么?”他想了又想,实在有点憋不住了,“小陈,我这是真关心你,你要觉得不方便,可以不说。”

“也没啥不方便的,”陈太忠笑一笑,心说我就当没接那帕里的电话了嘛,“昨天心情不好,闯到张汇办公室吵了一架,差点动手打他……也就这些,至于后果嘛,我也想不出来。”

“嗯,”马勉点点头,他也听说陈太忠似乎是去找张汇了,不过他的消息渠道,又差于郑泽民,所以更不清楚,“我要是你,就索性揪住他打一顿。”

“啊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嘴一咧,心说这省委省政府里做人,不就是要讲个稳重吗?你怎么会怂恿我打人呢?“这人一打,我的政治生命就……就差不多了。”

别人打人不行,你打人真的没问题的,马勉心里有数,不过他也不合适说得太明白,他总不能说——小陈,你的名声早就那样了。

“脸皮一旦撕破了,也就不怕报复了,”所以,他换了一种说法,“事儿弄大了,你反倒不用怕了……”

陈太忠听到这个解释,登时就无语了,他仔细想一想,主任这话说得,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,自己要是能豁出去打张汇一顿,其实……应该也没多严重的后果哈,反正是私人恩怨嘛。

他忌惮的、别人忌惮的,无非就是张汇身后的杜毅,如果真的撕破脸了,杜毅若是插手这私人恩怨搞我,岂不是也得忌惮我身后的黄家?

不光你张汇有组织,哥们儿也是有组织的!这一刻,他觉得马主任这话真有点道理,若是早想到这一层,局面也不至于被动到现在了,他禁不住有点后悔——反正是羞辱张汇一顿,以回报对方对他的公报私仇,这种方式确实不错。

我这是江湖越老,胆子越小了啊——修炼情商,修炼得血性都没了,真丢人,年轻的副主任正暗自懊恼,猛地又听到主任发问了,“对了,没跟北京那边活动一下?”

“没有,屁大一个正厅,我丢不起那人,”他笑着摇摇头,信口回答,哥们儿说的真是实话,我没跟北京活动,是……北京活动我了。

老子才是个副厅呢!那岂不是连屁也不是?马勉听到这话,好悬没一口血喷出去,不过,在他印象里,小陈的属性就应该是这么操蛋的,那么他自然就不会计较,“唉,你这么说话……刚才顶郑泽民了吧?”

“没顶他,就是来个电话,我说先接一下,请他稍候,然后他就去卫生间了,”陈太忠对这种问题,肯定是实话实说,这种宣教部内部的事情,很容易考证,他也没必要说假话。

“啧,”马勉听得颇为无语,领导在场你就接电话,人家不走才怪呢,于是他咳嗽一声,“那个……有人看见郑部长出咱小楼了。”

文明办所在的小楼是四层的,别说是在省委的楼,就算随便在外面找一栋这种楼,也鲜有不带卫生间的,没有个人卫生间,也总要有公共卫生间的。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马主任才说,这家伙应该反应过来老郑生气了,不成想这厮又来了一句,“我也不习惯在别人的地方上厕所,站半天都尿不出来!”

老马的反应中规中矩,陈某人就下定决心,做最后一次试探。

“啧,我就不知道你这脑袋怎么长的,”这一下,马勉真是被气坏了,“小陈啊小陈,我……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?”

他气得连身子都站了起来,手指对方,才待要说什么,冷不丁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——马主任此来,是带了强烈的个人意愿来的,不愿意被外人骚扰,所以自己拿了手机。

“部长啊……哦,在呢,我就在文明办……嗯,行,好好,我马上过去,”马勉接了电话之后,就是一个劲儿地点头了,直到挂断电话之后,才绷起脸来,看陈太忠一眼,“部长叫我过去呢,让我喊上你一起去。”

“您说我不在好了,”陈太忠笑着摇头,马勉既然能指责他糊涂,于是,他就打定主意,送一场大富贵给对方。

“你这是……打定主意,自暴自弃了?”马主任这次,是真的火了,他眼睛一瞪,“合着我跟你讲了半天……就是白说了?”

“主任,你息怒,听我把话说完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他不知道潘剑屏得知了这个消息了没有,不过按资格来说,老潘离知道这个消息的层次,还有一定的距离。

所以,这正是他送人情的时候,而老马又是个值得拱卫的领导,那当然要大送特送,“不管部长说我什么,您就说是您的主意,愿意帮我扛着,坦白说吧,反正没外人……您今天要是不骂我这两句,我还真就不稀罕让您帮着扛。”

马勉一听这话,登时就石化了,愣了好半天,才眨巴眨巴眼睛笑了起来,“小陈你这家伙,还真不懂得尊重领导,照你这么说,潘部长找我……是好事儿?”

“就算是现在是坏事儿,早晚也是好事儿,您方便的话,也提示一下部长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只觉得心怀大畅,这装逼的感觉,还真是就好,以后有机会了,得常装一装,“三两天就见真章的事儿……您要信不过我,拖一拖总不是问题吧?”

“我哪儿能信不过你呢?信不过你,我就让你在凤凰窝着了,”马勉也心情大定——甚至都不止是大定,是大好了,然而作为一个厅级领导,必要的谨慎他还是要有的,于是再沉吟一下,做最后的敲定,“张汇那边,肯定搞定了吧?”

“他?我整不出他尿来,算我没本事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那笑容里,带了发自内心的不屑,“屁大一个正厅,也敢假公济私?”

“屁大一个正厅”,同样六个字,刚才马主任听得异常刺耳,现在听得却是舒坦无比,他有心再问一问具体因果,但是……部长发话了,他自己又说身在文明办,哪里还敢再耽搁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