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33章 威胁张汇(上)

就算是说正经事儿,黄汉祥也必然会先扯两句其他的,这次也是如此,扯了几句之后,他才书归正传,“跟杜毅扛上了,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?”

“就是一个省委副秘书长,为这种人可不值得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我自己知道底气粗壮就行了,这不是……杜毅还没表态吗?”

“等杜毅表了态,那黄瓜菜都凉了……你当中央委员是吃干饭的?切,没知识,”黄汉祥听他这么解释,心里还是挺受用的,不过他有个毛病,越是待见谁,越要帮谁,嘴上反倒是越不客气,“他真要发话,我能做的,也就是把你调进北京。”

这话不假,黄家势力虽然大,但是人家堂堂的省委书记做出什么决定,也不是等闲能推翻的,这涉及到一个对体制的尊重问题,而且黄家非要阻拦,也是自曝其短,你早干什么去了?

这就是吹风、传话的重要性,很多事情在未执行前,必须要有相应的沟通,黄家若是连被沟通的资格都没有——那真的会成为太多人的笑柄。

“我现在还看着热点访谈呢,看他们会不会有突破性进展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我估计杜毅也是在看着这个进展,等大局已定的时候……估计就是要见真章了。”

“热点访谈……那算什么啊?”黄汉祥听得有点哭笑不得,杜毅都看不上的栏目,怎么会看到他的眼里?“糊弄老百姓的东西,你会当真,杜毅绝对不会当真……着了急他能让撤下来这个节目,你知道吗?”

“他跟中视……有关系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匪夷所思……丫有这种关系,还会坐视我折腾?这不可能!不过,不管怎么说,想到自己有鲁班门前弄大斧的嫌疑,他问话的时候,情绪不可避免地低落了下来。

“你根本就啥也不知道,唉,”黄汉祥没好气地叹一声,“人家关系就摆在那儿呢,杜毅要是真急了眼,肯放下身段求人的话……说实话,别说你黄二伯了,就算换你黄三伯来也没用,人家根本就是一块儿的。”

“啧,我就说嘛,”陈太忠听得一呲牙,黄二伯这个回答,印证了他一个设想,不过,这个设想不是关于杜毅也不是关于天南的,而是关于热点访谈栏目的一些猜测。

有不止一个人跟他说过,说热点访谈虽然在全国四处曝光,但是论起分布,却是相当不均匀,陈某人没做过类似的汇总,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,而眼下他却听出来了,合着杜毅跟中视还有相当的渊源,那么,这传言就算未必真实……却也绝对不是空口白话捏造的。

“看来……从一开始就搞错了,”这个现实让他有点沮丧,当然,他听得出来,杜毅跟中视的关系未必有多好,他做得也不一定就是无用功,但是人家终是一块儿的,这种方向性错误,让他真的无地自容,“那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
“我先确定一下,你需要不需要帮助,”黄老二真也是为老不尊的典型,明明都要伸手了,还要挤兑陈太忠一下——我让你小丫再自尊心强,“需要,那我就是关于需要的建议,不需要,那我就提一点别的建议。”

“哦,需要是需要,不过黄二伯你都打电话过来了,我先借虎皮用一用吧,”陈太忠知道他老不修惯了,索性也就不客气了,“回头弄点松露孝敬您……”

“免了,西藏那边都已经发现……喂喂,你小子,就敢这么挂我电话?”

“他再打电话过来,你就说刚才手机没电了,”陈太忠将关了电源的手机递还张爱国,脸上还带着笑容,“你告诉他,我去找张汇了,手机也开机了。”

果不其然,他才出门,黄汉祥的电话就打过来了,骂骂咧咧了几句,听到张爱国的解释之后,他冷哼一声,“他手机开机了?切……关我屁事儿!”

陈太忠的意思,已经表示得很明显了,老黄家来了个关怀的电话,小家伙就打开手机,上门滋事去了,黄总自然乐意见到这样的效果。

当然,他必然要道貌岸然地吩咐一句,状似不满,实则为提示,“那你跟他说,事儿要是搞大了,我就管不了啦……他再这么折腾,迟早有一天头破血流。”

陈太忠想的可不是头破血流,他不好意思给黄汉祥打电话是真的,但是对方都打过来电话了,他要不懂得借机恶心人,那也枉称操蛋二字了。

别说,张汇还真在办公室,最近他也是羞于见人,再加上要关心薛时风采访的发展,实在没心出去,有点事情也是让下面的人或者相关部门来处理。

其实,还有更关键的一点因素,他知道自己最近的行为,杜书记很不喜欢,所以就窝在办公室,表示自己不出去惹是生非,态度端正地静心思过。

他正在屋里坐着,猛地听到“砰”地一声,自己办公室房间的门被推开,一个高大的小伙子闯了进来,左右胳膊上还挂着两个小秘书——陈太忠发飙,别人想拽,也得拽得住不是?

“嗯?”张秘书长倒是很淡定,他眉头微微一皱,站起身来,“陈太忠你这是……想要干什么?想破坏省委办公秩序?”

“凭你也配代表省委的办公秩序?真是好厚的脸皮,”陈太忠冲他微微一笑,转头看一看拽着自己的两个小秘书,“你看,我说张秘书长认识我吧?我们有事儿谈……你们确定要旁听吗?在省委呆了这么久,不会这点眼色也没有吧?”

这话说得毫不客气,训斥的又是张汇的人,真的有上门打脸的嫌疑,但是这话里的意思又是极重,两个小秘书登时就腿肚子转筋了。

当然,他俩何去何从,还是要看张汇的意见,所以,两人虽然打算拔脚了,可禁不住还要回头看一眼张汇——领导您给句话啊。

“这是文明办大名鼎鼎的陈太忠陈副主任,正处呢,你们……出去吧,”张汇冷笑一声,他自是知道,自己下面两个人虚了,再强留着也没多少意思,“关了门。”

小秘书们仓皇而遁,留下屋里一对冤家面面相觑,谁也不肯先开口,这种情况下,谁先开口,就是先弱了一份气势。

但是这个认知,也不完全正确,觉得能稳稳吃定对方的,却也不怕先开口,张汇等了一等,见陈太忠不说话,才待张口发言,不成想那位却是抢着发话了,“张秘书长,我觉得,您应该扭转一下思路,积极地支持我们文明办提出的合理化建议。”

“是吗?”张汇的眉头皱一皱,他仔细地观察了陈太忠半天,发现这厮连手包都没带,夏天大家穿得又少,实在没什么打埋伏的地方——说良心话,在省委这么久了,对这种上门的恶客,是个人就都该有几分警惕,这是常识。

不过,既然看起来对方没带什么设备来,他也就不怕贻人口实,于是他冷笑一声,“如果我不打算支持呢?”

这话他说得确实有恃无恐,《热点访谈》的人虽然来了,折腾得他灰头土脸,也让杜老板生气了,但是磕碰几下之后,现在事情已经走上了正轨,那么……结果就已经可以预期了。

他甚至想到了,这次事件对他来说,不是什么好事,但是对老板来说,却也未必是坏事,政法委尤其是司法厅系统,老板在里面没有什么太得力的人,借此机会整合一下,却也是好事——所以,他有理由相信,等领导的怒火平息之后,不会对自己太计较。

有了这样的认识,眼下陈太忠打上门来,看在张汇的眼里,就是这厮知道是穷途末路了,气急败坏之下,想要狗急跳墙了。

“你要是不打算支持,那肯定就会有大家不希望发生的事儿发生,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比如说,可能有人会自杀。”

“自杀?”张汇听得微微一愣,他猛地发现,自己高估了对方的道德底线,不过,两人的脸皮已经彻底撕破了,他倒也不怕说得难听和直接一点,于是他不屑地一声,“是吗?那女人真可怜,先跳河,接着又要……上吊?有没有割腕啊?”

他这么说,是有根据的,有人专门从凤凰电视台搞来了相关的录像带——没错,陈太忠在凤凰一手遮天,但是这世界最不缺的就是上进心强的主儿,对很多人来说,这是一个难得的讨好张秘书长的良机。

于是,张汇就细细地分析了一下那录像,被马赛克的女人说的一句话,他印象很深,“……你们救得了一次,救不了我十次,不给我个说法,我早晚要死给你们看……”

搁给别人看,就只当女人是开口讹诈了,可看到这里,张汇先是心里一揪,接着就冷笑一声:无知的农妇啊,你只当是背一背台词了,你想过没有,有了这句话,没准有一天你真的会被自杀,执行者……嗯,授意者正是你异常信任的陈太忠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