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32章 惊动黄家

想搞点什么?陈太忠想让《热点访谈》的人讲一讲精神文明建设,薛时风老实了一点,只是第一步,他受阻于张汇的稽查办的方案,目前还没人谈。

这个问题,是必须要解决的,要不然他根本就算不上赢了这一场——那薛时风帮龚亮活动,违规保外就医,本来就是不对的,现在规矩了下来,也不过是认清了形势罢了。

可是,怎么让杜毅松开这个口风,那也是满为难人的,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陈太忠这边该做出明确暗示才对。

但是苏文馨很明白,这个要求真的太过分了,别说是热点访谈栏目了,就算是普通的一些新闻采访,节目组的人一旦下去,该怎么采访是有很大自主性的。

上面的相关领导可以圈定框框、划出红线,但是在采访中做出指导就不太合适了,更别说还要干涉过程,做出详细的授意。

“我只能让他们挖得狠一点,”在做了解释之后,苏总最后如此表态。

采访中发掘的力度,这是上级可以建议的,而且下来的人对度的把握,也具有较高的自主性,好死不死的是,热点访谈的人对薛时风已经抱有了一定的厌恶心理,加大点力度,并不是什么为难事。

到了下午的时候,北京那边也终于找到了龚亮——这是必然的,不管这保外就医是不是违规,保到外面的人必然要跟狱方保持联系,若是联系不上,那性质就更严重了。

龚亮在北京养病的地方,是一家私人医院,据说也有一定的背景,不过可信度就难讲了——可以肯定的是,他在这里的花费不会低了。

医院对中视记者来访,也比较排斥,不过,在做了一些工作之后,院方还是比较痛快地拿出了龚亮的病历记录,病人是乙肝患者,入院时伴有一些并发症,但是远没有到了肝衰竭那个程度。

龚亮对此的解释是,我还去别的医院看过病,只是病历丢了,后来病情控制住了,就按期来这里治疗……不行吗?

这就是垂死的挣扎了,而且薛时风也开始承认,他是帮表弟联系过医生,但那是因为表弟病重,至于说金乌的那起轮奸案,他在事先完全不知情……

薛书记打定主意要牺牲了,所以该承认的他承认,能耍赖的就耍赖,对热点访谈的人来说,到了这个时候,基本上就可以开始考虑收宫了。

这种情况下,就算他们想再深挖,但是人家不配合,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——没有上级领导有力的暗示,他们不便做出太过分的诱导。

事实上,在天南这么几天,节目组的人已经听说了,薛时风的连襟是省委书记杜毅的红人,涉及这种级别的人,按照惯例,就算有人事上的调整,也是在他们离开天南之后了。

“终究是人小力单啊,”曾经的罗天上仙发出了不甘心的感叹,他已经用尽一切力量去折腾了,但是体制里的规矩太多,惯性的力量太大,一厢情愿……真是要不得的。

“要不,您考虑动一动上面的关系?”张爱国谨慎地建议,他也知道自家领导最近在做什么,不过这种级别的事儿,他能旁观一下就算很幸运了,参与那是想都不用想的。

可饶是如此,他也看得出,领导想要撼动张汇,不扯出黄家来是不现实的,也就是黄家的贴心人儿,才有资格跟杜毅的贴心人掰腕子,其他的那些技巧都是小道,实力才是王道。

“啧,我是不想动不动就求援,”陈太忠叹口气撇一撇嘴,他跟别人说的时候,会提自己是得了首长的授意,可是直接为此事找上门,还真有点抗拒心理——说穿了,他内心深处还是骄傲的,不愿意轻易张嘴。

“不动……不行啊,”张爱国也顾不得冒犯了,他很诚恳地建议,“不动真格的,杜老板哪会在意?您惦记的这事儿,个头太大啊,只要黄二伯吱一声,省里风向都要跟着变……就省下您费那么多辛苦了。”

“我先……再冲一冲吧,火要是烧到我身上,再找人也不迟,”陈太忠沉吟了一下,做出了决定,其实这种思路,还是下面干部趟雷的那种思路,“杜毅现在也没动呢。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张爱国的手机就又响起来了,“010……啧,这又是北京的电话,也不知道会是谁?”

这真是说曹操曹操到,张厂长的话还没过去半分钟,黄汉祥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“那个谁,你让小陈接电话……我是谁?我黄汉祥。”

“黄二伯,您好,”陈太忠的话刚说了一句,黄总在那边就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陈主任你现在很厉害嘛,手机都不开机,这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了?”

“遇到点事情,这不是……躲两天吗?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黄二伯您找我,有什么指示?”

“米兰时装周,让你帮我加俩公司呢,结果找了两天,都找不见你人,”黄汉祥哼一声,“还是小阴帮着找到小马,才办成的。”

黄总跟服装界其实没啥关系,不过他交游广阔朋友众多,有人问他一声,他当时就点点头,行,我一个电话就搞定了。

结果,放下电话的时候,他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了,“咳……那边关机。”

若不是话说得这么满,他就把事情丢一边了,可是这个尴尬,让黄二伯很不爽,他内心是高傲的,这个面子丢不起。

可是,正因为他傲气,所以他不会打跟陈太忠有关人的电话——像什么张沛林、马小雅,他根本就不屑去联系,于是就吩咐阴京华,你让陈太忠给我打过来电话。

遗憾的是,阴总也联系不上陈太忠,不过他知道此事是谁在经办,于是主动找过去,半天之内就搞定了,然而,搞定归搞定,他还是联系不上陈太忠,就问马小雅,小陈这是怎么了?

南宫这个圈子的人做事,都是比较靠谱的,圈子里的关系都还不错,但是谁自己办什么事儿,也未必会吵吵得大家都知道——都是吃这碗饭的,托你的人跟托我的人冲突了,岂不是没意思?

苏总也一样,一开始并没有说陈太忠找自己办事,但是阴京华既然问了,她再不说也不是朋友之道,就说小陈现在跟人扛上了,前两天还托我弄了个《热点访谈》的节目组下去。

“咦,托你这么大人情?”阴京华可是知道,苏文馨这面子卖得不算小,一个圈子的,谁是怎么回事,大家还不清楚?小苏跟某些人关系是好,但是这种级别的事情,人情也是用一分少一分,“跟谁扛上了?”

“他都关机了,你说呢?”苏文馨笑吟吟地反问一句。

“呵呵,看起来有点严重,”阴京华笑眯眯地点点头,也就不再问了,不过一转头就将电话打给了马小雅,“小雅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马小雅对陈太忠的动向,大致还是比较清楚的,说不得如此这般一说,阴京华回去复命的时候,顺便就将这事儿也汇报了。

“好小子,跟杜毅都扛到这个份儿上了,”黄汉祥一听,也禁不住咋舌,接着就微微皱一下眉头,“他怎么没有联系我呢?嗯……我先看看是怎么回事。”

他想在天南打听点儿事,简直太简单了,于是不多时,黄总就愕然地发现,陈太忠这是……被动反抗,没错,小陈占理呢。

其实,对黄汉祥来说,只要你是黄家阵营的,占理不占理的并不是很重要——别太理亏就行了,但是己方能占理,那当然就更好了,谁不喜欢师出有名?

“小陈这家伙,嘴上不说,心里可是有点傲气,”阴京华笑着摇摇头,接着又叹口气,“唉,还是年轻啊,凭他一个人怎么扛得住杜毅?他不想求人这正常,不过他扛不过的时候……丢人的可不仅仅是他了。”

“我说……你到底得了小陈多少好处啊?”黄汉祥不满意地看他一眼,小阴把话说得明明白白的,他想假装听不出都不行。

事实上,他也有帮陈太忠出手的欲望,撇开两个人的关系不提,小陈主抓精神文明建设,可是老爷子亲口表示了支持的。

当然,小陈没求到黄家,黄汉祥主动出手的话,有点降身份,但是一件事情需要从多个角度来看——最起码小家伙这么做,是个有担当的!

黄家势大,这是没错的,但是势力再大,也不希望下面的自己人动不动就找上门求助——知道的,说黄家是其靠山,不知道的,还以为黄家人改行做保姆了呢。

陈太忠这种自力更生的行为,黄汉祥还真的挺欣赏,尤其跟杜毅磕得天南不少人都知道了,还不得不关了手机,都不吱声。

这小子,有资格让我主动关心!老黄原本就是性情中人,于是又指派阴京华去打听,最后终于搞到了张爱国的电话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