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31章 路尽是黄家

张汇对薛时风的授意,在一开始时出现了点偏差,不过,随着他对杜老板举措的了解,就明白自己这个“顶住”的叮嘱太笼统,以至于薛书记选择了一种很糟糕的方式。

按说,这是不碍事的,他相信自己的连襟会做出明智的决定——只要他张某人不倒,你薛时风这个官不做,也照样能活得很滋润。

紧接着,薛时风确实是主动去找市委宣教部了,他决定,配合热点访谈的人做采访——只要我能端正态度,也是“亡羊补牢为时未晚”吧?

然而,张秘书长是算无遗策了,但是薛时风在短短的半天里,态度出现根本性的转变,这一异常现象,却是引起了一些有心人的高度关注。

张汇吃不住陈太忠了,不得不牺牲他的连襟了——这种逻辑,是个人就猜得到。

但是偏偏地没人知道,张秘书长前后矛盾的安排,都是为了获得杜老板的谅解,同时也是在向老板表忠心——没办法,杜毅为了面子,将消息封锁得很死,除了王毅单一个人,再也没人知道,杜书记这两天根本不见张汇。

所以大家都以为,薛时风在很短的时间里,做出如此大的转变,必然是受到了张汇的压力,而整个天南,能给张汇施加这种压力的,除了杜老板还能有谁?

陈太忠居然搞定了老杜,吃住了张汇——鉴于这种现象,大家实在无法不这么想,甚至,连当事的某副主任都在琢磨:这是老杜人品爆发,想要公平地就事论事?

不得不说,他历经官场这么久,居然会考虑有“公平地就事论事”的可能,还是太嫩了一点,这是情商严重不足的表现。

然而话说回来,他这么想,也不是一点理论依据都没有,起码他认识的人里,还有这么几个人,是愿意单纯地就事论事的。

像疾风车落自分厂老总李天锋,就是以铁面无私出名,像原凤凰纺织厂武装部部长杨华,也愿意率领群众同不良现象做斗争,眼下杨华正是建福公司的副总。

不过这俩例子,似乎……咳咳,似乎也不是啥好例子,陈太忠很悲哀地发现,若是这俩人遇不到自己,怕是……怕是也没啥可以值得提及的地方,李天锋的儿子肯定还会因为自己老爹不肯卖图纸,而导致其无钱结婚而耿耿于怀。

但是,段卫华……老段总是个一心为老百姓着想的主儿吧?虽然段家老二喜欢女人,可他的哥哥总是无辜的。

陈太忠正在放飞自己的思维——其实就是胡思乱想的时候,手机又响了,值得一提的是,响的不是他的手机,而是张爱国的手机,疾风厂生产厂长漏夜从凤凰赶到了素波。

陈主任的手机,实在没办法开机,不过真跟他关系好的主儿,就知道他曾经有过那么一个通讯员——找到张厂长,没准就能联系到陈主任。

蒙勤勤昨天打电话,纯粹是乱撞的,而许纯良也是联系张爱国之后,发现依旧找不到太忠,才打个电话给宋敏,撞一撞运气——宋主任下一步要素波凤凰两边跑,联系太忠,应该是其工作的重中之重。

所以张爱国就撇下工作,及时赶了过来,为陈主任做传声筒——至于那些连张厂长的联系电话都不知道的主儿,也没必要跟陈主任聊。

其实,张爱国赶来,还有一个重要职能,就是帮着传递凤凰的消息,以便最新进展能及时传进领导耳中。

虽然他在凤凰也小有能力,这样离开,会导致凤凰帮陈太忠出力的人少了,但是,说句良心话……他眼下这点能力和人脉,跟他叔叔张智慧比,真的屁也不是,来素波作用反倒大一点。

更别说,操持此事的是刘望男,刘大堂在陈太忠的女人中,一向低调,但是谁要小看了她,那真的是要追悔莫及,交际花这三个字不是白叫的,而且十七、马疯子等道上的人——甚至包括铁手,谁敢小看了她?

张厂长赶来献殷勤,不过这次打电话过来的,却是一个不认识张爱国的主儿,叫得倒是挺亲切的,“是爱国吧?我是党史办张晓文,许纯良许主任说,你跟太忠在一块儿呢?”

这张晓文是党史办主任,是见过陈太忠一面的,当时因为他的师兄古城西砸了陈太忠的车,他出面关说了一下。

张晓文是前辽原地区行署副专员,现在是正厅,在党史办做一个高配的主任……关于党史办的性质,那已经说得太多了,何况他还是高配。

但是,张晓文跟李英瑞家的关系好,原本,许绍辉跟李英瑞的老爹就是一个大院出来的,更别说李英瑞跟许纯良的关系,那是超越了一般友谊的。

按说,许绍辉现在在天南强势崛起了,以他跟许家的关系,走出党史办也不是梦想,但是他身上还有些别的因果纠缠,官场,并不是简单的壹加壹等于二的问题。

不管怎么说,别看张主任是天南省众所周知的仆街货色,可偏偏是这么个仆街货,还就敢找陈太忠求情——由他和薛时风的遭遇,可为例证,官场上再一蹶不振的主儿,也不是可以轻侮的,你知道人家背后还站着谁呢?

尤为可笑的是,张晓文求情的对象,也不是什么当红的主儿,他是为四监的常政委求情,当然,他敢把老脸拿出来,除了李英瑞这层关系,也有相当的道理,“……小常一向嫉恶如仇,这次也敢说真话,他的党性和原则……我愿意为他担保。”

正厅的担保,真的是有点份量,还是那句话,船破还有三千钉,再仆街的正厅,也不是可以轻侮的——就算是以杜毅的能力,想要弄下去一个正厅,不付出一点代价也是不可能的。

陈太忠当然也知道了四监发生的事情,省委书记的秘书被一个处级干部活生生顶回去,搁到哪个省的官场,都是轰动的新闻了。

但是他更关心的是,老张你怎么就确定,我有能力帮着常政委缓颊?你要知道,我跟王毅单还不对付呢,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回答——对于这种仆街人物,太客气和太傲慢都不好。

“张主任你客气了,都是朋友,有话好说,不过我觉得,常政委该跟省委好好地沟通一下,省里领导的水平,都比我高啊,道理不辩不明,说清楚也就好了。”

张晓文虽然仆街,但那是运气使然,听话的水平还是不错的,一听就明白,陈太忠这是在问,你为啥就想起找我救急了呢?

这还用问吗?凤凰那边的事情,明摆着的,于是张主任婉转地表示一下,薛时风都幡然醒悟,意识到自己该配合中视的采访了,那个啥……小陈,咱们不是外人哈,你不看我面子,也得看小许的面子吧?

张晓文的电话刚挂,蒙勤勤的电话又打了过来,太忠,夏叔叔不是外人,帮我一把,实在不行,我跟老爹说一声,把你弄到碧空干副厅,你帮着保一下吴朝晖……直说了吧,给不给我这个面子?

保了吴朝晖,夏大力自然就更没事了,两人都很清楚这个道理。

不过,这俩电话不打还不要紧,一旦打了,陈太忠心里的那份遐思,登时就膨胀起来了,看起来大家都能确定,是杜毅跟我服软了?

当然,这确实只是一个误会,可真的能品尝得出其中滋味的人,还真的不多,反正,陈太忠可以不给张晓文面子,但是蒙勤勤的账,他必须要买。

至于说夏大力驭下不严、管理不善的问题,那都可以再说的,当务之急,是把夏书记解出这个套去,于是他犹豫一下发话,“嗯,行,我让北京那边再加点油。”

原本,他让这个热点访谈的节目组继续做下去,就是存了边做边看的心思,因为他很清楚,老杜跟当初的蒙艺一样,表面按兵不动,实则只等一剑封喉的机会呢——毕竟,天南的老大姓杜,不姓陈。

但是,既然杜毅在“重重压力下”服软了,退缩了,他自然就不介意前进一步,官场中原本也就如此,不是西风压倒东风,就是东风压倒西风!

当然,陈某人是行动派,既然决定推进了,就不会呆在那里不动,于是索性打个电话给苏文馨,“苏姐,你弄过来的这个节目组……是两边拿钱的吧?”

“你这么说,我还真的寒心……一点不夸张地告诉你,别人敢这么跟我说,我就翻脸了,”苏总打个哈欠,懒洋洋地回答,从那慵懒的语气听起来,她昨天的夜生活依旧比较丰富。

“肯定是自己人,但是人家正式在编,也要讲个绩效,也要有自己的人情,”苏总回答得理直气壮,“太忠你有什么话就直说,别跟我绕那些圈子。”

“我觉得他们采访的时候,束手束脚的,好像顾忌很多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苏总,这好歹也是自己人呢,咋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?”

“唉……相对的公平还是要有的,”苏文馨一听,也知道这家伙要说什么了,于是叹口气苦笑一声,“《热点访谈》名气太大了,腰板比别的栏目硬,栽在他们手上的省部级也不是三五个了,这么说吧,你想搞点什么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