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30章 给我顶住(下)

杜毅的招呼,落实得比较快,因为他的要求,也符合热点访谈的一贯政策——揪住一个副处级的干部,就差不多了,一定要揪出这副处背后的人,那有越界之嫌。

副处是小了一点,不过副处身后的主儿,那个头就难说了,大部分时候,都是节目播出以后,有些人因此被调整啥的,却也是做得说不得的事情。

总算还好,第四监狱那边也有副处,所以这即将被曝光的阵容,不算太差,节目组的人认可领导的招呼,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底线——这个薛时风是非采访不可。

他们也有自己的理由,监狱那边收获不大,这边不再揪住个副处说两句,这节目就没啥内容了,事实上,发生在两年前的那一起轮奸案,就是一个很典型的土霸王鱼肉乡里的案例,这个上面绝对能做一做文章,也很有看点。

可是要说到那一起轮奸案,薛时风也是绕不过去的,为了节目效果,薛书记必须接受采访——其实,这也是昨天薛某人在电话上的态度太差,激起了中视人的不满,是个人就有脾气,那么他们这么坚持,多少也不无泄愤之意。

这个要求符合情理,就算上面的人也不能说什么,派人出去做节目,还想抓看点,一点自主权都不给,这也不合适,会影响大家工作的主观能动性。

反正这是关碍不大的事情,上面自然就不作声了,只要不再往这个小副处身后扯——这是原则,那就没问题了,当然,这点小通融,也没必要再跟杜毅说了。

不过,想联系薛时风,还真不容易,亏得是陈太忠在凤凰的能量大,终于在长途汽车站,有人发现了薛某人正要踏上去张州的汽车。

一边有人通风报信,一边就有人悄悄地找到了车主,软硬兼施不许他开车,说是加倍补偿你损失,乘客的损失也可以弥补一下——大家都是为陈主任办事呢,明白?

陈太忠在凤凰的口碑,两极分化得厉害,有的人说起来直竖大拇指,有的人是唾沫一口接一口,但是大家都一致认为:帮陈主任办事,绝对不会白办,五毒书记可不是小气人!

车主在这边略略拖一拖,《热点访谈》节目组的人就杀过来了,然而薛时风已经得了张汇的机宜——我得顶住啊。

其实,这个“顶住”可以有很多手段,张秘书长如此笼统地吩咐,也是有要他视情况而定的意思,不过薛书记却是采用了比较强烈的一种——他拒不接受采访。

这个话,是姐妹俩之间传的,若是张汇亲口跟薛时风说的话,就能通过语气、措辞等一些官场默认的方式,表达出真正的意思来,但是姐妹俩之间说话,就难免带了这样那样的情绪,比如说做姐姐的就很为自家老公抱不平。

薛时风见热点访谈居然追到了长途汽车站,真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,再加上他又得了张汇的话,于是就坚决不下车,靠躺在座位上假寐,任由热点访谈的人发问,连眼皮都不带抬一下的。

长途车的其他乘客眼见大名鼎鼎的热点访谈的人出现在眼前,纷纷上前凑着看稀罕,不过这英雄见惯也是常人,看了一阵热闹之后,就有人开始聒噪了,“喂,我说,你配合一点行不行,我们还要赶路呢。”

“是啊,刚才就耽误了二十分钟,现在又让你耽误半天,”有人出声附和,“热点访谈都找上门了,也不知道避着眼睛装什么逼。”

“把他拉下去,我他妈去了张州还要去乡下呢,”有人甚至试图上前拽薛时风下车……

薛书记双眼微闭,手死死地攥着前排的靠背,膝盖也紧紧地顶着前方靠椅,死活就是不下车,就在有人想动粗的时候,车主出现了,“行了,大家换一辆车吧,是谁的座位还是谁的座位……每人我退十块钱,行吧?”

看热闹只是好奇心使然,可长途出行那是刚性需要,于是不多时,车里人就散得差不多了,有几个闲汉想挤上车看热闹,却是被凤凰警方派出的几个便衣拦在了车外,“行了行了,看什么热闹?”

“欺人太甚,”薛时风睁开眼睛,见一车人都散得七七八八了,禁不住冷冷地出声,“什么时候,咱们国家特务政治大行其道了?”

“你这话何解呢?”节目组带头的那位不干了,他脸一沉,看向坐着的薛时风,“薛书记,请你记住,你还是个共产党员,说话要负责任的!”

“那么,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辆车上的?”薛时风怒目圆睁,他自知“特务政治”四个字说得有点冒了,但是他心里真的不平衡,“是谁告诉你的?”

“总是有热心群众的,”节目组唯一的女人这么回答,“我们有保护举报者的义务……这一点,还请你理解。”

“然后,逼得车晚发,逼得别人换乘车辆,阻拦我的行程,”薛书记继续冷笑,“你们不觉得这么做,太霸道了吗?”

“你的表弟龚亮,在你在金乌县任县委副书记时,强行跟别人敲诈高额钱财,指使别人轮奸妇女,那么做不霸道,是吧?”女人冷笑着回答他,“他可以霸道,别人霸道就不行?”

“小王,别扯那么多,注意你的形象,”带队的那位出声喝止,接着微微一笑,“我们是有采访任务,你也看到了,其他乘客愿意配合……”

“……”薛时风不再说话,再次缓缓地闭上了眼,“县委副书记”几个字,深深地刺痛了他,他不想再说话了。

这么一来,热点访谈的这几位就更火了,最后还是陪同前来的市委宣教部的人说合一下,“大家也别挤在这儿了,薛书记……你看,咱们换个地方聊,行不行?”

这是大家看在张秘书长的份上,不得不给薛时风留点面子,要是换个被冷藏的副处被热点访谈盯上,肯定就不会这么客气了。

然后,薛时风居然趁着这个机会……拦了一辆出租车,扬长而去了……

“啧,”杜毅听到这个反应,也禁不住皱一皱眉头,心说这张汇的连襟,还真够那啥的。

杜书记已经得了肯定的答复,知道中视那边不会无限拔高此事,而人家追着访问薛时风,虽然……有点不给面子,但也确实能理解,金乌那档子事儿,也绕不过这家伙不是?

毕竟,张汇是张汇,薛时风是薛时风,连襟这样的关系……勉勉强强能算进亲属里,追查薛时风,对张汇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。

但是这家伙……实在有点冥顽不灵,杜毅真的无法想像,这薛时风的脑子里是装了什么牌子的糨糊——说句再功利不过的话,你就算被曝光了,能保住张汇,后半辈子你也是无忧的,怎么……连这点牺牲都不舍得?

他可是不知道,张汇为了给他争面子,特地做了安排,而这安排经过两个女人的口转述,又没有很好地表达出该表达的意思——这真是造化弄人。

“啧,就是给我搞事儿,”杜毅很不满意地嘀咕一句,这时候他真有把张汇叫过来骂一顿的心思了,你当我找中视的人说情,就是那么容易的吗?薛时风这么不配合,连我的脸都被扫了一下。

不过,这大抵还是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,杜书记打算再看一看,若是中视那边表示出不满的话,他再找张汇狠尅一顿也不晚——一省的书记,这点气都沉不住,那成什么了?

与此同时,张汇也得到了消息,他对薛时风的反应颇有一点无语,这倒是顶住了,但是这个顶住的方式,为什么我总觉得……怪怪的呢?

不管怎么说,这是没给老板掉链子,张秘书长认为是这样的,然而,紧接着就从中视传来了消息,有人觉得这个薛时风……有点过分——居然敢说中视的曝光节目是“特务政治”!

张汇在京城没太多熟惯的人,但是他好歹是一正厅了,想打听点消息,也能找到一些渠道——当然,他找渠道的能力,以及消息的反应速度,远远比不上杜老板。

可是饶是如此,他也打听到了,省里有主要领导已经跟中视打过招呼了,不要无限拔高此事——这领导不是杜老板,还能是谁?

倒是杜毅不确定,节目组的人将这薛时风的冥顽不灵反应上去了没有——他打听消息的能力,远强于张汇,但是他的身份在那儿摆着,不能随便打听,倒是张秘书长实力虽然不济,但是……人家放得下身段不是?

不过,张汇现在想联系薛时风,也是真不方便,总算是薛书记在躲藏之际,也记得紧盯着张秘书长,于是,两人又通过夫人联系上了。

“他……让我去主动谈明白?”薛时风听到夫人传来的话,一时间真的是心酸无比,没想到扛来扛去,最终,还是难免被牺牲的下场!

杜老板不负我,我自然也不会负他!此刻的张汇,心里也是百感交集,他咬牙切齿地嘀咕着,“陈太忠……哼,陈太忠……我跟你没完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