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29章 给我顶住(上)

杜毅听到这样的话,真的就有点坐不住了,事情发展的苗头不对!

热点访谈这样的栏目,曝光过太多的黑幕了,不过通常而言,他们访谈涉及到的负面形象,最多到厅级,更多时候都是县处级。

高过某个级别,就不是他们能做主的了,要看上级领导的意图才能定夺,更还可能涉及到不同派系中的纷争和妥协,所以杜书记并不怎么在意这个节目组。

而下来做节目的人,也非常清楚这一点,通常情况他们也不会深挖太高层次的内幕——撇开台里的规定不说,正义感太强,搞不好就要把自己搭进去了。

所以有人说,堂堂的中视,大名鼎鼎的热点访谈,只敢曝光县区级的黑幕,愧对公众的期待——这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但是话说回来,《热点访谈》这样的栏目,下来的节目组也具有相对比较大的自主权,他们真想多琢磨一点黑幕,理论上是可以的,这就在于下来的人的心情了。

当然,类似冒尖的行为,最后大多都会被台里压下去,访谈嘛,你就事论事就可以了,不要盲目扩大范围,以免减小了想要谈论的事件的针对性。

这肯定是别人的招呼打到了,大家心里都有数,但是必须指出的是,节目组的人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,可以做一做类似文章——万一你招呼没到呢?

杜毅其实真的不怕热点访谈,因为他在中宣部也有门路,但是有门路不代表用着特别顺手,所以他一听说对方有意叫真,心里真的腻歪。

他有把握将这次事件的影响降到最低,小小的节目组,临时起意想要查薛时风背后的人,他有不止一种渠道,来制止对方这种愚蠢的行为。

然而,对他来说,为这点小事求人,本身就是很耻辱的事情——天南的杜毅捅下篓子了,求我帮他摆平,说出去好听吗?更别说,他还得领别人的人情。

当然,他可以坐视不管,谅那节目组也不敢把事情扯到他头上,但还是那句话,你这边招呼不到,人家就可以肆无忌惮一点——起码,含沙射影地点一下张汇,那是没问题的。

所以杜毅很闹心,心说张汇你小子做出这种事儿,也不知道让你的连襟收敛一点——承认个错误,检讨一下自身觉悟……会死吗?

偏偏就在这个时候,王毅单走了过来,手里捏着电话,他低声发话,“老板,这个……张汇想要见您一下,说组工上有事情请示。”

“我没时间,”杜毅没好气地回答,“你是要我再强调一遍?”

“这……是组工上的事儿,”王毅单小心地答一句,见老板没反应,登时快步退了出来,由于退得过快,脚脖子还微微扭了一下。

他当然知道,昨天的时候杜书记就交待了,张汇来找的话,你给我挡住,王秘书也愿意这样做,毕竟,两个人的位置有重叠不是?

但是,他跟张汇的位置,重叠得太厉害了,所以今天张汇说,是组织工作上的事儿——组工无小事啊,他就再来请示一下,也是表示自己没任何的私心。

其实杜毅做出不见张汇的决定,也是有点恼火。

杜书记并不认为,张汇不该招惹陈太忠,你是我杜毅的人,别说招惹陈太忠,就算招惹蒋世方、许绍辉,只要你有充足的理由,我都会支持你。

而张汇招惹陈太忠的理由,不算很充足,但是……也聊胜于无,使用的手段又很隐秘,所以,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问题的根源在于,你招惹什么人,得让我知情不是?杜书记最恼火的是这一点,半天时间……整整半天时间啊,我都被蒙在鼓里!

作为领导,他愿意为下属挡风遮雨,这就是很值得追随的领导了,可是,我是领导,不是傻大姐,我为你挡风遮雨,换来的是你对我遮遮掩掩,不够忠心,你说我寒心不寒心?

更别说,因为不明真相受了蒙蔽,我好悬没有搞出笑话来……你是觉得我智商不够,很好愚弄,是吧?

这些因素,已经足够让杜书记恼火了,而且张汇这次招惹的人,是陈太忠,是黄家在天南的利益代言人之一——招惹背景这么大的主儿,你不让我知道……很明显,你觉得我的智商,不能胜任这个省委书记啊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,杜毅决定,短期内……他不会再见张汇了。

然而,天下的事儿,就是这么让人纠结,他很恼火张汇,也有点不想为其挡风遮雨,可是他身为一省的老大,护不住手下,那会令太多的人耻笑,进而怀疑他的主政能力,所以,他还不得不维护张汇。

问题是,我不见张汇的消息,还不能让外人知道,要不然指不定别人怎么想呢,本来说托付给王毅单了,小王还担心我怀疑他争宠!

一时间,杜毅真的觉得太累了……蒙艺在天南的时候,肯定没有我这么辛苦,嗯,好像不对——陈太忠跟赵喜才和严自励,似乎也不是很对付……

头疼啊,杜毅伸出手揉一揉太阳穴,心里却是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些对蒙艺的羡慕,小蒙你好运气啊,下属虽然有纷争,却是有陈太忠这样的干将。

当然,陈太忠的惹事能力,张汇和王毅单加起来再乘以十也比不上,但是那家伙有一点好处,从来不让领导为难,自己惹的事儿,人家自己就搞定了!

而这张汇,却是只懂得找我求援!杜毅叹一口气,从身边拿起一个本子来,翻看几下,又拿起了手边的电话……又得求人了,丢人呐~

杜书记在为此事处理手尾,与此同时,张汇也在琢磨此事该如何善后,今天他又被杜书记顶了,事实上,他已经猜得到,老板对自己不满意了。

连续两天被顶,对他来说这是相当罕见的事情,而且又正值这个时候,他猜得到大概发生了什么事儿——王毅单那家伙有点小聪明,但是这种事情是他不敢做的,绝对是出于杜老板的授意。

其实,在此事发生之初,他就想过老板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,不过,为了撇清,他很坚定地没有向老板汇报,现在想起来,大约是大错特错了。

张汇跟了杜毅几年了,从杜省长到杜书记,对老板的性格,他了解得不少,这个时候他才想到,作为贴心人儿,这件事他一开始就该跟老板汇报的——你对老板不掏心窝子,老板怎么会对你套心窝子?

然而,话说回来,每个人都是想求上进的,张汇自己觉得,我好歹也是厅级干部了,将来万一外放,也会有一个自己的局面了,那么,必然要有自己的执政风格,若是事事都要通过老板,那将来怎么处理地方事务,做好一方的诸侯?

他这个想法,一点都不过分——陈太忠还琢磨着形成自己的执政风格呢,而张汇作为杜毅的红人,为自己将来主政一方做点准备,实在是可以理解的。

但是他就偏偏忘了,他现在的权势全部来自于杜毅,对老板不忠,那就是在葬送自己的前程,别的不说,只说省委的副秘书长就有五个,他能脱颖而出,凭的是什么?

可是,老板不会喜欢我现在的行事风格的!他想明白了,没错,杜老板让王毅单挡住我,就是因为我没跟老板掏心窝子!

不过,事情已经发生了,再说什么也白搭了,于是,就在杜老板拿起电话的同时,他也摸出了手机,这一次,他没再要自己的爱人打电话联系大姨子传话,而是直接拨薛时风的手机。

遗憾的是,薛时风的手机关机,家里电话也没人接——这很正常,在这样风雨飘摇的时候,薛时风若是还能那么轻易联系得上,那是对自己政治生命的不负责任!

那么,张汇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,不得不再次通过自己的老婆传话,“告诉薛时风,中视这边的调查,压力再大,他也得给我顶着!”

张汇跟着杜毅的时间,实在是太长了,所以他对杜老板的心态,知之甚祥——杜毅每天要琢磨无数个干部的心态,而张秘书长首要琢磨的,是老板的心态。

所以,张汇很清楚,杜毅看起来和蔼可亲没什么架子,但是骨子里,是非常要面子也是非常认死理的人——是的,杜老板是那种骨子里带了执拗的人。

杜毅不想见他,是因为他不够忠诚,从而导致出现了一些问题,可以肯定的是,他若是想获得老板的谅解,那就必须帮老板绷起这个场面!

想获得老板的谅解,他没有别的选择,必须帮杜书记把面子挣回来。

说起对杜毅的了解来,张汇真的是在整个天南都数一数二的,他确定老板就算不念旧情,只是为了不失面子,也会保自己!

张汇的想法是没有错的,但是他没有想到,杜毅对陈太忠的忌惮远超旁人,而且热点访谈那边的反应,也让杜书记有点嘬牙花子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