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28章 杜毅和蒙艺(下)

不用杜书记吩咐,王毅单也知道,自己下午的时候,对丁小宁的态度,似乎有点……那啥了,他自然会想办法扭转这个形象。

但是杜毅想的就多了,对张汇的这件事情,他真的很遗憾,也很痛心,不管怎么说,无谓地招惹陈太忠,总是一个不明智的举动——虽然小张可能认为,他有足够的理由。

凭良心说,他也不认为张汇在这件事里负有多大的责任,无非就是见不惯文明办乱伸手,想再成立一个稽查办而已——这件事情若不是陈太忠在操作,换个人来,还真不容易被通过,反对的人绝对不止这么几个。

老话说得好,事在人为——同样的事情,在于什么人在操作,有的人操作那是顺理成章,换了别的一些人操作,很可能就叫自不量力。

可是话说回来,杜书记也不能坐视此事,他在吩咐了秘书之后,缓缓地走回同学聚会的房间,脑中却是不住地在盘算,该怎么样把这件事情化解了?

凭良心说,撇开一切虚浮的东西,这件事两边各有各的道理,张汇固然可以说,陈太忠你误会我了,我就是觉得这个稽查办不合理,只是单纯的就事论事,没有别的意思,但是陈太忠也可以说,你也误会我了,我只是觉得龚亮保外就医有点蹊跷,怎么敢针对你张秘书长?

杜毅认为,公平来说的话,属于张汇主动挑衅在先,你对文明办的举措有异议,不是不可以,但是你跟陈太忠早早地就结了梁子,所以你该有回避的意识才对——有这样的前因在先,你就是再出于公心,行事也要讲个方式方法。

然而遗憾的是,没有人能做到绝对公平,杜毅也做不到,虽然他很想做到。

作为天南的一把手,他做的每一件事情,都要考虑别人的观感,也要考虑对自己的影响,张汇是出错在先,但是……他是我杜毅的人。

我倒是愿意讲理呢,但是看在别人眼里,就是我怕了陈太忠,连自己的心腹都护不住,堂堂的省委书记混到这一步,砢碜不砢碜?

简而言之一句话,张汇有点让杜书记失望,但是为了自己的面子,为了天南下一步工作的开展,杜毅不可能就此屈服——知道的,说我讲道理;不知道的会怎么看我?

有了这么个认识,他就决定加强对张汇的回护,不过,他怒气冲冲地喊丁小宁来,本来是想给陈太忠打一针预防针的,但是现在,却是不方便打了。

所以,王毅单和杜毅对丁小宁的态度都有所转变,这非常正常。

不过,杜书记也没有再深究陈太忠的意思,所以他说得很明白——我支持他抓精神文明建设,但是……那家伙不许再搞那些歪门邪道了。

凭良心说,杜毅做事,相对也是比较公正的,回护张汇那是不得已的,可他也给了陈太忠台阶,你别再折腾什么热点访谈,我就放你的稽查办过关,所以他叮嘱丁小宁把话传到。

陈太忠也注意到了这句话,但是从这句话里,他看到蒙老板做事的影子,是的,这句话里不但有台阶,也有杀气!

杜毅只是很单纯地表示,不希望他再搞什么歪门邪道了,但却没说你要是不听我的,继续走下去的话,会有什么样的结果,这其实也就是说了——你要是带种,就给我一条路走到黑,倒不信治不住你了。

什么叫省委书记的做派?这就是了。

就好比当初陈太忠被省纪检委请进去的时候,蒙艺同样也是没什么动作,但是他的不动,只是静待对方露出破绽,一旦发现了机会,就迅疾无比地出击,不动则已,动则一剑封喉——作为一省的书记,该有这样后发制人的底气,也该有这种处变不惊的心理素质。

眼下,杜毅的做法,跟蒙艺当初的选择是一模一样的,他不帮张汇缓颊,也不求情,只是淡淡地告诉陈太忠:适当地收手,对大家都好,也能换得省委对稽查办的支持。

当然,你若是不想收手,那么欢迎折腾下去,不过到时候出什么纰漏,就不要怪我没有提前招呼了。

杜毅坐得很稳,因为……说句实话,真的没有什么证据显示,张汇跟龚亮或者薛时风有必然的联系,事实上,有了省委书记的支持,那些不太可靠的证据,都拿不出手、见不得光。

陈太忠意识到了这一点——他甚至由杜毅的做派想到了蒙艺。

那么现在,面临选择的就是文明办年轻的副主任了,他甚至想像得到,杜毅在要丁小宁传话时,心里那份微微的不屑:切,有本事你就折腾下去呗……没有真凭实据,我倒要看你给张汇安个什么样的罪名。

这种局面,还真让陈太忠头疼,想人家是一省的书记,手握全省的资源,绝对有后发制人的资本和实力,却是摆出架势,坐视他折腾。

难办,真的很难办,官场上最忌惮的,就是这种场面,然而陈太忠已经将事情推到了这一步,想要收手,却也不容易——没错,杜毅表示了,你要是收手,就能换得我的支持,可是对陈某人来说,也是羞刀难入鞘了。

或者,夏大力也不希望我折腾下去吧?陈太忠琢磨来琢磨去,为自己找了一个理由,于是打个电话给蒙勤勤,想要知道她是怎么看待此事的。

不成想,蒙勤勤那边,也是才放下电话,四监那里发生的事情,实在太精彩了,常政委对着王毅单发飙的消息,甚至传到了夏书记那里。

所以,夏大力打个电话给蒙勤勤,聊天之余就表示,四监已经将事情捅出来了,合着原来杜毅也是受蒙蔽的,哈哈……真的很可笑。

从个人角度上讲,夏大力并不支持陈太忠将事情搞大,但是就这么偃旗息鼓也不好,因为那很可能让杜书记将战火引到他的头上。

那么他的建议就是,整件事情自自然然地开始,自自然然地结束,该查的事情查,该放过的就放过——杜毅领了人情,当然不好再拿政法委做文章了。

陈太忠这时候打电话过去,蒙勤勤就正好将夏书记的意思转述一下,“……既然杜毅已经知道了,四监的责任人肯定是要查处,但是其他的事情,就不好再坚持了。”

就这么虎头蛇尾地结束?陈太忠真是有点不甘心,而且老杜嘴上答应我,说要支持稽查办,但是《热点访谈》的人一旦回去,老杜不认账怎么办?

热点访谈可不是天南日报,陈某人不可能很随意地呼来喝去,不带这么欺负中央媒体的——请一次十万倒是小事,问题是……人家也未必稀罕这十万不是?

从理论上讲,杜毅是堂堂的一省的书记,这种小事情不可能不认账,但是……这不是某人心里不甘心吗?

既然杜毅也是受了蒙蔽的,那心里肯定也多少有点不舒服!陈太忠想来想去,终于发现了这么个借口,于是就做出了决定——先让热点访谈继续采访吧。

事实上,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他想阻止热点访谈的深入采访,都很困难了,第二天,栏目组的人在四监展开了全面的了解。

这时候,监狱一方肯定是全方位地配合了,尤其是常政委,这原本不怎么涉及他的业务范围,他却也是跑前跑后,非常地热心。

下午早些时候,事情就了解得七七八八了,龚亮的保外就医疑点多多,但是很遗憾,当事人去北京治病了,暂时联系不上。

联系不上……那栏目组的人就直奔下一个目标——凤凰,那里不但是案件发生的地方,更有一个女人近期试图跳河自杀。

凤凰是陈太忠的大本营,一切自然都好说,不过大家到的时候,已经不早了,于是有人预约第二天的采访对象。

预约到薛时风的时候,薛书记不答应接受采访,“我的职务是正常调动,跟这个案子没有必然的联系,请你们不要想象力太丰富,中视是中央媒体,要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来采访。”

“那么,龚亮的保外就医,也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,你是这个意思吗?”热点访谈的人对付这种局面,也是轻车熟路,“你能对自己说的话负责吗?”

“啪嗒”一声,薛时风根本不做回答,就直接压了电话,电话这边几个用免提听对方说话的人面面相觑。

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……都要七点了,咱们先吃饭吧,”宣教部副部长段卫民是接待组成员之一,他试图化解一下这种尴尬气氛。

“避重就轻,哼,”栏目组带头的那位冷哼一声,中视媒体下来采访,大多数时候还是比较硬气的,“我们倒是要了解一下,是什么因素,让这个犯了错误的干部,这么理直气壮……”

他这话是对着凤凰的接待组众人说的,这里虽然是章尧东的地盘,但是终归是归省委管辖的,于是不到十分钟,杜毅就得到了消息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