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23章 局面失控(上)

由于大家愕然地发现,此番《热点访谈》栏目组的到来,其实是涉及了陈太忠跟张汇的斗法,于是就有人纷纷地改变态度。

像司法厅副厅长、监狱管理局局长周铭的反应,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周局长原本打定了主意,是要避开中视的人。

同时,他积极联系跟陈太忠有关的人,想让其从中缓颊一下——你不喜欢某人的保外就医,咱可以再把他弄回来嘛,相关的责任人……也可以低调处理嘛,什么事情都可以坐下来谈,何必搞得这么兴师动众呢?

但是,自打知道那保外就医的家伙,有个副处的表哥,而那副处又是张汇的连襟之后,周局长直接给自己的司机打个电话,“准备一下,五分钟内,启程去涂阳。”

这时候,他宁可对上热点访谈的人,也不愿意留在素波,对上中视的人,只要积极诚恳,表示愿意深挖漏洞改正错误,也未必会有多大的事情——起码他态度端正不是?

正经是他若敢留在素波,那就要面临陈太忠和张汇的夹击,就算那两位不是直接面对他,但是那两者在激烈碰撞之时,很可能就直接殃及了他这条池鱼了——不管怎么说,他是四监的顶头上司、直接责任人,想躲都躲不开。

周铭并不知道陈太忠到底有多狠——没准就是借了凤凰科委一举成名,但是人家敢摆明车马跟杜老板的红人张汇叫真,这就不是一般的处级干部敢惦记的,而且,那厮用热点访谈就跟用自家人一样,要说没点底气,谁信呢?

好吧,说得再明白一点,彻底吓坏周局长的,其实是凤凰科委现任一把手,那是许绍辉的儿子,而且听说……这正副主任之间,关系很好。

这么大的一盘棋,他哪里敢掺乎?想一想可能涉及到了杜毅和许绍辉的恩怨,他腿肚子都是软的……爷惹不起你们,爷去承认错误还不行吗?

司法厅和监狱管理局,办公的地方相隔不远,周铭下了楼走进车里,司机才缓缓地提速,猛地又放开了油门,“吴厅长的车……”

一辆奥迪,正缓缓地从大门驶入,司机视线好,一眼就看清楚了,周铭奇怪之下探头一看,果不其然,正是司法厅大厅长吴朝晖的座驾。

厅里老大驾到,就算周局长再着急离开,也不得不下车,走上前去打招呼,“厅长来了?请问有什么指示?”

吴朝晖放下车窗,也不下车,就那么皱着眉头看他两眼,又看一眼迎面驶来的奥迪车,“周铭你这是……要出去?”

“涂阳那边有点事情,我赶去协调,”不管谁拦车,周铭肯定是要走的,所以他也不怕说,而且他相信吴厅长也能明白自己的苦衷,“时间仓促,没来得及向厅里汇报。”

“第四监狱的事儿吗?”他不怕说明白,吴朝晖当然就更不怕说了,“正好,我也要过去了解一下情况,你上我的车吧。”

啧,合着着急跑路的,不止我一个啊,周铭明白了,这吴厅长是他的老大,所以他很清楚对方的来路——吴厅长不属于省里什么大的派系,严格说起来,是属于南下干部系的。

天南官场有那么两句话,一句是“正林的天下凤凰的党”,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,后面还跟着一句呢,“南下的干部后娘养”——真要归纳起来,吴朝晖勉强能算到郑飞一系里。

蒙艺跟郑飞家也有瓜葛,蒙书记甚至不敢招惹郑飞的大儿媳简泊云,所以在蒙艺当政的时候,吴朝晖的日子过得还行,不过等杜毅上台,他就艰难了一点。

然而,郑飞一系虽然衰败了,在京城也有不少故旧,如非必要,杜书记也不会搭理一个小小的司法厅厅长。

周铭上得车来,一声不吭,吴朝晖也不吱声,车前面坐着的司机和秘书更不敢出声了,车里就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。

快出市区的时候,两辆警车拉着警报追了上来,为吴厅长的车开道——由此可见,他这走得也是仓促无比,开道车现在才追上来。

“联系上陈太忠了?”吴厅长猛然间冒出这么一句来,这话没有主语,但是问话的对象,明显是周铭。

“没有……我不认识这个人,”周厅长缓缓地摇头,在自家厅长当面,有些动机他必须承认,但是有些事情,他坚决不能承认,“我是想先到现场,了解第一手资料……我还是愿意相信自己的同志,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,能不能跟中视的记者好好沟通一下。”

“王宏伟不是你的小师弟吗?”吴朝晖笑一笑,淡淡地来了这么一句。

“嗡~”周铭刚想解释,说我跟王宏伟关系其实一般,他的手机就响了,虽然他已经将手机定成了震动,但是眼下车里气氛沉闷寂静无声,奥迪车的隔音效果又好,别说是吴厅长,就是车前面那二位,也听到了震动声。

好死不死的是,来电话的还就是王宏伟,“周局你找我,有什么指示吗?我这心脏最近不太好,在医院呢……这是偷偷溜出来,打个电话给你。”

麻痹你堂堂的凤凰政法委书记,谁还管得了你打电话?周铭撇一撇嘴,他刚才想说的话,还真是真的——他跟王宏伟的个人关系真的很一般,也就是大家现在都是副厅了,难免有需要相互仰仗的地方,才走得近了一点,也都愿意强调一下渊源而已。

“我们吴厅长找你,想了解点情况,”周铭也别无选择了,直接将电话递给了自家老大,心说我打电话找你一个小时了,你才回电话,眼里真是没我这个师兄。

他可不知道,王宏伟的秘书小陶,接的电话远远不止他一个人的,也正是因为如此,王书记的心脏病适时发作——绕不开的关系,他指点一二,绕得开的,他才懒得去管,而周局长跟他的关系,介于两者之间。

“宏伟书记你好,我是吴朝晖,”吴厅长虽然是一厅之长,但是眼下有求于人,少不得也要客气一二,“有个你们凤凰的案子,引起了中视《热点访谈》栏目的重视,嗯……可能造成很不好的影响,你要想办法挽回。”

“我……最近身体不好,没注意这些,这是我失职了,”王宏伟低声艰难地回答,听起来很有点奄奄一息的味道,“厅里的精神,我今天就传达下去,不过……您说的是哪个案子?”

麻痹的,你这是什么玩意儿啊?吴朝晖气得差点把手机摔了,陈太忠都折腾成这样了,你还问我是什么案子?

王宏伟肯定不怕这么问,因为他很确定,陈太忠再折腾,也不会把这一把火烧到他身上——事实上,小董首先是他的人,其次才是陈太忠的人,这个案子的猫腻,他比别人都清楚,要不然他也不会第一时间就躲进医院了。

不过,王宏伟被骚扰的程度,还是轻的,陈太忠被骚扰得更厉害,尤其是他看到康楼电的电话号码时,真的有关机的冲动了。

当然,老康是提供第一手信息的人,虽然这信息,陈某人从别处也能得到,但是这个人情他还是要领的,说不得就接起了电话。

“太忠,我现在跟司法厅搞的那个访谈,正在审核的关口,”康楼电的声音,通过电话传了过来,都是聪明人,很多事不用多说,他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沉重的语气,缓慢地诉说着,“也是咱文明办的事情……”

“哦?呃,”陈太忠不太喜欢这么说话,但是他也知道,康主任没办法把话说透,只得轻笑一声,“我对司法厅的支持,也挺感激的……我对他们没有成见。”

我知道你没成见,你压根就是惦记着张汇呢,康楼电很清楚这一点,可是这话题,他又无从说起,沉默半天之后,他才轻叹一声,“我知道你也不容易,太忠……你……要学会适当地退让,以前,有些人可不是也不敢跟你打擂台吗?”

这话就隐隐指出张汇其人了,以前蒙艺在,他不敢跟你折腾,所以就算是副厅被副处欺负了,也要忍着,现在,你且由他猖狂一阵也正常,人家背靠杜毅,你真当忍一口气,就是很丢人的事情吗?

以康楼电谨慎的个人风格,按说是说不出这话来的,但是他对自己的成绩也很上心,司法厅那边的一系列事情,就是他一手活动出来的。

既然是如此,他肯定不愿意见到自己的心血被人破坏掉,而他对陈太忠又放下了成见,说一点隐晦的话,却也正常了——当然,谁要指望他言辞锋利地反对张汇,那也不现实,文明办毕竟是归党委管的。

“老康,我知道,这个事儿让你为难了,”陈太忠也听得出这话的意思,说不得干笑一声,他还是挺领康主任情的,“不过,有人上杆子找虐,非要给我恶心,就算我丢得起这个人……也对不起首长们的期待。”

这个回答,算是把他手里的底牌掀开了一个角,麻烦你听清楚,不是“领导”的期待,是“首长”的期待。

“啧,”康楼电听到这话,也沉吟了一下,方始小心地发问,“司法厅不会牵扯出来大问题吧?”

“老康你的面子,我总是要买的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康楼电才在那边暗暗地松口气,不成想又听到对方补充,“不过对于那些不讲立场、屁股出了问题的同志,我也不敢保证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