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19章 咄咄逼人(上)

跟其他的媒体相比,电视在新闻播报的及时性上,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《天南商报》和《凤凰日报》的稿子还在校对的时候,凤凰市电视台就已经率先做出了报道。

薛时风并不知道,除了电视台,还有其他媒体也即将做出报导,不过他一见这则新闻,就算是用屁股想,也知道陈太忠这是来者不善。

张汇刁难文明办的事儿,薛书记第一时间就知道了,他自然猜得出,姓陈的这是恶意报复,要不然,龚亮都被保出来三个月了,也没听谁有什么反应,偏偏地,就在这两天,这女人就想起来跳河了?

保出龚亮来,薛时风确实是出了力了,虽然他恨不得自己这个表弟早死早超生,但是亲戚终究是亲戚——好吧,就算官场中“亲情”二字比较扯淡,可是当年在金乌的时候,龚亮对这个表哥,也是鞍前马后地服务,帮县委副书记办过那么两件不合适出面的小事。

事实上,龚亮被抓获的时候,蒙书记要走的消息就甚嚣尘上了,到后来,蒙艺不但走了,杜毅还升任省委书记了,薛时风就觉得压力小了很多。

可是,官场的压力小了,来自家庭的压力反倒是大了,他母亲也知道蒙艺走了,就要他出手搭救这个表弟,他的姨妈更是隔三差五就过来哭哭啼啼,到最后他终于扛不住了,心说我不让龚亮回来,应该就没啥大事。

事实上,薛书记的心思,更多是放在自己该怎么活动就能复出的上面,他到档案局之后,原本以为这辈子八成就这样了,不成想还不到一年,天南的局势大变样,他的连襟张汇更是成了正厅的省委副秘书长——那么,他复出的心思就活泛了起来。

当然,他也明白,眼下的凤凰是章尧东的天下,张汇又不是个鲁莽的主儿,不可能直接点名要人,那么他现在能做的,也就是暂时蛰伏。

饶是如此,他家两口子跑张汇家,跑得也相当勤快,两连襟的关系一般,但是那姐妹俩关系好,时不时地就探讨一下薛时风的前途,但是张汇从来都不肯给个确定的答复,着了急就反问一句,“你以为我是邓健东啊?切……就是邓健东,也很少对凤凰指手画脚。”

薛书记在默默地期盼着,属于自己的那一声春雷,不成想这春雷没盼到,反是晴天来了一道霹雳——陈太忠要拿龚亮保外就医做文章!

“必须要跟张汇说一声了,”薛时风定一定神,站起身走向屋角的小茶几——那里摆着座机,这场碰撞才刚刚开始,连那女人都在新闻里发话了。

当时的她才被“急救”醒来,听起来很有点奄奄一息的味道,但是言语中却是流露出不屈服的意思——虽然,她的头像还被打着马赛克,“你们救得了一次,救不了我十次,不给我个说法,我早晚要死给你们看……”

麻痹的这话也能上电视,宣教部的人都是吃屎长大的吗?薛书记那是相当地无语了,金乌那种县电视台,也不敢这么播呢——当然,他很清楚,这是某些人想借此将事情挑大,这不过是一封战书罢了……

陈太忠在下午的时候,也接到了刘晓莉的电话,凭良心说,刘记者此前并没有得到来自陈主任的任何暗示,但是她一听对方爆料的内容,心里就有数了,而再一想,爆料的热心群众来自于凤凰,这里面的味道,真的不需要再多说。

当然,这并不是陈主任不相信她了,刘晓莉心里非常明白,这个形式是应该有的——不得不承认,她近年来虽然行情大涨,但是陈太忠的行情涨得更快,两人之间身份的差距,不但没有缩小,反倒是扩大了。

这个事实,真的是有点可笑,但是刘记者自从经历了被精神病之后,人生观、世界观就有了里程碑一般的飞跃——逆境总是发人思索催人成熟的,所以她就很自然地向陈太忠请示,我这个报道,合适不合适发?

这个答案会是什么,那也毋庸置疑,但是刘晓莉还有别的问题,她想把这篇报道也做成系列的,要做后续报道——起码要分个上中下三篇。

按说,像她这么频频地发跟主旋律不符的报道,是做记者的大忌,但是她眼下有人撑腰,不发白不发,这种机会,以后可能都再不会有了,那还不赶紧抓紧时间,在业内捞足资本?

是的,她想去涂阳一趟,到监狱里了解一下情况,了解一下这个龚亮,到底是通过什么手段出狱的,正当的,抑或是非正当的。

陈太忠对这个请示,必然要表示出支持,他没时间去琢磨这里面的猫腻,但是有人愿意帮他冲锋陷阵,他自是欢迎的,“明天九点以前,来我单位吧,我派个人跟你过去,省得你吃了亏。”

第二天早晨,陈太忠就拿到了当天的《天南商报》,金牌刘记出手,自然又是商报的头版,不过,他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这文章,刘晓莉就找来了。

“你的报道不错,现在的社会,就需要这样有良知的媒体,有你这样敢于说真话的记者,来监督政府的运行机制合理与否,”当着打扫卫生的郭建阳,陈主任异常肃穆地点点头。

当然,他的支持,并不仅仅是体现在口头上,下一刻,他就拿起了电话,“我看一看,有没有人愿意跟你一起去一趟……哦,商巡您好,我现在有点问题,想跟您请示一下,不知道您有时间没有?”

这商巡便是伍海滨的爱人,文明办的副厅巡视员商翠兰了,陈某人知道,想对付张汇,将自家的阵营壮大,是必须的。

“我又不是领导,小陈你不用说请示,”商翠兰细声细气地回答,巡视员是非领导职务,她虽然级别高于陈太忠,但是却中规中矩地不摆领导的架子,“那你过来吧,过一会儿可能我就有事了。”

她虽然是女人,但是到了她这个级别和岁数,说话可谓是字字珠玑,“可能有事”其实更可能就是无事,不过就算如此,谁又有胆子去戳穿?

于是,陈太忠就带着刘晓莉过去了,商翠兰听完事情原委之后,微微一笑,抬手拍一下手边的报纸,“《天南商报》是吧?我正在看呢,嗯……你们行使了舆论监督的权力,不过我是非领导岗位的,也不好安排人跟你去涂阳的省第四监狱,小陈,你带她去找洪涛吧。”

洪涛……那不是跟你不对付吗?陈太忠听得有点茫然,洪涛是省文明办分管调研的副主任,但是他对洪主任印象最深的地方,就是老洪似乎不畏惧商翠兰,而且屡屡挑衅。

商翠兰似乎看出了他的迷茫,于是微微一笑,“我自己有事去不了,又不能指派别人,提个建议,你要是不采纳……那我也无能为力了。”

那就……去找洪涛吧,陈太忠只能这样想了,商翠兰在文明办不算高调,也能把自己放在非领导岗位去看,但是……她说话还真是有点底气,称呼陈太忠也是小陈长小陈短的,不过这也正常,谁让她是伍海滨的老婆呢?

九点以前,洪涛也在,听陈太忠说明来意之后,他微微沉吟一下,“监狱管理局这帮人,不好打交道,我配合你没问题,不过你最好能联系一下康主任,他对司法厅比较熟悉。”

“其实,小刘就是想了解点情况,那边不要太抵触就行了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实事求是就好,找康主任的话……四监那边的人,没准会有点不必要的压力。”

“嗯?那好吧,”洪涛点点头,他倒是没怎么多想,抬手就抓起了电话,“我叫姚平去吧……要派车吗?”

姚平是调研处的副处长,可他是文明办不多的副处级的副处长,文明办的处室都是副处编制,也就是说,处里的一把手才是副处。

他这个副处的副处长,就相当独特了,调研处三个副处长,宋颖和柳青云都是正科级别的,不过这个也正常,因为他本身兼着省精神文明建设研究会的副秘书长。

洪主任派姚平去,就算很给面子了,整个调研处里,也就是处长张锋,能隐隐大过他,然而,陪个小报的记者去调研,张处长出面的话,就太过兴师动众了一点。

姚平这人行事,有点吊儿郎当,听说是陈主任指派的任务,来的又是背靠陈主任的刘晓莉,他就非要从单位磨辆车才肯走,尽管刘记者表示,她可以从报社借辆车。

这么一来,就耽误了点时间,两人离开不到一刻钟,陈太忠又接到了随遇而安的电话,“陈主任,监狱也有写头啊……让我跟小刘一块儿去涂阳吧?”

随遇而安早上的工作就是看报纸,补充知识的同时寻找话题,看到刘晓莉的稿子,再一看是发生在凤凰的事情,马上就抬手打个电话,知道她已经坐上了文明办的车,在前往涂阳的路上了,心红眼热之下,就打个电话给陈主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